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围追油价堵截 “变老”的大港油田路在何方

1评论 2016-04-21 02:30:14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于 南 疫情对A股影响持股跟踪

  “小时候,去天津市里的商场,售货员听到我们说普通话,一般都会问,是油田(大港)的吗?我说是,她就会加倍热情地对待我们。”如今已为人母的80后小林,即便从小成长在距离天津市区仅1小时车程的大港油田,却和她的长辈们一样,操着一口绝对标准的普通话。

  与小林同龄的大港人切身感到的优越,是他们长辈艰苦奋斗得来的果实。

  “那时候(1969年—1970年),这里只有望不到边的盐碱地,我从新疆克拉玛依来到大港支援建设,工资还从每月120元调低到了85元。”如今虽已90岁高龄,小林的姥爷说话还是那么铿锵有力:“我们都是从全国各地汇聚到大港的(从大庆和克拉玛依来的人最多),可能是便于交流,渐渐地这里的人都说普通话。”

  不过,小林却似乎并不向往如长辈们一样,把自己的未来与大港油田捆绑的那么紧密。“虽然我老公也是大港‘土著’,但我还是支持他在北京工作。”小林着重解释,“不是说去外边就一定比留在大港好,只是我们不想过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生活,还希望追求梦想。”

  大概从2006年起,即便仍然享有油田子弟可免试安排工作的待遇,越来越多的新一代大港人却选择了外出打拼。“现在我身边的同龄人留在大港和外出工作的各占50%吧。”在小林的老公仁军(化名)看来,这不仅仅与新观念有关,也与大港油田这些年来发生的变化有关。

  无法回避的“变老”

  面积达到18716平方千米的大港油田,是共和国继大庆、胜利之后的第三个油田,承载着1964年“华北石油勘探会战”的卓著功勋。

  遗憾的是,《证券日报》记者无从获取有关大港油田公开且连贯的数据,也就无法以较为客观的方式描绘它的发展轨迹。

  不过,通过中石油官网、相关媒体报道等可信的公开渠道,记者将碎片式的信息加以整理,汇总了如下一组数据:根据我国第三次油气资源评价,大港探区石油资源蕴藏量20.56亿吨,天然气资源蕴藏量3800亿立方米。

  截至2005年底,大港油田累计探明石油地质储量9.36亿吨、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734.77亿立方米;累计生产原油1.32亿吨、生产天然气164.5亿立方米。

  相对于此,最近的一则有关大港油田的报道显示,截至2015年底,大港油田累计探明石油地质储量12.4亿吨、天然气地质储量740亿立方米;累计生产原油1.81亿吨、天然气235亿立方米。

  这里需要注解的是,只有“探明地质储量(也称三级储量)”,才是指在油气藏评价阶段,经评价钻探证实油气藏(田)可提供开采并能获得经济效益后,估算求得的、确定性很大的地质储量(相对误差不超过±20%)。而相对于“探明地质储量”的“预测地质储量(即蕴藏量)”,则是指在圈闭预探阶段预探井获得了油气流或综合解释有油气层存在时,对有进一步勘探价值的、可能存在的油(气)藏(田),估算求得的、确定性很低的地质储量。

  也就是说,至少看客们很难在“20.56亿吨石油、38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资源蕴藏量”与“实际生产(可采储量),甚至是探明地质储量”间建立逻辑关系。

  但抛开蕴藏量,《证券日报》记者据上文其他数据粗略推算,得出的结果显示:在2005年—2015年的10年间,大港油田探明石油地质储量、天然气地质储量,分别新增了3.04亿吨、5.23亿立方米;10年间累计生产原油4900万吨,天然气70.5亿立方米。

  “不用看以前的数据,我都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大港油田近10年来的新增探明石油地质储量、天然气地质储量,更为关键的是新增可采储量(无法从公开信息渠道获取)肯定不如以往了,这个下滑的幅度也应该不小。”现供职于大港油田某核心业务板块的董天(化名)对《证券日报》记者说,“这毕竟是座老油田了,勘探、开采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投入也越来越高。”

  事实上,不仅是董天,业界普遍将大港油田的未来定义在了“中后期发展阶段”。恰如,按原油产量计算,早在1996年时,大港油田在全国陆上21个油气田中位居第六。而今,记者却无法在全国油田前十榜单中,找到它的名字。

