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互动式会议:新社会契约的基础是什么

2009年09月10日 10:28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金融界网站讯 9月10-12日,达沃斯2009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在大连举行,包括100名政要在内的全球86个国家1400多名嘉宾与会。此次年会主题为“夏季达沃斯:重振增长”。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以下为“互动式会议:新社会契约的基础是什么?”文字实录。

  主持人:欢迎大家参加此次会议,规模是相当大的,社会企业基础谈到的是新的全球秩序,它的内容是什么样的,私有部门、政府、民间社会应该有什么样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希望我们有具体的讨论,就一些具体的大家感兴趣的话题进行讨论,希望大家能够受益匪浅。下面我们有请第一阶段的各位嘉宾,他们是:美国企业社会责任组织的主席Aron Cramer,还有毕马威国际董事长,美国新领军者年会导师Timothy P.Flynn,科威特丹麦奶制品公司总裁Sir Mohammad Jaafar,还有高伟绅律师行高级合伙人Stuart Popham,力宝集团首席执行官来自印度尼西亚的James T.Riady先生。

  主持人:基辛格曾经说过,会有一个新秩序产生,很多做生意的方式和其他的方式都会改变。一开始,我提一个媒体比较关注的话题,萨科齐总统在20G伦敦会议上提出过这个问题,称之为焦点的一个话题,在座的很多人都会觉得华尔街的那些银行家每年收入6700万美元,比如说高盛总裁个人总财富数十亿美元,都是令人费解的,但是他们都想维持下来,还是想赚取高额的工资,那么是否应该有新的一种情况,他们这些人在经济危机出现的社会中应该不应该有这么高的工资?

  CRAMER:我个人并不觉得高管的工资问题、福利问题是最核心的问题,每一个政府官员拿一个老式的工资他们都不会接受,高管的收入首先取决于他们对组织带来的价值多少。我觉得美国一些高管对国家,对股东,对公民都带来了巨大的价值,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有更高的报酬。问题在哪儿?制造企业的高管们的培训程度不高。有些时候收入高的高管带来的成果是有限的,那就是问题所在。所以要衡量他的成果,再看看应该拿多少的工资。所以我觉得这不是核心的问题,也不是引发金融危机爆发的问题。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人家干得好就应该得到报酬和奖励,如果他们把事情弄糟了他们会受到惩罚吗?怎么样才是公平的呢?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他们当然是要冒很大的险,所以他们的薪酬就相应地高,但是他们把事情弄糟了怎么办?

  CRAMER:如果我明天把一个管理者带过来,说这个人可以防止下一次的危机,但是他说要多少多少钱,你说我不能给他那么多钱那也是不可以的。这个都是相应的,如果这个管理人或者是这个经理可以变个什么魔法或者是魔术把事情搞得非常好,而且可以防止危机的发生,当然这是很大的价值,当然我们需要雇他,需要给他薪酬。

  主持人:说的好。还有一条,就是政治家们当然希望他们就任的时候经济是最好的。他们有时候可能不愿意冒风险,但是如果风险很大的话,可以赚很多钱。冒很大的风险这应该是政治家的责任吗?

  GALLAGHER:首先考虑一下我们现在面临最主要的几个问题,第一个是怎么样让经济可以持续增长;第二个是我们怎么转向一个低碳经济,这样可以符合地球的承受量;第三个是我们怎么样建成一个真正全球性的世界,而不是像1946年那个世界的模式。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相互联系的,唯一的办法是通过各种各样的社会契约,我们希望有不同的契约。比如说国家内部需要一些社会契约,这个社会契约对美国、中国、法国因人而异,是不一样的。国家和国家之间也应该有契约,还应该考虑到二十一世纪不仅有政府,还有企业和公民社会。通过因特网,现在的利益是各种各样的,而且是经常结盟和变化的。这样问题就复杂了。

  如果要建立一种新的契约就很困难了,但是最终这就是我们时代最大的希望,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机构来面对这些巨大的挑战。所以如果我们没有比较大的广泛的理解,变成全球一体的,我们就没有办法应付我们时代的三个主要挑战。

  FLYIN:我们必须建立必要的激励机制,让人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政府不应该参与企业的管理,因为如果政府没有干涉,如果一年前没有干涉,那么情况不会是这样的。企业应该围绕他们的核心任务,他们和管理者之间的关系也会发生一些变化。现在各企业的理事会更是卷入了各种各样风险的评估等等,还有薪酬的计划,首先看看用什么样的激励机制,这种激励机制是鼓励什么样行为的。这些往往都是很短期的,他们都不考虑各种各样的风险。现在我们需要考虑一种价值的平衡,当然这个是市场决定的,今后也会有所变化,消费者也在改变和变化。所以最终的一条就是信任,如果在整个系统中没有信任,那么银行不愿意贷款,这个企业不愿意做他们的业务,政府不愿意去投入,如果没有这种信任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所以我们现在来重建这种信用。在所有关系中要建立这种信任。一旦有这种信任那么这种关系就重建起来,而这个和以前是不同的。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巨大机遇。我希望所有的政府,所有的国家都意识到这一点。比如说气侯变化等等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面对的挑战,现在有一个很大的机会可以去面对这些挑战。

  GALLAGHER:我们在45个国家开展和企业的合作,我们和大的企业,和政府筹资了大量的资金开展教育、卫生各方面的事情。如果想保持经济持续增长,首先必要一条就是获得成功的人的多少,如果这个市场的穷富差距太大也不行,如果成功的人太少而大部分的人是失败的,整个体制肯定会垮台的。所以我不是注重最高的,我是看我们高的和低的之间的差距有多大,这个更重要,应该建立各种各样的政策让这些所谓低收入的人或者是低层次的人也可以获得成功。

  POPHAM:现在这个变化已经发生了,而且情况已经跟基辛格说的时候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这个社会契约内容是比较广泛的,而且是非常丰富的,不应该盯住仅仅是一个薪酬的问题,可能这个契约会讲到就业不平衡等等的问题。由于有资本主义世界变得更好,曾经有著名的经济学家在北京说过这样的话,应该对员工有激励机制,这个激励的机制应该有别的东西来刺激或者是奖励。一般来说就是把社会变成更加公共的社会,这个就是一种激励。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专题

  200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