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版特朗普!这个春天西欧的“风”往哪吹

1评论 2017-03-15 07:14:12 来源:新华网 两大主题十只金股

  荷兰过去没有哪一次议会选举像3月15日这场一样令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瞩目。法国和德国将分别在4月和9月开始大选,排外的极右翼势力在这几个欧盟创始国来势汹汹,并有结成“统一战线”之忧。欧洲主流政治是否能刹住这股极右风?

  【“荷兰版特朗普”的崛起】

  早在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之前,另一名以“政治不正确”观点知名的政客海尔特·维尔德斯已经在大洋彼岸的欧洲崭露头角。如今特朗普入主白宫,维尔德斯也从荷兰政坛的边缘步步逼近这个国家的权力中心。

  2月一份选情民调显示,维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有望在15日的议会下院选举中大有斩获,甚至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传统右翼的执政党自由民主党支持率一直与自由党不相上下,直到选前数周才略有领先。

  维尔德斯的排外主张包括:禁止任何来自伊斯兰国家的难民或移民进入荷兰;关闭荷兰境内的所有清真寺和伊斯兰教会学校;荷兰退出欧盟;驱逐犯了法的双重国籍者。

  维尔德斯被称为“荷兰版特朗普”。他和后者的共同点还包括对主流媒体的不信任和爱好在推特上发言。特朗普上台后颁布针对西亚北非多个国家的人员入境禁令,维尔德斯在推特上大表赞赏。

  荷兰经济已基本摆脱金融危机影响,重回增长轨道,本次大选中,经济不再是热门议题,移民问题才是荷兰人的最大关切。荷兰人口中有大约三成是外来移民。

  维尔德斯人气渐涨,荷兰惯于走中间路线的主流政党也开始迎合保守选民,包括首相马克·吕特领导的执政党自由民主党。吕特以一封公开信开启选战,其中涉及移民问题的措辞马上引来“炮火”。吕特在信中警告说,那些不想按照荷兰约定俗成规则行事的人应该离开这个国家,民权组织称“这听起来像是自由党的腔调”。

  制度使然,荷兰有多党联合执政的传统,而目前大多数政党已放话,绝不会与维尔德斯联合组阁。但英国广播公司评论说,假如维尔德斯保守派主张被足够多自由派政客悄悄接受或仿效,那么他即使没赢得选举,也算是一场大胜。

  【被右翼利用的民众焦虑】

  即使荷兰的维尔德斯最终不会“上位”,4月举行大选的法国也可能传递出危险信号。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通过对其父、国民阵线创始人让-玛丽·勒庞的新纳粹主义立场稍作修饰,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吸引了更多选民的支持,在选前民调中的支持率始终稳居前三位。

  民调机构普遍预测,勒庞会顺利闯过4月23日的第一轮总统选举,在5月7日第二轮投票中与自称“不左不右”的独立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角逐总统宝座。目前后者支持率领先,但这是一场评论家眼中“法国自二战后最难预测结果的选举”,谁也不敢断定勒庞不会入主爱丽舍宫。

  法国驻美国大使热拉尔·阿罗警告,主张限制移民和法国脱欧的勒庞若成为总统,意味着“欧盟的崩溃,因为没有法国的欧盟完全没有意义”。

  没了法国,欧盟的两大发动机只剩德国。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接收难民问题上起着欧洲的榜样作用,但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迅速崛起,令人警惕。

  这个党成立于2013年2月,2014年第一次参选欧洲议会选举时就一鸣惊人。它先是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以“解散欧元区”立场获得注目。2015年以来,欧洲难民危机愈演愈烈,德国选择党又公然排外、反对接收难民。如今它吸收了主流政党中一些右翼乃至极右翼势力,“反难民”“反伊斯兰”“反欧盟”成了它的标签,和荷兰、法国的极右阵营如出一辙。

