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财经股票大盘行情个股基金理财港股美股银行保险黄金外汇期货商业汽车房产评论论坛爱股爱基博客

返回专题首页>>

经济学家

企业家

茅于轼李稻葵许善达易宪容汤敏陈东琪曹红辉刘福垣郑新立赵晓 更多嘉宾>>
导语

2010,又一个十年的断代。回首过去,中国经济经历了多次震荡转型,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也应看到,我们的发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经济结构失衡的矛盾一直存在,经济体制也有着一定的弊端。加快转型,俨然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选择。下一个十年,作为“大转型”中期,注定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无限的挑战以及机遇。

本期导读

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矛盾一直存在,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转方式调结构最大的困难在于如何克服利益集团。一个好的经济是需要自由平等,没有特权。但我们这个经济呢,到处都是特权。他明明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是有利益在里头,他非得这么做不可。

本期嘉宾

茅于轼

中国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
茅于轼(1929.1.14— ),中国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是中国民间经济学者的重要代表。1946年毕业于重庆南开中学,同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1950年从机械系毕业,分配在齐齐哈尔铁路局,任火车司机、技术员、工程师。1985年调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任副研究员、研究员。1986年赴美国哈佛大学任注册访问学者,1993年从中国社会科学院退休,现任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 代表作:《择优分配原理》、《中国人的道德前景》、《谁妨碍我们致富》等。
茅于轼:最大困难是克服利益集团
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还是利益集团,怎么克服的问题。一个好的经济是需要自由平等,没有特权。但我们这个经济呢,到处都是特权。现在有很多的特权,特别是国营企业,它就是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
播放
茅于轼:泡沫即将破灭 不要买房
在通货膨胀背景下,大家口袋的钱是每天都在贬值,因此要尽可能的把钱变成资产。那么一个办法就买房子,我建议大家不要买房子。因为房地产有泡沫,买了房子,哪一天掉下来了你就赔了。
播放
茅于轼:稳通胀首先加息加工资

国家要稳定通货膨胀,首先是加息加工资,但这里也有好多问题。所以应该用回笼货币的办法,比如出卖国有资产,我们国家资产多得不得了。提高人民币的汇率,可以增加供给,缓解通货膨胀,这都是可以做的些事。

播放
茅于轼:建议由专家替散户投资
好的股票市场应该是机构投资为主,散民为次。我们现在散民数量非常大,应该让散民买股票的人委托基金去买,变成专家给他买股票。这就要有一个完善的金融市场,就是基金,各种投资公司要建立自己的信用。
播放

文字实录

  中国经济转型最大困难是如何克服利益集团


  主持人:下一个10年,作为大转型的中期,经济转型,您觉得会遇到哪些困难,突破口在哪里?


  茅于轼:我觉得单纯从经济上来讲,最大的困难还是这个利益集团这个,怎么克服的问题。一个好的经济是需要自由平等,没有特权。但我们这个经济呢,到处都是特权。现在跟30年以前比,30年以前是没有什么特权,现在有很多的特权,特别是国营企业,它就是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所以这恐怕是最大的一个障碍,你说困难,这就是困难。


  主持人:那您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茅于轼:很难,这涉及到利益问题。它不是个认识问题,它是个利益问题。他明明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是他有利益在里头,他非得这么做不可,你没办法了。


  主持人:虽然说这个是没有办法,但是我们还希望我们的经济能够更好的发展。您能提一些,一些详细的建议吗?


  茅于轼:详细建议,比如说怎么控制通货膨胀,人民币要升值怎么升值,为什么一定要升,这个房地产泡沫我们要想办法怎么对付。这都是一些比较短期的一些说法。


  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政府无法应对 建议不要买房


  主持人:您也提到说我们未来,就是明后两年,房地产泡沫会破灭掉。但如果说房地产泡沫破灭掉的话,肯定会给我们经济带来很大的,造成很大的影响。那您觉得接下来的话,我们该如何应对,如果说这个泡沫真的破灭掉的话。


  茅于轼:我们现在就一篇文章都没有讲这个泡沫破裂之后怎么办。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想知道该怎么办,其实有很多经验可以吸取的,有很多国家都发生过泡沫破裂这个事。你们看看日本、台湾,连香港也泡沫破裂过,还有美国,美国好一点,在欧洲也很多国家都有过这样的经验。看看他们有些共同的什么特点,中国怎么能够对付它。但是我就说是一篇文章都没有,我就没看到过这样的文章。


  主持人:那对于此,您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就除了吸取这些国外的经验,就是您个人有什么详细的建议吗?


