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票即售罄引发锁票质疑

1评论 2016-02-25 03:37:08 来源:北京商网 作者:姜琳琳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开票即售罄引发锁票质疑

  陕西人艺要进京演《白鹿原》,火得有点超乎想象,这部春节期间开票的戏,“开票当日80元和180元档就齐刷刷地失踪了”。一开始就关注这部要进京的戏,守在天桥艺术中心官网刷票的小顾实在有些郁闷,“2月6日开票,起步价就是280元。进入选票图,开票当天就已经有成片的区域变灰不可选。”小顾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场面十有八九可以推断票被锁了。”

  低价售罄又重现

  小顾是个铁杆戏剧粉丝,人艺、保利等各大剧院的常客。对于心仪的戏,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官网上刷一下,看看有没有开票,因此她有这样的自信,一定是最先知道开票信息,并冲进网站购票选座的。在购票网页上,可选票区按照不同价位分别标示为不同的亮色,如果区域为灰色,则提示“无货”或“售罄”。这次的《白鹿原》打开页面发现,80元和180元档的票已经不可选,进入选座发现除相对高价位区域,已经有整排的座位齐刷刷灰掉。

  在《白鹿原》之前,小顾还曾在保利剧院遭遇过一次“售罄”事件,“那次是《冬之旅》,一开票就急忙给相约看戏的朋友买了当时能买到的周六场最低价票380元,其他都已显示售罄,结果当时有事没能去成,居然又在周六买到了一张周日的票,180元。个人经验,保利都是要把低价票锁到开演前才放出来”。

  类似的经历不在少数,与小顾有同样经历的一位购票人也表示,“开票当日发现网站只有280元以上的票可选,只好咬咬牙入手。但到开演前,想进去再看看戏卖得到底怎么样,发现之前灰掉的180元的票又奇迹般亮起来了”。

  “不可否认,低价票的确少,以国家大剧院戏剧场为例,180元的票大概就是二层边上的几个座位,大概也就是十几二十个,如果这样的票卖空,可信度还高一些。但《白鹿原》的票区图显示280元之后的座位整排灰掉,就不能不让人猜测了。”小顾说。此后北京商报记者以购票人的身份致电天桥艺术中心票务,得到的答复是灰色区域的确已经售空,但是并不肯透露是团体还是个人。“近几年大规模团体购票的情况已经不多见,而单人购票又绝难出现开票即整排售空的场面,这部分应该是压根儿就没放出来。”小顾说,“最让人心塞的是,此前的经历,分明低价买不到,花了280元、380元买票进场发现很多人竟然是拿着赠票去的。”

  买票好像捉迷藏

  有捂着不放的,还有另寻门路的。另一种锁也让购票人烦心。以4月保利剧院将演出的林奕华作品《梁祝的继承者们》为例,“原本开票都守着保利网站和大麦,但是一开票就没见到80元和180元低价票的影儿,身边要买票的朋友们都很纳闷低价票都哪儿去了,直到后来才有人像发现新大陆(行情000997,买入)一般通告这个消息,告知低价票都统一放在了官方微信订阅号和微店上,于是大家迅速都冲向微店,尽管额外附加了多重条件,不知区域,不能选座,现场取票” 。买票好像捉迷藏,但是不可否认这个策略对剧院官方微信有着不可小觑的带动作用。被折腾的是消费者,他们并不知道演出方的售票计划在什么渠道推什么价位的票。

  “国内演出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票务问题,票务不规范操作的历史太过悠久,说积重难返毫不夸张,不仅仅是演出票,还包括体育赛事票。凡是没有在国家严管范围内的有价票券其实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秘书长潘燕说,“尤其在订阅号自媒体平台售票越来越活跃之后。谁都可以卖,怎么卖都行。渠道太多太杂,票的走向监管部门无法监测到,于是产生各种不公开、不透明、看起来有理的私下销售方式。”

  所谓有价票证,除火车票、飞机票是国家严管要涉及刑法的,其他的演出票、体育赛事票等都存在乱象,且难根治。“目前只有电影票稍好,那是因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整个票务监管系统,这也是当时入世谈判要求的,因为会涉及大片分成,不管哪家公司建院线都会在这个监管系统里,虽然也会出现手写票之类的小插曲,但毕竟不影响大环境,不会成为普遍现象。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能随时监控电影市场月走势、星期走势,乃至类型片的走势。”

  演出就完全不同了,一位资深演出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通常一个事先比较看好的演出,如果是个有经验的老手来操持,是一定会锁一部分票的”。其用途在于,一方面憋着低价票留给托关系买票的熟人。再者,也是为通过高价位票先回收一部分票款。“高价容易卖出钱来,低价的就算卖得再多也卖不出钱来,至于最后是不是真正卖掉对操持演出的演出商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初衷都为配合营销

  演出商们通过先锁一部分票也会调整操作技巧,“如果一部戏高价完全卖不动,则低价的多半也卖不动,那就是演出根本不对市场的胃口,绝对不单纯是几百元价差的问题,因此先锁着不卖,对演出商而言不会有多大风险。相反,如果高价卖得动,先走高价不仅可以先回钱,后期卖火了肯定找票的人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再出低价也不迟。”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出票给团体客户或者作为媒体答谢,但多半都会另走一条渠道,不会回到原本显示已经售罄的网站上玩‘诈尸’。”

  其实锁票已经是后续问题,再向前推进,演出商在确定一场演出之后,票区图怎么样划分,不同价位占比多少、留多少张、卖多少张,通常会研究好几天,不同类型的项目决策不同,但确定的一点是不会如公众通常理解的开票就全放开。

