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财经股票大盘行情个股基金理财港股美股银行保险黄金外汇期货商业汽车房产评论论坛爱股爱基博客

返回专题首页>>

经济学家

企业家

茅于轼李稻葵许善达易宪容汤敏陈东琪曹红辉刘福垣郑新立赵晓 更多嘉宾>>
导语

2010,又一个十年的断代。回首过去,中国经济经历了多次震荡转型,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也应看到,我们的发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经济结构失衡的矛盾一直存在,经济体制也有着一定的弊端。加快转型,俨然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选择。下一个十年,作为“大转型”中期,注定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无限的挑战以及机遇。

本期导读

中国在未来十年,要达到全面小康社会,不仅是经济增长的问题,更要注意收入分配。所以,未来十年里减贫是一个大的挑战,但是又是一个大的成绩。全面小康不仅是从经济,而且包括社会环境各方面,未来在社会发展上所面临的挑战甚至比在经济上的要大。

本期嘉宾

汤敏

原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
汤敏,宏观政策领域有影响力的知名学者,现任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友成新公益大学(筹)校长,兼任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武汉大学、曁南大学兼职教授,长城金融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济50人成员。发表亚洲经济、中国宏观经济、部门经济、金融改革及教育改革方面的论文百余篇。对于收入分配改革这个民生问题,汤敏提出包容性增长的观点,他认为,对于市场经济,谈均等更重要的是谈机会均等,而不只是收入均等。他表示,未来十年减贫将是大挑战。
汤敏:未来十年减贫将是大挑战
中国在未来十年要达到全面小康社会,更要注意收入分配,所以未来十年减贫是一个大的挑战,但是又是一个大的成绩。首先要加大投入,其次要把救济式扶贫和开发式扶贫结合起来,最根本的还是教育扶贫。
播放
汤敏:收入分配改革倡导机会均等
收入分配改革的时候,不要陷入一种误区,这个误区就说我们过多的强调收入分配,而不强调机会均等。因为实际上就是我们在30年前,我们收入分配是非常均等的,但是那是均贫,而不是均富。
播放
汤敏:转型需要宽松的政策环境

转型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从区域经济来说,下个十年就有一个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的过程,还有一个中西部的大发展的过程。这些都需要一个更宽松的政策,一个更宽松的环境,特别对民营企业要给予培育的一个环境。

播放
汤敏:未来重点发展这些领域
收入分配问题是一个,反贫困问题是一个,民生领域的发展是一个。另外一个作为我来说,要参加第三部门的话,给公民社会的发展也是一个。这些都是未来十年里头要大发展的一些新的领域。
播放

文字实录

  主持人:金融界网友大家好,2010又一个十年的断代,回首过去,中国经济经历了数次振荡转型,经济结构严重失衡的矛盾一直存在,加快转型俨然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下一个十年大转型中期,注定为中国经济带来无限的挑战以及机遇。


  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原中国发展基金研究会副秘书长汤敏教授,请他就转型中期问道新十年这个话题,为我们出谋划策。


  汤敏:未来十年减贫将是大挑战


  主持人:首先请您预测一下下一个十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


  汤敏:应该说下个十年,中国经济发展应该还是继续保持快速的增长,是吧。中国在未来十年里头,应该来说是要达到全面小康社会。那么这个社会,它不仅是经济增长的问题,它更注意,更重要一个收入分配,因为达到全面小康,也就我们不能把很大一群人还保持一种贫困,所以我们在未来十年里头减贫,是一个大的挑战,但是又是一个大的成绩。全面小康它不仅是从经济的,而且包括社会环境各方面的,所以也就说在这些领域里头都会有比较大的改观,或者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未来,在社会发展上,我们所面临挑战,一点不比我们在经济上挑战更小,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更大一些。也就说未来的十年,这些才是我们所需要更多的努力的。


  主持人:那提到减贫,那你觉得对于减贫这个问题吧,我们政策上面应该怎么做?


  汤敏:减贫我觉得几个,第一个一定要加大投入。我们现在的贫困已经越来越缩小,就到那些最难的地方了,那么就是第一个要加大投入,第二个要把救济式扶贫和开发式扶贫结合起来。因为在这个社会中,总有一批人他是开发部出来的,他比如说家里有严重的病人,是吧,比如说智障,是一种智障的人士,比如说那个地方根本就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像这些可能需要救济式的扶贫。另外一部分他是有生产能力,有生活能力,那么这些就需要开发式扶贫。但是不管怎么样,一个最根本的首先叫教育扶贫,你只要把家里的小孩把他教育好了,能出去打工,只要把他教育好了,他能,即使不打工,在当地能有新的知识,他的下一代就不贫困。所以怎么样,首先在教育上下工夫,我觉得非常重要。


  主持人:教育是百年大计。


  汤敏:它不仅是百年大计,它也十年大计。一谈百年大计,我想一百年谁去管呢,实际上十年就出来了,小孩十年他就毕业了。当然你不能说打婴儿开始,有多少七岁十岁的小孩,十年他完全独立的,独立生活,我们义务教育九年而已。所以这一点,我们就说在教育上加大投入。


  主持人:其实就是您最近致力的公益事业,我就有一个小小的疑惑,因为你们办的这个公益大学是没有学历的,那么这样子的话,您觉得他将来面向工作岗位的时候,就是在中国目前的形式下面,可能有一些困扰的。


  汤敏:我们招的这是已经有学历的人,他是大学毕业生,所以他不需要这个学历。


  主持人:那就是在进一步的教育了。


  汤敏:就等于再教育,继续教育,是跟我们继续教育学院是一样的,但这些人需要,我们叫全能教育,那些在学校只是学了些书本知识而已。


  汤敏:收入分配改革倡导机会均等


  主持人:这样子是很有希望的。那我们就再回到前面的话题上面。因为贫困的话无可避免就要谈到这个收入分配改革这个问题了。想请您就这个,刚才提到包容性增长再谈一下,对于这个收入分配改革的看法,建议。