  顽强的生命力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姥爷那代人开发大港油田不容易,他不仅工作环境艰苦,生活上,更是用区区85元工资,养活我们一大家人。”讲起姥爷的过往,以及参加抗美援朝的故事,小林眉目间流露出的是对英雄的敬仰。的确,是小林姥爷那代人的苦难,换来了大港油田此后的辉煌。他不仅是小林眼中的英雄,更应是我们所有晚辈眼中的英雄。

  当然,小林的老公也不容易,为了尽可能多挣些钱,同时不太亏欠在大港油田带孩子的小林和岳父、岳母,即便经常出差、加班、熬夜,仁军每周五一下班,都要星夜兼程回到大港,周日再返程北京,好似他从未感到疲劳。

  “以前大港油田子弟都是可以免试安排工作的。大概在2000年—2006年期间,政策发生了变化,比如一开始不重学历,中专、技校毕业的子弟,油田都可以安排工作。但后来越来越严了,不仅要大学毕业,还必须专业对口,可能还得找找人、求求情,才能回得来。而现在,油田的政策改为了‘只出不进’。”但仁军似乎不后悔,“我本科学环境工程的,按理说2006年毕业时回来工作应该也不难,但当初还是比较坚决的选择去了北京。在北京机会多挣得多,视野也更开阔“。

  同为80后大港“土著”、油田子弟,张波(化名)是仁军从初中起就形影不离的“发小”。但他们的选择不同,大学毕业后,张波都留在了大港。

  张波现供职于大港油田一工程类国有企业,“虽然是国企,但我们完全‘自负盈亏’,实施效益考核,和部分大港油田的企业不同,我们的市场在全国乃至海外,所以,我们的工作并不局限于大港,也经常要出差到处跑。”

  显然,张波也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对的,“现在的工作和我所学的专业对口,另外由于经常出差,并不觉得信息闭塞。收入上,在大港油田,我也不算差的。”而除了这些,30岁出头便已是副科级干部的张波坚信,大港油田能够承载他的梦想。

  “其实现在不少当初选择外出打拼的人都在寻求回来工作的机会。”这一迹象,80后张波和60后董天都曾向记者提起。

  在北京租房“蜗居”,却在大港有房有车,仁军对此感同身受。“只身在外工作、生活不那么容易啊,相对来说还是回到大港,守在家人身边安逸得多。另外,我们这拨80后大都为人父母了,照顾孩子是个很残酷也很现实的问题。我现在就不得不让孩子回来上学。”

  “除了生活上,在大港油田发展也未必不好。我判断,正在兴建的南港工业区、大港油田在尼日尔等国的海外项目,再比如,我坚信石油价格终将回升等等,这一切都有助于大港的发展。”对此,从毕业至今已在大港工作十余年的张波似乎更有发言权。

  同样汇总自可信的公开渠道,并进行整理的另一组数据,也许有助于人们从另一个侧面审视大港油田的发展。

  根据有关记载,截至1996年底,大港油田累计生产原油9349万吨,天然气124亿立方米。而如果按大港油田开始建设的1964年算起,即大港油田生产原油9349万吨、天然气124亿立方米用了32年,平均每年生产原油292.16万吨,生产天然气3.88亿立方米。

  到了2005年底,大港油田累计生产原油1.32亿吨、生产天然气164.5亿立方米。即按始建的1964年算起,大港油田生产原油1.32亿吨、天然气164.5亿立方米用了41年,平均每年生产原油321.95万吨,生产天然气4亿立方米。

  而在2005年—2015年的10年间,大港油田累计生产原油4900万吨,天然气70.5亿立方米,即平均每年生产原油490万吨,天然气7.05亿立方米。

  从“292.16万吨、3.88亿立方米”到“321.95万吨,4亿立方米”,再到”490万吨,7.05亿立方米“,处在“中后期发展阶段”的老油田,与节节攀升的产量间的不对等,曾令记者一度担心算错,直到这组数据得到了有关媒体一则报道的佐证:继2004年原油产量首次突破488万吨后,2005年大港油田原油产量达到509.95万吨,油气当量达到536.4万吨(其中将天然气产量按热值折算为原油产量)。