  锁和“放”,考验的是演出商的眼力,通常高票价段位的基本已经可以回本,而低票价只会划一点点,那是做给观众看的,直观传递的讯息就是“这么好的演出,票价竟能180元起”。而这部分锁掉的票通常不会再公开上网出售,而是私下出给熟人、朋友或团体票。“通常是不会再挂回去,毕竟已经显示售空,再出现这样自己打脸,也容易被抓到把柄的事只要有些经验的演出商,或者比较重视自身形象的演出商应该都不会干。”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多位独立戏剧制作人及票务产品代理商也得到证实,锁票的确普遍存在,排除回款的因素,这其中还有消费心理的问题。“即便是北京人艺的戏也不会一开票就全部都放出来,观众看到票区图都亮着,就不会着急买票了。分阶段、分批次放票是演出操作的技巧,从心理影响上引导观众购票。”一位制作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治理存在监管真空

  不够公开,不够透明,显然不是一句经营策略就能解释的。“锁低价票就是为了强行将高价票售出,那干脆开票就开580元、680元的好了。”像小顾一样的购票戏剧迷们很心塞,“早年碰到这样的事情还会在自己的微博里愤愤不平吐个槽,或者在官方网站下面留个言,但是几次这样也没有改善,也没有人搭理,也就默默忍着了。”对于那些一心想要看的好戏,要么是咬咬牙买了,要不过一阵子也咬咬牙买了。会主动买票的戏剧粉丝们莫名心酸。“好话剧不用锁低价票,高价一样卖得动。更多精力还是应该在提高作品质量而不是和买票人玩小心计。”小顾说。

  治理票务乱象,作为行业组织的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着实已经下好几年的功夫,但进展不大,收效也微乎其微。“之前文化部曾发文规范票务市场,但要求相当宽泛,只提出要公开公平,而且针对票务公司,但是剧场们通常都有自己的出票系统,很多并不经过票务公司。文件并没有提到剧场出票规范。”潘燕说,“关于票务的调研报告也打过不知道多少次,足见推动起来难度之大。”

  主管部门认为票务操作属于演出经营者自主,要监管需要有明确的上位法,但文化执法部门认定的上位法就是2012年出台的《营业性演出惯例条例》以及《营业性演出惯例条例和实施细则》,这两部法规中也仅涉及开票规定,并没有细化到锁票囤票。比如条例22条、32条,细则30条和55条。

  “如果说没有上位法,其实《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都可以作为上位法。只是因为这些上位法都不是文化部门出的,因此文化部门也就没办法据此执法,类似的情况该归公安、工商管,但他们要管的领域又太多,演出基本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范畴,于是就成了真空地带。”潘燕说。今年有望出台一个更具操作性的演出经纪规范,有计划将票务经纪放进去,但在实操层面落实到剧场的难度其实非常大。

  可难道没上位法就不管了?锁票短视,伤的是真正愿意主动购票的观众,演出商们不该只从单一一场演出的角度出发,忘记了消费者才是市场根本,这种玩法一而再再而三出现,伤的是真正主动买票的观众。“我也抢过票,如果一场演出我很想看,而且想买好位置,会早早开始刷,但是最终发现再早刷都没用,因为根本没放出来。几次打击之后,最直接的结果是,如果能通过主办拿到票就看,否则就不看了。我亲眼见过有很多歌迷、戏迷就是这样粉转路人的。”潘燕说,今年文化部出台黑名单管理办法,短期内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将不诚信销售纳入黑名单,有公示的威慑力多少能让不公开的私下操作有所收敛。话说回来,作为文化主管部门理应有所作为而不是因没有上位法而无奈或力所不及。

  他山之石

  日本:全场同价 随机选座

  日本很多演出可能最多只有两档票价,有的演出甚至全场一个票价。比较通行的方法是“抽票制”,预先售票,系统随机分座。由此规避掉了高价票对演出商的诱惑。7-11之类的便利店就会有出票机,购票人输入订票号码,直接打票。在日本看一场演唱会,折算成人民币可能全场600元,算总票房其实也不低,这多是演唱会类的演出。有些剧场的演出也是这样的模式出票,或者细化一些,楼上一个票价,楼下一个票价。这样的操作方式把票价影响消费心理降到最低。国内很多买票看演出的人对于座位会有一定需求,因为演出成为常态,大家都会喜欢,也就不纠结座位在哪里,要考虑的只是对剧目本身是否有兴趣。

  韩国:设付款周期 可随时换票

  韩国购票通常会设定一个付款周期,比如今天没有刷到理想位置的票,可以先拿到一个付款凭单,在付款周期内,如果拿到了更好的票,原来的票可以退回去。因此在韩国购票可能经常出现等人退票的情况,对于所有人是公开公平的,因为可能别人退到的票比自己持有的票都好。演出当然也会出现后期余票卖不掉,但总体呈现出的是一个真实的票房。

  杜绝黄牛出现,反观国内,一位业内人士说,“黄牛做的简直比演出公司还大。甚至出现极端情况,黄牛把票全买了,在票务系统平台上的确一张票都没有了。票都落在了黄牛手上,黄牛自己再搭一个小型销售网络,因为票务公司原价票没有了,轻松提价销售。而韩国多半都会在interpark买票,一个人不许买超过4张票。

关键词阅读:interpark 白鹿原 演出商 低价票 购票

责任编辑:苗绍华 RF13498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