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平行会议:大萧条的教训

2009年09月10日 14:18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SUN HONG:我觉得中国公司和外国公司从历史来讲可能是不太一样的。我们在公司内部有很多的透明度,我们有工会,工会是很强有力的。工会也参加理事会,工会的代表参加所有的决策过程。还有党,我们是一个国营企业,所以我们有党的组织。党的支部书记也参加决策过程,当然还有股东。所有这些人都要参加这个决策过程。所以在这么一个国营企业中,你不能说这个CEO是一个国王或者是一个君主,不是那么回事。但在中国的企业中我们通过这次危机所学到的东西是什么呢?我完全同意前面两个演讲者,第一是建立信任。危机既是风险又是机遇。当做决定的时候,有的时候信息是祖国的,而且有合适的人来做合适的事情,所以内部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不仅是管理层里面,还有雇员。我们每季度我们和我们最底层的员工也要进行对话,我们想了解他们在想什么。

  SCHUTTE:你觉得中国公司在今后几年会怎么样成长?

  SUN HONG:我觉得我们是一样,因为我们面临的是同样的经济环境,我们有同样的管制措施,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方向是一样的。但是,我们有董事会,我们有一个管理团队,没错儿,信息的透明度是非常重要的。还有一条是公司内部的创新这个不容易。结构上的创新要更换人员,内部要进行各种各样的调整。这种时候沟通和透明度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这是普遍性的问题。

  SCHUTTE:这种创新好像是来源于金融机构,你们觉得在你们金融领域中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SCHIRO:我早些时候已经讲了我们是怎么样响应和对付危机的。我们最大的弱点是首先要理解这些弱点。刚才嘉宾们已经提到了在危机关口的时候我们一般第一个反应是害怕风险,赶紧退下来了。但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我们不应该害怕危险。我们苏黎士是搞保险的。所以我们主要的任务是让人更好地理解风险,有哪些不同的风险来减少这种风险。我觉得,政治家们经常在那儿说系统内部的风险,这是一个比较新的提法。人们用这个词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真正地明白了。今天在政治界里面,经常想说要任命一个系统风险管理者或者领导者,我觉得谁要给我提这么一个工作,我首先要问到底是什么内容,是什么工作。

  虽然我是开玩笑,但是当看风险的时候,不管是在服务还是在保险或者是什么领域中,首先要明白这些风险度包括了什么样的内容。但还要提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要冒风险会有什么样的问题呢,还有回报率是多少,所以还是需要透明度的。应该让董事们更好地了解、明白,以及让利益相关者很好地明白风险是什么,包括一些什么,有什么回报。这点是很关键的,不然的话我们很难摆脱大萧条、大衰退。

  还有最后一点我觉得更影响到我的行业,我们需要一些管制方面的改革。我们现在的管制制度是上一次大萧条以后才形成的。如果看我们现在的透明度和技术的手段,我们的管制制度实际上没有跟上形势和我们冒险的程度。所以我们要好好地反省反省。我们要担心什么呢?看到一点复苏就退下来,因为 很多的公司说我们不需要管制,我觉得这是令人担心的。

  从政治的层面来说,推动这些管制会变得非常地困难。所以我现在认为,企业之间和政府之间应该建立一种合作,现在尽快地定下管制的制度,我认为管制制度是必要的。就像任何的体育运动是有规则的。这些游戏规则是不能否认的,而且是不能忽视的。

  SCHUTTE:谢谢。现在我给大家提出公司的两个模式。第一个是负债表,每季度的报告之类的。好像CEO高高在上。还有一个模式是很多的利益相关者参与,他们需要知道大量的信息。过去几年由于金融市场的重要性,像PML过去的这种机构模式是很重要的。现在我们是不是慢慢地超出了这种老模式呢?今后会不会出现呢?还是我们把公司看作一个团队,一大堆人一起来实现?

