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从华尔街危机看新蒙昧主义的破产

http://www.jrj.com    2008年10月22日 04:10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向松祚 彭晓光

  “新蒙昧主义”,也就是一种“美国什么都好”、“代表了人类历史和进步方向”、“全世界都要学习美国,依照美国模式来改造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的思潮

  新蒙昧主义在经济、金融、货币领域有什么具体表现呢?很简单,就是众所周知的“华盛顿共识”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

  不知是历史的巧合还是某种神秘力量的刻意安排,正当我们回顾中国改革开放30年历程的重要时刻,史无前例的全球金融危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球西边的美国和英国到东边的日本和韩国,从南端的新西兰、澳大利亚到北端的冰岛、俄罗斯,从富裕的工业国家到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无一能够幸免。曾经那么财雄势大、不可一世的金融巨头,顷刻间就轰然倒塌、灰飞烟灭;数十万亿美元的财富烟消云散;从总统、财长、央行行长到街头徘徊的贩夫走卒,面对全球经济面临长期衰退和萧条的巨大风险,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难以排解的疑问:金融危机何时能够风平浪静?全球经济何时能够恢复活力?

  而立之年的中国改革开放和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表面上看似乎没有任何联系。然而,假若我们愿意从历史和哲学的角度深入思考,就会发现,两大历史事件恰好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就是:未来中国究竟应该走一条怎样的道路?具体地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和金融的改革开放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中国的学术思想和文化发展应该走什么道路?

  金融海啸卷走的迷信

  最近一年来特别是最近一个月华尔街爆发的金融海啸,预示着一个长达数百年、广泛影响全世界的思潮或者说信念,已经破产!被金融海啸席卷而去的,不仅仅是华尔街庞大的赚钱机器和赚钱模式,不仅仅是盎格鲁-萨克逊式的投机性金融资本主义,不仅仅是美元霸权的神秘光环,更重要的,金融海啸将颠覆笼罩在世界许多人头脑中的一种根深蒂固的盲目崇拜和迷信,一种曾经被灌输给世界人民的历史观和文化观。

  在关于全球金融危机的报道、分析和评论中,有一股愈来愈强烈、愈来愈一致的声音,那就是:从最根本的意义上,正是盎格鲁-萨克逊的经济哲学和历史观念造就了华尔街的极度贪婪和疯狂投机,它让全世界人民共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是华尔街金融海啸最深层次的根源。

  那种弥漫全世界的思潮或迷信究竟是什么呢?简言之,它是一种“新蒙昧主义”,也就是一种“美国什么都好”、“代表了人类历史和进步方向”、“全世界都要学习美国,依照美国模式来改造自己的民族和国家”的思潮。

  为什么我们叫它新蒙昧主义?因为旧蒙昧主义是指文艺复兴之前的中世纪欧洲、宗教迷信和教会教条统治人们思维意识的时代,是罗马教廷企图以他们的价值观来塑造整个欧洲和世界的时代。历经千辛万苦和无数斗士的不懈努力,欧洲终于摆脱了旧蒙昧主义的统治。地理大发现、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将黑暗的欧洲改造成为人类多方面的开拓者。尤其是人口仅仅数百万的英国,工业革命后长达200年时间内,竟然统治着地球一半的土地和70%的海洋。然而,人类命运的确符合物极必反的辨证哲理。摆脱旧蒙昧主义的欧洲各国,当他们凭借坚船利炮征服世界各国的时候,一种新蒙昧主义也应运而生了。

  最初也是最持久的理念就是“西方中心论”或“欧洲中心论”。欧洲中心论和西方中心论的核心思想,认为唯有欧洲(主要是英国)代表着人类的前途。无论是政治制度、经济体制、形而上学、道德价值、语言文化乃至吃穿住行,欧洲都代表着人类进步的唯一方向。大英帝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以至于当年德意志帝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曾经以一种无可奈何的口气说道:“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事实,乃是英国和美国讲同一种语言。”

  然而,西方中心论或者说新蒙昧主义,要等到20世纪才登峰造极。最极端和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美国精英所发明的“历史终结学说”,代表作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福山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的重要人物,当年曾经联合数百名美国新保守主义知识精英,公开签名支持布什攻打伊拉克。历史终结学说宣称:“美国模式的自由民主制度乃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是人类最后的一种统治形式”。冷战之后,各种形态的历史终结论已经渗透到美国意识形态的所有方面。譬如,美国外交战略的所谓单边主义和单极世界策略,正是历史终结论的具体实施。

