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斯通行贿受罚7.72亿美元

2015-01-05 07:03:29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史燕君

  “阿尔斯通股东已经同意将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GE)。”

  打开法国工业巨头阿尔斯通的官网,你很容易就可以看到这个新闻标题。阿尔斯通用大于常用字号数倍的字体把这条新闻放在最为醒目的位置。毫无疑问,对于它来说,这笔交易的顺利进行无疑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儿。

  但“乐极生悲”的是,发布这条好消息后没几天,阿尔斯通便遭遇了来自美国司法部门的巨额罚款,而被罚原因是“行贿”。

  2014年12月22日,美国司法部在一份声明中说,经过数年调查,司法部发现阿尔斯通美国分公司涉嫌在印度尼西亚、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地通过贿赂手段获得总额超过40亿美元的工程合同,违反了美国的《海外反腐败法》。阿尔斯通也承认,其美国分公司存在海外行贿行为,并接受美国司法部7.72亿美元罚款。

  这是迄今为止美国政府对企业海外贿赂行为开出的最大罚单。

  开出巨额罚单

  “阿尔斯通的腐败行为已经持续了十多年,跨越几大洲,全球影响极大。”美国司法部副部长詹姆斯·科尔在声明中表示。

  根据声明,经过数年调查,司法部发现阿尔斯通美国分公司涉嫌在印度尼西亚、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国以及中国台湾等地通过贿赂手段获得总额超过巨额的工程合同,违反了美国的《海外反腐败法》。

  据悉,阿尔斯通采用“Mr.Paris”和“Quiet Man”等代码,佯装雇佣合法顾问,为数千万美元的贿赂资金打掩护,该计划已进行约11年。

  在几十个指控文件中,美国司法部详细描述了阿尔斯通行贿的细节。包括阿尔斯通企图收买埃及、沙特阿拉伯、中国台湾、巴哈马群岛等地有影响力的人物,以及一位高管努力平息对一名雇员报酬支付的质疑。

  “阿尔斯通通过收集沙特阿拉伯国有电力公司官员的详细信息,以确保提高业务。”指控文件特别指出具体事件:2000年1月,为了拿下沙特电力公司的竞标项目,阿尔斯通对每一位决策者施以“最重要的关注”。阿尔斯通向一个与沙特官员有关的、总部设在美国的伊斯兰教育基金会“捐赠”了220万美元。而据检察官表示,这个基金会并没有员工。

  文件还阐述了阿尔斯通对印度尼西亚的贿赂,康涅狄格州联邦法院已经向阿尔斯通前高管及其业务伙伴提起刑事指控。

  据悉,康涅狄格州检察机关重点调查了一项价值1.18亿美元的合同,阿尔斯通向苏门答腊岛南部海岸的Tarahan电厂出售锅炉。根据相关案件中司法部提交的法庭文件,阿尔斯通高管和日本商品贸易公司丸红公司,利用中间商向印尼议会和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行贿数十万美元。丸红公司于2013年3月认罪,并向美国司法部支付了8800万美元罚款。

  助理司法部长莱斯利·考德威尔在司法部对媒体说,阿尔斯通经常利用第三方咨询商来执行其贿赂阴谋,向埃及、沙特、巴哈马和印尼的政府官员行贿。

  “阿尔斯通的腐败跨越全球,实际上这是它拿下合同的方式。”考德威尔说,在印尼行贿案中,4名阿尔斯通高管已经承认有罪。

  “在为期11年的过程中,阿尔斯通总共支付了逾7500万美元的贿赂款,以此赢得40亿美元的项目,并为自身获取了大约3亿美元的利润。”詹姆斯·科尔表示。

  面对美司法部列出的一条条详细“罪证”,2014年12月22日,阿尔斯通“认罪”,承认其美国分公司存在海外行贿行为,并接受美国司法部7.72亿美元罚款。

  阿尔斯通说,该集团旗下的美国分公司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延迟诉讼协议,只要阿尔斯通遵守这一协议,并接受巨额罚款,美国司法部将在3年后撤销指控。

  7.72亿美元的和解协议创下了因违反海外贿赂法而对一家公司实行的最高罚款纪录。

  美国司法部表示,这笔罚金是适宜的,并没有很高,因为阿尔斯通没有自行报告违法行为,也没有与刑事调查进行合作。

  “按照美国的通常做法,企业本身的态度也是决定最终罚款金额的重要因素。如果没有采取主动承认的方式,反而用不配合的态度来阻挠调查的进行,那么罚款金额势必会很大。”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郝俊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彭博社较早时的报道称,阿尔斯通曾阻挠美国当局对其在印尼行贿问题的调查。

  “在调查初期阶段,阿尔斯通公司没有及时与执法当局合作,还采取步骤试图掩盖事实,这也是阿尔斯通犯的一个错误。”美国司法部表示。

    或影响通用收购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惩罚公布的时间点较为特殊,此时正值美国公司通用电气(GE)收购阿尔斯通接近完成之际。