  VERWAAYEN:第一,我们大家都谋求成功,大家不是创造一个模式而是想成功。什么叫成功呢?如果我们的定义就是一个最低经济底线,你的公司也考虑盈利和亏损。所以讲管制的时候,我想扩大这个范畴,也不光是管制还有立法。我们到底想大家什么目的,就决定了你刚才要体问题。我们坚信在危机后我们的世界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问经济复苏不复苏是不对的。而是经济什么时候在全球范围内会增长,游戏规则更公平,市场的要求主要是要靠消费者来驱动。他们不仅要更好的产品,他们会问你们的产品是绿色的吗?用的资源是不是透明的?而且对社会有没有贡献?我觉得这是将来的消费者,他们有信息、有知识,他们会领导市场。

  SCHUTTE:那管理人只会站在前头管理人吗?

  VERWAAYEN:我认为将来CEO主要的任务是领导一些非常了解情况的一群人。所以CEO更多地有能力的人而不是高高再上的君主。

  LEVY:我觉得不应该把萧条看成是衰退的想法是错误的,大家不要忘记上百万人已经失去了个人资产和财富。他们对资本主义对市场经济作用已经失去了信任。我觉得我们的价值观会有一些调整,所以未来的公司一定要考虑到这一点。作为一种教训,我觉得我们不要浪费这个机会,这个机会是改革的机会,是重新调整的机会。我们的作用是大大地超出只是提供服务、卖出去、有盈利这样的任务。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一点,我们的公司目标也就错了。现在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利益相关者,而且公众不会答应如果不考虑环境而作出决定。比如说欧洲有些人现在拒绝离开他们的公司,他们不能接受这个公司关门,他不能接受这一点。因为他认为公司是有责任的,而且我同意他们这种观点,公司是有责任、企业也是有责任的。不是因为我远离本国才说这话的,我们不要浪费这次危机我们提供的机会。我们首先要建立信念和信任。也就是说企业在市场经济中应该是得到自由的、透明的、开放的、公平、公正的待遇的。CEO的作用是怎么样的?我比较喜欢CEO不应该只是一个领先者,而且应该是一个启发者。他能启发他手下的这些人,让大家更好、更善良,而且可以超越自己。在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有进步,都做得越来越好的时候,而公司却有一个人来领导,这已经过时了。公司有动员者有比有领导者更好。

  SCHUTTE:孙先生。

  SUN HONG:还有一个看法。我们为什么有公司?主要的理由是给客户创造价值,给股东价值,而且也不要忽略为员工创造价值,为广义上的社会创造价值。所以有这四个利益相关者,就要统筹。不要光股东价值或者是重员工价值,或者是请价值。应该是四个都重视。

  所以CEO的角色我个人觉得是协调者,你吸收一边了解客户的需求,一边了解政府部门、监管部门的要求。一边了解员工的需求,还有股东的需求。想做到这一点需要尽量去沟通,并透明经营。使公司有能力满足所有能力的需求。

  SCHUTTE:谢谢您,

  SCHIRO:我刚才一直在听,我希望不要有什么重叠。我觉得发生了金融危机以后,主要的事情是重塑了世界金融秩序。我们一直觉得发展中国家在推动世界经济,这个作用在危机中已经放大了。只要看中国今天或者是明天在全球最基本的经济表现就知道了。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优势。在发展中国家不仅是银行和企业需要重造资产负债表,每个个人也是如此。以前来自发达国家的消费需求就没有那么大了。所以公司需要回到需要创造价值的经营活动中,这是无可厚非的。我认为资本主义并没有死亡,只是在形式方面发生一些变化,我觉得会有一些衡量的结果。所以我们怎么样衡量,需要达到一些什么样的标准呢?公司的领袖者不管是CEO还是别的称呼,他有责任营造一种环境。让所有人认为他们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目标和追求,鼓励创新,启发。还有实施三个重要的环节,所以他的任务可能变得比以前复杂一些了。但是这些工作还是会吸引人去做的,因为还是很好玩的一项工作,而且真的可以起到作用

  SCHUTTE:谢谢。你回到了宏观经济的大局了。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是,如果要总结这些我们就会发现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管理者应该更负责任,更以人为本,更重视各种利益相关者。听到这些,特别是看到了小组的组成,我就意识到深受欧洲影响的公司是更接近于公司的性质。但在座的没有一家典型的美国公司,如果这样的话得出的结论不一样。感谢每一位的发言。谢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专题

  200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