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炫富叫做“撸茅台” 有一种忽悠叫做“钓愚”

1评论 2018-01-13 21:14:14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程大爷 打板族爽了!

  当一样东西被赋予了金融属性,那就意味着它已经做好了被炒到天上去的一切准备。

  就像泥菩萨被贴上了金箔就变成了活菩萨、气功大师被“确认”有特异功能就具备了忽悠脑残粉的超自然能力一样。

  早些年的资源类商品如有色金属中的煤炭、石油如此,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中的姜、蒜和绿豆如此,作为消费品的房子如此……现在,作为食品饮料茅台酒亦步亦趋,成为了稀缺投资品,它的灵魂被金融属性附体,离成为“硬通货”也不远了,它可以被抢购、被炒卖、被收藏、被炫耀……总之,它不大可能仅仅被当作一种酒精饮料拿来喝了。

  茅粉们说这都是经济规律在发挥作用,茅台炒到天上那是供求关系决定的,无论酒价还是股价炒得再高,卖家与买家那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干卿底事?你大爷嫌贵买不起那就一边凉快去。

  没错,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的核心信条就是:自由市场制度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自动调节着供求关系,然而,现在这只“看不见的手”却已经变成了随时准备绊倒消费者的“看不见的脚”。

  诺奖得主乔治·阿克洛夫与罗伯特·席勒在《钓愚》中解剖了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欺骗问题。在书中,他们创造了“钓愚”和“上钩的愚者”两个名词,以形容商人和企业愚弄和欺骗消费者的行为。他们历数普遍存在的“钓愚”现象,并从另一个角度反思了金融危机爆发的内在原因。他们反复强调,如果要减少“钓愚”行为,政府的监管和干预十分必要。

  确实,市场在为我们带来福利的同时,也带来了灾难。普遍存在的人性弱点、信息不对称等让我们无一幸免都会成为“钓愚”中的受骗者——就连聪明如阿克洛夫与席勒者都不例外。

  有一种炫富叫做“撸茅台”

  上周,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的“冰花”男孩顶着一头风霜站在教室里的照片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男孩衣衫有些单薄,头发、眉毛、睫毛全部冻出冰花,脸蛋也冻得通红,让人看着心疼。“冰花”男孩步行4.5公里上学,教室内尚无取暖设备。

  虽说小男孩结着冰花的头发很搞笑,但是,当看到他那双布满冻疮的小手时,很多网友表示很难过也很心痛,当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城里的孩子被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呵护着去上学的时候,还有很多像冰花男孩这样生活在贫困地区的孩子需要独自一人走在风雪交加的上学路上。人们由是感叹,地区之间、城乡之间、贫富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贫困问题需要全社会同心协力地面对和解决。

  正因为如此,人们对那些高调的炫富与奢侈消费行为总是充满了鄙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行情000681,诊股)

  同样是上周,一位名叫张晴的女律师在微博和朋友圈的“炫富”言论,就让网友们群起而攻之。

  这位女律师称自己是亚太第一大律师事务所、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但是在她的口中,人们看不到律师的正面形象,反而是满口的金钱、奢侈品、高消费。

  张晴的“我实在不想我将来的小孩的爸爸出生于县城”、“杀马特乡村非主流的时候只知道买LV”等言论引发很多网友的质疑,被网友称为“炫富律师”。迫于舆论压力,该律师当天删除了微博上的所有内容,广东律师协会甚至着手对她的炫富行为进行查处。

  一天之内,我们的心刚刚被贫困山区的冰花男孩手上的冻疮扎痛,接着,我们的眼睛又被炫富律师的出格言论刺痛,这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无论物质财富的积累到了怎样的水平,无论人们变得如何个性自我,变得如何冷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者包容(你的变态关我屁事),然而,还是有一些最底线的价值观不会轻易被改变,比如对美丑善恶的判断。我们需要记住,一个人不是一座孤岛,而是海滩上的一粒沙子(也仅仅是一颗沙子而已),每一次大海的潮起潮落都跟自己息息相关,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做到置身事外。人们对困难人群的同情之心不会泯灭,同样,对于炫富者的反感也不会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消失。

  有意思的是,大爷我在朋友圈看到,很多人上午同情了冰花男孩的贫穷,下午谴责了炫富律师的奢侈,晚上却急不可耐地四处撸茅台去了。

  作为消费品的茅台酒,逐渐远离了食品饮料的属性,被人为添加了“金融属性”,一跃而起,变成了奢侈品、收藏品、投资品,被投机“赋能”,被机构“加持”,价格一涨再涨却一瓶难求,有人还在欢呼叫好,这也算得上是岁末年初的一道奇葩风景吧。

  网络上随处可见动辄上万甚至几万块一瓶的茅台年份酒、生肖酒炒卖信息,各种撸茅台中年男人得手后的显摆姿势,当然,也断然少不了酒桌上把喝完后的茅台空瓶摆成一个队列以显示饭局的档次以及饮者非富即贵的各式自拍。

  我忽然发现,跟这些到处显摆自己花多少钱买齐了整套茅台生肖酒、发小视频展示酒窖里堆成小山的未开箱茅台酒的炫富者相比,那位炫富律师看起来真是弱爆了。

  谁在刻意掩饰饮酒的危害?