  不同角度读历史

  “2015年,大港油田生产原油444万吨,天然气5.1亿立方米。”根据媒体报道的描述,去年这一产量实现了“高标准完成年度生产任务”。不过,董天说,“去年大港油田应该是亏损的。引发亏损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国际油价,今年的情况恐怕也不会好,延续亏损的可能性很大”。

  幸运的是,张波的工资暂时还没有下调,“因为我们自负盈亏,整体的效益不佳传导到我们这里还需时日。但目前大港油田政策是要保证一线职工工资待遇,二、三线恐怕都会下调。”

  年龄、级别都高过张波很多的董天向记者确认,“去年有些工资已经下调了,今年绝大部分二、三线职工工资肯定会下调。职工、家属的福利也都会削减,甚至取消。”

  董天、张波以及小林的姥爷、父母都认为,“除了众人皆知的国际油价,大港油田的投入、成本越来越高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只不过,他们的视角不同,感受也不同。

  “过去地层压力高,勘探、采油的成本都很低。但现在,要进行二次采油、三次采油,用泵往上抽油,所以一方面问题出现在生产上,勘探、开采等投入、成本都非常高。”从事过多年一线工作,对钻探颇为了解的董天还认为,“大港油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医院、学校、商超、后勤等等一应俱全,在这里职工、退休职工、职工家属的‘吃喝拉撒’企业都要管,‘包袱’相当之重。”

  这一“包袱”的沉重,随着《证券日报》记者走访大港油田时的数据计算可知一二。据粗略了解,目前生活在大港油田的常住人口加流动人口总数达到了约22万人,其中油田职工、退休职工、职工家属合计约有17万人。

  “在职职工可能只有7万—8万人吧,剩下的将近10万人几乎都是退休职工和职工家属了。”仁军介绍,“常驻大港油田的外来企业非常少,绝大多数的外来人都是些小商小贩。”

  不过,小林的母亲并不认为退休职工和职工家属是企业最重的“包袱”。“1999年,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了核心业务与非核心业务的分拆,成立了两家公司,一家还叫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另一家叫大港油田分公司。”小林的母亲回忆,“大概就是从这时起,大港油田退休职工的养老金就与社会保障接轨了。也就是说,这部分所谓的‘包袱’很早就不再由大港油田各二级单位承担了。而在2012年以后,大港油田退休职工又从油田各单位被划分出来,归为同一管理。这使退休职工的福利,相对于过去各单位管理时降低了很多”。

  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12月份,原大港石油管理局改制为原中国石油(行情601857,买入)天然气总公司所属国有独资公司,并更名为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小林母亲所说的改革始于1999年6月,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核心业务与非核心业务分开,油气勘探、加工销售等核心业务从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划出,改组为上市公司,称“中油股份公司大港油田分公司”;钻井、修井等施工作业技术服务、机械产品加工销售、生活后勤医疗教育文化娱乐等非核心业务为存续企业,仍然沿用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名称。

  现任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约2008年初)在大港油田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中曾有描述,重组以来,大港油田累计新增三级储量6.39亿吨,尤其是2007年新增三级储量达到2.14亿吨,为重组之初2000年的5倍,是8年来三级储量增幅最大、总量最多的一年。原油产量持续攀升、连创新高。从2005年起,原油产量连续三年超过500万吨。8年来,累计生产原油3643.7万吨、天然气29.4亿立方米。经营效益大幅提高。8年累计实现销售收入791亿元、实现利润400亿元、上缴税费153亿元,2007年实现销售收入、实现利润和上缴税费当时均创出了历史最好水平。

  这亦是《证券日报》记者从公开渠道,找到的唯一有关大港油田财务数据的记载。

  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的王宜林正是在作上述发言时,宣布了大港油田另一轮改革的启动。2007年底—2008年初,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钻井、测井、录井、定向井业务与华北油田相关单位组建为渤海钻探公司。

  “在又一次改革后,除了划去渤海钻探的部分业务外,我记得大约半年后,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剩余的很多辅业又与大港油田分公司合并了。”董天所说的也留有记载,2008年,剥离钻井、测井、录井、定向井业务后的大港油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属其他单位,与大港油田公司整合。整合后的大港油田原油年生产能力510万吨,天然气年生产能力5亿立方米。截至2008年底,累计为国家生产原油1.47亿吨、天然气176亿立方米。

