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糯康归法 震慑金三角各路毒枭

2012年05月17日 07:05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缅甸毒枭糯康(NawKham)5月10日从老挝移交中国。”

  尽管之前有关糯康被抓获的消息在海外媒体上已经铺天盖地,但一向言语谨慎的中国官方却没有什么表态,之前甚至很少正面提及这个名字。因此,糯康的中文名字被称为“诺坎”、“瑙坎”等等不一。

  2011年10月5日,13名中国船员在湄公河上被残忍杀害,随后真凶一直扑朔迷离,各种猜测与怀疑一直不绝,尤其泰国军方和佤邦联军还一度互相指责。最终,糯康渐渐被中老缅泰四国警方和媒体锁定,认为他“即便不是凶手,也一定是知情者”,“只有抓出糯康,才能弄清真相”。

  4月25日,43岁的糯康在老挝落网。《曼谷邮报》次日的报道称,糯康被捕的地点位于老挝波乔省敦蓬县,与泰国清莱府中间隔着湄公河。

  湄公河惨案真相指日可待了。不过,金三角的复杂情况就此改变了吗?

  小人物疯长的背景

  虽然是13条人命案才把糯康推进国际视野,但其在当地的名声却早已显赫,观察其整个成长、发迹和灭亡过程,其实有着典型的“金三角特色”。

  毒品、赌场、武器、火拼……表面开放、繁荣的金三角,各种黑白势力却暗流涌动,长期以来一直以盛产大毒枭而闻名。金三角地区的毒品发展史一般被分为“殖民地时代”、“鸦片王朝时代”、“海洛因帝国时代”和“民族地方武装割据时代”四个阶段。

  按照国际社会公认的“金三角毒品大王”历史排次:“鸦片将军”罗星汉为第一,“毒品大王”坤沙为第二,“亚洲头号大毒枭”魏学刚为第三……至于其他如刘明、谭晓林和马顺苏等随波逐流的“小毒王”,则是数不胜数、时生时灭。诚然,只要毒品还在金三角存留,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将令这些“异类英雄”不断滋生。

  出生缅甸掸邦孟耶镇区的糯康就是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中,对于他这类人而言,当兵打仗、贩毒赚钱、招兵买马、自立门户等金三角规律自然耳濡目染。由于自小接触范围广,他能够熟练地掌握缅甸、老挝、泰国三国地方语言,为其后来发展有很大帮助。

  和许多当地男性一样,糯康长大后也当了兵,他最早加入的是蒙泰军(MTA),首脑是当时全球有名的“毒品大王”坤沙,同期魏学刚也在这支部队服役,不过军阶和资历远高于糯康。由于是本地人并且精通多种语言,糯康还一度得到了坤沙的赏识。

  1989年缅甸最大的反政府武装缅共解体,但竭力争当缅甸掸族民族独立运动领袖的坤沙于1993年12月将其控制的地区宣布为“掸邦独立国”,并自封“总统”。由于没有任何国家承认其为合法政府,缅甸政府及毗邻的泰国政府下大力气予以军事打击,致使坤沙在金三角的霸主地位渐渐被动摇。随后,新冒出的毒枭们纷纷与其抗衡,有的渐渐与他不分伯仲。

  到1996年1月,蒙泰军在佤邦联军、缅政府军和泰国政府的压力下四面楚歌,时年62岁的坤沙不得不向缅甸军政府投降。2007年10月27日坤沙病死于仰光家中,享年74岁。与世界各地的“高兴”、“冷静”和“漠然”等反应有所不同的是缅甸掸邦,一些网站里出现了赞扬:“坤沙为我们掸邦训练了一大批的军事干部。”

  糯康就是其中之一。他在1996年1月跟随坤沙投降了缅政府,并获得湄公河畔一个拉祜族小镇民团的合法领导职务,主要控制大其力以北地区,高峰时拥有400余人员。经历丰富的他与当地各种力量均保持着利益交往,尤其大肆贩卖毒品获利,渐渐成长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集团,甚至被泰国和西方的禁毒部门称为“金三角新教父”。

  蒙泰军溃散后还产生了另外两个金三角名人:一是佤联军南部军区领导人魏学刚(现离开);二是掸邦南部军领袖昭耀世。此两人都曾被国际社会认定为“著名毒枭和恐怖分子”加以通缉,而糯康与他们的关系也非常微妙:有利益时是朋友,有竞争时是敌人。