  茅台已经成为一种现象,一种风向标,不管你喝不喝酒,炒不炒股,你都没有办法做到对此视而不见。

  商家把不良嗜好美化成时尚从而诱导人们放心大胆地去消费,这其实就是一种欺骗行为。

  在现代社会,有四种产品最容易引诱消费者上钩:烟草、酒、毒品和赌博。这几样东西的魔力正在于它们会让人上瘾,瘾君子真正的口味往往被瘾品本身所绑架,他们消费的瘾品越多,对瘾品的需求就越多。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阿克洛夫和席勒在《钓愚》一书中专门用了一章来揭露人们是如何被烟草生产商与制酒商忽悠的。

  酒精与烟草都会损害我们的健康。不过,这两者其实还是存在很大差异的。

  现在很少有人认为吸烟很酷,很多公共场所都是严格禁烟的,在餐馆或者车站,很多吸烟者都会躲在厕所的角落里偷偷摸摸地吸上一根。毫无疑问,他们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而且,这种对健康的损害完全不能被吸烟时的短暂快乐所补偿。由于社会对吸烟的排斥以及烟民自己对吸烟的态度,美国的烟民在人口中的占比已经比过去的高峰期下降了50%,在过去的吸烟高峰期,社会上居然流行吸烟有益健康的说法,比如说,吸烟可以减肥。

  跟吸烟相比,饮酒对健康的危害可能还要严重得多,而社会似乎宽容得多。英国科学家戴维·纳特与他的荷兰同事分别研究了他们所在国的各类药物成分对健康的损害情况,结果发现,饮酒对健康的损害最大。美国科学家布林克等人通过对饮酒者终生健康的研究后得出结论:饮酒其实已经成为对美国人生活影响最大的不良行为。

  美国流行病学调查显示,酒精的危害可以与香烟的危害相提并论,作为一种慢性镇静剂,酒精直接影响了占样本总数3%~4%的人的健康,如果考虑到酗酒者的家庭成员的话,那么更是影响了占样本总数15%~30%的人的生活。

  有一项针对哈佛大学学生生命历程的持续研究是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当初有268名青年成为跟踪研究的样本,这项研究持续超过了75年。这项研究的首要发现就是:酒是如何影响这些社会精英的生活的。研究结果发现,酒精依赖对于他们的影响并不限于青年时期,因为这是一种慢性的削弱生理和心理功能的疾病,酗酒者的平均寿命不仅比其他非酗酒者更短,而且社交能力也更低。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这项研究发现酗酒对人格有不利影响,酗酒行为改变了他们的人格,将他们变成后来总是满腹牢骚的人,甚至失去了与他人亲密相处的能力——这种能力正是不酗酒者更幸福的原因所在。

  半年前,《BMJ》曾发布一项队列研究,认为“适度”饮酒也会对认知功能造成损伤。而《自然》杂志上发表的最新研究告诉我们,虽然脱离剂量谈毒性是耍流氓,但在喝酒这件事上真的没商量:最好一口也别喝!

  有着“诺贝尔奖孵化器”之称的剑桥分子生物学研究所MRC实验室,这次把目光放在了酒精(乙醇)及其体内代谢产物乙醛身上。这项让酒鬼瑟瑟发抖的研究告诉我们,乙醛会导致DNA双链断裂,导致染色体重排,并永久地改变DNA序列。

  纵然有乙醛脱氢酶(ALDH2)和DNA损伤修复机制这两大护法保驾护航,且不说DNA修复也有出错的时候,ALDH2突变可是一种超级常见的突变!喝酒导致的这种突变积累起来,不仅会提高癌症的风险,更会导致造血干细胞的功能丧失,与一系列血液疾病有关!

  尽管如此,我们在生活中见到最多的恐怕就是白酒广告,那些热烈的聚会场面、温暖动情的音乐、满脸通红的中年男人、煽情的广告文案……充斥着电视、广播与网络,它们让人不仅不会感觉喝酒是一种不良行为,而且会认为喝酒是一种时尚,一种快乐添加剂,一种高贵的生活方式。

  于是,在酒吧、餐馆以及朋友聚会时,我们都会被鼓动多喝一点,一杯接一杯。没有人去想再喝一杯会产生什么恶果。显然,没有人真的希望自己嗜酒成瘾,但是,周围的人从来都只是怂恿,劝阻会感觉扫了别人的兴。

  茅台是谁的“钓愚”诱饵?

