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财富想象(2015年两会)

2015-03-16 05:34:00 来源:国际金融报

有一个词,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一连提了三次,35个全国人大代表团在审议报告时又被反复提及,外长将其称为“2015年中国外交的关键词”,日本媒体更是将其报道为此次全国人大会议的“流行词”。有一个词,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一连提了三次,35个全国人大代表团在审议报告时又被反复提及,外长将其称为“2015年中国外交的关键词”,日本媒体更是将其报道为此次全国人大会议的“流行词”。

    这个炙手可热的词汇,它就是“一带一路”。在十余天的全国两会期间,《国际金融报》记者也亲自领会到它的热度。分析人士认为,它不仅给中国经济寄予了新希望,更展现着中国外交的新思维;它不仅让周边国家骚动,更是激起了中国各地的财富想象。

    亚欧经济构想

    这个词汇的魅力在于,它“比马歇尔计划古老得多,又年轻得多”。它“传承着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丝绸之路精神”

    外交部长王毅在全国两会期间的外交部记者会上解释说,它不是美国二战后用资金援助欧洲复兴的“马歇尔计划”。她“诞生于全球化时代,它是开放合作的产物,而不是地缘政治的工具,更不能用过时的冷战思维去看待”。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秘书长张燕生的阐述是,它的内涵是,“新常态的中国用资本输出的方式进入到亚太和欧洲,构建贯穿欧亚大陆的全方位开放的新格局”。它是“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区网络”,“是中国经济新35年提出来的一个能够影响全局,能够影响中国经济、沿线国家的经济和全球经济的一个大的战略思路”。

    这个战略最早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9月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设想,同年10月习主席又在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正式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

    对它的想象基于以下事实:沿线国家人口总数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占全球的63%与29%;沿线大多数是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普遍处于发展的上升期;在过去30多年,中国积累了近6万亿美元对外经济资产,但直接投资却只有6000多亿美元。

    “我们将从中国视野转变到全球视野来配置我们的资本,来配置我们的市场,来配置我们的服务,来配置我们所有的生产要素。”张燕生认为,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将把将近6万亿对外金融资产一步一步地由外汇储备资产转化为自然人、企业和政府的对外投资。

    争当节点城市

    “一带一路”的魅力在于,其具体实施路线图尚未公布,身旁已挤满了想搭便车的人,国内30多省市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的最新情况,“一带一路”规划的相关文本已交付印刷,将于两会后公布。在此之前,各省都在强调自己的优势,争取能做“一路一带”的节点城市。

    宁夏团的王和山代表和李建华代表建议把宁夏打造成丝绸之路战略支点,依托中阿博览会等平台优势,建设中阿空中、网上、陆上丝绸之路。张八五代表则建议以此为契机打造以开放引领的西部大开发升级版。

    甘肃团的连辑代表建议国家充分考虑像甘肃这样欠发达地区实际,真正让甘肃搭上“一带一路”的快车。陕西的王莉霞代表建议要突显陕西在“一带一路”战略布局上重要节点和中心地位作用,设立丝绸之路经济带陕西自贸试验区、文化金融合作试验区和文化产业发展基金。

    “一带一路”资源相对短缺的中部省份也不甘落后。山东团的林峰海代表建议批准临沂商城实施国家级贸易综合改革试点,并将临沂列为节点城市。河南团的蒋忠仆代表建议支持河南开展自贸区建设,赵海燕代表建议把三门峡、运城列入重要节点城市。江西团的赵白鸽代表建议借助“一带一路”等重点项目,把江西建成中部崛起、“一带一路”的典型案例。

    沿海省份更关注海洋。海南团的肖杰代表建议把三沙建设发展作为海洋强国、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内容。山东团的张新起代表建议支持青岛申建自由贸易港区,加快临港区域合作发展,完善沿黄流域合作机制,建设胶州国际物流港。广东团的王中丙代表则建议将湛江这个支点城市融入加快互联互通、大通关和国际物流大通道建设中。

