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州:开创“整州脱贫攻坚”先河

1评论 2016-06-02 23:47:14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疫情对A股影响持股跟踪

  集边疆、民族、山区、贫困为一体的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是云南省乃至全国扶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截至目前,怒江全州还有14.84万群众处于贫困状态,贫困发生率32.2%,是全省乃至全国最落后、最贫困的民族自治地区之一,是滇西边境贫困山区的典型代表,更是云南扶贫攻坚的“上甘岭”和最难啃的“硬骨头”。

  面对怒江州发展需要特殊政策和特别帮扶的现状,2013年,云南省制定出台了《怒江州扶贫攻坚总体方案(2013—2017年)》(以下简称《方案》),大力统筹整合专项、行业、社会扶贫资源,实行精准扶贫机制,走出了一条整村、整乡、整族、整县、整州推进的脱贫攻坚新路子;而曾经作为全省乃至全国最偏远、最原始、最封闭、最落后乡镇之一的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自2009年实施独龙江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和2013年启动怒江扶贫攻坚整州推进以来,经过三年扶贫攻坚、两年巩固提升,如今已经山乡巨变。

  可以说,怒江州扶贫攻坚是云南继实施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宁蒗县整县扶贫攻坚之后,对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地区综合扶贫的又一重大举措,也是全国首次将一个建制州作为扶贫攻坚对象,开创了全省以建制州为单位整体推进扶贫攻坚的先河。为了了解怒江州脱贫攻坚的最新进展情况,2016年5月中旬,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前往怒江州进行了实地调研采访。

  脱贫攻坚的“上甘岭”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地处滇西北的滇缅接合部,是一个集边疆、民族、山区、贫困为一体的民族自治州,总人口54.3万人,少数民族人口比例达93.6%,居住着傈僳、怒、独龙、普米等22个民族,全州四县均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和滇西边境山区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片区县,是云南扶贫攻坚的“上甘岭”。

  “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远高于全省、全国水平。”怒江州委书记童志云告诉本报记者,怒江州的贫困主要是怒江发展起点低、发展空间受限、交通瓶颈制约以及优势资源没得到开发。

  “以交通为例,路面等级低,路网结构不合理,交通死角多。”童志云说,落后的交通条件使得怒江经济发展受到极大限制。据统计,怒江州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全国的三分之一、云南省的二分之一。贫困人口大部分分布在山区、半山区、高寒山区,自然条件非常恶劣,住房差、饮水难、上学难、就业难等问题普遍存在。再加上怒江地处重要的生态区,山高坡陡,水土流失严重,保护责任非常重大,这些都制约着广大群众脱贫致富和怒江州经济社会的发展,扶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和繁重。

  为了改变怒江的贫困面貌,按照《方案》,怒江州委、州政府决定用5年时间,整合资金,重点实施民生改善、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生态建设5大工程,办好20件实事,完成44个项目建设,并于2013年12月启动了怒江州整州推进扶贫攻坚工作。

  童志云说,贫困是怒江州的现状,但贫困不是怒江州的未来。如今,怒江扶贫开发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是近年来,怒江发展问题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和云南省委、省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15年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云南考察时,专门接见怒江州民族干部代表,明确要求“全面建成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更是多次到怒江州考察,研讨对策,期待通过努力使这里早日脱贫,这更坚定了怒江人的脱贫攻坚信心和决心。

  发展加“育人” 阻断“穷根”

  为了从根本上阻断“穷根”,《方案》实施三年来,怒江人一方面强基础、抓产业;一方面重教育、育人才,扶贫开发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交通基础设施落后是怒江州扶贫开发、加快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记者在怒江采访时,不少扶贫工作人员都这样对记者表示,怒江要脱贫致富,首要任务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怒江州扶贫办副主任李辉告诉本报记者,从全州来看,怒江当前正把完善交通主体框架作为重中之重,全力推进“一高速、两改建、六通道”建设,让怒江与外界通联的道路尽快畅通。

  “从基层来看,为了加快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政府正进一步加快农村公路建设,力争有条件的自然村全部通路,村内道路全面硬化,解决贫困群众出行难问题。”贡山县委书记李义军告诉记者,在此基础上,还将大力开展农村土地整治和中低产田地改造,加快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重点河流灾害治理、农村电网建设力度、重点集镇供水设施建设以及农村信息化建设。

  如果说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是第一步,那么以安居为主的民生改善工程就是怒江脱贫攻坚工作的第二大任务。

