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基石15年累计投资100个项目退出40个

1评论 2017-05-04 12:54:5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低吸也能抓涨停!

  “管理是一门学科,这首先就意味着,管理人员付诸实践的是管理学而不是经济学,不是计量方法,不是行为科学。无论是经济学、计量方法还是行为科学都只是管理人员的工具。”——彼得路德鲁克

  催生管理学,预测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被某些人誉为“现代管理学之父”的彼得路德鲁克,深深影响了杰克路韦尔奇、比尔路盖茨等产业界的大咖,也深深影响着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深圳市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

  20年前,通过阅读德鲁克的书,张唯这样描述管理学之父带给他的影响:“他让我在黑暗的隧道中看到了光明。”

  “德鲁克让我醍醐灌顶,他的思想改变了我一生。如果我爱一个人,一定向他推荐一本德鲁克的书——《管理:使命、责任、实务》。”张维坦言。

  直至当下,德鲁克的思想依旧潜移默化地影响在基石资本的日常管理。公司整个团队持有股权,张维持股30%多,其他几个人共计超过50%,预留了15%给业务骨干。

  基石资本核心团队发端于2001年,毫无疑问是国内股权投资公司中的老人,核心团队紧密合作时间已超过15年。近20年的股权投资管理经验,奠定其在PE圈的江湖地位。圈子里也流传着山河智能、三六五网等众多经典案例,与其相伴的还有基石稳健中重拳出击的风格。

  百倍回报的山河智能

  看一家PE公司的质地和成色,其过往的经典案例就好比KTV的必点曲目一样,是必须看且要重点看。

  山河智能、三六五网、山东六和、爱卡汽车、回天新材、华中数控、丝路视觉、科信技术、凯莱英等多个股权项目背后,基石资本的身影都曾出现。

  尽管已过去十年,2006年12月下旬上市的山河智能的股权项目至今仍让张维记忆犹新,正是这个超百倍回报的项目成为基石资本诞生的起始资金。

  2004年,基石资本投资湖南长沙一家工程机械企业,就是现在的山河智能。当地已有两家有名的企业,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当时宏观调控,工程机械行业受影响较大,山河智能四倍估值也没人敢投。

  张维和他的团队们深入分析发现了公司两项特质:一是有技术优势;二是创始人何清华教授是中南大学机械研究所所长,拥有非凡的企业家精神,公司“液压静力压桩机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不过,张维并不否认后来A股市场的发展为其带来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我们2004年投资它的时候运气比较好,2005年中国没有推出创业板,推出了中小企业板,中国的创业板2009年才推出来。2006年,这个企业很幸运地上市了,2007年我们碰到了牛市,这笔很普通的投资,我们以3700万的投资带来120倍的战略回报。”张维回忆道。

  而山河智能帮助张维和他的团队们完成了极其宝贵的原始积累,创立了基石资本。更重要的是,这个第一个退出的投资项目的影响还体现在能力被验证所带来的自信上。

  有了百倍回报的背书,张维觉得面对LP,第一次拥有了对等的话语权,同时面对企业家,也更为从容,这无疑有利于拓展优质的投资项目。

  投人投人还是投人

  山河智能案例中,吸引张维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其创始人身上流露出强烈的企业家精神。

  在PE圈子里,有一条被视为股权投资的准则:投人、投人还是投人,宁可做一流的团队二流的项目,也不做一流的项目二流的团队。这条准则无疑是在反复强调投资标的中企业家精神重要性。

  相较二级市场要考虑到市场情绪等噪音,PE圈子则显得较为纯粹一些,尺度上也更侧重于企业各方面因子,尤其是把握企业的成长性。

  在张维看来,PE常规套路履行到位是必须的,既要走进企业的客户价值链去看企业,更要从企业家精神和组织体系两个维度去理解企业。没有企业家精神持续牵引,企业成功不了;不能发育起组织体系,企业做不大。优秀的中国企业是理性和野性的混合体,理性代表了现代企业制度,遵循流程、预算管理、遵守市场规则和商业道德,野性代表了机会主义、冒险精神、进取性、不按规则出牌。风云变幻,无法墨守成规。所以才有杰出如华为的中国式管理——“乱中求治,治中求乱”。

  投资除了要看到左边就是产业竞争结构,企业的竞争优势爱基,净值,资讯等,更重要的则是在右边,那就是企业的组织体系、公司治理、企业家精神,这些财务报表背后的东西其实更重要。大家通常会认为这些因素比较抽象,难以分析。组织体系的建设在更大程度上体现了企业的长期发展的价值。