    甚至有代表考虑的是搭临近省份便车。比如广西团的朱学庆代表就建议将“珠江―西江经济带”列入国家“一带一路”规划,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纳入广东自贸试验区规划建设范围。周红波代表则建议支持以南宁为节点的西部南北国际新通道建设。

    台湾团的孔令智代表建议落实长吉图发展战略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路径和举措。要重视东北的振兴,发挥长吉图战略价值,使其融入助推“一带一路”建设,不使其边缘化。

    “编织”铁路网

    从“玉石之路”到“丝绸之路”,再到当前的“一带一路”,能成功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这是一条“路”。如果说商品是“路”得以开辟和存在的可能,“路”则是商品在不同空间挪移的基本保障

    记者发现,代表们忙着画自己心中的“路”。新疆团的黄卫代表建议整合渝新欧、郑新欧线路运力,支持乌鲁木齐建设编组枢纽,形成物流大通道,并支持新疆铁路等重点交通项目,加快中巴铁路建设。

    云南团的吴松代表建议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中巴走廊进行规划,支持云南综合交通能源发展建设,力争从中缅运输协议、国际通道运管机构设置、口岸运转站、口岸工作等方面实现中缅国际道路运输突破。

    四川团的蒋巨峰代表建议建立连接东西、贯通南北,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高效低成本、便捷通达的集疏运基地和国家级交通枢纽;侯一平代表建议,将规划建设成都―遂宁―南充―达州―万州高速铁路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

    重庆团的唐林代表建议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渝新欧国际铁路通道建设,将400亿美元丝路基金向“渝新欧”倾斜,集中打造内陆口岸及多式联运体系,并完善重庆铁路一类(开放)口岸的功能。马忠源代表建议建设长江铁路货运专线,建成长江经济带铁路运输大通道,构筑立体大交通,实现与渝新欧国际铁路的无缝对接,更好实现重庆作为战略节点的作用。

    陕西团的董军代表建议培育以西安等西部核心城市为龙头的重点经济圈,尤其在高铁、重载货运铁路、高速公路网、油气管网、智能电网、重大水利工程等国家重点基础设施项目上要更多向西部倾斜。周喜玲代表建议打通银(川)昆(明)宝汉高速与十天高速两大路网间横向高速线路。

    宁夏团的马力代表建议批准在宁夏建设整车进口口岸,实现港口功能向民族地区延伸,促进宁夏及周边地区物流业发展,并批准在宁夏设立国际邮件及快件集散中心和银川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进口业务试点。

    辽宁团的惠凯代表建议与沈阳铁路局合作,协同其他港口,全力推进“辽满欧”、“辽蒙欧”、“辽海欧”国际大通道建设,共同构建新亚欧大陆桥。

    河南和山东的两位老大也急于抓住机会。河南团的谢伏瞻代表建议,尽快启动编制包括河南在内的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规划或实施方案,批准设立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在河南增设物流B型保税中心、口岸、海关特殊监管区。山东团的郭树清代表建议国家支持山东省建设“一带一路”海陆交汇的战略枢纽和双向开放的桥头堡。

    甚至连内蒙古团的费东斌代表都建议进一步加快内蒙古客运专线建设,并入西部快速铁路网,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相衔接,打造“草原丝绸之路”。

    蓝色海洋魅力

    如果说陆路是古丝绸之路的传统,海路则是“一带一路”新战略的创举

    李克强总理的工作报告体现着把海陆结合起来的新思维:“把"一带一路"建设和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

    这让与海洋,哪怕与水有关系的省份都感到兴奋。海南团的杨洁篪代表建议海南省推进以港口、海上航路和航空建设为先导的互联互通建设,推进国际旅游岛开发开放,将海南打造成贸易物流枢纽。

    广东团的吕滨代表建议推动建设海上丝绸之路国家港口城市联盟,支持广东与沿线重点城市开辟空运直航线路,推动与沿线国家互免签证。同时加快国际物流大通道建设,在广州、深圳、珠海和湛江等海上战略支点城市完善中转集拼业务,建设海陆空铁多式联运物流监管中心。

