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理财60年:从无到有的巨变

2009年10月04日 08:54 来源: 解放日报 【字体:

  建国初期30年:储蓄是唯一选择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人挣钱的目的有两个,一个目的是过日子,另外一个目的是储蓄。在新中国建立后计划经济的岁月,省钱是每家每户的硬道理,一个月三四十元工资的普通工人在省钱,一个月一二百元高工资的演员、知识分子、干部也在省钱。他们的区别只是省下来的钱或多或少,但省下来干什么?无一例外,全部储蓄。

  黄沂海告诉记者,那时的银行业务,零存整取、整存整取、活期储蓄和小额贴花,被称为储蓄业务的“四大金刚”。然而,单一的储蓄又不是那样的单调,也有它独有的花样和色彩。储蓄摇奖、建设储蓄和小额贴花就是其中最为出彩的章节。

  新中国成立的1950年,有奖储蓄就粉墨登场了。这是当时广大市民除了享受人民银行提高的存款利率外,又一大收获。最早亮相的是1950年5月1日的有奖定期折实储蓄,满半个月当中摇奖开奖一次。此后,又开办了有奖定期(零存整取二年期、一年期)、活期有奖和定额有奖储蓄。但到了“文革”的艰难岁月,不但有奖储蓄被踏上一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连储蓄的利息的命也被革去。于是,靠利息吃饭的“食利者”阶层,以“不劳而获”的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越穷越光荣,储蓄存款多了就会变成资产阶级、修正主义。

  桑田巨变。1982年,有奖储蓄重回历史舞台,而且品种更是五花八门。有定期定额有奖储蓄、零存整取有息有奖储蓄、循环有奖储蓄和房屋有奖储蓄等。可以个人参加,也可单位组织;先拿好蜂花肥皂或白玉牙膏小奖品,然后翘首盼开奖。那一年,上海电视台进行了现场直播。奖品一路飙升,头奖从现金到购买市场紧俏商品凭证,实物从彩电、冰箱、金饰品、摩托车到房子。火红的日子灿烂了10多年。到了90年代,随着投资渠道的陡然放开,有奖销售便成了“昨日黄花”。

  半个世纪以前,一张建设储蓄的存单上会印有如下宣传语“粮食丰收国富强,钢水淹死美国狼,增产节约风格好,人人储蓄办粮钢”。这就是建设储蓄。在政治色彩强烈的年代,市民们将储蓄罐里积攒的每一分钱升华为一张建设储蓄存单,演员们将晚上吃夜宵的二三元钱也买了建设储蓄。人民银行的干部则是在为自己这一晚上超额完成建设储蓄的推销任务而兴奋。

  贴花储蓄也是30年“紧日子”的注脚。那是当年很风行于劳动人民的储蓄,有点像印花税,最小面额是1元。自己贴在空白的储蓄单上,每个月买4元,一年下来就是48元,加上利息,再多加一块多钱,凑满50元,再存一个定期,这一过程是多少市民每年的重大项目。如今这些贴花,静静躺在工行的博物馆里,诉说着那些个拮据的历史往事。

  改革开放头10年:“债券热”复苏

  改革开放的号角唤醒了祖国大地,也唤醒了沉睡的债券热潮。80年代,说起债券,对于普通市民,尤其是年轻人来说,还是一件新鲜事。然而就在1986年11月的某一天,“中国人民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的14个网点,有人通宵排起了长队。他们在干什么?买债券!

  1974年,位于长江边、杭州湾畔的金山上海石油化工总厂三十万吨乙烯工程开始建造,1979年一期工程正式投产,1980年二期工程正式开工。此时,国家基本建设的财政政策发生了重大变革,国家对重大工程的投资方式由原来的全额拨付,改为企业自筹。为了筹集巨额工程建设资金,金山石化于1986年11月,委托“中国人民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向社会首次发行“三十万吨乙烯工程债券”,总计为1.4亿元人民币,其中向个人发售9000万元。自此,债券热潮又卷土重来。

  人们在盘算,此债券几年后兑付,年利率可达12%,比同期银行储蓄利率高出一大截。于是,等待在建行网点的人们开始办理预约登记手续。有记录显示,当时个人最高额曾达到一个当时看来难以衡量的规模———40万元。

  改革步伐之快,人们难以想象。就在两年之后,个人买卖国库券也逐渐开放。1979年、1980年连续两年,国家出现巨额赤字,于是发行了国债,当时叫国库券。虽然当时购买国库券实行“自愿量力,不要强行摊派”的原则,但扣钱摊派的事情时有发生。谢平很无奈地告诉记者,当时工资54元,其中25元是国库券。当时规定国库券不可用作抵押、流通、买卖,有部分手头紧的人悄悄以9折的价格转让手中的国库券。从此,暗地里转让国库券也成为少数人投资的方式。

  1988年3月,为了遏制国库券的黑市交易,财政部提出了《开放国库券转让市场试点实施方案》,允许国库券上市流通交易。当年4月21日开始,上海、重庆、武汉、广州、哈尔滨、深圳等七城市率先试点开放。而就从这一天开始,成就了一个名叫杨百万的上海人。

  1988年4月21日一早,杨百万赶到西康路101号,以开盘价104元买了两万元年利率15%的三年期国库券,而当天下午涨到112元。这一次买卖交易杨百万赚了800元,这相当于他当时在工厂一年的工资。自此以后,如法炮制,一发不可收拾。由于当时全国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库券市场,也由于经济发展程度不同,一些试点城市的银行为了周转资金,往往会出现低于面值(100元)出售国库券的现象,从而不同城市之间国库券出现了套利空间。于是,合肥、上海之间坐88次列车的数十次往返,诞生了“杨百万”。而就从这一年开始,买卖国库券的热潮被点燃。更多的中国人,加入到了“倒卖”国库券的行列。

<<上一页12下一页>>

  相关专题

  国庆60周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