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聚焦】日本经济怎么了?“安倍经济学”喊你快醒醒

1评论 2016-12-18 12:19:24 来源:汇通网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汇通网12月18日讯——2016年即将翻篇,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说,也是他执掌内阁的第五个年头。回想当初“安倍经济学”设想的“三支箭”将会如何完美的刺激日本经济发展,现如今看来,为了医治日本经济增长的“顽疾”,纵使财务省、金融厅和央行频频聚首,共商良策,无奈经济却依旧显得半死不活。正所谓治标需治本,在如果未能对“症”下“药”,纵使安倍使出浑身解数,恐怕也难救经济于水火之中。

  【首相任期或最长,经济增长跟不上】

  2016年7月10日,在参议院半数选举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在的自由民主党(自民党)及与其联合执政的公明党轻松赢得胜利,并且超过了选举前的议席数。加之此前两党在众议院拥有的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数,使得安倍晋三稳坐首相宝座一职。

  对于日本这个国家来说,更换首相是家常便饭的事儿。日本首相全称日本内阁总理大臣,自明治维新设立首相以来的130余年间,总共有过63位首相,历经96任。换句话说,平均每位首相在位仅有2年左右。

  在今年10月26日举行的自民党会议上,对于延长党总裁任期的提案,并未出现太多反对声。这就意味着,如果在2017年3月的党代会上,通过总裁任期“3届9年”(目前为“2届6年”)决议的话,安倍晋三的自民党总裁任期预计将从目前的2018年9月最久延长至2021年9月。这也使得安倍晋三能够在第2任期结束(2018年9月)后,再度竞选首相一职。由于自民党为日本第一大党,且在日本的地位难以撼动,若真按上述剧本进行,那么安倍晋三有望成为二战以来日本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算上安倍晋三在2006-2007年担任首相的时间)。

  (图1:日本自民党历代总裁在位天数及预估,汇通财经)

  如果安倍晋三能够坐稳首相职位到2021年,那么至少可以避免日本政府的频繁换届。一般说来,一个稳定的政府是有利于该国经济发展的。据日本放送协会(NHK)在2016年12月12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自民党以39.8%的支持率高居日本其他各党派之首,可谓是遥遥领先,这对该党总裁安倍晋三来说可谓是“福音”。

  (图2:截至2016年12月12日日本各政党支持率民调数据,汇通财经)

  但是,即便安倍晋三自己不出岔子就能稳坐首相之位到2021年了吗?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图3: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日本名义GDP同比增速变化情况,汇通财经)

  从日本名义GDP同比增速来看,虽然安倍任职期间,勉强守住了经济温和增长,但是情况却不容乐观。尤其是从去年以来,名义GDP增速基本上从其担任日相以来的最高峰开始出现一路下滑。从下滑趋势来看,极有可能在其任期尾声,日本经济或将重现衰退。

  (图4:截至2016年第10月日本失业率变化情况,汇通财经)

  如果单从失业率情况来看,安倍晋三或许交出了一张不错的成绩单,在其执政期间失业率一路下行至3%附近。但是,如果和日本人口变化情况结合在一起看的时候,日本失业率的下降是否真的是因为更多人找到工作了吗,这还需打上一个问号。从IMF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日本人口或许早在安倍晋三首次执政的2006年前后以来就已经见顶,并拐头向下了。

  (图5:预计至2021年日本人口变化情况,汇通财经)

  安倍晋三凭借其2012年再度上台后加速实施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措施——俗称“安倍经济学”,使得日本通胀水平在此之后一路加速上行至接近4%的水平,但这却似乎只是昙花一谢。现如今,日本通胀又回到了0%附近水平勉强挣扎着,更别提日本央行2%的通胀目标了。曾几何时,人们一度寄希望于“安倍经济学”能够带领日本走出那“失落的二十年”,但是人们通缩的思维却被现实一再的巩固。

  (图6:日本CPI同比增速,汇通财经)

  【自创学说三支箭,财政货币齐上阵】

  安倍晋三于2012年12月再度当选日本首相以后,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加速出台了一系列的刺激计划,俗称“安倍经济学”。具体内容可以简单的概括为“三支箭”——即货币宽松政策、财政刺激和改革。

