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热钱来去自由 数千亿流进流出可能只需一周

2009年08月15日 23:15 来源: 央视国际网络 【字体:

1

    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告诉记者,中国作为贸易大国,监控热钱的成本非常高,因此对待热钱的方式不应该是强堵,而是疏导。央行近期采取的货币政策微调,局部抑制了资产价格持续升高的预期,但根本的措施应是调整经济结构使之更加合理。

1

  黎友焕多年从事《境外热钱研究》,并且是这一课题组的负责人,他认为,不同地区的外汇管制制度,是地下钱庄难以监控和打击的重要原因之一。

  热钱来去自由,数千亿流进流出可能只需一周

  这两天,股市大幅调整,而楼市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火爆之后也停下了量价齐升的脚步,成交量大幅度萎缩,而社科院最新发布报告指出,今年二季度外汇储备净增长1778亿美元,排除顺差、投资和汇率变动的影响,原因不明的外汇流入量高达879亿美元,其中绝大多数都很可能是热钱。股市和楼市的剧烈波动让热钱再次引起大家的关注。如此巨量的境外资金怎么才能逃避外汇监管,源源不断流入进来?来看看我们的记者在广东的调查。

  毗邻港澳的地下钱庄十分发达,来源复杂的巨量资金暗流涌动来去自由

  海丰县是位于广东汕尾的一个普通小镇,记者发现,不少人正在这里暗地从事违法交易。在海丰的老街一带行走, 有的摊位前总会有一些人,每天都会守在相对固定的地方,一有路人靠近,他们就会凑上前来搭讪, 他们并不是在兜售的店铺面里的商品,而是在招揽货币兑换的生意。当其中一个人看到记者停下后,立即拿出携带的人民币和港币现钞,示意记者到一个角落里详谈。

  “你才有这么一点。”

  “有很多,你有多少就给你换多少。”

  “什么价钱?”

  “100元面值的低一点,1000元的高一点。”

  “为什么。”

  “因为散票不容易带过关。”

  “1千的865,100的85。”

  为了免除记者关于换到假币的担心,对方还特别地建议,可以在兑换后立即陪同记者到银行存钱或将钱打入记者指定的内地账户。而当记者提出,如果价钱合适,就立即兑换100万元港币的时侯,对方完全不认为这是一个较大的数目,表示可以立即实现兑换。

  “100万,88。”

  “那么大的数额,上百万。”

  “上百万也可以。”

  “数钱。”

  “500万也可以买,等于说,我把100万港币给你,你换880万人民币给我。”

  “美金呢?换美金的多还是港币多?”

  “我们海丰是港币多,别的地方美金多,过香港的客人多。”

  就在记者和对方交谈的过程中,时不时会有人主动找上来兑换港币或人民币,数量从几千到上万不等,看得出来,这些人是经常来私下兑换的熟客。记者在远处观察发现,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内,同一个非法兑换点已有三拨人前来换钱,显然是行内熟知的一个兑换点。而这样的兑换点远不止这一两家。记者沿街走了一会,不时能碰到招揽这种生意的人。

  “现在你要换多少?”

  “上百万。”

  “换得了。”

  “上百万也可以。”

  这些看似不起眼水果摊,百货店,其实就是地下钱庄的兑换窗口,他们的背后,就是成万上亿的资金暗流。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的规定,个人年度购汇额度为5万美元。但是,由于大量资金跨境流动及投机需要,这些资金根本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流动,因此,地下钱庄提供货币兑换的业务在沿海商贸发达地区尤其普遍和严重。为了了解这些资金通过地下钱庄出入境究竟泛滥到什么程度,记者又来到了和香港毗邻的广东深圳,在深圳出入香港的重要关口罗湖口岸附近,这些从事各种经营活动的小店,几乎都能随时满足路人的换汇需求,当记者随机询问一家手机店在哪里可以换港币的时候,这位店员主动表示,他这里就可以换。

  “只赚你几毛钱。”

  记者随后来到另一家百货店,记者提出,要帮助目前在香港的朋友转15万元港币进来,并直接兑换成人民币,这位店主告诉了记者这样一个方法。他交给记者一个在香港开设的账户让记者告诉香港的朋友先把港币打入这个账户。

  “把钱打进这个账户,然后钱到账,我就能换给你,在这里我就能查到。”

  店主告诉记者,他可以和记者一起在店内的电脑里查询,钱一到帐后,他就能把相应人民币打入记者指定的内地账户,而整个过程一般不会超过30分钟的时间。

  而令记者吃惊的是,记者随机问到的几家店主,对于兑换上百万元港币的要求,他们在打一个电话确认后,都向记者表示没有问题。除了罗湖口岸,记者在深圳宝安区西乡镇佳华商场附近,也发现了这样的私人兑换点。他们一听到记者的兑换要求,立即出示了随身携带的数万元人民币以及港币,并开始进行娴熟地计算。这里显然也是一个业内熟知的地下钱庄窗口。尽管记者无法得知这些非法出入境的资金究竟有多大的量,但是,可以从这些冰山的一角看到,在监管体系之外,来源复杂的巨量资金暗流涌动,来去自由。

