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转向”?

2015-09-28 04:06:00 来源:国际金融报

马尔科姆?特恩布尔有个中国儿媳。 澳大利亚“转向”? 马尔科姆?特恩布尔有个中国儿媳。 在外交和经济治理上,澳大利亚会“转向”吗?这是个不确定的问题,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澳大利亚已经“转牛”了。特恩布尔(Turnbull)在汉语中可以直接意译为“转牛”。

    走马上任后,中国舆论对特恩布尔报以极大的热情,因为他不但在中国投资过矿产,而且儿子在北京学过中文,儿媳妇也是中国姑娘,是位“知华派”。

    但是更应该注意的是另外两个细节:第一,特恩布尔是位“务实派”;第二,留给特恩布尔的时间并不多,明年是大选年。

    在有限的时间里,一位“务实派”政客能够做什么呢?

    蛰伏6年,一击“致命”,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 近日“逼宫”成功,取代阿博特成为澳大利亚两年来的第四位总理。

    特恩布尔经历丰富,既是颇具影响力的律师,又创办过自己的投资银行,并曾任职高盛澳大利亚董事总经理,而且还是位“知华派”。在他的领导下,澳大利亚经济能够振翅高飞吗?中澳关系会进一步深化吗?在亚太格局重构问题上,澳大利亚又会如何处理美国和日本的关系呢?

    当下痛点:

    经济增速不及预期

    澳大利亚经济正“面临打击,甚至可能陷入衰退”,特恩布尔认为,中澳自贸协定能为澳大利亚打开与中国发展更广泛经济接触的大门

    澳大利亚当前的最大痛点也是经济。

    数据显示,该国第二季度GDP仅仅上升0.2%,将拉低年度增长率至2.0%,远低于其3.0%至3.25%的平均水平。澳大利亚央行在9月15日发布的政策会议纪要中表示,该国第二季度疲弱的经济增长数据并不意外,同时将密切关注贸易伙伴中国的经济变化。

    眼下,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需求下降幅度超过预期,美国媒体评价,“对于这一形势,任何一个澳大利亚总理都无可奈何。”

    “与大宗商品相关的投资和出口正在下滑,前几年澳大利亚强劲增长将告一段落。”穆迪投资者公司的分析师赛斯谈到,“为了对冲中国需求疲软的影响,澳大利亚能否寻找出新的增长动力来保证经济竞争力尚存疑问,没有重回经济增长的手段,政府财政目标也很难实现。”

    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克鲁格曼日前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经济正“面临打击,甚至可能陷入衰退”。自2015年初至9月初,澳元已经累计暴跌15%,过去的一年累计暴跌25%,显示市场对该国经济走势前景并不乐观。

    因此,特恩布尔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提振澳大利亚经济――这一点将左右着对他的政府的评价。有分析认为,中澳贸易依然是其重要抓手。

    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货物贸易伙伴、进口来源地及出口目的地。自2009年起,中国就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一国就占到澳2013年出口总额的80%。去年,双边货物及服贸额超过1350亿美元。

    事实上,澳大利亚很多经济问题与中国相关。在经过长达10年的谈判之后,今年6月,前任总理阿博特任期内的澳大利亚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正式签署双边自贸协议,取消大部分进口关税。尽管澳议会尚未批准该协议生效,但其势必将是特恩布尔提振经济的一大抓手。

    宣布上任当日,特恩布尔回答记者有关经济发展政策的提问中,称扩大对华合作是一大重点,向华释放合作信号。特恩布尔认为,中澳自贸协定能为澳大利亚打开与中国发展更广泛经济接触的大门,中澳经济联系将超越单一的商品进出口。

    特恩布尔强调增强对华经贸关系的重要性,呼吁澳大利亚人把握机遇,敦促议会尽快通过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因为这一自贸协定“是关乎澳大利亚未来繁荣的重要基石之一”。他还表示,由于中国城镇化发展迅速,澳大利亚有80家建筑设计所在中国开设了办事处,为澳大利亚带来大量就业机会。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将进一步打开中国这个大市场的大门。

    对此,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院长、前外长鲍勃?卡尔评论说,从特恩布尔对中澳自贸协定的评论来看,他将“从澳大利亚国家利益出发”制定对华政策,而“不会表现为一个出于新保守主义本能的冷酷战士”。

    对中关系:

    “知华派”更务实

    在特恩布尔的领导下,澳大利亚对华政策总体基调不会有大变化,但在具体合作方向和合作内容上会更趋务实

    特恩布尔上台后,被外界谈得最多的是其与中国的渊源。

    特恩布尔曾做过中国的“矿老板”。特恩布尔来中国“探险”时,距离邓小平支持市场经济的南巡讲话才刚刚过去两年。

    1994年10月,特恩布尔在中国建立了第一家中西合作的矿山企业――河北华澳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资料显示,这家企业由河北省蔡家营铅锌矿筹建处(代表“张家口市政府和河北省地勘局”)与澳大利亚团布尔中国投资公司(现为“英国格瑞芬矿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对蔡家营铅锌矿11.3平方公里的区域进行地质勘探和开发。项目合同利用外资1.325亿美元,合作期限为25年。虽然现在特恩布尔已不是河北华澳的股东,但在2013年之前,特恩布尔曾不断扩大所持股份。

    尽管特恩布尔的中文水平不如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但特恩布尔与中国的缘分很深。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道,特恩布尔的儿子亚历克斯曾在北京学习汉语,在此期间结识了中国姑娘王怡文(音译),结为连理,随后搬到中国香港,现定居新加坡。

