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A股影响世界 外媒称全球股市都要看其脸色

2009年10月07日 06:39 来源: CCTV 【字体:

  9月2日,中登公司统计周报显示,上周A股持仓账户数突破5000万,创出有统计以来的历史新高。业内人士认为,A股持仓账户历史上首度突破5000万,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参与群体规模达到一个新高度,同时也反映出市场投资总体氛围进一步成熟。数据显示,截至上周末,两市股票账户总数升至13500.88万户,其中有效账户数为11488.26万户。

  《中国符号 改变世界》之二:A股

  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的国庆特别报道《中国符号 改变世界》。

  一些有经验的股民他们都有这样一个习惯,在股市开盘前先了解一下昨晚美国股市和欧洲股市的情况。但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现在美国和欧洲的专业投资者,他们在开盘前也会关注中国A股的情况。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影响世界的中国符号“A股”。

  2009年8月31日,中国A股出现了罕见的暴跌,上证指数下跌6.74%,深成指下跌了7.55%,下跌的原因是市场传言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会调整。没有想到的是,中国A股的暴跌随即引发了全球股市纷纷跳水,恒生指数跌幅高达4.84%,其他亚太主要股市也大幅下挫,稍晚,美国道琼斯指数下跌1.74%,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06%,欧洲各主要股指跌幅也在1%左右。A股暴跌,不仅拖累了全球股市,也导致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收低,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期铜的跌幅超过4%。国际知名财经媒体路透社发表评论认为:目前国际资本市场受A股的牵动越来越明显,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全球股市都要看A股的脸色行事

  然而在二十年前,A股从刚刚萌生一直到它发展的初始阶段,几乎没有什么外国投资者对A股投过关注的目光,因为这是一个太不起眼的股市,股票只有廖廖几只,每天的交易量小得可怜,当时在中国只有几家报纸才刊登股市行情,而且无一例外都放在报纸版面的角落里。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也不关心这个股市,更没有人想到,十几年后A股就迸发出了影响全球资本市场的力量。

  (1984年 上海)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部分国有企业开始以股票形式筹资,并公开向社会发行,新中国的第一支股票飞乐音响悄然诞生。不过,跟那时蛤蟆镜、喇叭裤一夜之间就风靡全国相比,A股的开场显得非常落寞。

  周正庆:“我们股市搞了以后有相当长的时期,曾经认为买股票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

  周道炯:“当时谁不敢买股票,是党号召买股票的,我不带头买,人家不买。”

  但是也有少数人凭着敏锐的财富嗅觉,成为中国股市的第一批弄潮儿。1986年9月,飞乐音响经过两年试水之后正式上市,100股股票不到一个半小时就被抢购一空。

  黄大耀:“我就专门管钱,当时那个钱还不敢背着,抱着,背着肩膀抱着它,不敢离身,怕人家抢。”

  1986年12月,国务院正式放开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的股份制试点。年底,邓小平在接见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凡尔霖时,特地把一张飞乐音响股票,当作礼物送给了他。这个举动,无疑是给交易市场外面徘徊的人群,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

  黄大耀:“一早3点钟排队去买,在外边等着。”

  记者:“三点钟,天还没亮了。”

  黄大耀:“有些零点都有啊。

  (1990年12月19日)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一声开市锣响唤醒了沉睡已久的中国资本市场。

  周正庆:“我到黄浦江畔宣布了上交所的成立,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好多记者提出好多资本市场好多问题,朱镕基就指我,他是专家,你有事你问他,当时我也很尴尬,因为我确实有些东西不了解。”

  那一天,已经有两年股龄的股民黄大耀,幸运地领到了上交所一号股民证。

  黄大耀:“当时一开门,排十几行,那我那一排,那个小姐手脚快,一下就给我办,所以办了个1号,

  上交所开业之初仅有8只上市股票,人称“老八股”,1991年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上市股票也仅有6只。屈指可数的十四只股票,在火热的投资热情推动下,价格一路高涨。

  黄大耀“一买就涨,那是火热的时候,就跟现在牛市一样,东北电那一年不就是大涨,我卖早了,半个小时,一下一个桑塔纳就没了。”

  为了控制股价疯长的局面,有关部门出台措施,要求必须拿身份证购买认购证才能买卖股票,这个措施引发了当时借身份证炒股的火爆局面。

  周道炯:“有的人要买到农村就把身份证,你身份证给我用一下子,我给你几毛钱,一块钱。”

  谢贤清“一个身份证买一张,而且要排队,排三天三夜都拿不到,好多都没买到,我都拿了60、70张身份证,只买了30多张,我还买了新高价5000块一张的。”

  此时的证券市场,交易所,证券商和过户公司,三足鼎立,没有相互的制约和监管,股市黑幕渐渐浮现。

  深交所第一任所长王健:“证券商在那儿独立运作,虽然在交易所报盘,他随时自己改盘,改什么的,改啊,改写啊,他把那个,他亲戚朋友或者他的,自己的股票,如果上午买的,下午股票掉下去了,他把下午和上午改过来,把那些老百姓的那个改高了。”

  早期的中国证券市场,还没有一部可以执行的法规,如何处罚舞弊行为,当时的监管层非常挠头。

  王健:“我只好给它停牌,我就让你别在我这儿上班了,你立刻滚出去,结果,所有的人都来求情,包括我们市里的,那个有些市长,然后我们人民的行长,还各行的行长都来求情,我说你求什么情,不行,我说让停业,就让停业,我在这个位置上,我就这么干了。”

  面对当时的混乱局面,1991年5月,深圳市政府发布了一则声明,却无意间扭转了股市的走向。

  王健:“意思就是说这股市这样做的不行的,而且市盈率太高了,风险太大了,这么连续发了几个文章,这一下把股市就砸,一砸就是熊市好多年。”

  股价一落千丈,股民齐聚市政府抗议。

  王建:“有一天居然一股没交易,这是,这别说中国证券史,世界证券史都没有说证券交易所成立之后,居然有一天是没有交易的,已经到了这份上了。”

  到底是出手救市还是任其自由发展,监管层形成了两派完全不同的意见。

  王健:“我会上就急了,拍了桌子,一拍桌子,突然一下就不行了,心梗发作了,市里就决定给两个亿,给两个亿救市。”

  当股市起起伏伏的同时,也一直为姓资姓社的争论所困扰,1992年,大踏步前进的中国A股失去了方向。

  周道炯:“谁能谈股票,股票能谈吗?都是资本主义尾巴。”

  周正庆:“有一段正式规定,公务员处长以上不准买股票,买股票就是犯错误。”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