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一个地方电视台的“Breakingnews”实验

http://www.jrj.com     2008年12月06日 03:37      经济观察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郑褚

  山东的电视观众已经开始习惯在电视上看到插播的即时新闻。

  10月9日下午,据称是山东收视率第一的本地频道齐鲁电视台,突然打断正在播放的电视节目,用现场直播的方式报道突发新闻:一位叫董明霞的产妇在济阳中医院生产时突发大出血,转送到济南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由于她的血型是稀有的AB型RH阴性血,需要紧急从社会上征集。

  接到求助后,齐鲁台的“森骥小组”(即SNG汉译音,英语SatelliteNewsGathering的缩写,原意卫星新闻采访车,代指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在直播现场将电视信号通过卫星直接送到电视台的过程),在下午连续两次打断正常节目插播这条求救新闻,最后,由于现行规定限制,血站不敢为现场志愿者即时抽出的血液做担保,医院也不敢使用无安全保证的血型,董明霞死于过度失血。

  非常规性的“Breakingnews”

  从董明霞事件开始,齐鲁电视台至少五次中断电视节目报道突发事件:10月29日,位于潍坊滨海开发区的海化集团发生次氯酸钠罐体泄露,几十名工人和附近村民出现中毒症状,齐鲁台中断了正在播出的电视剧,插播了这条突发性新闻,晚上18点17分在《每日新闻》时段,第二次插播最新消息,相比第一次,这次插播的社会反响极为正面,让当时已经开始流传的“几十名工人中毒死亡”的流言不攻自破;11月 11日上午11点38分左右,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场馆——济南奥体中心正在施工的一个体育馆顶部发生大火,齐鲁台“森骥小组”又在中午和下午,连续三次紧急插播了火灾救援情况和济南市的新闻发布会;11月21日下午13点58分,滨州博兴全民健身广场一个在建的游泳馆在浇铸水泥过程中顶部突然坍塌,18名建筑工人受伤。齐鲁台又在下午紧急中断正常节目,插播坍塌事故最新的现场报道;11月29日,8个月大的女婴李开心急需血小板,而她与董明霞是同一血型,齐鲁台再次打断正在播放的电视节目,对此作出报道,由于有上次经验,李开心被即时救治,脱离生命危险;12月4日,齐鲁台又打断正在播放的本地新闻栏目,报道了发生在青岛佳元迈克食品有限公司职工宿舍的火灾事件。

  围绕着几次突发报道,齐鲁台已经成立了一个名为 “独家”的新闻栏目,主要人员由“森骥小组”构成。

  这种即时插播的突发新闻,在国外被称为“breakingnews”。“我们也搞‘break’,就是想让电视作为资讯平台的功能凸显出来”,齐鲁电视台台长闫爱华说,电视台对重大新闻即刻播报,已经是一种国际惯例,例如“9·11”事件和伦敦地铁爆炸案等重大事件发生后,当地主要电视网都抢在第一时间打断原有节目进行报道。这种现场直播只要有一台SNG卫星车就可以做到。在中国台湾地区,以SNG信号直接播出的新闻节目也已经占到主要部分,一家电视台可以拥有20多辆SNG卫星车。台湾TVBS电视台来宾在和齐鲁台的交流中说,在台湾,电视台SNG多未必会赢,但是没有SNG一定会输。

  SNG在目前国内大多数电视台都有配备,但往往出于“捂盖子”的习惯,之前并没有电视台对突发新闻进行打断式报道。一位业内人士戏称,SNG卫星车在中国的主要作用一是转播体育比赛;二是在电视台拍宣传片的时候作为背景。地方电视台的SNG卫星车,非常规性使用往往需要制片人提前一个多星期上交报告,每年能跑上1000公里SNG的几乎没有。齐鲁电视台的一位编导曾经用SNG报道了一次火灾演练,他对消防队负责人说,希望下一次真正发生火灾的时候,我们能把今天演练的成果展现出来,对方却回答,真正发生大火你们能来吗?你还想吃这碗饭吗?

