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财经股票大盘行情个股基金理财港股美股银行保险黄金外汇期货商业汽车房产评论论坛爱股爱基博客

返回专题首页>>

经济学家

企业家

茅于轼李稻葵许善达易宪容汤敏陈东琪曹红辉刘福垣郑新立赵晓 更多嘉宾>>
导语

2010,又一个十年的断代。回首过去,中国经济经历了多次震荡转型,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也应看到,我们的发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经济结构失衡的矛盾一直存在,经济体制也有着一定的弊端。加快转型,俨然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选择。下一个十年,作为“大转型”中期,注定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无限的挑战以及机遇。

本期导读

对于目前的物价上涨形势,著名经济学家刘福垣认为,这实际上是一种补位,一种回归。中国原来的生产资料价格和劳动力价格都被低估了,物价上涨将是一个很长期的事。政府的唯一责任是给他低收入补贴,不要人为的压价格,价格只有上去才能下来。

本期嘉宾

刘福垣

发改委专家、著名经济学家
刘福垣,著名经济学家,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学术专长是经济成本、价格,从事农业宏观经济管理研究。197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现任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博导,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曾任国务院特区办研究室副主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等职务。主要观点:“我们中国要想成为强国,非得是‘三高’:物价高、人价高、钱价高。”“中国不存在通货膨胀”。
刘福垣:我国物价将长期保持上涨
目前的物价上涨其实是一种补位,是价格的回归。因为我们原来我们的生产资料价格和劳动力价格都低估了。随着市场经济的越来越成熟,按要素分配机制发挥作用越来越大,可以说,物价上涨将是一个很长期的事。
播放
刘福垣:中国目前根本没有通货膨胀
财政收入都是两位数的上升,没有必要掏老百姓企业腰包,转压财政危机去故意发票子。我们现在呢,老百姓不敢消费,把钱存到银行里,东西就卖不动。现在根本没有通货膨胀。是流通渠道生产成本变了。
播放
刘福垣:提高准备金率做法不对

我们根本不是流动性过剩,是流动性不让流动,货币转化资本的机制给障碍了。中小企业他们融资多难,嗷嗷待哺。我认为提高准备金这个做法是不对的,弄不好会把我们的经济搞下去。

播放
刘福垣:政府应该补贴低收入族群
关键要掌握工资上升的幅度要大于物价上升。而物价上升对那些低收入者,财政加大补贴力度,这是唯一的收入,而不能人为的压价格。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是什么,加速转变农民工的社会身份。
播放

文字实录

  刘福垣:我国物价将长期保持上涨


  主持人:下一个10年,作为大转型的中期,经济转型,您觉得会遇到哪些困难,物价上涨会不会成为一个长期的趋势?


  刘福垣:货币的问题,它是个临时性的,是人们对现在物价判断的一种错觉,就是按照老百姓的感觉,物价上升太快了,那就是通货膨胀。实际上我们国家现在物价上涨将是一个很长期的事。就是我们原来我们的生产资料价格和劳动力价格都低估了,现在随着市场经济的越来越成熟,按要素分配机制发挥作用越来越大,那么它实际上是一种补位,一种回归。

  这两个,物是人的要素,它再恢复它原来的本来面目,这个时候就造成了生产成本的上升。成本上升引起价值的上升,它的货币估价就要改变。所以价格提高,是相当正常的。特别是咱们今年前三季度,农民工的工资涨了18.7%,这个工资上涨。大家知道物价,它的价格供求是价值乘上供求,成本上升了,价值的一大块上升了,物价是不可能不上升。如果想物价不上升,那就等于我们的收入不提高。


  刘福垣:中国目前根本没有通货膨胀


  刘福垣:实际上我跟大家说一个底,我们现在还没有通货膨胀,为什么呢?一个最说服力的,大家回去看银行的账户,我们账上是存差。明白吗,就是存款大于贷款。如果贷款大于存款。印出来的货币贬值了,货币贬值了造成的物价上升,这是通货膨胀。到底多花多少票子,中央政府心知肚明,不用学者算也不用统计局算,我偷偷发了多少票子,这都知道的。但是中央政府,我们的政府,从朱镕基李鹏,到温家宝,这三届政府,财政收入都是两位数的上升,没有必要掏老百姓企业腰包,转压财政危机去故意发票子。

  而我们现在呢,老百姓不敢消费,把钱存到银行里,这些钱存到银行里,这些东西就卖不动,所以存款要大于贷款,就等于失业。所以我们现在实际处于资本和劳动力双失业的这么一个局面,根本没有通货膨胀。如果有通货膨胀哪有愁东西卖不掉的。美国人一边骂着我们,还一边打着折给人送去。如果我们要有通货膨胀就说明我们票子印多了,我们老百姓手里有钱。大家看到那个苹果从三块钱变成六块钱,不是因为老太太原来一天吃一斤苹果,现在兜里有钱了,吃两斤苹果给吃贵的,而是流通渠道生产成本变了。