    广西团的黄方方代表建议在广西建设以南宁为节点的向南向北国际大通道,以北部湾港(000582,股吧)口为基地建设中国―东盟港口城市合作网络,在广西设立丝路基金。将北部湾港建设成为区域性国际航运中心。

    福建团的杨益民代表建议更多地将涉及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活动和重大项目放在福建及福州;沿线国家有在福州设立领事馆的意向,希望得到中央部委支持。

    江苏团的杨省世代表认为,连云港(601008,股吧)作为“一带一路”交汇点和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首要节点,要围绕中哈物流中转基地和上合组织出海基地建设,着力规划建设上合组织物流园,加快港口建设、提升港口综合服务功能,加密和拓展国际班列。

    辽宁团的惠凯代表说,大连港(601880,股吧)要充分利用这次契机和优势,积极投入到“一带一路”建设中:开辟“辽海欧”海运新通道,打造国际枢纽港;通过环渤海货源中转、供应链服务等优势,进一步扩大俄日韩及东南亚等海上贸易通道。

    不只从南到北,上海团的王战代表更关注从东到西的战略覆盖。他建议上海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和长江经济带建设,发挥好龙头作用,“以全球科创中心建设引领经济中心,围绕自贸区建设服从长江经济带,形成长江流域发展的利益共同体和生命共同体”。

    为此,王战给出两点建议:促进长江黄金水道与欧亚大陆桥互联互通,选择3-5个战略点与“一带一路”联接,解决“两带一路”桥头堡欠缺问题;强化城市群对长江经济带的支撑,建设好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长三角城市群。

    当然,最有价值的还有云南团岳跃生代表的建议。在各省区市都在忙着找自己的定位时,他给的建议则是对各省区市的地位进行科学定位、总体规划,形成全国“一盘棋”。

    港澳台“骚动”

    与内地省份的基建“骚动”不同的是,港澳台地区更关注在服务领域对接,利用自己更具国际化的优势,找到自己的空间

    如何找准香港的定位?来自香港的张晓明代表说,香港发展的最大优势是有内地作为靠山,香港未来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战略方向是与内地加强交流合作。当前香港经济发展仍面临诸多困难,突破瓶颈的主要出路在内地。

    香港团的谭惠珠代表用一句话给出了她对香港“一带一路”功能的理解:充分发挥香港轨道交通管理经验和航运枢纽管理经验,依托欧亚大通道打造多条陆上经济走廊,帮助内地企业走进沿线国家,协助国家建立支持型金融体系、扩大人民币国际化趋势。

    李引泉代表用的词汇是“平台”。他从金融角度切入,着眼于提升中国金融业国际竞争力,建议“推动金融产品、服务价格市场化,从严监控金融衍生产品,支持发展小型金融机构,证监会统一监管企业债券,政策支持中国金融机构走向国际市场,发挥香港在"一带一路"中的平台桥梁作用”。

    “不要为走出去而走出去。”同样来自香港的吴亮星代表则提醒,要合理而及时地监控金融市场,严控各项债务,支持小微企业,把握人民币国际化机遇。

    澳门团的李沛霖代表认为澳门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一站,应发挥独特的地缘优势,配合国家的总体战略,积极打造“一个中心”、“一个平台”(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中国与葡语系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由于澳门缺少必要的港口条件,建议在落实中央划定澳门习惯性水域工作中,考虑澳门未来发展深水港需求。高开贤代表建议建好中葡商贸合作服务平台,突出“澳门因素”、“葡语因素”,发挥澳门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

    台湾地区如何参与“一带一路”,也是一个颇受关注的话题。在3月11日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的例行发布会上,范丽青在回应记者的提问时说,大陆“愿意听取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和看法”。

    对此,代表委员们的观点是,台湾要与大陆共享“一带一路”成果。在京出席两会的台籍政协委员骆沙鸣表示,“要借助侨、台优势,做好"一带一路"的建设”,“全球经济体系的建设,不仅需要大陆,也包括港澳台侨,大家共同来参与、互利。”

    跨境金融“护航”

    “一带一路”的落地,更是离不开金融支持,离不开金融领域的创新与突破

    数字在不断刷新。最新的情况是,拟议中的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目前已有27个国家愿意成为创始成员国。而在2014年10月24日签署备忘录时,还只有21国。

