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企生死考:去产能难题待破

1评论 2016-01-11 17:52:45 来源:中国企业报 作者:张晓梅 3天狂撸22%利润!

    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以及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的背景下,我国华港股00370)东地区主产煤省份安徽省的四大矿业集团均进入了困难期。《中国企业报》记者了解到,虽然这四大煤矿在转型升级上也采取了一定措施,但成效并不显著。目前,各矿井除了强化管理,降低成本外,有的矿井已经开始减员、减产,甚至有的矿井组织员工外出打工进行自救。然而煤炭市场冰河不消,一场生与死的大考正在眼前。

  煤企的艰难生存

  在经历过长达10年的“黄金时代”后,煤炭行业从2012年开始走上了下坡路,甚至出现了“量价齐跌”的惨烈景象。2015年12月30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仅为372元/吨,煤炭价格已被拦腰斩断。

  1月7日上午,在淮北矿业集团公司的一个客户交流座谈会上,大家最关心的话题还是煤炭价格。分管经营的副总经理邵华说:“自2015年11月份以来,来访的客户大多要求降价,现在虽然正值隆冬,本来应是用煤旺季,但煤价却只是小有回升,最令企业不安的是不知这样的回升能持续多久。”

  据淮北矿业集团公司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孙方介绍,由于连续亏损,职工工资开始减发,去年以来只能维持在工资总额的80%,原来国资委确定的管理层年薪制也已无法兑现。本来淮北矿业由于稀有煤种占比较高,可以利用煤种的高附加值抵冲一部分普通煤炭的价格冲击,可是随着钢铁等产业对稀有煤种的需求下降,这种优势已荡然无存。

  与之相邻的皖北煤电集团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底子就较薄,在如此大的市场压力下,不仅员工工资减发,而且还要想办法谋求生存。皖北煤电集团董事长杨军说:“宏观经济下行的压力依然很大,我们一方面是生存压力,另一方面是内部职工的稳定问题,眼看春节将至,谁都想着平安、团聚、祥和,而煤企却在生存线上挣扎。”

  淮南矿业虽然前几年与江浙等省份合作投资了一部分电力企业,在煤价上并没有吃太多的亏,但由于工业企业的长期不景气,用电量却一直处于负增长之中,虽然进入冬季用电量稍有回升,但远不能与以往高峰期相比,再加上同样面临老矿井问题,也难逃“巨亏”之厄运。而新集公司的投资人已提出:如果不能在两年内止住亏损,他们将考虑关闭部分矿井。

  面对这种现状,安徽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许崇信认为:这次煤炭行业的变化与任何时候的调整都有所不同,最主要因素是与国家经济调控和转型的战略要求相关联,因此,煤炭价格在短期内将无法恢复。面对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煤企首先要自救,要用困难倒逼自己改掉国有企业的痼疾,从管理和机制创新上降低成本,提高运行质量。

  减产设想

  根据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各类煤矿产能相加已经超过50亿吨,而2014年官方给出的煤炭消费量仅为35.1亿吨,预测2015年销量将再度收紧。

  据记者了解,针对产能过剩和高库存压力,国家相关部门有一个这样的设想,假如全国煤炭行业所有矿井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含双休日)全部停产,那将影响产能近三分之一。

  对此,孙方也曾向记者算过这样一笔账:“全国法定节假日加上双休日大约119天左右,接近全年时间的三分之一,一年减少产能达15亿吨,这样煤价将会一夜升起。”孙方向记者展示了一张安徽省政府部门下发的全国法定节假日(含双休日)停产摸底通知书,但他同时认为,这一政策执行起来难度很大。“谁来监督?如何监督?如果我们停产了,别的矿偷着开采,这一政策将无法执行。”孙方说:“如果国家以立法形式加以确定,有人大或政府相关部门进行监督,这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实际上,煤炭行业的调整并非首次。早在上世纪90年代,煤炭行业也经历过一次过山车式的下滑,1997年全行业还实现利润50.6亿元,但一年之后全行业却亏损了4.26亿元,1999年亏损额达18亿元。随后国家采取了坚决关闭小煤窑的强制措施,1998—2001年,全国共淘汰出局5.8万个煤矿,占到当时中小煤矿总数的73%。2002年,煤炭行业在全国大幅削减产能的情况下实现了反转,迎来了之后的“黄金时代”。