  任当地民团首领的早期,糯康基本没有什么大动作,但随着社会关系的积累及个人实力的增强,其开始千方百计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由于“出手大方,赚钱后始终合理分配给当地各方势力,从不占小便宜”等特点,他甚至赢得了缅甸政府军个别首脑的赏识与保护。

  在金三角要强大就必须有兵,养兵买武器就必须有钱,而钱的来源肯定是贩卖毒品最迅捷,糯康的情况也不例外。随着他的生意越来越大,也开始被一些人盯梢,甚至被缅甸中央政府列为清除对象。

  2006年1月10日,缅甸政府军突袭了糯康的老巢,当场缴获不计其数的冰毒,他意外逃脱后开始了游荡江湖的生活,但仍然在当地拥有一定人员和势力范围。由于缅甸政府和其他力量开始排斥他,他不得不转而从各种合法、非法的过境贸易中获利,最后甚至进到湄公河中收保护费,还被一些江湖人士笑话“跑到河上抢饭吃”。

  作恶多端最终折戟

  大约从2007年开始,糯康公开在金三角地带及湄公河上游横行,武装贩毒、抢劫船只、绑架人员及收取保护费。他甚至袭击过中国巡逻船,导致3名中国警察严重受伤;还绑架过佤邦联军领导人的外甥,绑架过在老挝金木棉赌场工作的中国人,并分别勒索了巨额赎金。2011年8月23日,拉载18名中国游客的一艘游船在湄公河上再度遭遇抢劫,损失现金约5万元及其他财物,使这条曾经被誉为“国际水路黄金旅游线”被迫停止。

  糯康对中国人的态度一直不友好,一是他的毒品曾经在过境中国时被警方缴获,二是他支持那种中国商品冲击了当地商业利益的意见,因此经常向航行在湄公河上的中国船只“收税”,即公开索要、抢劫。虽然中缅泰老四国一度要抓他,甚至国际刑警组织也一直通缉他,但糯康在缅甸、老挝湄公河沿岸却是得到老百姓认可的,认为他有行侠仗义的另一面。

  泰国媒体透露,糯康经常拿钱出来向当地军警和老百姓示好,还主动出资修桥、补路获得民心,因此一旦有要抓他的消息,总会有人提前通风报信帮助脱逃。

  不过,糯康在金三角地区一直不算主流力量,并非外界传言的强大。除了老挝政府军方面,糯康与缅甸政府军、佤邦联军、中国警察和金木棉赌场多次发生激烈冲突,也多次被他人武力袭击老巢,屡屡东躲西藏。

  2008年前后由于毒品问题缅甸政府军多次出兵征剿糯康,致使其手下士兵死伤严重,当时有3名士兵还被送到泰国境内的医院治疗,一直到缅政府发怒泰国方面才移送过来,“但是糯康本人一直安然无恙,有时候躲在老挝,有时候躲在泰国,有时候处在缅甸的一些武装势力保护下”。2008年2月的一次枪战中,还殃及一艘中国船,致使中国船员1死3伤。

  2009年9月9日位于老挝一侧的“金三角经济特区”及其“金木棉赌场”开业后,使该区域的利益格局开始发生变化,甚至引发了大量冲突,其中也包括与糯康的利益争执。不过当地人透露,金木棉赌场与糯康的关系在绑架事件后得到了缓和,除了前者同意向后者定期交纳保护费,双方甚至有了一些利益合作。

  糯康在2011年10月5日发生的湄公河惨案后被追捕,有消息透露:当天那两艘船肯定是他的人先拦截下来的,因此后来是谁使用船只运毒品,谁动手杀了中国船员,他肯定知道。

  此事件导致中国政府一度宣布湄公河全面封航,同时与泰、缅、老三国积极进行安全合作谈判,并于2011年12月10日实现了首次联合巡逻执法护航,随后中方又进行了数次护航。不过,由四国共同组成的联合护航队并没有立即换来湄公河的宁静,相反复航船队不断遭遇不明非法武装的攻击:榴弹轰击、冲锋枪扫射……事后有情报表明,这些报复行动多由糯康策划。

  在中、泰两国警方的共同努力下,早期案情有了一些进展。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和泰国警察总监飘潘举行了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杀害中国船员的9名嫌疑人2011年10月28日已经到案,他们是隶属于泰国第三军区“帕莽”军营的9名军人;不过次日又有泰国媒体称,9名军人否认了警方有关杀人及抛尸的询问,并且在随后返回了军营。

  值得注意的细节是,飘潘在接受泰国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9名军人,还有另外一些涉嫌人员,他最后点出了名字,就是缅甸的糯康。

