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进展的危机兑付94天:快鹿系你在玩吗?

1评论 2016-07-03 22:04:00 来源:第一财经 打板族爽了!

  “周日下午有沟通会,施建祥应该会从美国连线沟通,您有时间参加吗?”一位快鹿系人士2016年7月1日联系《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并提出,自快鹿系兑付危机事件以来,一直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快鹿”)实际控制人身份存在的施建祥将首次露面。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7月3日下午13:30赶到上海金鹿财行财富投资管理公司(下称“金鹿财行”)位于上海长宁区金虹桥总部的23楼办公地点。经过半个小时的等待后,沟通会正式开始已经是14:00多。在发布会过程中,当多位当事人发表各自的想法后,真正到施建祥露面的时刻,却并没有所谓的同施建祥连线,而仅仅是施建祥事先录好的一段长达2分51秒的VCR。

  对于施建祥目前身在何处,现任快鹿董事局主席徐琪则给出了“只能告诉你目前不在国内,其他无法奉告”的回答。

  “毫无进展”的94天

  从2016年3月31日快鹿兑付危机爆发以来到2016年7月3日,已经过去94天,从目前快鹿系的现状来看,在对投资者是否开启兑付以及是否能够兑付这两个核心问题上,几乎可以用“毫无进展”来形容。

  不得不提到的是,在这94天的兑付过程中,号称快鹿系实际控制人的施建祥从未现身,而外界能够获得的关于施建祥的言论都是通过快鹿系内部人士“已经同施取得沟通”的方式来了解,这样的态度在投资者及外界来看,快鹿系想要合理解决这一影响重大、涉及投资者数目较多的兑付危机事件的诚意,显然并不足。

  快鹿系兑付危机最为核心的问题就是快鹿系究竟还有多少钱?这些钱究竟什么时候能够给到投资者?

  无论“快鹿连续剧”剧情多么精彩,内斗多么激烈,一位投资者道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我只想知道快鹿系现在还有多少钱,究竟内斗谁赢谁输我并不关心”,而快鹿系对于这个问题的披露内容却愈发减少,信息愈发不透明,回避的程度也与日俱增。

  以兑付资产包为例,早在快鹿系兑付危机的第6天,快鹿系曾表示将在两周后公布50亿元资产包用以兑付。这一天是2016年4月6日周三,而在两周后的媒体发布会上,快鹿系并没有给出上述50亿元资产包的详细列表,理由在于此次的新闻发布会快鹿选择在了2016年4月19日召开,而这天是周二并非周三,距离两周还差一天。所以,快鹿系以这样的“理由”表示,资产包详细内容选择在下次媒体发布会即一周之后公布,如此,两周的承诺“顺理成章”改为三周。

  而真正对于资产包有所解释的时间向后推移到了2016年4月27日,此时距离4月6日已经过去21天,正好三周。但是,快鹿披露的却是一份半遮半掩的文件,仅仅显示对外投资、房屋产权、债权三部分笼统的分类资产,最后加总数字为501848.87万元,虽然达到了50亿元这一数字,但究竟50亿来自哪里、是否真的值50亿,却并无从知晓。对此,快鹿以“详细资产列表会影响后续资产处置”为由拒绝公开详细信息。

  如今,94天3个月的时间过去,在这一过程中,快鹿并没有给出这一资产包的最新进展。直至7月3日的发布会上,快鹿系对于兑付进展又给出了不一样的说法:“将尽快筹集13亿资金用于兑付。”本报记者了解到,此次给出的最新的13亿元兑付资金将来自于此前“50亿资产包”的缩减版“25亿资产包”。对于这25亿资产包的信息披露,相比最初50亿资产包的披露,快鹿系更为“保守”,明确给出了“资产处置完成前不会披露任何信息”的说法。

  与资产包体量一再变化相伴随的是资产处置内容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遮的体量也从半遮半掩到现在完全遮盖。“信息披露会影响资产处置质量”成了快鹿用起来轻车熟路的理由。

  与4家上市公司的关系“说不清”

  在快鹿系兑付危机过程中,市场更为关注的是与快鹿相关的四家上市公司。从目前来看,作为快鹿系间接持股最多的神开股份(行情002278,买入)已经是快鹿系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最初快鹿尚且愿意披露部分信息时,表示50亿资产包中并不包含上市公司股权。当时,徐琪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给出的说法是,该资产包将包括电影 IP、小贷资产、不动产,以及九鼎集团、中科招商的股权等。

  而徐琪本人在快鹿内部的角色也是“说变就变”,随着快鹿内斗事件不断上演,徐琪从快鹿危机事件之前的顾问身份一跃成为董事局主席,而这个角色在扮演的第3个月却“被离职”,2016年6月15日,快鹿集团官网发布公告,称徐琪由于个人原因辞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一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在隔日2016年6月16日,该公告在快鹿集团官网上不见了踪迹。而这份公告在7月3日的发布会上,又有了最新进展,徐琪称该人事任命通知已被撤销。

  在上述颇具戏剧性的事件反复炒作之后的第7天,快鹿再次组成了新的兑付小组,其中增加了四名投资人,投资人代表之一指出目前快鹿系真正具有价值的资产只有快鹿系涉及的4家上市公司:一家为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另3家为港股,分别为十方控股、明华科技、大中华金融。

  这一信息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推翻了过去50亿元资产包来源的可行性。对于日前,快鹿与神开股份之间岌岌可危的“联姻关系”也被更多人所关心,如果一旦快鹿与神开股份“离婚”,那么快鹿已经获得的资产也将可能面临“到嘴的鸭子飞了”的情况。面对本报记者追问“目前快鹿对于神开股份资产处置的最新情况”,徐琪再次拿出“涉及上市公司一律看公告”的说辞,闭口不谈。

  7月1日晚,神开股份发布公告称,神开股份董事长孙晔辞职,而公开信息显示,孙晔现任快鹿总裁。如此,快鹿与神开股份之间的关系更加扑朔迷离。

  在此前的6月22日快鹿兑付危机的第77天,徐琪曾表示快鹿一共处置了四块资产。其中包含两个基金和华瑞银行以及神开股份,共回笼资金3.433亿元。其中,苏宁金融拿走4250万元,对普通投资人兑付2429万元,房租物业767万元,员工工资社保1.92亿元,归还集团借款645万元,所有经营费用245万元,合计支出2.75亿元,余额为7000万元左右。

  由此可见,在过去的77天,距离快鹿集团最早兑付日期7月1日仅剩一周时间的时候,快鹿集团对于投资者仅仅兑付了2429万元。而这一数字距离在上述发布会上,一位投资人给出的目前快鹿集团需要兑付的“黑洞”152亿元还有很远的距离。能否在10月1日全面启动兑付颇值得质疑。

  快鹿员工已缩减八成

  此外,目前快鹿究竟是谁的?这一个问题也在快鹿轮番上演的闹剧中被“遮盖下去”。7月6日,徐琪表示,施建祥依然是快鹿的实际控制人,但是今天扮演的角色正在逐步退出快鹿集团管理层。对于快鹿目前的最新状况,本报记者了解到,在3月31日兑付危机发生之前,快鹿共有员工12000多名,如今已经削减至2200人,且未来还将进一步削减。快鹿称,未来每个月的经营成本将控制在2000万元左右。

关键词阅读:快鹿 兑付 危机事件 资产包 理由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