  “对于农民来说,房子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走进泸水县鲁掌镇三河村滴水河小组彭超学的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幢二层小楼,很结实、很气派。彭超学指着自家2013年新建的小楼告诉记者,他用上了全部积蓄,还贷款8万元,再加上国家抗震减灾、扶贫补助等政策支持资金2.8万元,一次性建好了这幢房子,不仅因为过去的房子属于危旧房,必须改造;而且也是为了进一步增收致富,因为三河村地处旅游风景区,把房子建好了以后就可以做农家乐,发展旅游服务业。“有了产业收入,农民才能真正脱贫。”彭超学说。

  泸水县扶贫办主任张畅军告诉本报记者,泸水以及怒江的其他几个县正在以深度贫困村和深度贫困人口为主要对象,加大农村危旧房改造力度,提高补助标准,力争实现户均拥有1栋人畜分离、体现地域特点和民族特色、安全适用的住房,基本解决农村困难群众住房问题。

  除了就地安居,怒江对于生存条件恶劣、重点生态保护、地质灾害隐患严重地区的农村贫困人口正在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计划。

  今年是怒江几十年一遇的雨灾,从4月开始,怒江州降水较常年异常偏多,连续大雨、暴雨导致了怒江州境内泥石流、山体崩塌、山体滑坡等灾害频发,全州4个县大面积受灾。

  5月15日,本报记者一行从怒江州府六库驱车前往福贡县,一路又是大雨倾盆,公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泥石流崩塌后留下的大堆淤泥,每当车子经过这些刚刚抢修通的泥石流路段,车轮在泥水中轰鸣挣扎难以快速通过时,我们一面担心随时可能遭遇泥石流塌方,一面也为工作和生活在这里人的忧心,尤其是为那些生活在半山或地质灾害频发地区的村民担忧,因为一路上我们听到不少泥石流冲毁通城、通村道路的消息。

  当记者一行冒着大雨一路辗转到达福贡县鹿马登乡鹿马登村准备采访山上易地扶贫搬迁户时,当地扶贫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进村道路的某一段路早上刚被泥石流阻断,村子进不去了。无奈之下,记者一行只好来到刚刚搬迁下来的鹿马登村托扒组村民哭阿社的家。哭阿社的新房才刚刚建好,房前的空地上还堆积着建房剩下的沙石料,房间里洒落的灰尘还没来得及清扫,屋子里空荡荡的,但即便是这样,提起刚刚落成的新家,哭阿社还是显得非常高兴。他告诉记者,通过政府易地扶贫搬迁计划,他能从灾害频发,什么都要靠人工背、扛为主的山上搬到机动车能到达的山下,已经很满足了。

  与哭阿社的刚刚搬迁相比,泸水县大兴地镇维拉坝集镇村民唐学林已经享受到了易地搬迁扶贫带来的好处。唐学林告诉记者,自己原来居住在当地海拔1800米的半山上,生活环境恶劣,地质灾害频发;再加上山高坡陡,耕地少、交通不便,因此家庭收入异常薄弱,一直是政府扶持的贫困家庭。

  自从从山上搬到山下公路旁居住后,唐学林开始种植兰花并对外销售,生活渐渐变得丰裕,2006年,唐学林花10多万元建起了二层小楼。据他介绍,如今其生意范围包括收购、销售核桃、草果,每年纯利润达到10多万元。

  怒江州扶贫办副主任刘会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怒江州脱贫攻坚全面小康行动计划,“十三五”期间怒江州计划实施易地扶贫搬迁3万户109037人。

  “增收是脱贫的核心问题,发展特色产业,推进‘造血式’扶贫是怒江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童志云告诉记者,因地制宜发展农林牧等特色优势产业,实现户均有一项种植(养殖、加工)等增收项目,每个乡(镇)培育一个主导产业是怒江这几年脱贫工作的主要抓手。

  泸水县委书记普记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像怒江这样的欠发达地区,抓增收、扶持产业不能把眼光只盯向大项目,而应该“短、中、长”相结合。以泸水县为例,“短期”就是“近抓畜禽、蔬菜、劳务”,在半山一带,采取户均种植蔬菜、养殖猪鸡、外出务工就业;在沿江和高山两带,种植蔬菜、中药材、经济作物等,狠抓“短平快”增收项目。“中期”是“中抓林果提质增效”,大力实施百万亩林果地建设任务,发展林下产业,形成“八林经济”的立体生态农业。“远期”就是“远抓退耕还林、生态修复、生态旅游”,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政策,25度以上陡坡地全部退耕还林,发展“林花”产业。同时,积极推进乡村吃、住、行、游、购产业发展,推动乡村旅游和农业生态旅游业发展。