  2011年4月20日,泰国政府宣布出资1200万泰铢通缉25名毒枭,其中包括“金三角新教父、臭名昭著的毒品贩子糯康”,其赏金为200万泰铢(约6.4万美元),位于榜首。当天,糯康副手相坎被泰国执法人员拘捕;23日,其8名手下又向缅甸当局投诚,其行迹就此完全泄露。

  4月25日,糯康突然在湄公河老挝岸边落网。泰国媒体透露,执行抓捕任务的特种突击队由中国和老挝组成,而糯康落网地的咫尺之外就是金三角经济特区;当天还有一些老挝当地村民抗议当局抓错对象,要求释放糯康,但被老挝政府拒绝。

  糯康还会“重生”?

  5月10日,糯康被从老挝移交中国,中国公安部随后发布消息确认:造成13名中国船员在湄公河泰国水域被枪杀的“10·5”案件,是由糯康及其集团骨干成员与泰国个别不法军人勾结策划、分工实施的。不过,当时在两艘船上发现的90多万颗毒品麻古没有被解释来源与原计划去向,仍然是该案件的一大悬疑。

  仅2008年以来,据不完全统计,糯康集团涉嫌针对中国籍船只和公民实施抢劫、枪击多达28起,致伤3人,致死16人。“10·5”案件后,湄公河上的航运量锐减90%以上,直到近期才有所复苏。

  熟悉金三角事务的云南知名网友“边民”表示,糯康落网并不意味着湄公河从此安全了,还得考虑其同党的报复以及其他武装势力和贩毒势力偶尔效仿一次糯康行径,“因为土壤还在,基础还在”。

  他表示,无论武装力量,还是毒品贩卖,糯康其实只是金三角的一个小角色,这次13条人命案才把他推进公众视野,中国公安部将其夸大为“金三角大毒枭”、“特大武装集团”,会误导公众以为解决了糯康便能使湄公河、金三角平安了,而实际上真正的武装集团和大毒枭毫发无损。

  不过边民也承认:“糯康落网的确能起到杀鸡儆猴的示范作用,宣告了糯康的冒险模式不可行,特别是中老缅泰四国所表现出来的决心与合作,等于给出明确警示:效仿糯康死路一条,伤害中国人必被清算。”

  糯康落网预示着其在湄公河、金三角地区雄霸多年的历史终结,不过掸邦南部军领袖昭耀世还告诉泰国媒体:“糯康落网不会终结湄公河地区特别是金三角的无法无天,糯康出现之前就如此。”另外,除了希望弄清楚湄公河惨案真相,各种国际力量还关心在当地叱咤风云多年的糯康会不会提供其他情报保命,众所周知金三角一直是全球重要的情报集散地,糯康对于任何国家而言都是个信息富矿。

  湄公河流域和金三角地区各种利益复杂交会,多方力量盘根错节,既有地方势力的争斗,也有国家之间的博弈,显然不会因为糯康的覆灭而彻底改变,同时“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各种地方武装依然存在,即金三角的毒品宿命无法改变。例如泰国媒体还透露,现在金三角的毒品麻古已经有两个品种,被称为WA的口味好价格也高,同时海洛英的价格不断在降低,“而且只有少数人在买卖海洛因”。

  一名金三角人士表示,现阶段看不到湄公河的绝对安全,毒品、赌场仍会继续发展,船运贸易也会逐渐恢复,但现在湄公河上已有传说“老挝抓到的只是糯康的表弟”,预示着下一个糯康的出现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那么,湄公河和金三角的问题还有彻底解决的可能吗?边民认为,问题看似复杂,各种力量众多、交织、变数多而乱,有历史原因、民族原因甚至意识形态原因,但总的说来是现实政治原因,一切都具有很强的地缘政治特点,解决问题的核心在缅甸。

  缅甸国内局势近期的变化已经引起金三角地区的关注。一名金三角人士表示,如果缅甸政府像媒体报道的那样,走新政、走民主,让缅甸成为一个统一、正常的国家,包括妥善整编类似佤邦联军、南掸邦军等地方民族武装,金三角滋生糯康式冒险家的温床将被消解,复制糯康的可行性进一步降低。

  “但现在缅甸没有这个能力,理念很好,愿望也很好,关键是缅甸政府管理的能力还不能达到这些边疆。”上述人士认为,如果缅甸、老挝也能演变成为泰国那样的正常国家,金三角问题也就逐步消解,糯康也很难“重生”了。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