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五年马来西亚基础设施 投资不止720亿美元

2015-07-08 02:46:2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首席记者 赵忆宁 吉隆坡报道

    2014年3月1日,马来西亚槟城第二跨海大桥正式通车。这是马来西亚第九个五年发展计划最大的项目,总投资额约14.5亿美元。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马来西亚第二大桥私人有限公司执行总监伊斯麦尔博士认为,这些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的目标是使马来西亚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

    马来西亚第九个五年发展计划的最大项目

    《21世纪》:槟城二桥是继双子塔之后马来西亚的第二个大项目,马来西亚政府为何花费巨资建造一座和槟城一桥有些重复的二桥呢?建设这个项目是对未来未雨绸缪,还是出于迫在眉睫的需求?

    伊斯麦尔:两者都有。我们考虑了未来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需求,而且槟城一桥现在车流量压力比较大,每天达到16万辆,所以也需要第二座桥来分担车流。1995年,时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Tun Dr. Mahathir Mohammad)表示,需要在威省(Seberang Prai)建设第二座连接槟城岛和大陆的桥梁。整整11年后,直到马来西亚第九个规划(2006年8月)公布了第二大桥的规划设计。2006年11月12日,马来西亚第五任总理敦阿卜杜拉?艾哈迈德?巴达维(Tun Abdullah Ahmad Badawi)主持了槟城第二大桥的动工仪式。

    《21世纪》:修建槟城二桥是否与马来西亚第九个五年规划-开发促进北部经济走廊(NCER)有关?

    伊斯麦尔:第二大桥是马来西亚第九个规划下影响重大的项目,规划希望大桥能够帮助推动北部经济走廊(NCER)的社会经济发展。建设初期备选地区有几个,包括北面、中部以及南部。就槟城发展而言,北面发展比较好,而南部的?都加湾在过去20年没有很大的发展,所以我们希望借助修建槟城二桥推动该地区的经济发展,最后我们选择了南线,连接路上的?都加湾和槟城岛的?都茅。我们希望这个地区能像靠近大陆的巴都加湾一样,成为一个新的投资热点地区,推动槟城岛南部的社会经济发展,实现南北部的协调发展。

    《21世纪》:槟城二桥下桥后,看见一个很大的工业区,那里有许多世界知名的跨国公司的工厂和研发中心。未来?都加湾也将成为投资热点,政府是否规划了主导或者鼓励的投资产业?

    伊斯麦尔:现在主要是轻工业,比如电子产业、零部件组装,和槟城类似。因为槟城岛土地有限,有了这座大桥,工厂可以迁移到?都加湾,这里离槟城国际机场只有15分钟车程。马来西亚政府把槟城发展放在第二位,第一位是靠近新加坡的新城。根据槟城最受欢迎的房地产网站“槟城房产说”(Penang Property Talk)的数据,?都加湾的房价明显上涨,已经成为新的热点,在未来10年将得到充分开发。主要项目之一是“汽车中心”(One Auto Hub),由PKT物流集团负责建设,其中包括了英国赫尔大学(分校)校舍、一家酒店、汽车物流设施、仓储、码头和动物庇护所。另一个激动人心的开发项目就是“白杨视觉城”(Aspen Vision City),其中将会开设槟城岛北部第一家宜家。槟城国际科技园也会建在北部。槟城开发公司正在与新加坡政府合作,建设廉租房。?都加湾也将成为工业枢纽,目前已有六家工厂落户,其中包括为UEM的预制工厂,服务范围将辐射整个北部。在?都茅,大型房地产开发商马星(Mah Sing)集团的南湾开发囊括了零售店铺、高端住宅套房、滨水度假屋以及三层超级排屋。?都茅还能对包括新港(Sungai Ara)、直落公巴(Teluk Kumbar)以及Gertak Sanggul在内的内陆城市产生溢出效应。这些之前都并非住宅开发青睐的地区。在未来五年里,由于第二大桥的存在,?都加湾将焕然一新,而槟城岛南部也将经历快速经济增长。

    《21世纪》:从专业的角度,这个桥修建后预计的回报是什么?

    伊斯麦尔:根据2002年的可行性研究结果,投资回报率是12%。而我们最近请马来西亚经济研究所(Malaysian Institute of Economic Research)又做了预测分析,预计项目经济收益率是23.8%,对马来西亚的GDP的贡献率是0.12%。后者的结果更高而且也更准确,因为现在桥已经建成了。

    《21世纪》:我刚刚从槟城二桥过来,看到车流量比较小,这是为什么?

    伊斯麦尔:目前车流量的确不大,接近可行性分析预估最低车流量。主要是因为到岛上的引桥还没有完工。我们希望随着基础设施的建成,车流量能够有明显提高。而且,之前?都加湾的工业还没有发展起来。相信在未来五年里,随着工业和基础设施建成,车流量会有明显增加。

    东南亚最长跨海大桥的技术挑战

    《21世纪》:槟城二桥目前是东南亚最长的跨海大桥,一定有许多之前未曾遇到过的技术挑战?

