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落幕 希腊需搬“三座大山”

2015-09-28 04:07:00 来源:国际金融报

“齐普拉斯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希腊人没有更好的选择。” “齐普拉斯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希腊人没有更好的选择。” 切斯诺里奇,雅典传统手工制鞋匠,对于新一轮总理大选漠不关心,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希腊人已经烦透了选举。”

    9月21日,希腊大选结果揭晓,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赢得胜利。但是数据显示,大选的投票率仅56.6%,“43.4%的选民对谁当总理,根本不在乎。”

    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斯蒂芬?齐格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希腊需要稳定,需要严苛执行债务条约,齐普拉斯至少有这个姿态。

    不过,前路难行,一方面,“债务人的财政纪律和改革要求必须马上落实,下个月就要大检查了”,另一方面,“难民问题让本就焦头烂额的希腊经济再临不确定性”。

    政局暂时稳住

    希腊近六年来的第五次大选落幕,结果出乎意料: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意外获得压倒性胜利,成功连任希腊总理

    希腊内政部在9月21日发布的最终统计结果还显示,激进左翼联盟党在大选中获得35.5%的选票,赢得议会300个席位中的145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大选中新民主党得票率为28.1%,居第二位;极右翼政党金色黎明党获得7%的选票,居第三位。其他获得3%以上选票进入议会的政党有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民主左派党组成的联盟、希腊共产党、河流党、独立希腊人党、中间联盟等。大选的投票率为56.6%。

    “服务于法律、宪法和希腊人民的利益。”9月21日晚,在总统府举行的就职仪式上,齐普拉斯宣誓就任总理。

    这套誓词,齐普拉斯一点都不陌生。8个月前,在今年1月25日的大选中,激进左翼联盟党获胜,齐普拉斯随后出任总理。

    此时非彼时。经历一轮残酷的债务拉锯战,齐普拉斯不再激进,他希望和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债权人好好相处,做出了很多妥协,但是激进左翼联盟内部出现严重分歧,有些人还想继续激进下去,25名国会议员脱离该党成立新的党派。

    8月20日,齐普拉斯宣布解散政府,要求提前举行大选。齐普拉斯认为,他需要重新获得人民的支持,“自己有道德义务来进行重新选举。”

    在雅典从事传统手工制鞋的切斯诺里奇这样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希腊人已经烦透了不停的选举,越来越多的人都已经不愿意去投票了。但是,既然总要有位总理来领导希腊,那么再来一个新的也未必能做得更好,过去几年来一个又一个的希腊总理都已经失败了。”

    “齐普拉斯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希腊人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这是希腊最大的现实。”切斯诺里奇说,“至少齐普拉斯的步子已经迈出去了,那么不妨试一试让他把事情做下去。我们不希望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也厌倦了与那些国际债权人就援助协议进行没完没了的谈判。”

    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斯蒂芬?齐格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过去6年来,希腊政局一直处于动荡的状态,这无益于希腊经济发展。希腊要走出债务危机,首要的就是保持政局的稳定。齐普拉斯是一个性格极为鲜明的领导人,虽然最终向国际债权人妥协了,但是齐普拉斯在7月份举行的那番全民公投的折腾,令希腊人印象深刻,至少他的姿态赢得了一些选民的认可。”

    欧盟松了口气

    齐普拉斯获得连任令欧元区避免了又一场剧烈波动,在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债券人看来,至少希腊执行改革计划的体制总算稳定下来了

    齐普拉斯连任,欧盟等国际债权人是欢迎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希腊需要稳定的体制及时执行改革计划。齐普拉斯表示,赢得大选后的首要任务将是执行债权人要求的更多更为严格的紧缩措施。

    希腊激进左派联盟发言人乔瓦斯里此前表示,获民意托付再次胜选的激进左派联盟,将落实与欧洲联盟债权人缔结的协议,“这将是拥有坚实国会多数的4年任期政府,我们将贯彻先前所承诺的计划。”

    英国《卫报》报道称,法国总统奥朗德很快祝贺齐普拉斯胜选,预测希腊将享受一段稳定时期,“对于希腊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结果,对于欧洲来说,这是一次重要的胜利,欧洲必须要倾听希腊人发出的信息。”

