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达沃斯激辩全球化 惨烈调整在前方

2010年01月28日 13:43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本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主题是“改善世界状况—重思、重设和重建”,这一主题符合达沃斯论坛一贯标榜的全球化理念。

  人们也不会忘记1971年它创建之时的世界经济形势—国际货币体系轰然倒塌,石油价格飞涨引发“能源危机”,世界经济危在旦夕。如今,历史似乎再次轮回,人类深陷新一轮危机当中。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世界回到了原来的出发点,或者说面临一个新的起点。

  并不是所有人对达沃斯所体现出来的全球化形象持乐观或认同态度。

  美国《商业周刊》著名专栏作家布鲁斯·努斯巴姆(Bruce Nussbaum)在文章中尖锐地指出,与会精英投射出来的那种跨越国界、拥抱市场的“达沃斯人”全球领袖形象,连同会议本身已经“一死了之”。

  努斯巴姆称,“达沃斯人”现在一丝不挂地站在世界面前,他们拿不出更高明的经济理论,也欠缺领导世界经济所必备的技术。因此,虽然他已连续参加12届年会,但今年他不去了,因为达沃斯人标榜的全球化不过是在掩饰兴起中的民族主义,这无论对全球经济或各国政策,都是一个错误。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黎钧国教授对记者指出,如今全球化(globalization)是个让人感到非常困惑的词语,因为拥护者憧憬它会给整个世界带来空前的进步和繁荣,而批评者则断言它会给世界带来贫困和灾难。

  全球化面临转变

  自从2008年底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以来,全球化理论便备受指责。指责的理由是管理层、政治家和金融家们对“市场总是好的”这个教条盲目信仰。

  但换个角度来看,这次金融危机也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它标志着里根时代以来保守主义运动的正式终结。同时,它也意味着一个变革的时代正在悄然来临。

  华尔街昔日精英手捧纸箱离开公司的悲怆情景,永远定格在世人的记忆中。过去的两个冬季,对于全球的大公司来说,也许是过于寒冷了!

  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经济问题专家安德鲁·巴雷特(Andrew Barrett)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弗里德曼的高调全球化却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特征,因为在美国金融霸权之下,这种'竞争与合作’的状态是很难实现的。”

  面对着日益严峻的全球经济形势,“盎格鲁-撒克逊式”资本主义模式已经在金融危机中经历了考验,也受到了质疑。有分析指出,如果不能出台具体的全球金融体系改革措施,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就会崩溃,从而使世界经济陷入动荡。

  可是,如何改革全球金融体系?

  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在《纽约时报》上给出了一个答案—“必须抛弃美式全球化”。在鸠山看来,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世界都在与“市场原教旨主义”(market fundamentalism)搏斗。尽管自由市场是一种很高的价值观,但“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们却将手段误认为是目的,因此人的尊严便被遗忘。

  经济民族主义兴起

  在全球化理念受到挑战的同时,另一个阴影也在迅速扩大—经济民族主义成为世界经济的新威胁。

  几个月前,美国众议院通过了《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其中某一条款规定,从2020年起对不接受污染物减排标准的国家实行贸易制裁,征收关税。正如有分析人士指出的,对二氧化碳排放进行调控,不可避免地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伤害,尤其是对那些正处于发展中并试图摆脱贫困的国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对记者指出:“美国这种行为的实质就是在搞贸易保护主义,因为其所拟定的所谓'碳关税’不仅违反了WTO的基本规则,也违背了《京都议定书》确定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领域'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严重损害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美国“价值观研究中心”主任马克·W·亨德里克森也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文章中悲观地写道,很显然,无人能够回答这个“超级问题”(meta-questions)。所以,此法案获得通过,就犹如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一样,将会带来很多不可预计的负面效果。

  雪上加霜的是,面对千疮百孔的美国经济,美国还宣布纳税人的钱应该花在刀刃上—购买美国货。

  美国的这些举措践踏了国际贸易的精神。最让人担忧的则是,美国的“示范动作”会引发多米诺效应。

  各国加紧调整战略

  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历史的终结”的说法一度风行。美国式的经济模式被认为是人类经济活动的终点。但一场危机让许多人从梦中惊醒。

  “老师(资本主义)现在出了很多问题。”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在一次中美高峰会上称。

  问题是,作为“学生”的发展中国家能从“老师”的教训中学到什么。

  事实上,资本主义深陷困境,反而给世界带来了机遇—这是各国调整自身战略的一次重要机会,它也标志着美国全球调控能力的空前跌落。

  从国家层面上来看,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次“美国制造”(made-in-America)的金融危机已经对中国、印度和巴西这样的国家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所以任何长期的解决方案都不能不听取它们的声音。可以说,现在是那些新兴经济强国(诸如中国和印度)来塑造全球方向和未来的时候了。

  在两年前,哪个国家如果提到“世界多极化”,必然会遭美国的冷落。但目前美国甚或整个西方世界的势力正在削弱。在2008年底前,全球最重要的经济论坛还是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主的八国集团(G8),而如今G20平台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迅速崛起。“金砖四国”和沙特等经济体的活动十分活跃,正成为修复全球经济的重要力量。

  金融危机以前的全球化是利益驱动,即加入全球化便有利可图,但现在则是避害驱动。与此同时,区域化战略也成为世界新的“时尚”—随着全球化的日益衰落,世界各国开始行动起来,签订双边和地区自由贸易协定。据统计,2001年亚洲仅有49个这样的协定,而现在则达到了167个,且有继续增长的势头,作为一种趋势,它们显然意味着对全球化的一种全新诠释。

  复旦大学的黎钧国教授对记者总结道:“这次达沃斯会议非常重要,它预示着一个新起点的来临。”他认为,这次会议之后,世界将进入一场激烈而残酷的调整之中。

  相关专题

  2010冬季达沃斯论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