  2014年12月19日,阿尔斯通刚刚宣布,其股东已同意将资产售给通用电气,即将大部分电力设备业务以170亿美元售给GE。预计交易将于明年上半年完成。阿尔斯通计划将此项交易带来的收益用于偿债,并可能用部分资金收购竞争对手。

  阿尔斯通总部设在巴黎,是轨道交通、电力设备和电力传输基础设施的设备商,全球超过1/4的电力公司都采用阿尔斯通提供的设备。它可以说是法国引以为傲的高科技象征。

  但随着全球化竞争愈演愈烈,阿尔斯通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尤其是电力业务因为欧洲传统客户能源结构的调整而陷入困境。

  据阿尔斯通中国提供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的业绩报告,2013年4月1日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报期内,阿尔斯通实现新订单额215亿欧元,与上一财年相比降低了10%,营业收入降低了3%。财报坦言,“主要受较高的结构重组开支和财务费用及一些特定的销账及拨备影响,公司净收益额从2012-2013财年的7.68亿欧元降至5.56亿欧元。”

  为缓解恶化的资金和业绩下跌状况,阿尔斯通已于2013年在火电设备领域裁员1300人。

  为此,阿尔斯通不得不寻求外部注资以解决资金短缺问题。将大部分电气设备出售给通用的交易正是在此背景下作出的决定。

  “公司将向通用电气出售电气设备,以剥离大部分债务以及利润不太丰厚的业务,从而提升公司轨道交通业务的盈利能力和销售额。”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克朗表示,根据预测,未来该公司每年收入应会增长5%以上,经营利润率将在5%-7%之间。

  但是,对于法国来说,阿尔斯通并不是一家普通的企业,关于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电气设备的计划有可能导致法国关键技术和技能流失的争议四起。所以,这个出售计划最终得以成型也是颇费周章。

  最终,法国政府批准阿尔斯通以约170亿美元的价格把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同时通用电气和阿尔斯通将共同成立3家合资企业,专门管理阿尔斯通的电力设备资产,而双方各持有合资企业50%的股权,法国政府也将从阿尔斯通大股东法国家族控股的企业集团法国布依格集团手中购入阿尔斯通20%的股份。

  那么,此次美国对阿尔斯通开出巨额罚单是否会影响上述交易的顺利完成呢?

  美国司法部表示,通用电气不需担心阿尔斯通的7.72亿美元罚款以及原定于2015年的股权收购交易。不过,它也特别规定,阿尔斯通不得将罚金转嫁给美国收购方。

  但这项罚款却再次激起了法国政客的愤怒。有人呼吁欧盟中断TTIP磋商,因为美国歧视欧盟企业。

  目前,欧美关系微妙。欧盟正在对亚马逊、谷歌、苹果、星巴克等美国企业的避税行为进行大规模调查。美国政客也批评欧盟的保护主义:法国政府干预通用电气6月份支付120亿欧元收购阿尔斯通,英国议会阻止辉瑞900亿欧元收购阿斯利康。美国还谴责欧洲政客和议员影响欧委会对谷歌反垄断调查的结果,指责欧委会对美国企业亚马逊、苹果和星巴克咖啡进行税收调查。

  分析认为,美国对没有发生在美国或者影响美国经济的行为进行处罚,将在美欧磋商TTIP之际恶化美法关系。《欧洲之声》认为,这项处罚将使跨大西洋(行情,问诊)商业关系遭受打击。

    跨国公司“热衷”行贿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阿尔斯通涉及贿赂调查也不是第一次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位阿尔斯通中国的前员工对于“前东家”的“行贿”指控表示习以为常。

  2012年,世界银行就对阿尔斯通旗下的两个子公司处以950万美元的罚款,并在3年时间内不得竞标世行资助的项目。原因是阿尔斯通被指在十年前通过行贿获得世行资助的赞比亚电厂建设合约。更早之前,2002年,阿尔斯通的两个子公司又被指向一名赞比亚高官领导的顾问委员会行贿11万欧元,以换取当地的水电厂建设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阿尔斯通至今已经因为涉嫌贿赂在多个国家遭到了反贪调查,包括韩国、马来西亚、西班牙和墨西哥。

  最轰动的一次指控是在2008年。当时,瑞士和法国警方均展开了牵涉到阿尔斯通的行贿调查。而该项调查缘起于瑞士KPMG Fides Peat的一份审计报告。KPMG Fides Peat在2004年受雇为瑞士联邦银行委员会工作。在审计一家小型私人银行时,KPMG偶然发现阿尔斯通利用多个离岸影子公司转账的记录,金额共达2000万欧元。

  同时,KPMG还发现,阿尔斯通在列支敦士登、瑞士、美国、新加坡、中国香港、泰国和巴林开设有账户,阿尔斯通就是通过这些账户向委内瑞拉、新加坡、泰国等地的个人账户转账,金额超过1200万美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瑞士与法国警方当时正调查,阿尔斯通是否在1995年至2003年间,利用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影子公司,向阿尔斯通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委内瑞拉和巴西的市场营销工作人员转账,向其提供行贿资金,以便取得亚洲和南美的合同。

