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济源快速城镇化缩影:庙街村"扒房"引发"熟人社会"裂变

2013年01月28日 02:45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济渎庙曾是庙街村人的骄傲,但现在却变成了庙街村人的“纠结”。

  庙街村共有985户村民,3000余人,宅基地(农村的农户或个人用作住宅基地而占有、利用本集体所有的土地)有393亩,位于济源市西北两公里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济渎庙是隋开皇二年朝廷为祭祀“四渎”神之一的济水神所建,是河南省现存最大的一处古建筑群落,被誉为中原古代建筑的“博物馆”。

  拆迁问题因济渎庙而起,当地政府在此规划了一个风景秀丽的济渎庙文化景区,里面甚至还有人工湖,但这些人工湖要占据大片良田。

  民房变“棚户区”?/

  走在庙街村,广播不时响起,那是指挥部的人在讲话——希望村民尽早拆迁。

  庙街村拆迁指挥部全称是“庙街居委会拆迁改造安置指挥部”,它的上级指挥部是“济渎区域综合开发指挥部”,隶属于北海街道办。

  指挥部就在村里的普通民宅里,他们并不神秘,工作人员的穿着也很普通,唯一不同的是外面挂着指挥部的招牌。

  指挥部的房间有些空荡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房间里看到,大厅里摆着十几个塑料椅,而房间的墙上则贴着指挥部的各种联络方式,涉及北海街道办的十几个单位,也包括广播台。

  一条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11日的红榜《告庙街居委会广大居民》,表彰了拆迁户“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公告称,庙街居委会一期拆迁已签订拆迁协议125户,拆除房屋75座,经济渎区综合开发建设项目指挥部研究决定,给每户已签订拆迁协议并按规定时间完成拆迁任务的居民冬季补助3000元。公告还写明:“请以上居民在2012年12月19日携带身份证到庙街指挥部领取补助”。

  另一条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28日的公告则是对规定时间内拆迁的居民予以奖励,包括冬季取暖费、过渡期租房补助费、签订协议奖等各种奖金。

  眼下,庙街村人更关心的还是他们的房子。当地政府的十大项目工程将庙街村的民房说成是“棚户区”,当地媒体也是如此报道。这让很多村民感到不解,“这里的房子都是民房,有些才盖几年,怎么是棚户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都是北方的传统民居,都有大院子,大围墙,靠近街边的房子看起来还较新,房子下面均设有店面。

  庙街村985户村民分三个阶段拆迁,只有街边的几排房子幸免。而围绕着济渎庙周围的拆迁户就有上百户,这些房子大多已拆除,只留下一片废墟,工人正“叮叮当当”地在工地敲着。

  庙街指挥部的工作人员挺随和,他们说领导不在,自己是街道办招来的工作人员。一名工作人员说:“庙街指挥部在上半年(2012年)做了调查,90%的居民都同意拆迁,如果要了解更多的问题需找领导。”但记者拨打了该工作人员提供的手机号却没有接通。

  拆迁速度缓慢/

  事实上,指挥部进驻庙街已有半年多的时间,但至今完成拆迁的户数只有100多户。

  庙街村村民张军说:“其实不是我们不愿意拆迁,而是我们对拆迁有疑义。”张军列举了自己的质疑:国家出台的政策都是 “先安置再搬迁”,但现在安置房没有,而是鼓励我们说先拆有奖,让我们自己去找房子。另外,他还提到,最初说庙街是就地改造,“但现在安置房是在几公里外。”

  庙街村的安置房和其他拆迁村一样,是按当地政府出台240平方米的标准。但是在庙街,安置房分成了A区和C区两个区,各120平方米,A区在庙街原址,C区离庙街有几公里。

  指挥部的《拆迁改造安置政策16问》提到,“如果A区安置房建设因政府原因不能回迁的,按2200元每平方米对居民进行货币补偿。”但不少庙街村的村民质疑:现在济源的房价单价都到四、五千元了,2200元连最偏的区域都买不到。

  由于庙街改造之后,原有的宅基地开发商将拿走2/3作开发,其他归居委会,也就是说农民“扒房”失去的不仅是住宅,还有宅基地。根据村民苗天平家的房屋补偿安置协议,房屋附属物为9052元,这就是扒掉一套房子的全部补偿,另外,再加上搬家费4000元,租房费2700元,奖励费5000元,如果在规定时间前拆迁,还可获得3万元奖励,总共为7万多元。