  德国北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是默克尔的选区。在去年州议会选举中,德国选择党就在这个州击败默克尔的基民盟,升到了第二位。今年,这个党推出候选人莱夫-埃里克·霍尔姆,准备在9月联邦议会选举中直接挑战第四次竞选连任的默克尔。

  霍尔姆没从政经验,只是个前电台主持人。默克尔目前最具竞争力的对手是本来的执政盟友、社会民主党领导人马丁·舒尔茨,两人都是欧盟一体化的支持者。霍尔姆个人并不具备打败这两人的实力,但据民调估测,德国选择党将会获得10%左右的选票,从而跨过5%的限定门槛、进入德国联邦议院。德国主要政党表示绝对不会同它建立执政联盟。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德国问题专家连玉如教授指出,同欧洲其它国家不同,德国自身的经济社会发展极好。据德国联邦经济部2016年度经济形势报告,德国经济实现了1.7%的增长;失业处于1990年德国统一以来最低水平;就业者实际收入创下20多年来的最高增幅。欧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2016年12月一次民调显示,83%的德国民众看好德国的经济形势,82%的人对个人的财政状况表示满意。

  连玉如认为,德国民众的不满同现实的经济社会发展脱节,更多地是一种对未来发展不定的担心和焦虑心理的体现,这种心理会被右翼民粹主义势力所利用。极右势力目前约占德国选民的5%左右。

  如何阻挡排外右翼势力壮大?连玉如说,关键不是消极地应对右翼势力的挑战,而是更要积极举措,驾驭国内外危机,化解全球化带来的消极影响。譬如,德国可以利用2017年《罗马条约》签订60周年契机以及二十国集团主席国的地位,提供正能量,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近乎“无解”的西方社会危机】

  一个危险的趋势是:欧洲的极右翼政党似有连成“统一战线”之势。1月,德国选择党在科布伦茨市主持了一场右翼聚会,把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勒庞和荷兰的维尔德斯都请到了现场。勒庞3月还呼吁波兰、奥地利等国右翼政党和她的国民阵线团结起来,合力“拆散欧盟”。

  西欧排外主义右翼势力抱团上升,今年荷、法、德三场大选将会测试主流民意和政治力量是否仍有能力刹住这股风气。然而,美国执政党一些人却在起煽风点火作用。

  美国资深共和党议员斯蒂夫·金3月12日就公然在推特上褒扬维尔德斯:“维尔德斯懂得文化与人口结构决定我们的命运。”他还说:“我们不能用别人的孩子来重塑我们的文明。”金一贯反对给非法移民的后代美国公民身份。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前“标杆”的3K党前党首戴维·杜克欣慰转发了金的言论。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高健说,排外浪潮在欧美国家兴起,根源在于其现阶段的两大社会问题。一是民生问题:本质上全球化的经济发展模式下,欧美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呈现加速度下降趋势,从基础工业、制造业到高科技领域,西方发达国家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优势地位自2008年以来明显削弱,贫富差距日益显著,经济增长乏力,原有优越的社会保障体系无以为继,无法保证充分就业,在这种形势下,种族问题、民族矛盾会被不断热炒,这是西方社会文化的“传统”。

  另一个是民族问题。高健说,穆斯林族群在欧洲发达国家的人口数量呈现明显上升趋势,让西方主流社会感到根本性的威胁,而频发的恐怖主义行为极大地加深了欧洲国家族裔间的对立紧张态势。西方文明的精神本质决定了其解决民族问题的方式只能是粗暴武断的,导致社会危机日益深重。

  高健认为,民粹主义、反全球化、民族问题、难民危机,这些都是西方现代文明内在危机的外在体现。这一系列社会矛盾与危机现在看来几乎无解,对世界格局产生的深远影响不可估量。(沈敏)(新华社专特稿)

关键词阅读:上海外国语大学 安格拉·默克尔 勒庞 荷兰版特朗普 炮火

责任编辑:苗绍华 RF134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