  春节快到了,茅台不仅大幅提价,而且还一瓶难求,看起来这一切都是供求关系造成的,这个时候,斯密所说的“看不见的手”,简直就是上帝之手!

  在资本市场茅台股价的上涨势头地球人已经阻挡不了,面对这样的疯狂,恐怕连上帝也奈它不何。

  据券商中国统计,仅仅一年时间,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市值就增加了5700亿元,最新市值已高达9870亿元,折合1517亿美元。这个市值已经超过世界最大奢侈品集团路易威登1489亿美元的总市值。

  数据显示,在标普全球奢侈品指数的80只成分股中,路易威登集团以1489亿美元的市值冠居第一。该公司旗下品牌包括轩尼诗白兰地酒、路易威登箱包、纪梵希女装等。贵州茅台和路易威登集团也同为彭博行业研究全球主要奢侈品同业指数的成分股,目前贵州茅台在该18只成分股中市值居首,路易威登集团排名第二。

  从营收指标来看,贵州茅台和路易威登集团还不是一个量级。2016年路易威登集团营收2748亿元,而贵州茅台仅402亿元。但是,从销售毛利率来看,路易威登近两年毛利率均在65%,而贵州茅台毛利率则为90%。

  一切看上去都很美,很多食品饮料分析师试图在说服大家,未来还会更美,然而,常识告诉我,这样的美很不真实,更难以持续。

  阿克洛夫和席勒认为,因为信息不对称和人的非理性,完美市场不常见,很多奸商会利用这两点,让顾客买不需要的东西,或者以次充好,或者忽悠消费者让他们付出不合理的高价。

  不是所有的欺骗行为都可以归咎于外部性,欺骗本身就是市场机制的衍生品。也就是说,均衡原理同样适用于欺骗行为。

  如果我们身上存在某个可以被人利用的弱点,从而能给欺骗者带来超额利润,那么在欺骗均衡中,一定会有某个欺骗者利用这个弱点获取这种利润。

  那些埋伏在我们周边的欺骗者,一旦发现人们的弱点,则迅速采取欺骗行动,把超额利润装入自己的口袋。

  各种经济体都存在欺骗均衡。这个机制的作用下,所有能获得超额利润的欺骗机会都不会被放过。

  所以,阿克洛夫和席勒告诫人们:做好被骗的准备。

  从投行到电商,从汽车销售到房地产中介,从烟厂到酒厂,从食品厂到制药商,从信用卡到广告,无不存在“自由的欺骗”。钓愚不仅让普通大众损失惨重,甚至会带来前所未有的系统性风险并导致经济崩溃。

  如何打破欺骗的均衡?

  逐利行为一定会产生一种均衡,在这种均衡中,任何能获得超额利润的商业机会都会被一抢而光,从而使得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这种关于均衡的原理就是经济学的核心概念。

  这个原理同样适用于欺骗行为。阿克洛夫和席勒强调,如果政策制定者、经济学家和普通大众都能意识到钓愚的普遍存在,就能辨明杜绝可能导致严重危机的欺骗问题,从制度创新、市场干预等方面实施更有效的监管,同时避免不必要的浪费,从而增强对经济危机的预测和把握,让“看不见的手”更好地为经济、为社会服务。

  阿克洛夫和席勒的研究发现无疑将永远改变我们看待市场的方式,并改变我们在未来应对钓愚的选择。

  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到丹尼尔·卡尼曼,近一个世纪以来,心理学家们一直在以各种方式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人们经常会干一些不符合自身利益的蠢事。更直白地讲,人们往往不去做那些真正对自己有益的事情,或者说不会选择那些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由于经常会做出错误的决策,每一个人都很有可能被他人蒙蔽。《圣经》的第一个故事就是讲人类是如何被蒙蔽的:一条毒蛇引诱夏娃做出了一个愚蠢的足以让她悔恨终身的决定。

  茅台酒价炒到2000元还一瓶难求,茅台市值逼近万亿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这究竟是伟大的价值发现还是愚蠢的市场营销?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茅台市值超越路易威登而成为全球最大市值奢侈品公司,有网友评论说,一个国家制造业和科技创新才是第一生产力,而一个酒类公司能维持如此高的成长真的让我不敢苟同。我不否认他作为民族一个品牌确实有他独有的稀缺性和珍藏型,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这样一个行业里的一只股票成为中国A股里的第一高价股。

  记得2014年底券商股暴涨,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市值一度快要超过高盛,有人说中信太贵,立马就有人跑出来说凭什么中国的券商市值不可以超过高盛成为世界第一?并且列举了很多理由,例如,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高净值群体,有最大的财富管理市场……然后,大家都看到了!更远一点的2007年,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的市值不仅成为世界第一,而且比全球最大的几家银行市值之和还要大很多,有人指出工行的市值泡沫,也有人跑出来说宇宙行就该有这样的价值,结果,股价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