  日本改革的核心是想通过购买日本国债来向实体经济注入货币来刺激信贷、消费并推升通胀水平,以对抗长期通缩对日本经济的打击,同时降低汇率以刺激出口。此后的核心是刺激企业的投资、消费、工业、出口、就业等实体经济的真正增长动力,以达到用货币刺激带动消费、消费带动实体经济内部需求,最终刺激经济增长、对抗通缩的目的。然而,这一路似乎走的并不顺利。

  货币政策方面,为了配合日本政府进行改革,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上任后不久,便开始着手进行货币刺激政策。首先在2013年4月份,启动了QE(量化宽松)。见没有效果,又在2014年10月意外启动了QQE(质化量化宽松)。在此之后,美元日元汇率几乎从108一路飙升至125。按理说,汇率贬值能推升通胀水平,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遇上油价崩盘。眼看日本又将深陷通缩境地,在2016年1月末,黑田东彦出乎市场意料地将基准利率调降至负利率(-0.10%)。可悲的是,通胀水平始终不见回升。到了今年9月,日本央行只能被迫地修改了货币政策框架,以便让通胀水平向着2%的目标前进。

  财政政策方面,日本当局深刻地明白,只有央行进行货币宽松政策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配合。今年8月2日,在日本政府的临时内阁会议上,通过了规模达28.1万亿日元的一揽子刺激方案,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三次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在此方案中,包括13.5万亿日元的财政刺激,而这13.5万亿日元的财政刺激中又包括7.5万亿日元的中央和地方支出,6万亿日元的财政投资和贷款,其余约14.6万亿日元将用于金融机构和民间企业投资。日本政府预计,这一系列的刺激措施将在近期内将日本实际GDP提升1.3%左右。

  但是根据12月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日本内阁府大幅下修了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第三季度GDP季率从初值的增长2.2%,大幅下修至增长1.3%,较此前分析师预估的增长2.4%几乎“腰斩”,资本支出及库存也均较初值得到下修,这再次引发了外界对日本增长前景的忧心。

  【最恨汇率来捣乱,欲使南辕却北辙】

  就在经济半死不活之际,日元汇率也不能让日本当局省心。对于日元汇率走势,包括财务省、金融厅和央行官员在内的众多官员,从年初至年末,不论是官方渠道还是非官方渠道,口头干预也好、实际干预也好,似乎总是不能按照他们的设想来走。

  (图7:美元兑日元1995年3月至2016年12月的周线走势及部分事件概述,汇通财经特制)

  在美元兑日元从今年年初120附近一路跌向100之际(美元兑日元下跌意味着日元升值),日本各方官员频频出来发声,试图压制日元的升势,但这些都是徒劳的。虽然一开始,日本官员讲话对于日元汇率还能有所影响,但是随着过于密集的发言,导致市场对于他们讲话的内容都麻木了,用经济学的原理来讲就是边际效应递减。

  这时对于安倍晋三来说,却显得异常尴尬。“安倍经济学”其中一支“箭”就是货币宽松政策。虽然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认真的执行了国会赋予其的权利,但是市场却总想与央行对着干。如果货币政策失效,这也就意味着央行失去了对其政策的把控能力,更意味着“安倍经济学”将折损这第一支“箭”。

  好在全球央行们似乎意识到了,日本央行面临的这种任市场“宰割”的窘境可能具有扩散的风险。所以可以看到,从今年7月在成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召开以后,全球收益率曲线出现见底回升。而在下半年,随着美国总统大选及意大利修宪公投的结果出炉,年内主要的政治风险被一一消除,美元兑日元开始出现回升。日本央行重掌货币政策主动权,也使得安倍晋三得以继续推进其第二支“箭”——财政刺激,也就是前文中提及的高达28.1万亿日元的一系列刺激方案。

