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平行会议:大萧条的教训

2009年09月10日 14:18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SCHIRO:这表现在资产负债表的好坏,最终所有人都会看,不管你是一家银行还是保险公司都会看资产负债表的好坏,到期可以不可以还款。02、03年的时候我刚到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我们当时没有看到风险管理系统,当时并不理解我们的风险都集中在哪里。02年、03年那段时间并不知道我们是否平衡了投资和风险,我们的负债。所以,危机一爆发,我们就想到了并不是我说很有远见,我们是07年秋天就看到了我们行业的一些巨头特别是做大量的金融产品投资的公司有了很惨重的损失。我们立刻就研究我们的风险度在哪儿。我们建立了一个全球风险网络,每周他们向我汇报,我们采取什么样的缓释做法,因为我们最后要保护的是我们的资产和负债和经济状况。当危机开始爆发的时候,去年夏天是我们的准备阶段,我们就开始控制我们的成本了。我们也是一个人力密集型的企业了,所以我们就开始对走掉那些人不新招了,同时我们也新招了新的机会。我们希望加入市值的世界五强。当时我们的排名是世界第八、第九左右。我们觉得其他的竞争对手受影响的时候,我们可以吸引到他们的一部分很能干的人才,所以我们吸引了很多的新人、扩大了我们的市场、增加了我们的收入。当然可以上保险的资产减少了。所以我们总的收入主要是市场一直是停滞不增长的,但新兴市场还在做大量的投资。同时我们提高了我们的价格,因为我们是要不能我们最基本的条件想好了我们承担的风险需要做准确的定价。所以我们连续26季都有盈利。

  雷曼兄弟崩溃以来,我们先后三季利润都提高了,我们并不认为这是我们的手气好,而是我们应该做这份工作,我们应该准备好做的这份工作。

  SCHIRO:最后一点,透明和沟通也至关重要。不确定因素、不确定性发生任何一个情况的时候都是最严重的。所以第一要消除所有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注意尽量和我们的客户沟通,提醒他们我们的经济状况是很强的,我们的偿付能力仍然是很强,同时我们走出去做各种路演等公开的活动。当然,全球各地的员工只有6万个,所以不能到世界各地演讲,我只有到达沃斯才真正地开始体验、借助网站的力量。我每次都到YouToBe。我的孩子们和员工们都很吃惊。你要想方设法地沟通,让所有人知道我们事先想好了应对危机的措施。

  所以回头看,我们仍然认为危机中有转机、有机会,一方面保护我们的经济底线。另一方面,我们进行收购,比如说我们收购了21世纪,这是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在此提醒了业界我们是有足够的资本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SCHUTTE:谢谢您。当中几位讲到了危机,中文的“危”、“机”两个字,最后一个字代表了机会。对客户、股东是这样的,对员工也要进行尽量的沟通。是不是现在更重视了员工方面的沟通了?我们首席财务官就不再从其他的员工中脱节了吗?

  VERWAAYEN:我们从大局看一下未来是怎么样的。第一我想强调的是,今天虽然都不愿意谈的一个单词是“风险”。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觉得既无风险又创新,又很有创业精神,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重新来定义一下风险的意义。只要你能够把握,那你承担风险是应该的,做生意就要承担风险。我们正在改变整个的沟通模式。20多岁的人有很多新型的沟通工具,再转化为产品和服务我们就可以承担风险,我们就可以接近我们的客户、了解我们自己的员工,了解我们自己作为领导者的直觉就可以做得好。但是,想以最低的风险走出这个危机,向我们的董事会和客户说我们可以消除所有的风险就可以增长,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从目前来讲承担风险的条件是要非常透明的,企业内部有哪些能力、有哪些合作伙伴,所以对企业的引导者也要重新地定义他们在危机后处理风险的方法。我们需要尽快开始展开这场辩论,否则越来越多的人会变得很保守。

  SCHUTTE:你讲的是公司的首席风险管理师吗?

  VERWAAYEN:不对。典型的风险管理师是举手说这个有风险的人。我认为应该更负责任地承担风险,应该有足够的风险管理工具以及自己做生意的环境就可以承担风险了。

  第一个条件就是要100%的透明,对董事会是如此,对主要的人员也是如此。归根到底也是个人的责任,有些人会说我理解您这个想法,但我们还是想这样做,但事实上这是做不到的。

  SCHUTTE:LEVY如果多去共享一些分享利润和损失,或者是利润充分分配的话会怎么样?是不是正在发生这样的变化?

  LEVY: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意义是很大的。我想补充一点被很多人低估的一点,沟通和传媒的作用是很重要的。我们公司做的任何一件事是会被人发现的,犯的任何的错误、做的任何的好事都会有公众知道的。不能再拿谁做挡箭牌了。所以首席执行官和公司的指导者已经是一个人物了。所以我们要知道这一点,把这点纳入到所有公司管理中的透明和沟通是至关重要的。我们需要透明地对待我们的人员客户以及我们的股东。同时也要考虑到舆论、老百姓的情绪会是怎么样的才能作出决定。另外,VERWAAYEN先生提到了风险这个,我很同意。最应该避免的是保守、死守。上个月刚刚宣布收购一家大公司,我们跟很多的竞争对手争前恐後要收购这家公司,我们提出了最好的条件,因为我们认为收购了这家公司可以彻底改变我们的经营模式。我们非常有必要做自我改变,没有别的选择。需要跟得上年轻人的变化,如果不创新和冒险的话,那么以后会走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没有盈利了。

  对于董事会的角色,我认识很多的董事会的首席执行官,很多公司在发生很大的变化,美国、欧洲、亚洲、拉丁美洲,我们能看到什么?整个董事会更多的时候不愿意承担风险,他们更愿意等待,但董事会是可以说服的,而且他们比以前更加积极地参加决策过程,所以他们想什么都知道,所以只要你把工作做好,早日让董事会参加到决策的过程中去,让他们了解到您,通过检测得到的战略就更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以前有这种想法是CEO应该是一个霸王,霸王式的CEO的想法已经过时了。当然,我自己从来没有支持过这样的想法,而且我只是一个法国的小CEO而已,所以我并不会把自己看成一个霸王。但很多大的公司,很多人的思维方式一直是等着最大的头做决定,所以,你就会以为你是上帝,这是CEO很容易犯的错误,他们也是人,他们也要倾听别人的意见,到时候还要做出一个决定。最后的决策方式我觉得没有别的选择,现在就必须要透明决策让尽量多的人参加决策的过程,但最后还需要有一个人来做决定,这就是CEO需要冒风险。

  SCHUTTE:这么一说CEO就没有了,孙先生你觉得这是中国也是这样吗?中国公司往往透明度是欠佳,不光是对外对内也是这样子的,也就是说上层和下层的距离很远,还有政府的影响,你觉得听这个熟悉吗?是这么回事吗?应该有更多的透明度,还是只不过是西方更疯狂的想法一样?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专题

  200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