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解约应届生 乐视危机的蝴蝶效应?

1评论 2017-05-20 09:48:49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没时间盯盘怎么办?

  本报记者 贾丽玮报道

  近日,有报道称,酷派集团将与已经签署三方协议的300余名应届毕业生全部解约,酷派方面已确认有解约一事,但没有网曝那么多,酷派因此在业内引起广泛关注。

  从爆料者的聊天截图了解到,对于此事,酷派方面给出的理由是集团目前经营状况乏善可陈,业绩不好,无法支撑如此多“学生兵”。另外,由于业务战略调整面向海外市场,因此国内职位将缩减导致。

  据爆料者透露,酷派方面愿意以本科生3000元,研究生4000元的金额对已签约应届毕业生进行赔偿,并承诺尽力帮忙介绍其他公司。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酷派解约300余名应届生,解约费达90万,并不算太多,但省下的一大笔钱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用于“急救”。

  2017年,酷派如何生存下来?是通过运营商把国内的市场稳定下来,还是将零售通路做起来?这是摆在酷派高层面前的待解之题。

  命运多舛的酷派

  不得不承认,创立于1993年的酷派也可以称得上是老牌国产手机,也曾辉煌一时。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知名互联网学者李易教授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酷派这次事件也是中国老牌电子产品的一个缩影,曾经的‘中华酷联’(2013年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四家主流智能手机厂被国内媒体合称“中华酷联”)的四大品牌曾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伴随着形势变化,包括中国在全球中地位的变化,到最后最惨的就是酷派。”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酷派在2002年转型进入手机研发领域,依托运营商市场,2012年酷派销售额曾破百亿,国内市场份额占到前三。

  然而,好景不长,到了2014年,由于当时的市场运营商补贴弱化,酷派业绩开始出现下滑,经公司战略调整,随后开始与奇虎360合作,推出奇酷手机品牌,不过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效果。时间不长,因酷派违反同业竞争协议而引起纠纷,两者最终还是不欢而散,这无疑给酷派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到了2016年6月,酷派决定委身于乐视,乐视成为了酷派第一大股东,意味着酷派集团成为乐视的控股子公司,乐视董事长贾跃亭获任酷派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

  另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酷派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名存实亡,退出了手机的舞台。再次推出酷玩6,也只是背水一战,做最后一搏。其实,酷派也在不断谋求转型,只是并没有成功,业绩逐年下滑。

  王易认为,面对时代的变迁,以及面对国内外一些大的厂商崛起时,酷派没有很好地跟上时代的步伐,没有进行适时的调整。另外,和其他几家企业相比,酷派自身的底子过于单薄,导致到最后时似乎乱了阵脚。

  在这种情况下,酷派觉得自己应该寻找一个“靠山”。王易表示,即使感觉到危机,但是也并没有选择沉下心,向各行虚心请教学习,提高自身,而是只想寄托于外部的力量,渡过难关,试想一下,假如自身没有问题,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是完全不需要投靠别人的。而实际证明,酷派选择的投靠对象似乎也并不理想。

  许俊龙分析认为,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说,乐视网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按巴菲特的分析角度来说,作为科技公司的乐视网,其快速增长伴随着大量资金投入,也就是说,公司经营靠投资人的资金维持运转,而且盈利之后也要将资金投入到新业务的发展中去,很少有股息红利回报。而从全球手机销量来看,2016年全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仅增长2.3%,可见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发展的艰难。

  据悉,酷派集团于4月21日发布最新公告,集团截至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4.6亿元港币。预计今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会扩大到6亿-8亿港元之间,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

  其中,公告中称,产生预计经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市场竞争激烈,而本年度公司规划中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同时,集团持续投入研发及市场销售推广活动,导致集团2017年上半年费用支出未有改善。