  【老龄渐增劳力少,另类方案图增长】

  不过,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政策说到底只能治标,如果想要治本还需射出“安倍经济学”那最后一支“箭”。但这最后一支“箭”还未射出,就遭遇“逆风”。今年6月,安倍晋三宣布将原本打算于2017年4月上调消费税推迟至2019年10月。在此决定一经宣布之时,便有评论认为这预示着“安倍经济学”的失败。

  不过,不论政府最终是否能够顺利进行改革,日本经济问题的根源还在于人口问题。据日本总务省在今年10月26日发布的2015年国势调查(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日本总人口为1亿2709万5000人,与2010年的上次调查相比减少了96万3000人。如果仅观察日本人,则减少了107万人至1亿2428万4000人。在日本全国1719个市町村中,有1419个市町村人口出现减少,占82.5%。处于15-64岁间的生产年龄人口减少474万人至7628万人。在总人口中,65岁以上的老年人所占的比率高达26.6%,超过1/4,并超过意大利(22.4%)和德国(21.2%),处于世界最高水平。人口老龄化的压力越来越大,劳动力在不断下降。

  要解决劳动力问题,无论是在既定人口下,还是在新增人口下,说到底还是提高生产率的问题。

  (图8: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在7个主要发达国家中处于最低,汇通财经)

  在既定人口的情况下,要提高生产率就要提高机械化、促进现代化。在制造业方面,随着机械化的发展,人均的附加值也更容易相应地提高。但另一方面,在服务业,依赖人力的业务很多,却难以提高生产率。不过,随着网络技术的深入发展与运用,这方面的问题在不久的将来或许有望得以解决。

  日本经济产业省正在推动有效利用人工智能(AI)等的“第4次产业革命”。经济产业省的菅原郁郎事务次官指出,日本是最容易接受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替代劳动的国家。如今,日本民间组织正在积极的研发IT和人工智能(AI)等提高劳动效率的“工具”,并加以利用。对于日本来说,真正需要的或许是积极跟上技术创新大潮的智慧。

  在既定人口的情况下,日本还在促进社会就业方面下苦工,比如延迟退休年龄、促进女性就业等。2013年,安倍晋三首次承诺鼓励更多女性进入职场,被戏称为“安倍经济学”内容之一的“女性经济学”。但现实是,安倍政府已经远远落后于3年前所定下的目标。

  提高生产率的另一条路径是新增劳动力。为此,日本方面所做的努力除了提高出生率之外,还在摸索接纳更多的外国人。日本法务省2016年9月26日公布的,截至2016年6月底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比2015年底增加了3%,达到230万7388人,创出了历史新高。利用技能实习制度留在日本的外国人达到21万人,增加了9%。这表明,在日本国内居住的外国人数呈现增加态势。

  不过除了上述措施之外,安倍晋三在任期间,日本东京成功申办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虽然在目前自民党还未修改党则的情况下,安倍晋三无缘以首相的身份经历2020年东京奥运会,但至少或许他能提前享受一些场馆建设时,基建对经济的拉动效益。

  为了刺激经济,日本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日本国会于今年12月15日通过法案使赌场合法化,为综合了高风险赌博、酒店、购物及会议空间的运营项目铺平了道路。据大和总研估算,只要有三家赌场,每年就能产生将近100亿美元的净利,相当于日本GDP的0.2%。不过,博彩业高层表示,最快要到2022-2023年才能见到赌场营运。安倍晋三肯定无从享受这一另类“福利”了。

  【未来非一帆风顺,摸石头也要过河】

  眼下,美联储在北京时间12月15日进行了自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二次加息。随着美债收益率的升高,而日本央行又承诺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控制在0%水平附近,美日间的利差势必拉大,日本经济又将承受着来自外部的考验。

  好在外部环境并非都是负面消息。随着油价回升,全球各国的经济刺激措施不断升级,尤其是抱着对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在明年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的期待,全球通胀似乎出现了见底回升的现象。日本政府期待全球大环境的改善,能够帮助抵消当下经济所面临的各种“逆风”。

  不论如何,如果安倍晋三还想将他的首相生涯至少延续到2021年的话,那他即便是“摸着石头”也要“过河”。

  本文为汇通编辑“随风”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