  然而,在经历了8年内累计3.1万亿巨额投资的“黄金时代”后,煤炭行业再次出现产能过剩的状况。

  淮南矿业集团一位分管销售的副总经理说:“谁都知道煤炭的产能严重过剩,可谁都不愿把产量降下来,以前电厂在冬季的煤存量最少也在15天以上,现在就把仓库放在煤炭企业里,因为每个产煤企业都是煤山高起,他们并不担心会‘断炊’。如果真的把产能降下来,首先电厂就会紧张起来,煤企的日子马上就能缓过来。”

  分流人员降低成本

  “喂,你好,快递到了,麻烦下来拿一下。”1月6日下午5点40分,史学忠在金鑫名城小区居民楼下停好电动车,翻出快递单,联系客户将车内的最后一件快递送出。

  史学忠原是皖北煤电祁东煤矿修护区的一名巷修工,在煤矿工作已有12年。一听说矿上要成立快递公司,史学忠就一直在关注,多次到人力资源部了解相关政策。“现在企业有困难,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都留下只会让日子更难过,企业真垮了大家都没饭吃,一样要出去谋生路。” 史学忠说,“其实企业给咱们的政策还是很优厚的,对于转岗创业的员工每月补助1250元,这样扣除四险一金,还有剩余,我们养老有保障了,我今年才35岁,可以放心地出来闯一闯。”

  皖北煤电政工部部长张光旭说,皖北煤电在应对困难中,把分流矿井一线职工作为重要措施之一,但一定要做到分流而不失业,鼓励和创造条件让职工重新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创办快递公司是其中之一。截至目前,皖北煤电与宿州市同城快递共同合作成立的同城快递祁东分公司已有100多人主动报名,该公司正积极寻找场地,全力打造大型仓储基地,届时将为300—500名甚至更多员工提供再就业和创业工作平台,从而确保矿区富余员工的平稳转岗。

  据了解,淮北矿业、淮南矿业和皖北煤电三家企业都从分流人员入手降低人力成本,安徽省国资委干部处一位负责人说,从目前的情况看,减少产量降低库存是最好的办法,而降低产量就必然要减少员工。目前三家企业已分流和内退人员达数千人,占总员工人数的15%以上。

  不过,仅仅分流员工并不能解决根本的难题。淮北矿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王明胜说:“尽管我们想尽办法分流人员,但对于一个总人数达数万人的老国有煤炭企业而言还是杯水车薪,国有企业担负着很多社会责任,其中就业和稳定是一项重要职责,如果我们将一部分矿井关闭,再分流一半人员,应对当前的困难就从容得多,但是只有政府给予足够的政策支持,裁员降产才有可能。”

  需要资金支持

  2015年12月18日至21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上提出,2016年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作为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然而,对于煤企而言,在去产能过程中切实需要的是资金的支持。

  安徽省分管工业副省长杨振超说:“在这方面国家也在想办法,2015年12月23日,在国务院召开的常务会议上提出,从2016年1月1日起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全国平均每千瓦时降低约3分钱,降价金额重点用于同幅度降低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支持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随后在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也有人提出,利用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有助于特困行业过剩产能的化解,但具体到地方政府,具体到企业还有个过程。”

  安徽省一位煤炭行业专家认为,对待安全隐患大、出煤量少的矿井一定要坚决予以关闭,这是减轻企业负担最有效的办法,政府要做的就是帮助安置工人,从财务上核除被关闭矿井的资产。同时,要敢于痛下决心去产能,无论是节假日(含双休日)停产也好,或是直接关停矿井也罢,只有把产能真的降下来,煤企的优质资源才会有活路。可是,像安徽这样的煤炭大省,还有钢铁、建材等其它传统行业也存在产能过剩问题,如果这些去产能行为都压在地方,其难度可想而知。

关键词阅读:煤企 去产能

责任编辑:雷玮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