    韩联社报道称,澳大利亚新任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从个人角度和国家经贸关系层面都和中国有着深厚渊源,这也预示着中澳两国关系将发生变化。

    作为曾经的通信公司老板,特恩布尔还对中国的电子商务表现出极大兴趣。他曾在演讲中提到过小米手机,还亲自出席过京东商城澳洲馆开幕仪式。他认为澳大利亚的出口商应抓住机遇,在中国庞大的电子商务市场分得一杯羹。他还敦促澳大利亚的大学加强创新,与中国合作,推动创新经济。

    有评论认为,与一些过于关心中国市场短期数据的市场人士相比,特恩布尔可能对中国经济有着更好的理解,“他把短期的市场变化放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来理解”。他认为,由于中国在人口增长、城镇化速度方面的变化,对澳大利亚资源能源的需求将减少,因此澳大利亚应大力加强服务业对华出口。目前,澳大利亚服务业对华出口主要集中在旅游和教育,而特恩布尔对其他服务业的表现不尽满意。

    兼职电台主持的澳洲华人王小姐表示:“新总理上台亲华是有可能的,但应该和家里的儿媳妇没啥关系,目前澳洲国内的经济形势有亲华的环境。我个人对他寄予厚望。此人有极深厚的经济学知识,个人财富也可圈可点,是惟一一位跻身福布斯前200名的国会议员。”

    对日态度:

    正视历史外交灵活

    特恩布尔相对于阿博特而言,可能在外交上会更加正视历史,更加理解中国文化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政府高官在接到特恩布尔获选的消息时露出惊讶的表情,“完全不知道阿博特已经卸任”、“对特恩布尔先生没有太多的情报”。《产经新闻》评论称,由于特恩布尔是“亲中派”,日本和澳大利亚的“蜜月”关系很可能告吹,安倍晋三之前的外交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在留澳生物学研究者岑少宇看来,日本的担心不无道理。日澳关系与美澳关系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纵使经济上维持合作,在国际舞台上,阿博特与安倍眉来眼去的局面肯定将被颠覆,亚太区域格局也将发生变化。

    自去年开始,安倍晋三同澳大利亚加强外交力度,强化日美澳同盟关系。去年4月,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访问日本,并受邀参加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保障会议。同年6月,澳大利亚防长约翰斯顿访日。据路透社报道,安保晋三与澳大利亚防长约翰斯顿会谈时,提出希望从日本采购一批新型常规潜艇的船体。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8月6日,澳大利亚现总理,时任澳大利亚通信部长的特恩布尔出席在悉尼举办的澳大利亚-中国商业周活动,并发表演讲,盛赞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关键作用,并提醒澳大利亚人不要忘记中国是澳在二战期间坚持最久的盟友。

    特恩布尔在演讲中说:“没有中国面对日本侵略者的坚韧和勇气,我们的战争历史将以完全不同的形式结束。”他强调:“最重要的是,在我们最黑暗的时刻,在敌人已经抵达我们家门口、我们的城市遭受直接的军事袭击之时,在那个历史转折点,中国是我们坚定而不倦的盟友。”

    对此,澳大利亚问题专家郭春梅表示,特恩布尔相对于阿博特而言,可能在外交上会更加正视历史,更加理解中国文化,这可能是阿博特与特恩布尔之间最大的差异。阿博特是言行比较出位的人,经常会说一些比较惊人的话语,比如在面对二战历史上,虽然澳大利亚也遭受过日本袭击,但阿博特去访日时,竟夸赞日军在二战中的表现,承认日军精神可嘉,至死不渝,不仅在中国激起反感,在澳大利亚国内也遭到大家一致反对。而特恩布尔曾在演讲中公开感谢中国,可以看出,特恩布尔更加灵活,尊重历史,正视历史。在澳大利亚未来跟日本的关系中,可能历史问题会看得更重一些,不像现在阿博特纯粹跟安倍个人私交比较好,一味贴近日本。

    对美策略:

    盟友关系不会打破

    即使中澳的经贸、文化像特恩布尔期望的那样发展,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在经济和军事之间将继续维持平衡

    在安全领域,澳大利亚一直与美国捆绑。这几年,伴随着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澳大利亚的作用进一步上升。2011年,澳美两国宣布,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在达尔文轮训。特恩布尔曾警告说,此举给人感觉澳大利亚和美国认为与中国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但澳大利亚需要考虑如何“既做美国盟友”又当“中国好友”。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澳大利亚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以务实著称的特恩布尔也不会这么干,“纵使特恩布尔身为总理,他也不可能把在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驻扎的一小撮美军撵走。”

    陆克文也曾被视为亲华派,但上任后却曾强调美国应加强在亚太的军事存在。特恩布尔只要不“强调”,就已经是一大进步了。事实上,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关系,不是一个“知华”或“亲华”的总理就能改变的。

    研究人员认为,即使中澳的经贸、文化像特恩布尔期望的那样发展,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在经济和军事之间将继续维持平衡。

    郭春梅表示,阿博特一味配合美国亚太平衡的步伐,特恩布尔是一个相对比较灵活务实的人,强调要以求同存异的精神来跟中国打交道,所以风格或方式上可能更容易被中国接受。不过,毕竟阿博特跟特恩布尔属于同一党派,总体的内政外交还会延续阿博特过去的那套政策思路,对此也应该客观看待,不必期待过高。

    其实,中国与美国在亚太的存在完全可以实现一种多方共赢的局面。有分析人士认为,对于一些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东南亚国家、依赖印度的南亚国家等,中国的这种灵活性与善意无疑具有重要意义,他们可以参照中澳关系的发展,以一种双轨并立的模式去推动与中国关系的发展。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