    伊斯麦尔:我们确实遇到了很多挑战。首先就是大桥的长度。第一大桥全长13.5公里,其中水上部分8.4公里,而第二大桥水上部分就有16.9公里,是第一大桥的两倍。修建水上部分就是个很大的麻烦。而第二大桥的全长更是达到了24公里。

    第二大桥工程的另一个挑战在于,我们使用了水平分拆施工法(Horizontal Split),两个承包商在不同层级上作业。中国港湾负责主通航孔桥(Main Navigation Span)、底层结构和地基,马来西亚UEM建筑有限公司(UEM Builders Bhd)负责引桥上部施工。简单来说,中国港湾负责的是地基和柱子,而UEM负责地基和柱子上面的部分。所以你需要等中国港湾完成足够的地基,UEM才能进场。而整体结构完工之前,其他工作都无法展开。中国港湾和UEM来自两个国家,工作风格截然不同,管理起来也有难度。我们从来没有管理过如此大规模的工程,所以我们也在不断学习,如何掌握技术细节,同时管理好一个大的团队。

    还有一个挑战来自地面条件。在设计桥梁时,你总是会选择一个最佳修建地点。遗憾的是,最佳修建点已经被第一大桥占走了。所以我们不得不修建其他必要的部分,比如全球最深的螺旋钻孔桩,最深的有127米。我们还需要笔直地把钻孔桩打入海床。而在第一大桥,最深的钻孔桩只有60米!这对中国承包商来说难度很大,因为他们之前做过最深的也只有60米。这对他们和我们都是全新的经历。

    最后一个重大挑战在于人们对我们和这个项目的看法。大家没有信心,认为我们没法按时完工。第一大桥花了三年半的时间完工,第二大桥比第一大桥长一倍,所以应该花7年的时间,但是中国港湾只用了5年时间就完成了。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21世纪》:槟城二桥使用了哪些具有突破性的新技术?

    伊斯麦尔:二桥使用了高阻尼橡胶支座(HDRB)取代传统的机械轴承。HDRB可以承受里氏7.5级及以上的地震。HDRB已经在建筑中得到运用,但也只是日本最近才开始应用到桥梁中,而这些桥梁的规模都比不上第二大桥。第二大桥是全世界利用HDRB最长的大桥。我们还与马来西亚橡胶委员会(MRB)一起申请了使用HDRB的锁死装置。使用HDRB的优势在于可以承受双向以及旋转方向的大幅位移,因为HDRB能够很好地分散能量,承受力很好,不需要什么维护。HDRB是用天然橡胶做的,马来西亚是生产橡胶的国家。我之前提到的螺旋钻孔桩最深要到127米,这也创造了本地区的先例,也是世界上最深之一。我们的工程真的非常了不起。

    《21世纪》:大桥施工中用还使用了哪些本地的材料?

    伊斯麦尔:当我告诉人们,有90%到95%的材料都是本地供应时,人们都不相信。包括混凝土和钢筋,都是取自马来西亚,这个连我都感到很惊讶。中国港湾四处寻找价格低廉但是质量很高的材料。对我来说,这项工程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能不断发现,原来在马来西亚就能够获得这么多建筑材料。

    《21世纪》:您是桥梁专家,您如何评价中国港湾的工程质量?

    伊斯麦尔:滨城二桥建设质量很高,这不是我们自己说的,而是具有独立审核资质的海外独立顾问告诉我们的,我们的建筑的确是世界一流的,这非常值得骄傲,我们对中国港湾的工作非常满意。国家地理频道的“超大型建筑”(Megastructure)节目中,向全世界展示了马来西亚槟城二桥的高质量项目。

    马来西亚希望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

    《21世纪》:马来西亚可以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工地,包括在建地铁、城轨、城市给排水工程,以及即将修建的马新高铁。根据公布的马来西亚第十个五年计划,在未来5年,政府计划投入72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民生、教育以及节能减排等领域。根据这一计划,政府将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完善交通设施、电网和互联网等硬件设施。您能否给介绍一下它的背景吗?

    伊斯麦尔:我相信用于基础设施的投资不止720亿美元。马来西亚希望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而这些基础设施的投资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还读到过文章说马来西亚在全球竞争力排名中位列第24位,在我们这样的商业社会中,基础设施能够帮助商业发展。如果能保持这种投入速度,有预测认为到2040年,我们可以比肩伦敦。

    《21世纪》:现在马来西亚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在全球都是不多见的,其中政府投入有多少百分比?

    伊斯麦尔:政府投入的并不多,主要是鼓励民间资本和公私合营,目前民间投资占多数。

    《21世纪》:在石油价格下跌的市场环境下,马来西亚的财政收入也在下降、政府负债率提高,外汇储备也在下降。对此,政府将采取什么应对措施来建设基础设施?

    伊斯麦尔:马来西亚的外债的确偏高,是GDP的54.5%,但是我们有足够的国内民间资本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当然,相比中国的话,我们的资金还是很有限的。用本地资金,也可以避免汇率波动的风险,而现在林吉特的汇率也很低。

    《21世纪》:槟城二桥建设中有3亿美元是中国借给马来西亚的,其贷款的综合利息是多少?

    伊斯麦尔:这是商业秘密,只能说利率非常优惠,本地资金都比不了。我只能说,进出口行给了5年的优惠期,这期间不用还本金,只需要还利息。

    《21世纪》:我看到最近报纸上有关于马来西亚征收消费税(GST)的报道,为什么政府要收6%的消费税,是出于什么考虑?

    伊斯麦尔:新加坡在20年前就开始收消费税了,现在亚洲只有马来西亚和缅甸没收消费税。征收消费税能够把很多税统一在一起,而且收税面扩大了,可以解决过去很多人逃税的问题。而国际评级机构都希望马来西亚能够征收消费税,可以提高我们的国际评级。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