  然而,酷派在自身出现危机的情况下,还执意要招300余名大学生,王易对此表示不解。“企业文化和风气还是相当重要的,尤其是当下的民营企业,最大的社会责任感就是,让自己的公司能够运转下去,对企业员工负责任,如果不能做到务实,那最后只能害人又害己。”王易表示。

  另外,王易告诉记者,现在的市场,就像曾经的英特尔创始人戈登·摩尔总结的摩尔定理一样,产品每隔两年性能应提高一倍,价钱下降50%,所以说,在这个领域要想生存下去,需要创始人打起非常高的精神。

  乐视生态链危机

  一段时间以来,乐视旗下先是易到出现难题,目前酷派又显现危机,再加上乐视汽车、乐视体育等领域负面新闻层出不穷,难道真如业内所言,乐视的钱荒危机愈演愈烈?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当初乐视收购酷派的时候是不被看好的,因为本来乐视当时就已经出现问题,而酷派也在不健康的状态下加入乐视,这对酷派绝对是不利的。

  对此,微博知名数码博主康文乾表示基本认同此观点。他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酷派当时加入乐视,基本上处于劣势,因为后来360加入成为三角恋的斗争,而酷派可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可以说是“被卖了还帮老板数钱”的意思。

  “不过,虽说酷派当时加入是劣势,但估计这是酷派当时最好的选择,可能没有乐视,酷派也不会活到今天。”康文乾补充道。

  同样,宋清辉表示,酷派在加入乐视的时候,自身的市场份额已经缩减,加上资金匮乏等,其品牌影响力几乎消失殆尽。

  即使此前乐视入主,好像也没有能够挽救酷派于水火之中,反而令酷派原有资源快速分散。“当初,乐视就不应该收购酷派,后来的事实也已经证明,这次收购加速了乐视本身资金紧张。”宋清辉坦言并认为,“这次收购是非常失败的,等于收购了一个‘鸡肋’资产。”

  中研普华研究员许俊龙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乐视的市场以及酷派的技术在产业链上有很大的互补性,但当时酷派经营上亏损,而乐视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也持续下滑,资产负债率持续高于70%。可以说,乐视的这种收购忽略了本身经营能力,也加大了乐视的风险。

  的确,近年来,从乐视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来看,不断传出资金链风险的消息。直到今年乐视依旧没有解决资金链断裂的问题,还频繁发生员工讨薪等事件。

  “很明显,乐视的资金链确实出现了问题,连自身都难保。不但不能够打开新的局面,甚至连挽回酷派颓势都很难,同时酷派也因为曾经和360之间的事情,导致错失发展良机。”宋清辉表示。

  许俊龙认为,乐视打造的生态圈“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其实是一种互联网生态系统,所以本质上是互联网业务。

  在互联网业务中,企业首先要集中精力考虑用户模式,首先考虑怎么发展用户,怎样以某种方式获得用户,以某种方式提供很好的用户体验,进而形成一定规模的用户平台,等到形成了一定的用户规模和用户忠诚度之后,再考虑如何开发这些用户资源来赚钱。所以乐视前期就是在玩砸钱游戏,而很难兼顾公司盈利。在资本市场中,即使是中国A股,如果没有稳定的业绩支撑,也很难长期持续下去。今年乐视不断曝出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以及发生员工讨薪等事件,就是很好的佐证。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在乐视、酷派、360里面,360还算是没有危及的一个。康文乾说,“贾跃亭作为一个企业家,让乐视通过造车扩张,得到更多投资,这是很好的出发点,但事实上这盘棋很难控制,最后,乐视因为一辆车就把整个公司拖垮了,拖垮了手机、体育、视频等,得不偿失。真可谓成也汽车,败也汽车。”

  王易告诉记者,在乐视旗下,有类似命运的,除了酷派还有易道。“其实,乐视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实力,但是野心却不小,做的事情涉及到如此多的领域,然而,在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又何以拯救酷派呢?”王易坦言。

  许俊龙认为,乐视此时同时面临内部以及外部的巨大压力,或许依旧只能通过继续融资来缓解。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