  小林母亲认为,从1999年—2000年开始,大港油田的主业、辅业又进行了更为繁复的划分,形成了石油管道、中石化炼油厂、渤海钻探、渤海装备等若干个局级单位。“机构在扩大,管理人员在增加,这可能是殃及企业效益的重要因素之一。”

  董天听完记者的转述,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这么看,改革一方面是要迎合上市的要求,另一方面,我理解这种改革实质是在企业内建立了甲方、乙方的机制,使内部形成充分竞争,是个促进效率的好办法。”思索良久,董天向记者强调,“企业不容易啊,历史这么悠久的重量级国企更不容易,要付出很多,背负很多。”

  大港油田路在何方

  尽管看法不一,《证券日报》记者仍深切感到,不论小林一家还是董天、张波,也不论他们选择了离开或者留下,殊途同归,所有的大港人都期盼他们热爱的这片沃土愈发生机勃勃,并甘愿为之付出努力。

  那么,老国企大港油田的路在何方?

  或许就在脚下。

  张波所说的南港工业区,是规划以发展石油化工、冶金装备制造为主导,以承接重大产业项目为重点,以与产业发展相适应的港口物流业为支撑的综合性、一体化的现代工业港区。而南港工业区也是天津“双城、双港”空间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泰达(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英文名称“TEDA"的音译)品牌下开发建设的专业化工园区。

  资料显示,南港工业区位于天津市东南部,紧邻渤海湾,距离天津市区45公里,距离天津机场40公里,距离天津港(行情600717,买入)20公里。其规划西起津歧公路,向东围海造陆至-4米等深线,南至青静黄河右治导线,北至独流减河左治导线,面积达200平方公里,其中陆域面积162平方公里,海域面积38平方公里。在此基础上,南港工业区具有32.1km岸线,规划建设东、西两个港区,西港池为石化专用港区,东港区为综合性港区,未来通航能力达到10万吨-15万吨。

  “其实大港油田与南港工业区没有什么关系,但由于它发展定位于重、化产业(如电力、石化、冶炼、重型机械、汽车、修造船等,其产品市场覆盖面广,为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提供生产手段和装备)和港口综合体。我认为这与大港油田很多企业的业务有切合点,那么,如果南港工业区发展得好,大港油田便可借力。”张波认为。

  小林一家却并不那么看好2009年就开始建设,总体进展缓慢的南港工业区,甚至担忧化工等产业其可能造成的环境污染。

  而与之观点相似,董天也不认为大港油田必须借助南港工业区才能发展:“不是唱高调,我真的认为必须依靠技术创新。”

  董天说,1988年大学毕业就来到大港的他,这么多年来亲眼目睹了科技使太多过去不可能的事变为了现实。“过去认为不能采的油,如今能采了,过去认为寻找不到的储量,找到了。所以,科技创新是我认为的供给侧改革真谛所在。”

  除了借力南港工业区、深耕科技外,不少大港人认定“大港油田的未来在海外”。张波所说的大港油田尼日尔项目便是典型。据说,尼日尔这个曾经的石油进口国在大港油田外部研究团队的努力下,从2011年入手不到两年就摘掉了“贫油”的帽子,2013年基本探明一个亿吨级和三个千万吨级油田。大港油田还为尼日尔项目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在近两年实现400万吨原油年产能,而这相当于在海外再造了一个大港油田。

  但回到眼前,大港油田不得不做且正在做的是,不再招收油田子弟,进行减员增效;生产上遵循效益开发(不再开采低效井、减少新开井量)原则,力求挨过油价寒冬等等。

  尽管就在不久前,关于2015年中石油年报,各界将其评价为,“亚洲最赚钱公司”创下了1999年以来的最差业绩。但在大港人看来,石油价格的回升只是时间问题。

  除了这些,大港油田还拥有一批继承了老一辈开拓精神的新一代大港人。另外,在大港油田,《证券日报》记者几乎没有看到停歇的“磕头机”,连片的巨型储油罐远远望去十分壮观。

关键词阅读:大港油田 变老 1970年 圈闭 预探井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