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互动式会议:亚洲管理全球经济的新角色

2009年09月12日 13:29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金融界网站讯 9月10-12日,达沃斯2009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在大连举行,包括100名政要在内的全球86个国家1400多名嘉宾与会。此次年会主题为“夏季达沃斯:重振增长”。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以下为“互动式会议:亚洲管理全球经济的新角色”文字实录:

  Kuniya:大家好!这次讨论的主题是亚洲管理全球经济的新角色。请各位就坐!我们很快就要开始了。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来自日本广播公司的Kuniya。我想各位介绍一下今天的嘉宾。坐在我左手边的是Lutfi先生。他是印尼投资协调局的主席。在他左手边的是Bindra先生。他是渣打银行有限公司亚洲的CEO。他在亚洲地区的银行业有多年的工作经验。坐在他旁边的是Jara先生,他是世贸组织副总干事。朱民先生是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目前是中国银行集团常务副行长。最后一位是Moon Chung In先生,他是韩国延世大学政治学教授。

  Kuniya:我们都已经看到危机对世界产生的影响,目前非常重要的是要重建信誉、信任和信心。对于国际货币体系的信任和信心。我们也在讨论中看到应该如何监管银行、加强纪律和问责。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要加强国际货币机构比如说IMF等的作用。如果说国际货币机构不能得以加强。它们的有效性和他们的合法性都会受到质疑。今天我们将会探讨到底为什么我们要加强国际货币体系和机构,到底加强机构建设的目的是什么。亚洲要承担起什么样的责任。如何更好地在管理全球经济方面扮演更好的角色。国际货币机构并没有反映出当前国际经济形势,所以有很多的声音呼吁要使该机构变得更加地合理,更好地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声音,发展中国家需要有更多的发言权,更大的配额。

  首先,我想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请问朱民先生,中国一直都和俄罗斯、印度、巴西一起积极倡导增加配额、提高发言权和话语权,我想问朱先生的问题是,您希望看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中国希望在这个机构中扮演什么样的新角色呢?

  朱民:谢谢您。我非常高兴能够第一次来发言,我本来还以为要根据我们的座次呢。我来谈几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客观地来讲,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情况非常地艰难,因为在经济好的时候没有人想到他们,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所有人都去怪罪他们。在出了问题的时候他们难辞其咎,人们都这样想。目前我们的全球治理还是以国家为单位的,所以在全球可以做得事情还是比较少的。但是我们觉得我们需要在全球加强金融机构的稳定。首先是储备货币需要有新的储备货币,不管是美元还是一揽子货币。但是必须要有一定稳定的储备货币,对亚洲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亚洲总加起来有4万亿美元的储备,占全国货币储备的35%。 而且这个储备对亚洲国家来说是一个动荡的、是一个挑战。此外,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我们是最后的一个借贷者,还有很多的问题涉及上一次危机中,这次我们知道我们还是需要IMF的。比如说一些岛国,他们也认识到了IMF的重要性,IMF必须要很快地采取行动,必须要制定合适的政策,并不一定是通缩的政策,但应该是非常合适的政策。从亚洲的角度看,很显然我们希望看到亚洲国家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更强的实力。目前的话语权无法反映世界经济的格局,所以我们希望看到投票权有所变化,亚洲的投票权有所提升。另外我想强调的是最关键的问题是,需要平等地解决各种问题,让各方都参与进来。因为即使我们改变了投票权,IMF还是由美国和欧洲国家所主导的。所以,比治理结构更加重要的是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参与对话和决策进程,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Kuniya:很显然在四月份的伦敦峰会之后,执行总裁说IMF又回来了。它的贷款能力增加了三倍,也为市场注入了很多流动性,所以它的重要性又再一次得到的承认。但是我觉得在亚洲国家,人们依旧持有怀疑态度。我想问印尼的Lutfi先生,您对于90年代的货币危机是一个专家,我想您如何看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您是否觉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一个非常公平的国际机构呢?