  1994年,基辛格博士出版他的经典著作《大外交》,最后一章的题目就是“世界秩序的重建”。他认为整个20世纪的历史,就是美国试图依照自己的理想来塑造整个世界的历史。苏联、东欧的崩溃和冷战的结束,给美国重塑世界秩序提供了最佳机会。基辛格写道:“冷战谢幕,美国迎来本世纪第三次机会。她郑重宣告:她要把美国的价值观推广到全世界,以此来构造一个崭新的世界。冷战谢幕让美国第三次登上世界舞台之巅。1918年,美国完全主宰了巴黎和会,因为美国的欧洲盟友是如此依赖美国,以至于他们完全丧失了自身的话语权。二战结束之时,罗斯福和杜鲁门同样高居世界之巅,有能力以美国模式来重新创造整个世界。冷战谢幕给美国以更伟大的机会和更难以遏制的冲动,要完全依照美国的构想来重建国际秩序。”什么是美国模式呢?克林顿说得最清楚:“我们压倒一切的目标,就是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和强化以自由市场为基础的民主制度。”

  力推美国模式

  当我们谈论和批评新蒙昧主义的时候,绝不是要将美国制度和文化的优越性全盘否定,绝不是不承认美国建国200多年来赖以取得巨大成就的宝贵经验。任何稍知美国历史的人,都对美国的开国史和建国史充满敬意。公正客观地认识和评价每一个民族制度和文化的优越性,公正客观地承认和尊重每一个国家有自身独特的发展道路和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不把任何国家的发展模式偶像化、抽象化、绝对化、形而上学化,不把如此绝对化和简单化的制度模式和发展模式不分彼此地强加给所有国家,不以推广如此绝对化和简单化的发展模式为借口,去抢夺或侵占或损害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恰好是新蒙昧主义的真正对立面。相反,将美国模式绝对化、简单化、抽象化,将美国模式不分条件地强加给所有国家,将美国模式神化为“人类普世价值、终极价值和最后统治方式”,以此为借口和幌子去侵占、抢夺、损害其他国家的根本利益,就是新蒙昧主义最极端的表现。

  新蒙昧主义是一个世界现象。客观上,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英国、美国和欧洲统治着世界主要地区,他们凭借坚船利炮和先进科技所抢夺和创造的巨大财富(19世纪后期,马克思就曾经说过:资本主义所创造的物质财富,超越了以往人类历史全部财富之总和),让世界上许多人士衷心佩服乃至崇拜西方的典章制度和思想文化,“全盘西化”曾经在世界许多国家广泛流行,至今余音袅袅。美国、英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确有大量知识精英和各界人士,深信美国模式代表着人类的未来,他们是真诚的,因为在他们的信念里,并不掺杂多少个人和利益集团私利的成分;他们是辛勤的,因为他们日以继夜地努力工作,希望从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的终极真理角度,证明美国模式的确代表人类的未来。《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说出了他们希望说的话,所以曾经广泛流传。

  主观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尤其是他们的统治利益集团,深深明白一个道理:为了最大限度地攫取或强占其他国家的财富,最好的办法是依照美国模式去彻底改造那些国家,让那些国家从心理上、精神上、法律制度上完全服从他们的要求。因为如此一来,最大限度地占有那些落后国家的财富就不再会背上侵略和掠夺的骂名,反而是以大救星或大恩人的姿态、心安理得地去享受殖民者的荣耀和财富。

  揭穿华盛顿共识

  世界范围的新蒙昧主义已经存在数百年了。它们的具体表现方式可谓花样繁多、光怪陆离。譬如国际战略领域推行单极世界和单边主义;政治制度领域推行美国式民主、自由和人权;经济领域倡导华盛顿共识;宗教领域迷信基督教一神论或科学论;娱乐领域推崇好莱坞和百老汇等。

  新蒙昧主义在经济、金融、货币领域有什么具体表现呢?很简单,就是众所周知的“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

  简而言之,华盛顿共识是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强加给发展中国家的一套经济、金融和货币政策。包括:(1)主张不论条件的彻底私有化,包括毫无保留和毫无限制地让外资掌控本国所有产业和企业;(2)主张不论条件的资本账户自由化和完全放任资金跨境自由流动,包括对一切国际投机资金和各种对冲基金完全不加监管;(3)主张绝对静态的、简单化和绝对化的所谓比较优势原理,坚决反对发展中国家发展自身的战略产业和民族产业;(4)主张完全自由放任的浮动汇率体系;(5)强压发展中国家尽快全面对外开放资本市场和整个金融体系;(6)肆无忌惮地发展衍生金融交易和推广所谓金融创新。

  任何稍知西方经济学思想史和西方国家经济发展历史的人,都应该明白:上述主张绝对不是西方国家自身经济发展历史的正确总结,也绝对不是西方经济学术一致的或毫无争议的主张,更没有任何严格逻辑和事实为依据。相反,华盛顿共识是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和IMF在试图单边改造发展中国家经济体系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套完全不顾各国实际的极端政策措施。人们正确地将华盛顿共识称之为“市场原教旨主义”。