  据报道,阿尔斯通前顾问米沙尔·米尼奥和一家分公司的前首席运营官伊夫·巴尔比耶德拉塞尔已经向法国警方承认,阿尔斯通在1998年和2003年之间为了拿到项目合同支付了大量贿金。

  “通过中间人等直接间接的方式来给相关权利拥有者支付回扣本就是一些跨国公司普遍使用的方法。”上述阿尔斯通前员工表示。

  确实,商业贿赂不应成为跨国企业全球化生意中的公认手段。不仅是阿尔斯通,包括西门子、辉瑞、雅芳、IBM等都曾遭受过海外反贿赂调查。

  郝俊波告诉记者,商业贿赂和行业有一定关系,比如,工程、医药等就是贿赂比较普遍的行业。“这些行业的订单,通常掌握在政府部门的手里,而且,利润丰厚。因此,成了滋生腐败的重灾区”。

  “虽然这些跨国公司,一般都制定有一整套包括反商业贿赂的自律性规章制度,但在利益驱动下,这些规章制度往往成为一纸空文。”郝俊波说。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于2014年12月初发布最新《跨国行贿报告》也表明,政府发起的公共项目是跨国公司行贿的重灾区,57%的跨国行贿行为都是为了获得政府项目合同。

  报告还显示,人数在250人以上的大企业是发生跨国行贿行为的主力,大企业跨国行贿案件占案件总数的比例高达60%。而且,每两起案件中至少有一起是企业高管甚至首席执行官涉嫌行贿。

  而大约2/3的跨国行贿案例集中在四大领域,分别是采掘业(19%),建筑业(15%),交通和仓储(15%),信息和通信业(10%)。

  值得注意的是,经合组织统计还表明,和人们想象大不相同的是,跨国行贿案发案情况与一个国家的发展程度并无太大关系,并非发达国家就强于发展中国家,发生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极高”和“高”的国家的跨国行贿案例,就超过统计总数的2/5。

    中国借鉴海外反腐

  目前,中国台湾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对阿尔斯通投标的一些工程展开调查。台北捷运文湖线的VAL 256型列车,曾使用阿尔斯通机电信号系统。

  “依照美国的《反海外贿赂法》,只有认定涉事企业违反所在国或者地区的法律时,美国司法部才会采取措施,因此,阿尔斯通在中国台湾行贿的犯罪事实应该也基本属实,台湾确实应该进一步调查清楚,如果属实,应该予以处罚。”郝俊波表示。

  郝俊波认为,此次美国对阿尔斯通下重罚,中国值得借鉴。

  据郝俊波介绍,2011年以来,包括辉瑞、强生、西门子、朗讯科技、IBM、家乐福等多家全球大型跨国企业巨头遭到了美国的海外行贿指控。但让人颇为费解的是,过往很多此类案件最终进入了一个怪圈——国外司法部门发布关于案件的公告,提交证据进行调查后,对当事企业实施法律惩处;而在行贿行为发生地中国,却风平浪静。

  2012年8月,辉瑞公司在美国已经向司法部承认,在海外国家犯了行贿罪,表示承担约1000万美元的处罚,但是这个赔偿没有给事发地中国,辉瑞公司在中国也没有受到任何调查。于是,郝俊波对此向相关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

  “但是至今仍没有任何回复。”郝俊波对记者表示,这是一个怪圈。中国完全可以依据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和美国相关司法部门公布的外企在华行贿的处理信息,循迹“倒查”帮助中国开展反腐行动。

  巧合的是,日前,取得中国首张直销牌照的雅芳中国公司承认在华行贿,同意向美国支付1.35亿美元了结案件。而雅芳在华行贿多年,“美国罚,中国却不罚”这一怪象正在受到关注。

  此前,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国际经济法研究所所长程宝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外企在中国商业贿赂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而且一直以来,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吴俊锋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中国的立法情况来看,还没有类似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这样专门的针对性的法律,只有在《反不当竞争法》当中,对商业贿赂有一定程度的规定,所以,相关立法的缺失是形成“怪圈”的重要因素。

  此外,吴俊锋认为,长期以来,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对外资企业给予诸多优惠条件,甚至为其在招标上大开方便之门。 “市场环境的不规范也是原因之一。” 吴俊锋说。

  郝俊波认为,美国举报制度中国或许可以借鉴。“美国调查这类案子,一般都是先由举报人揭发检举。在美国,举报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种成熟的举报人体系,是让腐败‘无处遁形’的好办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金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一些国际经济组织和美欧发达国家不断加大针对跨国公司商业行贿的反腐力度。中国对葛兰素史克等在华投资跨国公司商业贿赂的查处也毫不手软。这反映了世界主要国家的共识。正是由于跨国公司在世界经济增长中的重要动力作用,强化它们的合规经营不可偏废。”

关键词阅读:阿尔斯通 行贿 谷歌 PLN Tarahan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