  茅于轼:我个人建议,就是在通货膨胀背景下,大家口袋的钱是每天都在贬值,因此要尽可能的把钱变成资产。那么一个办法就买房子,我建议大家不要买房子。因为房地产有泡沫,买了房子,哪一天掉下来了你就赔了。那问题怎么办呢,你这钱,有的人说买黄金,黄金是一种资产。但现在黄金价格已经够高的了,是不是还会涨,这也说不清楚。比较好的办法就是,我们的金融业,整个的金融业应该提供更多的金融资产给大家做选择。基金就是一种金融资产,有各种投资机会。比如说,我最希望的就是开放民间银行,这个是个老题目,说了十几年了。


  主持人:就是您此前谈到的小额贷款。


  茅于轼:小额贷款,小额贷款只是一个方面,民间银行不光是小额贷款,也可以做其他的。金融越完善,老百姓投资的选择越多。你再比如说我们可以开放国外的资产购买。你可以买外国的企业,外国的股票,外国的房地产,钱多的话,可以买外国的资源。现在因为经济危机这个,总的说起来外国的资产还是处于低价的阶段,我估计将来会上升的。其实美国的住房现在就比较便宜,应该开放这些。当然个别的老百姓到美国买房挺困难的,那你可以组织一个公司嘛,是吧,我公司到美国买房,你参加我的股,我放股票,不一定上市,现在不太容许,现在因为我们的这个资本账户是受控制的,你到美国去投资是不行的,要审批的。我觉得这些事应该赶紧解决。人民币应该是能够容许购买外国资产,这个对减少我们外汇储备有很大好处的。


  稳定通胀应回笼货币 比如出卖国有资产


  主持人:减少外汇储备,人民币升值,然后还有提高利息率,这些都是您谈到的,应对通货膨胀的方法。


  茅于轼:对。


  主持人:但是您不是也认为我们5.1%的通胀率,其实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民众对通货膨胀这感受还是非常深刻的。那您觉得就是面对这种非常矛盾的局势,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茅于轼:这个通货膨胀就是物价贵,物价贵对于买方不利,对于卖方是有利的。任何一个物价都是有买方有卖方的,它不会只有买方没有卖方。所以通货膨胀实际上,如果从整体社会来讲,有买方有卖方,买方吃亏卖方拣了便宜。整个社会并不见得有多大影响。所以它问题在哪儿呢,问题就是有些人总是买方,有些人他是卖方,卖方他不声不响的占了便宜了,买方他就叫苦连天了。因为有一些人,比如说工薪阶层,他就是买方,他没有什么,他就出卖劳动,劳动力不涨价,他光是变了个买方了,所以他就肯定要吃亏的。有什么办法呢?就是首先你国家要采取稳定通货膨胀的办法,用各种办法。我昨天也提到了,首先是加息加工资。但这里头也有好多的问题。加息加工资,也会促使通货膨胀。它有个正反馈过程。本来通货膨胀了,现在你加息加工资,我更膨胀,更膨胀你再加息再加工资,那就变成正反馈。所以应该用这个,用这个回笼货币的办法。你比如说可以出卖国有资产,我们国家资产多得不得了,你把它卖掉一些,货币就可以回笼了。我昨天也谈到,提高人民币的汇率,可以增加供给,缓解通货膨胀,这都是可以做的些事。