  历史早就证明,所谓“华盛顿共识”的政策方案不仅没有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稳定增长,反而酿成巨大灾难。当年迫于美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压力,接受“华盛顿共识”的几个亚洲国家,早就抛弃了“华盛顿共识”。美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竭力贩卖“华盛顿共识”的基本目的,是将世界各国经济金融政策的主导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当年欧洲反其道而行之,毅然推出欧元与美元抗衡,美国政府的一些经济学者甚至用“欧元将重新把欧洲拖入战争深渊”的论点,强烈反对欧元诞生。因为欧元是唯一有希望与美元抗衡的国际货币。有识之士早就指出:美国是最不愿意改革目前国际货币制度的国家,因为她是该制度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经济学的理论逻辑和最近30年的历史事实充分说明:一旦世界各国真的依照“华盛顿共识”,完全放开金融市场、彻底取消外汇管制、实施完全的浮动汇率,那么,世界各国的经济金融对美元的依赖就更加彻底。美国将在更大程度上左右世界各国的经济金融发展。

  斯蒂格利兹教授曾任美国克林顿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和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2001年诺贝尔奖得主,是西方经济学大师,然而,2002年,他却专门著书,力斥“华盛顿共识”之非。他的精彩论述直接以中国为例证:

  “美国要求中国实施金融市场自由化,不会促进全球经济稳定。它只会促进美国金融利益集团的狭隘利益,美国财政部就是这个利益集团最坚定的代言人。华尔街金融巨头们坚信:对他们从事的金融行业而言,中国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华尔街必须超越竞争对手、捷足先登、抢占制高点。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斯蒂格利兹警告中国:“资本市场自由化,意味着旨在控制热钱忽来忽去的一切措施都要被连根拔起。热钱不过是赌汇率波动的短期借贷资金,这些投机资金绝不会去建立工厂、创造就业。”“为了吸引真正致力于实业发展的直接和长期投资,我们并不需要什么金融市场自由化。中国自己的经验就是最好的证明。”

  必须走自己的路

  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伟大经验本身,就是对华盛顿共识有力的驳斥。新蒙昧主义者的中国信条包括:资本账户完全自由开放,投机热钱不受监管,中国资本市场和整个金融体系完全对外资开放甚至让外资控股,美元霸权、美元本位制和浮动汇率体系就是最好的国际货币体系,一切挑战美元本位制和浮动汇率体系的想法都是徒劳的,中国学者以中文发表文章和著作是算不得学术的,必须要到美国和英国杂志去发表英文文章才算得上学术,等等。然而,中国恰恰走出了一条有自己特色的市场经济道路,而新蒙昧主义自身已江河日下了。今天那些迷信华盛顿共识、崇拜华尔街模式的人们,被华尔街的金融海啸和由此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完全吓蒙了。

  此时此刻,全球金融体系依然风雨飘摇,世界经济衰退和萧条将要来临,每个人都要做好过冬的准备。人们开始深刻反思:世界究竟怎么啦?华尔街大佬和美国老师们传授的金科玉律是不是已被彻底颠覆?两周前,一位有名的中国经济学者,在美国彭博电视台感叹:我们一直希望以美国为师,看来现在我们要自己学会走路了。

  说得好!我们必须走自己的路,过去30年中国伟大改革的历史经验完全证明,我们有能力走出中国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我们必须彻底摒弃一切形式的新蒙昧主义,同时最充分地借鉴所有国家的优秀学术文化思想。中国必须建立自己独立的学术标准,不能唯美国马首是瞻。一个没有独立自主学术思想文化体系的民族和国家,永远不可能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我们已经看到全世界都在反思和批评美国华尔街模式,我们已经听到重建国际经济、金融和货币体系的强大呼声,IMF狂热推销华盛顿共识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即将看到一个国际货币的“战国时代”,即将看到国际政治格局真正的“多边时代”,即将看到学术思想文化真正的“多元时代”。再过30年,中国不仅要成为经济金融货币上的世界大国和强国,而且将成为一个学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世界大国和强国。让我们共同努力和期待。

  (向松祚博士为知名经济学者;彭晓光为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相关专题

  美国次级债危机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专访竹中平藏:中国在这场金融风暴中表现很出色 (2008年10月22日 04:09)
    • 萨科齐:力邀中印参加全球金融峰会 (2008年10月22日 03:58)
    • 梦娜袜业欲明年登陆中小板 (2008年10月22日 03:51)
    • 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成焦点 美元兑欧元至18月高点 (2008年10月22日 03:41)
    • 金融危机累及消费支出 美国运通三季度净利同比降24% (2008年10月22日 03:38)
    第一财经日报 其他文章
    • 金融危机搅局 奥、麦选情剧变 (2008年10月22日 04:10)
    • 专访竹中平藏:中国在这场金融风暴中表现很出色 (2008年10月22日 04:09)
    • 中哈合作压力加速俄对华能源输出进程 (2008年10月22日 04:08)
    • 长何平:医保基金结存率过高 适时适度调整支付水平 (2008年10月22日 04:08)
    • 汤敏:亚洲区域经济合作之路 (2008年10月22日 04:07)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