  Lutfi:谢谢,我是半夜里才飞到这里来的。我想先往后退一步来看这个问题。我们读到了对于世界经济的主导,特别是在危机之后我们看这个问题的视角是这样的。在印尼,我们并不想主导甚至是不想去管理国际金融体系。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有2.4亿人口,只有53%的人口是有电可以使用的。因为我们没有电,这也就意味着有1亿人没有参与生产。如果我可以搞一些发电厂加强生产的环节,这些人可以转变成中产阶级,可以生产和消费,这是新兴市场的职责,他们需要去买东西,他们需要去缓解全球的消费问题。那我们如何来管理、如何来参与像IMF这样的国际组织呢?印尼在管理经济方面学到了很多东西,当我们经历一些改革,我们的储备是25亿,在我们的总统第二个任期期间,他需要向人们解释这个贷款并不是我们在99年的时候的状况的复制和重演。所以我们对货币基金组织是过敏了,我们甚至连听都不想听,这是事实。我们学了很多,但是我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们不想怪谁,但这是事实。要拉动全球的消费这也是对全球负责,我们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谈到要主导和管理世界经济,我认为亚洲的方法和西方的方法在过去的这60年里是全然不同的。目前,我们向中国购买飞机,他们希望能以人民币来结算。我觉得这并不是因为中国想对印尼施加影响,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希望能管理风险的篮子,不是用美元而是用其他的货币,这里是用人民币结算。我们也赞同了这样的做法,只有一个问题就是人民币每年升值6%。如果我们一半一半的话就能够接受啊,这是非常现实的做法。我们很忙,中国也很忙,印度也很忙,都致力于推动中产阶级的崛起,我们希望帮助穷人脱贫,能够变成有尊严的中产阶级,而且有能力向全球购买产品。

  Kuniya:朱先生您是不是也忙于让风险多元化呢?

  朱民:我们忙于建立一个新的金融体系,推动GDP增长。并不一定要让我们的印尼朋友买人民币,或者是用人民币结算。我们只是希望我们的邻国能够用人民币来作为贸易结算的货币,避免汇率的风险。此外,也规避利率的风险。并不是要我们的朋友都买人民币,只是希望人民币结算而已。

  Kuniya:Bindra您长期在银行业工作,你是不是认为目前各国都避免使用美元呢?

  Bindra:我看到很多人都看到非美元贸易和非美元结算所带来的好处。我们大部分的客户所问的问题是,替代的货币是什么呢?大部分人都愿意承认、愿意理解从中长期来看,可能是10年、20年之后人民币将会成为最重要的货币,甚至有可能是储备货币。但是从短期来看,我们还很难看到美元的替代货币完全取代美元。我们会看到在黄金投资和商品投资都会作为一种多元投资的方案,他们既有实用价值而且在货架上应用的时间可以更长一些。这也是不断加快的趋势。谈到打造本地强大的货币让邻国能使用这样的货币,目前我觉得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人们对于美元还是有点怀疑的,当然在过去的两到三个月当中,美元的价值有所贬值。我觉得,国际社会并没有允许美元完全地自由流动,这还是比较负责任的一种做法的。我认为这样的一种趋势还会继续。

  Kuniya:我们又回到了IMF的问题上。各位嘉宾的话中都已经反映出现在有一些变化带来了一些改变,改变了IMF。我想问一下Moon Chung In教授。现在IMF的信誉和合法性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从韩国的角度来讲,韩国在90年代末经历了货币冲击,好像在韩国把它叫做IMF冲击对不对?你怎么来看这个问题?

  Moon Chung In:你提到了,确实IMF体系中,它的合法性如何?可以说,金融危机我觉得最大的受益者就是IMF。因为它的财务资源好像是扩大了。在71年的时候缺少多边的体制,大家有惰性。我们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看到了剧烈的变化,我们的经济规模、外汇储备储备也好,这些巨大的变化都没有在经济中反映出来。我们再看一下韩国,可以说IMF当时来拯救韩国的时候,办法是错的、方案也是错的。可以说,我们让IMF的信誉大跌,可以说现在IMF仍然没有什么解决方案面对目前的问题。因此我们必须要重新思索一下IMF的治理结构、智慧和实用性。

  Kuniya:有一些亚洲的声音说,恐怕对IMF来讲,好像是有双重准。一方面它好像对发展中国家态度非常地强硬,但是对发达国家却不敢说什么了。

  Moon Chung In:当然了,因为也是要看它的治理架构的。看看各个国家的配额,大概32%到34%是欧洲,然后17%是美国,其他只能是被归结到一个大篮子里叫做其他国家。不管是这些国家确定什么,IMF都有确定了。就比如说华盛顿共识是怎么来的?当然是IMF基本上接受了美国国会的决定。所以说,我们现在必须要重新思索IMF的结构,以及我们接下来世界经济的管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专题

  200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