  张军说:“一般村民家的房子都是这个价,差点的房子只有五六万块钱,房间基本上都有两三百平方米,现在要建这样的房子没有30万元是建不起来的,拆掉可惜。”

  张军说:“指挥部来这半年多,有段时间拆迁速度推进很快,但现在明显慢下来了。不过广播依然播个不停,天天说今天又有多少人签了,多少户拆了,先拆有奖励。”

  对于有近千户村民的庙街村,要在短期内完成这么多户的拆迁工作并不容易,而指挥部也从多方面切入,其中一对一进行思想工作是最常见的,“村干部先做工作,扒房的村民再做熟人和朋友的工作,一级一级地传下来。”庙街村民郑海平(化名)说。

  “熟人社会”被打破/

  指挥部的广播又响了,这一次签订协议的村民数量又有上升。

  郑海平明显感到主拆派的人无处不在,不仅是指挥部的人,还包括一些村民,“指挥部提供金钱奖励,对普通村民不断渗透,承诺如果动员扒掉一个房,再奖励5000元。”

  这一说法无法从指挥部核实。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多个拆迁村采访时,不少拆迁户均提到“扒房有提成”一说。北街村村民张永全说:“我们家的房子没有签协议,很多村民都找上门来,说如果签协议了那就算我名下。他们经常来给我做工作,三天两头找上门。”

  在庙街村的几天,“扒房”也成了村民聊天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此时已是农历腊月,按当地风俗习惯不搬家,但是,指挥部雇佣来的村民在庙街四处活动,说服渐渐熟悉的村民。

  “你看那些就是指挥部的,他们和普通村民是一样。”郑海平对记者使了使眼色,指着两个从路边走过的人说。他说:“这些人也经常找我,有时一天来两次,谈天的内容就说拆迁是大势所趋,服务大局。”郑海平日益感受到村民间的情绪,“一些熟悉的村民突然开始做起了你的工作,要你签协议。”

  庙街村分为郑、张、陈、杨、赵、原、苗等几大姓氏,每个姓氏最初都源于同一个家族,所以同姓的人往往以“家人”相称,构成了农村熟人社会分子之一。扒房让这个熟人社会产生了“裂变”。村民赵海程说:“原来邻里关系都很和睦,现在拆了房的和没拆房的,看到了都不说话。”

  “裂变”不仅出现在一个村,一个家族内部也出现裂痕。以赵家为例,共有40多户“家人”,其中10多户已经拆了。赵海程哥哥的房子也拆了,“最近还几次来做我的工作,要我扒房。”

  赵海程说,由于家族里德高望重的长者已经90岁,小辈们只能自顾不暇,在拆还是不拆的问题上,他没有话语权。

  拆迁合法性之争/

  进入10月份(2012年),由于拆迁改造的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而其他村子的拆迁速度要比庙街村快,于是指挥部更多地通过熟人切入。

  苗天平和戚鲜花是庙街村两夫妇,他们原本有个完整的家,儿子成婚并生有一子。但是,2012年10月13日,苗天平瞒着爱人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名,并按下了手印。

  直到11月,指挥部来测量房子,戚鲜花才知道她家房子要拆,“我们全家人从开始就反对扒房。”为了这事,苗天平和爱人每天吵架,而儿子儿媳选择站在了母亲这边。

  戚鲜花找到指挥部说明情况,但指挥部称苗天平是自愿的。记者在协议上看到,确实有苗天平的身份证号和签名,以及手印。不过,根据庙街《拆迁改造安置政策16问》,其中第10条写着: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时,房屋产权人夫妻双方持房屋所有证、土地使用证、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户籍证等到场签字。戚鲜花拿出这条找到指挥部讨说法,但是指挥部不认可。

  无奈之下,戚鲜花希望将指挥部告到法庭,2012年12月3日,她到河南郑州找律师事务所,她出示的一张“河南俊卿律师事务所”的发票显示,戚鲜花交了1500元的律师事务费。但是,还未等到起诉,她的家就已成了一片废墟。

  对于拆迁中被质疑的非法性手段问题,北海街道办书记赵建平否认了这点。他说:“指挥部是依法拆迁,物权法都有规定,没有你说的非法手段,村民公平合理自觉自愿地接受,现在都讲究和谐拆迁了,今天上午还有拆迁户发来短信感谢党和办事处。”

<<上一页123下一页>>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济源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