  谨慎放开

  闫爱华说,他在美国看到,当突发事件发生,人们立刻打开电视机了解最新情况,而在中国,最普遍的选择是上互联网。由于媒体普遍噤声,人们一般是从其他网民而非有公信力的媒体那里得到消息,这使得谣言和不理智的情绪都容易进一步扩散。对电视媒体来说,应该同时具备提供资讯与娱乐两大功能,而在国内大多数电视台,电视作为媒体的资讯功能已经拱手让给了报纸和互联网,这才导致娱乐被一味放大,造成今天几乎每一个频道都在主打选秀、综艺节目和电视剧的现状。

  齐鲁电视台在突发性事件上频频发声,也源于中央高层对舆论管理的思路转变,胡锦涛在人民日报社考察工作时强调:要完善新闻发布制度,健全突发公共事件新闻报道机制,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提高时效性,增加透明度,牢牢掌握新闻宣传工作的主动权。

  目前的主流意见认为,在若干重大、突发事件面前,如果搞新闻封锁是得不偿失的,而汶川大地震和奥运会充分放开了媒体采访,公众与政府都从中获得了正面收益。对于突发事件,媒体要在第一时间报道,否则就是失职,政府不公布情况也要问责。11月,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障新闻记者采访权利的文件,明确了记者的采访权、报道权、知情权、批评权。

  齐鲁台一位负责人证实,如今主管部门也会倾听媒体意见,与之进行商讨,而非命令式的“打招呼”。例如齐鲁台曾经报道的济南奥体中心大火,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齐鲁电视台报道之后并未受到上级有关部门压力,而且其报道之后,社会效果也很正面,在当天晚上网络传言“济南奥体中心被大火烧毁”之前,山东观众白天就通过看电视了解到了局部失火的真实情况,避免了人心动荡。

  闫爱华告诉记者,中央指示并非一把“尚方宝剑”,而是给了媒体一份必须谨慎使用的权力,使用时必须考虑社会影响,他们自己也在掌握一个度,例如发生工人讨薪事件,如果是几人或者十几人,他们就可以立刻作出报道,但是如果是数百人,那么就必须考虑社会反应和社会效益。11月底济南长清区一些出租汽车司机集体停运,齐鲁台也曾派出记者拍摄,但当天并未进行播报,第二天,济南市政府就出台了降低出租车份钱和严打黑车两项政策,稳定了人心,齐鲁台才将罢运画面与对这一政策的报道配合播出。

  闫爱华曾为此写过一篇文章,题为《危机处理中的政府公关》。他分析道,一般而言,当一件突发性的重大事件发生时,会出现社会心理学所称的群体异常反应:群体恐慌、谣言四起、公信丧失、人人自危。面对这种危机发生时的群体心理特征,常见的有两种危机处理方式:一是封闭型处理。在危机发生后,先尽可能封锁消息,然后进行封闭式调查分析、总结处理,待一切完成后再向公众公布。但当前媒体形态空前发达,传播方式空前普及。对任何危机事件,想要做到完全封锁消息,事实上已无可能。等到政府和官方媒体再发布确凿消息时,人们在各种传言的轰炸下多已丧失了判断真伪的能力,政府的信誉、官方媒体的公信力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另一种则是开放式处理。在危机发生后,政府在第一时间发布已经查明的事实,正在或即将采取的措施,先入为主,抢占舆论主渠道,将各种传言消灭于无形。然后随危机处理的进展,发布阶段性消息,稳定人心,确保正常秩序。

  2003年北京SARS危机前后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已经成为危机处理的经典案例而被经常提起。事态的发展证明,后来的公开性处理对于挽救公众信心,重拾对政府的信任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可以说,对危机事件的这种开放式处理,是坦荡、自信的表现,也是一个现代政府必须掌握的一项能力。而即时插播的突发新闻及时地发布事件过程、政府声音,将起到政治“避雷针”的作用。闫爱华希望,他们所实验的即时插播的突发新闻,可以成为危机处理中政府公关的一项有效手段。


到论坛讨论
    经济观察报 其他文章
    • 为什么出租车业如此不稳定 (2008年12月06日 03:35)
    • “骆驼祥子”的账本 (2008年12月06日 03:34)
    • 出租车司机之困:坚守还是回家 (2008年12月06日 03:32)
    • 温州出租车私有化之困 (2008年12月06日 03:29)
    • 饮茶前后那些事 (2008年12月06日 03:28)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