    这是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最新确认的数字。他表示,欧洲一些国家也表达了参与的意愿,包括一些比较大的国家。他补充说,只要3月31日之前参加的,都可以成为创始成员国。

    亚投行的设立,是金融支持“一带一路”的战略尝试,同时被提及的还有丝路基金(中国拟出资400亿美元)。

    人民币成为各地首先盯上的对象。上海团的许罗德代表考虑的是发展上海离岸金融市场,打造人民币上海价格,他希望借此“推进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深度创新,加快完善符合国际惯例的、与国际接轨的金融监管机制和信息服务机制”。

    重庆团的唐林代表建议扩大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发展,在重庆“两江新区”试点跨境人民币借款业务。广西团的周红波代表则建议在南宁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设立中国进出口银行分支机构。

    还有些代表考虑的是金融平台建设。上海团的杨迈军代表建议把国际化的期货市场建设纳入“一带一路”战略,加快建设国际化的原油期货市场交易平台,探索允许外资在自贸试验区内开办期货公司。

    四川团的罗艳代表建议加大对重大项目的融资和保险支持力度,推动金融机构开展国际上通行的项目融资模式。

    广东团的周奕丰代表建议推进广东自贸区发展,鼓励产业基金、私募基金、创投企业、互联网金融企业等创新型金融机构在自贸区内设立总部或第二总部,鼓励跨境融资,争取实现粤港澳三地货币自由兑换。

    福建团的车尚轮代表建议在福建自贸区大力发展飞机融资租赁业务并在税收、外汇、外债、跨境人民币使用方面给予优惠政策。

    不是“马歇尔计划”

    当然,“一带一路”,对喧嚣的中国各省区市而言,其题中之义还是“走出去”,通过“走出去”化解产能过剩危机,拓宽中国的发展空间

    上海团的盛亚飞代表和山东团的宛秋生代表给的药方是鼓励出口。盛亚飞建议完善出口退说负担机制,落实“增量”由中央财政全额负担外,“存量”部分的负担方式也有必要进行调整;宛秋生建议恢复生产企业出口奖励制度,对企业参加出口信用保险给予保费资金扶持,并出台企业出口融资贴息政策,支持开展有真实业务的保税一日游、转口贸易。

    香港团的史美伦代表则建议提高自身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深化国企国资改革,提高管理水平和效率,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同时“简化企业海外并购审批手续,减少政策和法规的限制”。山西团的柳树林代表则建议组建一批资产一体化的有竞争力的企业集团。

    协作胜过各顾各。台湾团的杨晓红代表建议推进国家沿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由国家在试验区建立指挥部或领导小组,相关部委参加,从国家层面建立或鼓励地方政府与周边国家建立互联互通协调机制。香港团的王敏刚代表则建议同步加强基建、经济、就业、教育、文化、环保等领域的跨国合作。甘肃团的连辑代表则建议国家要统筹安排,使钢铁、水泥、电解铝等富余产能形成板块向国外转移,不能由各省各搞各的。

    能源议题也没被落下。新疆团的斯尔江?托合提木拉提代表建议,结合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新疆设立陆上国储石油基地;加快制定石油天然气法;努尔?白克力代表建议健全新疆能源规划体系,继续推进“三基地一通道”建设,加大政策和资金支持。广东团的张传卫代表建议围绕“一带一路”加强新能源开发利用,用新能源点亮丝绸之路。

    当然,一带一路沿线涉及26个国家和地区,合作共赢就显得更为重要。湖北团的陈凤翔代表建议要树立平等协商、循序渐进、合作共赢理念,保持战略耐力,坚持不要争夺地区主导权、不要只盯着外部、不要同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不要输出环境污染。

    云南团的杨应楠代表则提醒要特别注意求同存异,高度重视研究差异,理解和包容差异,做好防范和化解风险的充分准备。“只有着眼长远,反对急功近利,反对损人利己,始终强调互利共赢,才能顺利、持久、巩固地推进。”他说。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