    大选结果出炉当天,欧元兑美元亚市早盘对该事件反应有限,基本围绕在1.13附近窄幅整理。“如果齐普拉斯出局,欧元会承压,不过,齐普拉斯获得连任令欧元避免了一场剧烈波动,但也不足以提振欧元。”

    希腊走出长达六年的经济衰退并不容易,目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落实第三轮救助协议,只有执行好这个协议,希腊才能获得协议规定的860亿欧元救助贷款。救助协议要求希腊采取增加税收、开放市场、加速私有化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按救助计划,债权人将在下月检视希腊各项改革的进展情况。新政府还将肩负起草2016年财政预算、提高多项税收以及检讨退休金制度等任务。

    “对齐普拉斯来说,接下来的工作时间相当紧迫。”斯蒂芬?齐格指出,“由于此次大选后,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在国会中占据了145个席位,因此政府的举措的确会得到更有力的支持,这有利于新政府工作的推进。”

    三大难题挡路

    第一,如何推进“救助协议要求的增加税收、开放市场、加速私有化等一系列改革措施”;第二,如何起草2016年财政预算、提高多项税收以及检讨退休金制度等任务;第三,如何处理正在不断涌向希腊的叙利亚难民

    连任总理后的齐普拉斯依旧面临着极为艰巨的局面。不少经济学家警告称,齐普拉斯的第二次执政之路面临巨大的挑战,改革问题刻不容缓。

    齐普拉斯也深知目前的处境,“前方有困境,但我们站在稳固的基础上,知道该踏出哪一步,我们是有前景的。要从危机中复苏,不像变魔术那么容易,但全力以赴便可办到。”

    “齐普拉斯面临的挑战巨大。主要问题仍然在于,希腊国内不愿意接受这项救助协议。”香港大学欧洲研究副教授兼课程主任奥尔在9月21日表示,“乐观主义者会说这次大选帮助齐普拉斯获得实施改革的机会,但悲观主义者会指出,除非希腊政府确信这些改革是必要的,否则他们将不会成功。而我属于悲观主义者。”

    斯蒂芬?齐格也认为,“对于这个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人未来究竟会对国际债权人采取怎样的姿态,仍有太大的不确定性。”

    汇丰银行欧洲经济学家Fabio Balboni也认为齐普拉斯面临诸多挑战。他指出,眼下,希腊新政府未来将面临诸多挑战,包括重启经济增长,重组银行,取消资本管制,完善养老金改革,以及获得亟需的债务重组。尽管未来几周和未来数月齐普拉斯必须推进改革,但希腊与债权人之间的谈判可能重回债务减免这一棘手问题。

    9月21日,荷兰国际集团高级经济学家Carsten Brezski在接受采访时称,有关债务问题的讨论迟早会发生。他表示:“我们仍然需要讨论债务重组,这是大问题。虽然齐普拉斯将不得不实施改革,但希腊最大的问题还是债务减免,预计希腊债务谈判将重回欧洲议程。”

    与此同时,正在不断涌向欧洲的叙利亚难民潮也给齐普拉斯解决希腊的经济难题带来更多的阻力与障碍。齐普拉斯此前表示,愿意和其他欧盟国家齐心协力共同应对危机。

    希腊已经成为叙利亚难民进入欧洲腹地的“跳板”,而且是最外层的那块“跳板”,越来越多的难民无疑令希腊本就萎靡的经济雪上加霜。解决难民问题对齐普拉斯领导的新政府来说,迫在眉睫。不过,由于希腊是叙利亚难民进入欧洲腹地的门户,因此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也为齐普拉斯提供了与欧盟进行合作时的谈判条件。

    德国人早就看透这个问题,“解决难民问题很大程度取决于希腊的态度”。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在9月21日表示,鉴于齐普拉斯连任希腊总理,德国将在难民危机问题上,与希腊密切合作。齐普拉斯这次胜选后,在处理难民问题上更有主动权。如果其他欧盟国家对希腊的债务坚持强硬立场,希腊执行欧盟难民政策的意愿势必大为降低,因此欧洲必须倾听希腊人发出的声音。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