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互动式会议:预防下一轮逆流

2009年09月11日 10:53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金融界网站讯 9月10-12日,达沃斯2009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在大连举行,包括100名政要在内的全球86个国家1400多名嘉宾与会。此次年会主题为“夏季达沃斯:重振增长”。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以下为“互动式会议:预防下一轮逆流”文字实录:

  NIK Gowing:昨天温家宝总理说中国止住了下滑的趋势,这点给我们很大的鼓励,但现在看起来不是很牢靠的。所以我觉得全世界各国,大国小国都一样,都会同样有想法。但他也讲到了地平线上出现了黎明的曙光。我参加了一次高层会议,听到另外一些领导人说我们已经悬崖勒马。但是我们还是没有完全摆脱困境,所以在下面的50分钟中,大家以集思广益的形式来很好地了解一下将来的反作用或者是反差和逆流将是什么。

  当我们读到2009年在达沃斯之前有一个世界风险报告书,这是让人比较暗淡的。听到中国可能会非常困难坚持得到6.6%的增长率,昨天温家宝总理说大概可以达到百分之八点多。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是不是大家都有点太悲观了?老说会有这种反作用?但是我们总要考虑可能会有这种反作用,而且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恶果,这些政治家也许应该采取更果断的行为,也许他们开头的时候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这个报告书中也提到了在风险方面的短视,甚至是由一点近视眼的状况。于是乎我们应该对所发生的情况加强我们的理解和预判。所以,我首先想请在座的各位和到场的人们,你们说一下这些反弹或者是这些反作用的现象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呢?因为我们在中国也听到了,至少中央政府说由于我们所采取的行为不会出现这种社会不稳定的情况,所以想问一下ZATLERS,拉脱维亚的总统先生,您是不是可以给我们讲讲你认为反弹是什么样的?

  ZATLERS:因国而异。我们对这方面没有很好的评估就会出现恶果。商业家和企业家应该很好地给消费者一种期望,因为人们都是希望参加整个复苏的过程的。如果我们成功的话就不会有反作用了。但是,我们就可以说经济最低点已经过去了。但我们做得不好的话,可能消费者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社会的反作用,在消费方面都会出现恶果。所以应该是因国而异的,这应该说是每个国家管理者的责任。

  主持人:您作为一个领袖是不是很明确这个责任?

  ZATLERS:我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拉脱维亚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像美国那么一个大国都要做各种各样的调整。我们要做开支的调整,最昂贵的是医保方面和公共服务方面的,这些要进行很好的引导,不然老百姓是不同意的。

  BRYANT:我觉得我首先要说明,我是加州洛杉矶比较贫困的地区长大的,我还曾经流离失所过。后来我成立了美国的希望工程,希望资本主义也为美国的穷人提供服务。我们现在为全世界提供100万的帮助。在美国的扫盲运动方面我也下了很大的工夫。最近我写了新的一本书,就是讲关于反弹的工具。最初这个危机是金融方面的,最后变成了经济危机,后来变成了信任危机。所以我觉得不是萧条,而是一种重新调整。实际上不是经济危机,而是价值观念的危机。如果资本主义不能为老百姓很好地服务,人们会对资本主义市场会有反作用。如果只是上层人可以从中获利而普通的老百姓没有任何的好处,就一定会反弹。我们美国的经济70%是由消费者来驱动的,而不是所有的人在这样看我们。消费者作为全球经济的25%推动力。作为美国经济,如果消费者不再消费会受影响,中国也会受影响。 现在已经是中产阶级的危机了。所以让资本主义、自由经济能惠及到穷人是我们的挑战。我们必须大力行动,一方面需要金融扫盲,使穷人有能力生活,否则就是经济奴隶了。有些人说大企业可以创造5万个可持续的工作岗位,这是完全错的。实际上中东今后十年是要创造1亿个工作岗位。微软最开始就是一个小公司,所以我们一方面要结合金钱的力量,同时也要结合人们的力量。所以美国的政治领导和其他的领导应该被出示什么样的黄牌呢?消费者才是皇帝。如果人民不认为他们当中有自己的一份的话,他们会起反作用的。否则的话全球的危机只会雪上加霜,所以金融扫盲,让他们自己投资。因为传统的就业问题不会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会再失去5000万个就业岗位。我们必须有人自己来做。

  主持人:现在我请BRYANT先生谈一下,美国的希望工程,您是不是可以给我们讲一下你认为这种反作用是什么?

  再问您一下,您为客户服务提供分析,你认为今后的风险有哪些呢?

  KRAUS:我认为世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作出判断,在危机后新的基本状况是怎么样的。特别是西方公司并没有为今后的转变准备好,发展中国家会出现很多更有竞争力的公司,他们会从所在国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中获益。所以危机后这些公司的状况会不一样的。特别是在美国这样的地方需要改变人们的思维。让他们能意识到他们要与更多的人分享平台,现在已经不是G8,而是G20,更多国家作为主导力量了。过去沾沾自喜以为是以一小撮人来控制的,现在不是这样了。

  另外一点,当危机影响到社会最基层的穷人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中产阶级才是最危险的。很多的领导人松了一口气以为危机已经过去了一点。但看各个经合组织,他们的负债在GDP中占69%到92%。所以负债在各地GDP的比例大幅度上升了,我们没有意识到这种现象会对社会福利、各种产品服务的成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您怎么看政治阶级、统治者阶级他们是否在这一年证明他们可以把握危机呢?他们是否可以缓释今后的问题?

  KRAUS:我觉得他们只要起到领导者的作用,他们充分地沟通就可以做到。危机中很多人很愤怒。但愤怒之后要想怎么办。我本人是很乐观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专题

  200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