  主持人:但是卖国有资产在目前看来,似乎不太容易的一件事情。


  茅于轼:你控制通货膨胀,本来就不容易的事。你什么事不想干,那就他去了。你想控制,那就得干一些不容易的事。通货膨胀就是这个特点。在实施通货膨胀的时候,很舒服很容易。在治理的时候,是很痛苦。美国的经济学家威尔顿他就说,通货膨胀好像喝酒,喝酒的时候特高兴。喝醉了的时候特难受。就是治理的时候特难受,它就是这个特点。所以大家准备有段难受的时间。你比如说通货膨胀,你工资跟着涨,那就是循环通货膨胀,越高越厉害。你工资停着不涨,那就能治理通货膨胀,但是这个特别难受。物价涨了工资不涨,特别难受。


  调节收入分配 可大幅提高个税尤其是对富人的税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买卖方他们之间这个差距就会越来越大,那这样的话,造成这个社会公众之间,比如收入分配不合理了,这也是目前一个焦点问题。您此前就认为说,要改革这是个收入分配,不合理的这方面,可以把个税起征点提至一万五。但是您同时也认为这个不是根本的方法,根本方法还在于财政政策的改革。那么就是对于接下来的十年,我们这个财政政策,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茅于轼:收入差距是什么造成,是市场造成的。所以靠市场调节不了收入差距,要靠市场之外。市场之外首先是政府,政府是可以调节收入差距的。主要的办法就是通过税收,但这个税收,个税当然很直接的一个办法,马上就针对人多收税。除了这个直接的个税,其他各种税都对收入有影响的。所以这个有一个通盘的研究,我所有的税该涨该了,这个涨了对收入分配是好还是坏,它都会有影响,都需要专门的研究。另外我们国家这个税涨得太厉害,政府收入,政府收入增加的太快,所以虽然每年80%90%的经济增长,老百姓没感觉收入有多少增加。其中很大一部分给政府拿走了。再一部分给了企业拿走了,国有企业拿走了。国有企业的利润扩张的非常快,这个两大头拿走之后,剩下给老百姓作为收入的就远远没有达到10%。所以收入分配的问题,要研究政府在税收和财政政策上,怎么能够改善这个收入分配。刚才你谈到那个个税的问题,现在我们个税占的比例太低,起不了调节作用。


  主持人:但是个税是民众感受最深的。


  茅于轼:中国老百姓很糊涂的,其实你交这税,个税比例非常低的,你买什么东西都得交税。但是中国政府很聪明,不让你知道你交了税,你还以为这东西本来就这么贵。其实里头有很大一个比例是税。所以要把这些税降下来,把个税提高,个税提高中间对富人的税要特别提高,这就起了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以为涨个税,反正我吃亏,其实不对的。涨个税的同时降别的税。你不能总的收入,税又增加了,这就完全不对头了。税要减少,总的税也要减少。所以你其他各种税,关税,营业税,增值税,消费税,车船税都得减,但是个税得大幅度的提。恐怕得提五倍,五倍还不止,要提,大概要提到七倍,七倍。乘以个七,交那么多税,但是别的东西降下来了,别的东西都便宜了,这是一个合理的税制结构。


  主持人:但是目前看来不太容易实现。


  茅于轼:这个就看你政府有没有决心吧。这个对老百姓也有很大好处的。老百姓都是不明白人占多数,糊里糊涂的被政府骗的人占多数。能够有理性的分析思考问题的是少数。所以老百姓需要教育,需要有人引导他们,懂得怎么分析问题,怎么思考。还有什么问题?


  增个税、人民币升值、开放金融市场多管齐下


  主持人:在通货膨胀大背景下,收入分配改革、以及像您提到的人民币升值、还有消费这些问题,能否有一个相对好的解决方法。


  茅于轼:税要调,调整的方向是降别的税,增加个税,增加富人的税。人民币升值,增加今后减少出口。要开放金融市场,让老百姓的钱有更多的选择,可以购买资产,最方便的是买金融资产,也可以买实物资产。买一个企业,开出租车的把车买下来,这个买实物资产。你自己避免了通货膨胀受损失嘛。要多管齐下,这是总体的多方面的设计,需要做研究的。方向大概就是这些方向。


  主持人:那您认为我们需要做大概多少年的努力能达到,能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给我们一个憧憬。


  茅于轼:半年到一年吧。


  主持人:真的可以吗?