  “对于整个怒江来说,产业要因地制宜发展核桃、草果、漆树、中药材等特色产业,培育特色养殖业;大力发展旅游业,扶持一批农家乐、乡村旅馆、旅游产品,把大峡谷这个‘大难题’”变成大产业、大动力;每年组织劳务输出2万人。”怒江州扶贫办副主任周捌迪告诉记者,要确保到2020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可支配收入达到5000元。

  路通了、房建了、产业有了,但如何让脱贫攻坚成果惠及子孙后代,从根上阻断贫穷,“育人”成为怒江上上下下的理念共识。

  “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艺在身。”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曾在怒江脱贫攻坚汇报会上这样说过,教育是群众脱贫致富的金钥匙。因此,怒江扶贫工作的另一个重点是改善教育条件薄弱学校的基本办学条件,扩大职业教育。确保全州近3万名3至20周岁适龄学生都能通过接受教育成人成才,斩断贫困的代际传递;加强对20至50周岁年龄段的人员进行实用技术和职业技能培训,每年培训5万人。

  同时,要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着力点,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采取有效措施逐步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主动担当起保护生态环境的重任,始终坚持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的开发原则,重点抓好怒江、澜沧江流域生态修复工作,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工程。

  整州推进扶贫取得阶段性成效

  怒江整州扶贫启动三年以来,以超常规的措施进行特别帮扶,累计投入资金36.19亿元,集中力量解决群众的生活困难问题,整州扶贫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今年刚被评为云南省优秀农民工的福贡县匹河乡老姆登村怒苏哩150客栈老板郁伍林是怒江扶贫工作成效的亲历者。郁伍林家所在的老姆登村不仅山水秀美、云雾缭绕,更有一座100多年历史的教堂,因此经常有一些资深背包客前来这里旅游。过去,郁伍林接待游客就是让客人和家里人一起吃、住,走的时候客人会象征性地留一点生活费;2008年,郁伍林开始开客栈,但规模很小;2012年,郁伍林想扩建客栈。

  “这也是自己最困难的时期,虽然也和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但与扩建所需资金差距甚远。”郁伍林告诉记者,就在这个时候,福贡县政府为其提供了2年期5万元贴息贷款;与此同时,为了扶持其产业发展,政府相关部门又补贴了4万元资金,乡政府还免费为其提供了8吨左右的水泥……如今,三年过去了,郁伍林不仅还清了所有欠款,年收入已高达20万元以上。

  “150客栈的发展还带动了当地老百姓(行情603883,买入)的增收致富。”福贡县扶贫办副主任李刚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当地已经有客栈13家,而且随着旅游经济的发展,当地不少村民也想开客栈,再加上雇佣当地人工来帮忙,可以说,旅游业的发展再加上政府扶贫政策的支持,加快了老姆登村民的脱贫步伐。

  “怒江脱贫攻坚行动三年来,最明显的成效就是贫困人口的减少和区域经济发展得明显加快。”怒江州委书记童志云告诉记者,当前,全州农村贫困人口由2012年末的23.99万人,下降到2015年的14.84人;贫困发生率由2012年的53.9%下降到2015年的32.2%。2014年,全州生产总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双双突破百亿元,城镇和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17266元和4297元。

  怒江扶贫工作的另一大成效是民生明显改善和产业支撑能力明显增强。以兰坪县为例,实施了整乡推进4个(怒江州共13个)、整村推进59个(整州178个),建设完成安居房1760户(整州4000户),易地搬迁582户(整州802户),贫困群众吃、穿、住、行,上学、就医,通讯、通电等基本得到保障。在此基础上,全州产业支撑能力明显增强,生态环境有效改善。

  更为关键的是扶贫模式明显创新。云南省委副书记、省长陈豪说,怒江脱贫攻坚计划,是把扶贫攻坚工作放在滇西边境地区,乃至全省发展的全局来统筹考虑,毫不动摇地走整州、整乡、整村推进的路子;针对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贫困特征及致贫因素,突出重点,分期施策,整合各类资源,积极推进产业连片开发,基础设施连片建设,村容村貌连片整治,着力解决制约贫困群众可持续脱贫致富的主要矛盾,从根本上改变怒江地区的贫困面貌。

  而在这几年的具体实施过程中,怒江完成了独龙江整乡推进整族帮扶三年行动计划和两年巩固提升工程,开创了云南省以建制州为单位整体推进扶贫攻坚的先河。与此同时,独龙江扶贫模式为全州实施整乡整村推进、整族帮扶提供了经验和借鉴。

关键词阅读:怒江州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