  因为毗邻港澳,广东珠三角一带的地下钱庄十分发达,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境外热钱研究》课题组监测发现,7月份以来热钱流入的速度明显加快,很多港澳投资机构的资金以及居民企业储蓄通过地下钱庄进入内地股市。尽管这些地下钱庄看上去并不起眼,但它们的能量却不小。境外资金通过香港流入内地,不但成本很低而且方便快捷,交易迅速,十分隐蔽。

  如果不是亲身调研和亲眼所见,地下钱庄的操作手法之快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听朋友说过地下钱庄的操作手法非常厉害,有些将信将疑的他,让朋友陪同一起到深圳考察。当他朋友将20万元人民币打入对方指定账户后,仅仅过了20分钟的时间,朋友就在香港的账户上立即查询到了约19万元港币进账。这让在场的刘煜辉大吃一惊。

  记者:“专业到什么程度?”

  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非常专业非常快,半个小时以内,一查就存入,操作手续费甚至比正规银行还要低,方便,短时间内形成数千亿的跨境流动,从香港可以看出,规模非常大。”

  记者:“有多快?”

  刘煜辉:“两三周,一个月。”

  那么这些地下钱庄是如何做到巨大的资金周转又不被察觉的呢。经济半小时栏目曾经报道过在广东破获的一起金额高达40多亿的杜氏钱庄案, 从警方查获的杜氏钱庄的交易现场看,只有少量千元现金,更多的则是大量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共计查获各种银行卡90张,网上银行密匙40个,存折67张,用于转帐的身份证11张。

  深圳市外汇管理局检查处办案人员: “都是用别人的名字开的账户,估计是他们买来的,他们不用自己的身份证开户。”

  据警方调查,杜某的钱庄平均每三分钟就可以完成一笔转账业务,而每一笔业务会按照1.5‰-2‰的标准收取手续费,以此计算,杜氏地下钱庄一年的交易金额达43亿元,其手续费用收入估计超过了千万元。而客户涉及了31个省市。

  而地下钱庄的转帐,就采取了国际上通称的替代性汇款机制,比如客户想把人民币转换成港币,就采用片中开头所说的那种方式,先把人民币打入钱庄指定的人民币账户上。

  深圳市外汇管理局检查处办案人员:“境外的话,钱庄在境外有个转换行,它就通过转换行打到境内的公司指定的境外的账户上,等于资金是两头走的,境内的话提现的是人民币资金,境外提现的是外汇资金。”

  由于资金这种两头分别走的方式没有进行实质性的跨境流动,增加了地下钱庄活动的隐蔽性,给侦破和取证工作都带来难度。

  深圳市外汇管理局检查处办案人员:“因为在境内提现是人民币资金的划拨,人民币资金的划拨相比外汇资金的划拨限制会很少,我们后续的取证也会有一定的困难,只是单边的取证不能说他这笔人民币资金划拨有什么问题,除非能证明这笔人民币资金的划拨相应的有对应的外汇资金划到了它境外指定的账户,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而事实上,杜某本人的身份同时也是香港一家人民币兑换行的老板,专家告诉记者,地下钱庄的背后,往往就是香港的各种财务公司,货币对换行。

  黎友焕:“按照我们的理解,我们所谓的在大陆经营跨境流动,跨境资金流动的这样一些组织和个人,他的后台老板绝大部分在港澳台,不在我们境内。”

  黎友焕多年从事《境外热钱研究》,并且是这一课题组的负责人,他认为,不同地区的外汇管制制度,是地下钱庄难以监控和打击的重要原因之一。

  黎友焕:“实际上在港澳台和境外,被我们定义为地下钱庄的,他们叫财务公司,叫金融公司,他们是打开大门做生意,甚至还要去做广告,拉生意,兑换外汇这样的生意,但是在港澳台是合法的。”

  由于在港澳台地区,货币兑换是开门做生意,这就给他们在大陆从事地下货币兑换提供了很大的生存空间,也为逃避内地的监管提供了便利条件。

  黎友焕:“他们现在不担心有安全,大家都觉得被打击地下钱庄的太少了,而且就是内部出问题,不是内部出问题,你根本监管部门打击不到,地下钱庄的组织,它的严密性,这个是很高的。”

  自2007年9月至2008年10月底,央行联合有关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雷霆行动”,协助警方破获地下钱庄案件45起,涉案金额约1053.1亿元,尽管成果显著,但是黎友焕表示,没有暴露的地下钱庄的数量远远超过人们想象。

  黎友焕:“你说现在有个部委说,一个年度打击了两百多个地下钱庄,那么我敢说是不是有10倍以上的地下钱庄还没被打击,假如说10倍的话有多少地下钱庄,那被打击的竟然有几十个亿的话,这笔帐又是一笔什么帐,数一数,真的有点怕。”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