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如何从小众走向大众

1评论 2017-03-31 05:20:00 来源:金融时报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市场呼唤优质好看的纪录影片。中国纪录片正从“小众时代”迈进广受关注、繁荣发展的“大众时代”。“新”与“优”这两大特点足以使其成为电影市场一支潜在生力军。

  《我的诗篇》自问世以来已赢得大量观众与影评人高度评价,先后斩获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年度最佳纪录片”和“最佳音效纪录片”、中国纪录片学院奖“最佳纪录电影”、上海影评人协会“最佳新人新作”、中国影视学院奖“年度最佳纪录电影”等奖项,并入围“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和最佳剪辑,全球最大纪录片节荷兰IDFA主竞赛单元,同时也在美国纽约和洛杉矶进行放映,并在哥伦比亚、耶鲁大学等多所常春藤名校进行学术放映和交流。

  今年伊始,关注工人诗人的纪录片《我的诗篇》在全国公映。从筹备之初的众筹拍片到历时一年的百城千场众筹观影,再到跨年直播现场推荐,为了“求关注”,《我的诗篇》两年多来想尽了办法。导演秦晓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有人说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博眼球’,但我们更希望让工人诗人这一特殊群体得到更多人关注。也许我们没办法改变他们的物质命运,但更多人关注的目光,可以在精神层面给他们以关照。对他们来说,精神层面的尊重与对话,同样不可或缺。”

  《我的诗篇》由财经作家吴晓波策划,曾获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讲述6位平凡的工人与诗歌的真实故事,他们用诗歌抒发悲欣,吟咏爱情,更真切地记录下了这个时代,是当下中国工业社会真实的写照和缩影。这部从诗歌角度深入表现中国3.1亿工人命运的纪录片,自打“出生”就烙上小众文化的符号。在快餐式消费的当下,电影院的受众大多奔着明星大腕、大片而来,而《百鸟朝凤》的“奇迹”似乎也注定无法复制。

  互联网时代,给纪录电影创作一个全新命题。过去,我们或许只能抱怨了解纪录片的人太少。但现在则完全可能通过互联网手段去筹集资金、完成创作,实现和观众的深度互动。这对纪录片来说,是一次绝好发展机会。以往,不少纪录片由于没有更多资金用于宣传推广,只能是“养在深闺人不识”,进了院线也往往遭遇“一日游”尴尬。中国每年有多部优秀纪录片,因为题材、类型、市场等原因不能得到院线排片。为了不让优秀纪录片再继续被埋没,采取众筹观影方式似乎是不错选择。通过众筹,能让纪录片吸引大众眼球。就纪录片《我的诗篇》而言,从某种意义上看,诗歌和工人有其共通性。决定了它们的推广和传播通道相对狭窄。为工人的诗歌梦想发起众筹,让更多人关注工人、关注诗歌很有意义。

  《我的诗篇》是首部因普通观众众筹推动而进入院线公映的非虚构电影。2016年,影片走过了全国205座城市,先后有1349个热心网友发起众筹观影,并成功完成了1000场放映,进场观众累计近10万。更难能可贵的是,观影民众自发在社交网络为《我的诗篇》叫好,试图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形成星火燎原之势,引发新一轮的众筹或院线方面的注意。

  市场一直在呼唤优质好看的纪录影片。纪录片观众有鉴赏力和消费力,是一个庞大的观影群体。他们也一直在等待,更能引起他们共鸣的纪录影片。中国纪录片正从“小众时代”迈进广受关注、繁荣发展的“大众时代”。在大浪淘沙当中,国产电影市场的主要问题也一一暴露,其中最主要的问题便是影片类型单一化。有先见之明的电影企业已经意识到,如果说大家只“押宝”单一类型商业片并非盈利的长远之计,那么,投资扶持全新的电影类型、培养建立特定观影人群已开始引起电影产业内部的重视。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用新鲜优质内容吸引黏着力高的特定用户群体尤为重要。虽说,纪录电影目前还属于“小众文化”,票房前景也并不明朗,但“新”与“优”这两大特点足以使其成为电影市场一支潜在生力军。(本版制图:张乐)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