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国内最具实力的90后诗人 她写的全是重口味

1评论 2017-06-19 20:13:14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张杰 如何找准强势股第二波买点

  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但并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把青春写成诗。余幼幼做到了。

  14岁时的余幼幼,写过一首《缝》,让诗评人看出她超常的感觉和诗才:

  门上有一道缝/我常透过它/窥视外面

  一个变了形的缩影/的世界

  尖尖的,长长的/嵌在我的视线里

  无数光芒穿过/进入到我的房间

  14岁到21岁那段时间,她写了很多首诗。在《床》里,她这样写道:

  我的身体里/游走着/各式各样的床

  有时候/木头躺在上面/草躺在上面

  玻璃躺在上面/我爱上平躺的方式

  由此/作为女人的构造/应该符合

  一些故事的线条

  时而弯曲/时而笔直/时而断裂

  女人是自以为是的麻雀》中,她又这样写道:

  她们把身体送上惊恐的枝头

  从容地裸露着过冬

  如果可以扔掉心,最好

  和石头混在一起,让人无法辨别

  母亲是女人的一种类型

  面对骨肉,她们把骄傲缩回翅膀里

  余幼幼在她的诗中表现出来的早慧、敏感和锐利的语言,很快就得到诗歌圈和出版圈的关注。2012年,四川文艺出版社以《七年》之名,出版了她150首精选诗歌。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余幼幼被称为是“国内最具实力的90后诗人之一”。

  “重口味”审美

  读余幼幼的诗,不难感受到她的大胆、直率。

  从《早熟》《初潮》《红》《B超室》等等诗作的名字,就可以感受到她的诗中,所表达的对女性身体成长的敏感意识。在《B超室》里,她这样写道:

  B超室,天气滋生了太多的可能

  我所有的器官都活跃在屏幕上

  既没有发炎,也没有囊肿

  我接受了炎热的命令,膀胱鼓胀

  身体朝着受重方向沉没……

  在我老去的过程中

  血压一直偏低/心率缓慢而失真

  我想到刚才看到的一目:

  少女们/保留了生育能力/向着青春挥别

  年轻的余幼幼,起着“幼幼”的名字,写的诗,却并不是小清新,反而偏于“重口味”,其中的反差,反而形成一种奇特的美。

  更难能可贵的是,写跟身体有关的诗,很容易写俗气。能把握住一种感觉,写出诗意的纯粹和超拔感,并不容易。怎么平衡的?她没什么心得,“就是凭借直觉和本能写出那些句子。”

  口味过于重,也难免被一些人误解:余幼幼关注的内容怎么多是这些?难道她本人就是如此“重口味”?连她自己也自嘲清淡饮食,重口味审美

  真正接触到余幼幼的人不难发现,她是一个从性格到做派都很传统,甚至保守的人。

  “一开始,我的诗被很多人诟病为:下流、淫荡,甚至还有人身攻击,这些作品跟我本人并非完全统一。我希望用作品去弥补我在生活中的保守状态,为己所不为,但都是真诚的。我希望在诗歌中活成另外的个体,与我本人分裂、剥离。”

  不过,过于关注她的“重口味诗”,也让她有所警惕。

  “我这套东西也并不固定,一直在变化,随着我的年龄、经历发生改变。

  我觉得之后写的诗歌比之前写得好,但被人提起的,还是早年那些女性意识萌发时候的作品,这就说明大众审美的倾向还是带着动物本能的性意识,或者女性依然是被物化被消费的对象。

  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比较悲凉的的事实是,人们压根就不关心我现在写了些什么。

  内在的诗性

  使用带有光泽的句子,表达自我成长的心灵图式和生活踪影,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意识或者有能力做到的事情。

  余幼幼开始写诗,要追溯到13年前,当时她还是个初中生。“除了阅读,更大原因要归于网络,那些年,特别流行bbs论坛,有很多文学论坛,是一个可以自由发表作品的地方,无门槛、无限制,在此刺激之下慢慢接触诗,然后开始写诗。”

  有写作的冲动,就有了补给的冲动,一边写,一边读,她慢慢找到了一种自己的表达方式。2006年,她开通了自己的新浪博客。那里“简直就变成了我一个灵感流泻的秘密基地,一个劲儿的写,然后贴上去”,直到被某诗歌刊物的编辑发现。

  如今不在新浪博客上贴诗,余幼幼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继续写。还配起了自己的画。油画,素描,都很有自己的特色。画面想象奇特、大胆。跟她的诗很配。对于诗,她有开放的看法,不写诗,也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表达。