  刘福垣:提高准备金率做法不对 或影响经济


  刘福垣:银行的钱越存越多,这边没有进入流动,睡眠状态,把这个叫流动性过剩,那不糊弄人嘛。就好像这个水库,水多了害怕,提高16.5,17.5,现在18.5的准备金了吧。坝越来越高,水越来越多,但是外边的庄稼都干死了。土都干破裂,为什么?你问问现场的中小企业,他们的融资多难。融资成本都20几,你想想。他嗷嗷待哺,如果没有地下的所谓黑钱,我们还能剩下多少中小企业,你想没想过。所以我们根本不是流动性过剩,是流动性不让流动,货币转化资本的机制给障碍了。

  如果把存款变成贷款,他拿到贷款,一买生产资料,二雇劳动力,这两个一结合又创造价值,就业上来收入上来,物价涨几个百分点,那是没办法的。为什么?因为我们补价。原来我们七八年价格低,黄瓜才四分钱一斤,我当时进北京的时候。西红柿一毛钱一戳子,但是当时你挣多少。你们现在谁愿意回到七八年去。七八年的价格是价格吗?既不反映价值,又不反映供求。现在涨的角度多少,小50倍啊,50倍去掉剪刀差的因素,再去掉反剪刀差因素,至少是20倍。但是你工资涨了多少,28倍。你光要低工资低物价,那就退回30年。那么往前走呢,我们的工资要上,工资上必须成本上,成本上,价格必须得上。关键你要掌握工资上升的幅度要大于物价上升。而物价上升对那些低收入者,财政加大补贴力度,这是唯一的收入,而你不能人为的压价格。所以我认为提高准备金这个做法是不对的,弄不好会把我们的经济搞下去。


  刘福垣:政府应该补贴低收入 不要人为压价格


  刘福垣: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是什么,加速转变农民工的社会身份,给人家盖房子,给人家盖医院,给人家盖学校,让他们住在城里,一个村的农村进到城里一个楼就装下了,宅基地全倒出来。大家不要担心说城市化会减少土地。这样省出了大量耕地,二十年以后,中国不是18亿亩耕地,我可以告诉大家,是21亿亩。为什么?宅基地就倒出3亿亩,田埂都能倒出万亩。

  而现在是两头占地,农民盖房子还给补贴,又占地,城里占地,每年农民占的地比城里人占的多,占52左右。如果一头占地,宅基地和田埂都倒出来,农村是搞的大农场,你想想,我们的耕地还会紧张吗?我们农产品会像现在这样涨的这么高吗?发展中阶段,在原始积累阶段,物价不涨是不可能的。那么我们作为宏观调控的人怎么办,你要看明白,你政府的唯一责任是给他低收入补贴,你不要人为的压价格,价格只有上去才能下来。所以大家别着急,就是按照我刚才说那状态,经济想不发展都不可能。咱本来就,这个加农工潮往这边踩着,他俩转化这个力量相当大,谁想阻都阻不了。内外的力量想阻碍中国前进都已经不可能了,就这么回事。

精彩语录

“现在物价上涨将是一个很长期的事。就是我们原来我们的生产资料价格和劳动力价格都低估了,现在随着市场经济的越来越成熟,按要素分配机制发挥作用越来越大,那么它实际上是一种补位,一种回归。”——刘福垣


“实际上我跟大家说一个底,我们现在还没有通货膨胀,为什么呢?一个最说服力的,大家回去看银行的账户,我们账上是存差。明白吗,就是存款大于贷款。如果贷款大于存款。印出来的货币贬值了,货币贬值了造成的物价上升,这是通货膨胀。”——刘福垣


“银行的钱越存越多,这边没有进入流动,睡眠状态,把这个叫流动性过剩,那不糊弄人嘛。就好像这个水库,水多了害怕,提高16.5,17.5,现在18.5的准备金了吧。坝越来越高,水越来越多,但是外边的庄稼都干死了。土都干破裂,为什么?问问中小企业,他们的融资多难。”——刘福垣


“政府的唯一责任是给他低收入补贴,不要人为的压价格,价格只有上去才能下来。所以大家别着急,就是按照刚才说那状态,经济想不发展都不可能。内外的力量想阻碍中国前进都已经不可能了。”——刘福垣


“现在唯一的出路是什么,加速转变农民工的社会身份,让他们住在城里,一个村的进到城里,一个楼就装下了,宅基地全倒出来。”——刘福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