  茅于轼:这个应该可能的。有些问题是很明显的可以马上就做的。你比如说人民币升值,那赶紧的升啊。这个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全世界都要求中国升值。我昨天讲了,我们现在这个汇率是损人损己的,对谁都不利的,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要调整到一个利人利己的汇率,对大家都有好处的汇率。像这种事很容易就,很快就可以做。我们也在做,做的非常慢就是。还好多别的事。金融改革这就比较难了。开放人民币对国外市场,这个应该是不太困难。现在有很多政策都是老政策,都是鼓励出口时候的各种政策。现在我们是要鼓励进口,但是那个老政策没变,非常的矛盾。现在让老百姓能够买外国资产,但现在限制你只能换五万美元的外汇,你放到五十万嘛,放宽一点嘛。


  股民分散是股市根本问题 应委托专家代买


  主持人:因为今年是资本市场20年,想请您谈一下,对这个资本市场20周年的看法。


  茅于轼:20年大概是指的。你说的20年,是不是指的股票市场开放到现在20年是吧。20年,一方面呢,从无到有,有很大的成就,另外我们也从股票市场里头学到了很多东西。走了一些弯路。所以现在的情况跟过去我觉得股票市场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看将来的话呢,还有很大的马上潜力。因为老百姓投资的最方便的办法就是买股票,但是我们现在股票市场,我觉得还是没有上轨道,比较混乱。表现为一个就是,上市公司监督管理不够,账不清楚,而且还有内部交易,所以老百姓买股票就不太放心。另外就是股民太分散,这个是我们股票市场结构中的根本性的问题。好的股票市场应该是结构投资为主,散民为次。我们现在散民数量非常大,应该让散民买股票的人,委托基金去买,变成专家给他买股票。这就是要有一个完善的金融市场,就是基金,各种投资公司要建立自己的信用,让老百姓相信他,愿意把他交给他去运作。老百姓自己投资带很大盲目性的,专家投资他是有针对性的,他知道哪个项目好,老百姓就是跟风,所以我们股票市场这个政策是,政策里边都是外行在那投资,都不是专家在投资。专家他不受政策影响,他看企业好坏,项目好坏。可是老百姓根本不明白项目好坏,他就跟风,变了个政策。所以目前的股票市场还要进一步健康发展,要解决这些问题。

精彩语录

“从经济上来讲,最大的困难还是利益集团,怎么克服的问题。一个好的经济是需要自由平等,没有特权。但我们这个经济呢,到处都是特权。现在跟30年以前比,30年以前是没有什么特权,现在有很多的特权,特别是国营企业,它就是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所以这恐怕是最大的一个障碍,你说困难,这就是困难。”——茅于轼


“你控制通货膨胀,本来就不容易的事。你什么事不想干,那就他去了。你想控制,那就得干一些不容易的事。通货膨胀就是这个特点。在实施通货膨胀的时候,很舒服很容易。在治理的时候,是很痛苦。”——茅于轼


“中国老百姓很糊涂的,其实你交这税,个税比例非常低的,你买什么东西都得交税。但是中国政府很聪明,不让你知道你交了税,你还以为这东西本来就这么贵。其实里头有很大一个比例是税。所以要把这些税降下来,把个税提高,个税提高中间对富人的税要特别提高,这就起了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以为涨个税,反正我吃亏,其实不对的。涨个税的同时降别的税。你不能总的收入,税又增加了,这就完全不对头了。税要减少,总的税也要减少。所以你其他各种税,关税,营业税,增值税,消费税,车船税都得减,但是个税得大幅度的提。恐怕得提五倍,五倍还不止,要提,大概要提到七倍,七倍。乘以个七,交那么多税,但是别的东西降下来了,别的东西都便宜了,这是一个合理的税制结构。”——茅于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