  在她看来,诗歌其实就是一种向外输出的精神世界的载体,既然是载体,就像你从a到b,你可以走路,可以骑自行车,也可以坐汽车,目的是在于你从a抵达了b。

  “只要我有内在的诗性,其实不管做什么,都有诗的参与,比如画画,正是我把这种诗性变成了图像而不是文字。道理都是一样的。”

  身处一个媒介发达的社会,很容易被社会信息潮流所裹挟。找到自己的吸收营养的管道,显得很重要。作为一个诗人,余幼幼坦言自己精神营养来源,主要是“看书、看电影,到处走走看看,和一些“神人”玩耍”。

  “年龄越大,就越包容,也越挑剔。包容是因为很多事都释怀了,看淡了,人变坦然、从容了;挑剔是对审美、生活品质、交友都变得严苛。”

  而且她发现,现在,很长的时间才能读到一本打动自己的书,或者看到一部打动自己的电影。有时候她也会警醒:“是我变麻木了吗?”但当某个打动你的作品出现的时候,她就释然了,“并非我麻木,而是之前的那些东西确实不够好。”

  交朋友也一样,她的朋友很固定,“这么多年来,基本还是那些人,他们尽管大多都不从事写作,但都非常有趣,和他们在一起可,以听闻很多传奇,学到很多东西。”

  自我的创造

  5月中旬,80后代表性女诗人春树来成都,见到余幼幼,跟她一起逛街,去了她家,“度过一个下午和晚上。”

  在春树发在自己公众号的一篇文章里,她这样记述余幼幼布置的家给她的印象:

  这是一个看起来就非常简单和实用的家,干净得令我吃惊,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一个人的家最能代表一个人的审美和内心世界,原来余幼幼的内心这么成熟,她摒弃了所有小女孩喜欢的色调和流行之物,只添置了最实用的家具,比如黑色沙发,比如原木书架。

  余幼幼的衣服,也让她印象深刻,“就像她的人,有着年龄所不能企及的成熟和大气,没有跟别人争妍斗艳的心,自成一派。”

  一个有志气的诗人,需要花费很多精力,用在与语言的缠斗。如何在现实中安顿自己,显然是任何一个诗人必然面对的课题。

  大学毕业后,余幼幼在一家高校做行政人员,2014年6月她辞职,去重庆创业,与朋友一起成立了“不工作室”。她希望能集合一群边缘的非著名艺术玩家,讲述他们有趣的人生经历,也策划举办非著名艺术家的艺术品展。

  然而她最终还是感觉自己不适合在外面飘着,又果断回了成都,进一家出版社上班、买房、写作。

  她回忆起做行政的那年:“写作数量和创造力明显下滑,这是很诚实的自我评价。我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被各种琐事困扰,被繁芜的现实包围,职场上学会的隐忍便是对天性的压抑,对创造力的消解,这点体会非常深刻。”

  兜兜转转后,如今她买了房,有比较稳定的爱人。可是安稳的生活,对诗的创造力,会不会带来磨损?毕竟写诗,一般需要极端一点、飞一点、飘一点的状态。跟安稳的现实生活,存在一种张力和矛盾。

  做一个诗人,跟过好俗世的生活,哪一个比较重要?对这些问题,余幼幼显然是有过深思熟虑。

  “安稳的生活的确有它的两面性,生活得到保障过后可以更加专注于写作。但是,从跌宕的生活中获取素材进行创造,和从庸常的生活中获取素材进行创造,后者肯定要难得多。因为你每天面临的重复、无聊、乏味,很难有东西激发你的神经。但是有的人就擅长写重复、无聊、乏味,让人很佩服。

  对于写作者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化‘庸常’为‘神奇’,我想尝试第二种更有难度的写作。而且,就我而言,写作不仅是对文本的创造,还是对自我的创造,去塑造一个生活中并不存在的自己,这就是我特别享受的地方。”

  14岁写诗到现在,余幼幼对自己与写作的关系,并没有看得很夸张,甚至有时候她感觉不到,写作在她心中的准确位置,“有时候觉得它大过一切,是我生命的全部。有时候又觉得它什么也不是,没有它我也能活得尚好。”

  但她内心还是对写作感恩:

  实际上,没有写作就没有现在的我,没有现在的我,那个未知的我更无从谈起。我更愿意把写作看作是一种平行关系,而不是包含关系。我和写作是平等的,它不只属于我,我也不只属于它,但却能彼此相望,看见它,心里永远有一种安全感。

  余幼幼:

  1990年生于四川。2004年开始写诗,现出版诗集《7年》《我为诱饵》。曾获《诗选刊》年度先锋诗人奖、2012星星诗歌奖年度大学生诗人。作品曾发表于《诗刊》《星星》《今天》《天南》等刊物。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杰

关键词阅读:90后诗人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