  “我把企业家精神归纳为三条。第一是勤奋、执着,有不屈不挠的精神,这是大部分企业家都具备的。第二条很多人不具备,即能够打破常规,颠覆规则,有冒险精神。用熊彼特的话来讲,就是不顾手中的资源奋力拼搏。第三条更少人具备,就是有抱负和胸怀。抱负,是指他是事业导向、有产业理想的,而不是金钱导向的;胸怀,是指他知道做企业是需要分享的。”多年的积累,张维给出了企业家精神判断的三个准绳。

  这三条准绳,不仅被张维用来衡量被投企业,也在基石资本的运作中用作自我对标。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思想体系,在之后的投资中,张维将企业家精神的考察放在格外重要的位置。

  今年一季度,基石资本对商汤科技进行了三千万美元的B2轮投资。“在看到商汤科技这个项目的时候,它已经发展成了相对成熟的技术平台。我们看好商汤科技整个团队,在这个领域的权威性。”张维表示。当时很多人认为商汤科技的估值高,但基石资本认为这是一个平台级的、全世界最前列的人工智能企业,而不是一个小的技术应用企业。同时,商汤科技有一定规模的营收,证明它的技术可以应用到市场层面。所以对商汤科技12亿美元的高估值,基石资本并不觉得贵。

  商汤科技2016年有超过1亿元的收入,2017年的收入会持续增长,其估值其实比中国二级市场很多公司都便宜。而商汤科技是基石资本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的首家公司,而且它占据了行业的制高点,未来基石资本也会持续关注人工智能在垂直行业应用的公司。

  稳健中重拳出击

  15年的沉淀,PE圈子里也给基石投资策略贴上标签:稳健中重拳出击。

  一位深圳PE人士向记者表示:“基石的风格就是他们的项目风险并不是那么高,但是敢于下重手,其单笔投资总体额度较同行平均水平是比较大的。”

  对此,基石资本的领航人张维的观点也给予了印证,它是这样定义的:“基石资本的打法是,不期待宏观经济的好坏,也不期待改造一个团队和创始人;不期待企业商业模式的改造,也不期待所谓的风口。而是“在自己熟知的领域做一些精耕细作,把自己的能力布局在自己能把握的赛道上,让我们看出这些跑出一半赛程选手的动作和行为,分析他的组织体系和企业家精神来进行投资。”

  投资的企业最后能否上市成功,一般来说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很多机构就会做分散投资,组合投资。但管理规模400亿元的PE掌舵人张维却并不这样看。 “我们是重点投资策略,总量上公司几百亿元的管理规模主要由100多家重点投资标的公司构建,大大少于业内同级别管理规模覆盖的300到500家。2003年时,我们希望把手上的几个亿一把投到一个项目。我们一开始就没打算分散这些投资,背后核心逻辑是,分散是因为没有看懂,如果你看懂了,为什么不去重仓,不重仓是因为你没有看明白。很多机构投资一两千万时,我们投山东六和就有6700多万元。很早以前,我们投资过回天新材,买了几百个人的股权,在公司上市时我们并列第一大股东。”张维解释称。

  还有一个典型就是爱卡汽车。基石资本为爱卡汽车投资了20多亿元,尽管爱卡汽车去年的经营收益没有达到预期,但它依然值得期待。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目前它的营业收入已经到了10多亿。过去,爱卡是一个汽车门户网站。基石收购爱卡是希望将它打造成为一个汽车消费的综合服务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每一个细分领域都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包括新车交易、二手车市场、汽车金融以及车辆维修等等。到目前为止,在这一领域并没有出现一家能够将线上、线下进行良好结合的企业,而这类线上线下结合的项目也构成了基石资本最为重要的投资。

  可以理解的是,集中投资策略,恰恰源自GP的自信。

  过去15年,基石资本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截至2016年底,基石资本累计投资项目100个,实现退出项目40个,其中IPO项目17个、借壳或重组上市5个、回购转让退出15个、三年期定增3个,此外新三板挂牌项目有12个。基石资本项目退出率达40%(不含新三板)、上市公司形成率25%(不含新三板)。

  有趣的,日常生活中当太太打趣说,“你那工作有什么价值呢,无非是帮有钱人再挣多点儿钱,而张维笑笑表示:我这是帮助企业更好的成长。”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