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民航高铁“短兵相接” 上演时速“血拼”

2010年01月06日 08:57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字体:

  民航推出“空中快线”及特价机票,应对高铁开通的压力;尝试与高铁合作实施“空铁联运”

  在武汉工作的小陈今年元旦前回广州捡了个“大便宜”,原价上千元一张的飞机票拦腰砍到了400多元。

  2009年12月26日上午9时,武广铁路客运专线正式投入运营,为应对武广高速铁路开通带来的冲击,南方航空(600029)公司12月17日宣布开通武汉-广州和长沙-广州两条“公交式”空中快线,南航每天有30个航班分别穿梭于广州、武汉和长沙之间。

  与此同时,南航还推出多种低价票,有的价格甚至低于火车票。而回广州的小陈,就提前预订抢到了这样的“特价票”。

  速度引发的“血拼

  去年4月1日,武合高铁客运专线正式开通运行,其时速达到250公里,武汉至上海仅需5小时,迫使航空东线航班次集体打折,最低一度到了两三折。

  “中国不断扩大的高速铁路服务网开始带来竞争,航空公司的部分市场份额已经受到了侵蚀。”2009年10月底南航董事长司献民在北京举行的民航业大会上表示,南航的160多条国内航线中,约38条与高铁直接竞争,比例接近1/4。为了应对冲击,南航开通多条“公交式”空中快线。

  但是让南航有危机的更主要的原因,是刚刚开通的武广高铁高达每小时350公里的速度。而中国目前已在试验时速500公里的高速机车,这一速度已和部分支线航班的班机速度接近。

  事实上,在此之前,南航已经开始承受“高速铁路”带来的压力。去年4月1日,武汉-合肥高铁客运专线正式开通运行,其时速达到250公里,武汉至上海仅需5小时,迫使航空东线航班次集体打折,最低一度到了两三折。而自从武汉—合肥动车组开通后,南航武汉至上海的航班大幅减少,上座率也受到较大影响,动车组抢占了航空50%至60%的客户份额,而温州-上海线路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南航市场销售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武合高铁开通后,武汉-南京线航空客流量下降约70%,平均票价下降约8.5%;武汉-上海线航空客流量下降约35%,由于班次减少,共飞公司减少,竞争格局发生改变,平均票价提高约13.4%,而价格成本的提高可能进一步削弱销售。

  受到挑战的不仅仅是南航,由于去年9月底开通了成都到重庆的高速铁路,四川航空公司11月16日正式停飞运营了19年的成渝航线。在这条航线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川航、国航、东航三家经营,每天开通航班达18个,航班上座率在八成以上。但自从铁路开通动车组之后,成渝航线的航空客流量便直线下降,国航、东航相继退出。

  东航提供的数据显示,石家庄-太原线动车组运营的第二天,东航北京—太原航班平均客座率从85%骤降至49%,个别航班甚至因为乘客人数太少而被迫取消;武汉至南京的高速铁路开通之后,相关航线的客座率急降五成以上。

  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表示,春秋航空曾经专门研究过高铁冲击航空的课题,发现1000公里、一个半小时以内航程的航线最易受到高速铁路的冲击,因为在这一航程,加上到机场和办票的时间,乘坐飞机的时间优势并不突出。

  张武安分析称,一般来说,民航干线客机的飞行速度为每小时900公里,但火车站一般离市中心比机场近,交通网络密集。综合时间考虑,高铁的最佳经济运行区间是在4小时以内的行程区域范围之内,4小时以上的航空运输占据时间优势。

  以京沪高铁为例,原先预计该线路为时速350公里,现在对外公布的速度已经提高到380公里每小时。这使得京沪线路正常运行时间缩短在4个小时以内,而4个小时是一个临界的时间点,这会促使更多的人改坐火车而不是飞机。

  南航内部通过调查认为,在全国高铁四横四纵的网络形成后,南航13个子分公司每周往返的798个航班都会受到冲击。

  民航借“空中快线”反击

  武广高铁全程票价最低490元,飞机票经济舱全价是930元,这意味着高铁的最低票价相当于机票的5.2折。为应对武广高铁,南航推出“特价机票”最低260元。

  不约而同,国内各航空公司纷纷在去年开通多条空中快线。去年10月25日,国航正式增加北京出发到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等地的4条新的国航快线,11月1日起还推出北京—香港国航快线。东航则联合上航开通上海至西安的空中快线,川航也开通了京蓉、京渝的空中快线。

  南航赶在武广高速开通前一周,开通了武汉-广州和长沙-广州两条“公交式”空中快线。据统计,去年12月17日至24日一周的时间里,南航这两条航线共计240次航班中,客座率超过80%,比前一周提高了3%。

  为了赶在武广高铁开通前争夺客源,各家航空公司绞尽脑汁,国航华南基地总经理罗勇表示,航空快线票价将根据市场需求随时做出调整。南航市场部则对武广高铁票价做了详细的预案,以抢在其开通之前推出更有竞争力的机票票价。

  目前,武广高铁全程票价最低490元,最高780元,而飞机票经济舱全价是930元,这意味着高铁的最低票价相当于机票的5.2折,最高票价相当于8.4折。为应对武广高铁,南航武汉至广州航线近期打出“特价机票”的撒手锏,最低260元,加上其他费用比高铁票价稍低。

  “5折是航空公司的‘生命线’,高铁票价正好定在机票的5.2折。”南航内部人士分析称,这让航空公司左右为难,如果价格超过高铁,那么选择高铁的肯定要多过选择飞机的;如果低于5.2折,就必须压缩成本。

  航空公司压缩成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加密航班规模化运作;二是在这些航线上实现低成本运营。在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邹建军看来,这两种方式都不可行,加密航班必然让市场供给增加,在需求不变的情况下会导致票价更低;而无论是航油、航材还是地面服务,航空公司根本不具备议价能力。

  对此,南航内部认为,在当前的局势下,不得不抓大放小,舍弃部分重要但竞争激烈的航线,比如华东至华中、华中至华北航线,将主要精力放在华南至东北、华南至西北等传统优势航线上。

  “80%以上的民航运输市场将会受到冲击。”一位航空公司内部人士称。另外,从长远来看,由于客货分线,除了开通的一部分高铁货运外,既有的一些铁路线路也将成为货运主线,届时航空货运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