  汤敏:对,收入分配改革肯定是我们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一个重头戏。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目前的收入分配差距越来越大,社会安定,从社会公正来说,我们需要收入分配的改革。第二个,就是从我们未来的增长来说,也需要收入分配改革。为什么,因为如果我们收入差距越来越大,那么我们这一些消费,国内的消费就不足,因此我们这个可能就是,就是未来的发展,就会受到制约,我们就得靠出口,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市场,所以收入分配的改革,不但对社会公平公正是重要的,就是从我们经济增长,纯从经济增长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那您觉得如何把这个落到实处呢。


  汤敏:对。那么在收入分配改革的时候,不要陷入一种误区,这个误区就说我们过多的强调收入分配,而不强调机会均等。强调收入均等,而不强调机会均等,这点实际上是一个会走入一种错误的道路。因为实际上就是我们在30年前,我们收入分配是非常均等的,但是那是均贫,而不是均富。吃大锅饭,实际上他对社会的贡献是很小的。所以我们在这次的收入分配的改革里头,我们要强调包容性增长。所谓包容增长,指的就是机会均等的增长。


  主持人:很新颖的观点。


  汤敏:我们现在有哪些机会不均等,我们垄断企业跟非垄断企业机会不均等。我们国企跟民企机会不均等,我们的大企业跟小企业机会不均等,我们城市跟农村机会不均等,我们正式工和农民工机会不均等,我们有好爸爸的没有好爸爸的大学生机会不均等,那么这些都得要慢慢慢慢的逐渐的要解决。


  主持人:那就是说要解决这些不均等,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汤敏:那么就有一系列的事情。比如说打破垄断,增加市场竞争,在这个第一次分配里头要强调给农村农民的这个进入。所以像这些,包括国企的分会,包括我们集体意见,包括未来的给工人更多的权利,包括我们对这个社会福利要加大投入,要严格执行等等这一些都是很重要。


  主持人:收入分配改革这个问题,如果说这个问题能够彻底解决,相信中国。


  汤敏:这个要想彻底解决是不可能的,是吧。在全世界有哪些国家说他已经彻底解决这个,永远是会有一些,是吧。但是可能会比现在更好一些。


  主持人:大概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到,就是不像现在这么矛盾的局面呢?


  汤敏:那我觉得这个只要我们努力的十年里头,就会有很大改善。从国际经验来看,如果有20年左右时间里头,情况就会好得多。但是它肯定不是一两年你就会有大的变化。


  汤敏:转型需要宽松的环境


  主持人:那就是除了提到的这个贫困还有收入分配改革,那你觉得就接下来的十年,中国经济,我们认为大转型的中期,他还会遇到哪些困难,他在哪些方面能有一些突破?


  汤敏:那就说长了去了,那么大个问题。


  主持人:您刚才就谈到就说,其实明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形势是很严峻的,然后您提出了些新的增长点。


  汤敏:也不是很严峻。


  主持人:相对。


  汤敏:就是不是说自动的高增长就能保持的是吧。其实我们今年的很多的推动经济增长这些因素,现在明年可能都会消失了,或者弱化。所以我们明年需要新的增长点,非常重要。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那几个新增长点,就是新兴产业这几条。然后我看PPT第六个是宽松货币,但是您刚才讲的时候好像讲的是另外一个因素。


  汤敏:这个宽松货币我只能说如果经济增长,上半年下滑过快的话,那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这个过紧的货币,可能会稍微宽松一些,如果明年下半年。当然就看情况怎么样,看整个的经济情况怎么样。


  主持人:还得从实际出发了,根据形势的变化。


  汤敏:嗯。


  主持人:那就是说,因为您以前在宏观这方面就比较有研究嘛,就是想就下一个十年,就是这个区域经济提上议程,你也提到中国这个经济发展,像消费、出口,还有投资,这几个动力都是有所不足的。这点我没有记错吧。


  汤敏:明年相对今年来说是不足的。


  主持人:然后我接下来这个问题就想说,就是说区域经济他们要发展的话,你看他们目前的动力,其实主要来自于土地财政,以及这个重工业,还有这个,应该是依靠投资就这些。像下一个十年,区域经济要转型,他们需要哪些努力?


  汤敏:这些转型,它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是吧。从区域经济来说,下个十年就有一个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的过程。还有一个中西部的大发展的过程。那么这些呢都需要一个更宽松的政策,一个更宽松的环境,一个对,特别对民营企业要给予培育的这么一个环境。


  主持人:这个宽松的政策是一个什么样的度?


  汤敏:这个宽松政策一个就说呢,让企业不要给他们太多的这些负担,是吧。就是这些企业所需要的,比如说这个一个好的法律环境,出了赖债的时候,法律,有人去追。有些可以做的,是吧,这些好的法律,公正的法律环境。一个好的一个社会环境,不要老百姓老是在造反,老是在闹事,是吧。需要很好的一个人文环境,大家都一个和谐的社会,社会很和谐,他的职工,房子又不太贵,都不是买不起,住的这个,住的这个贫民窟里头,是吧。他有很好的一个经济环境,我们的政策不能打上打下,老是变来变去,所以这些都是企业所需要,而这些都不是企业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


  主持人:都不是企业自己解决不了的。


  汤敏:都是企业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


  主持人:希望我们的政策可以支持。


  汤敏:对。这就是政府的责任。


  主持人:就是刚才您也提到,就是说让员工都有房子住什么的,不用住贫民窟这样。看十二五中间,国家计划投放一千万套保障房,那你如何看待?


  汤敏:我觉得这是完全必要的。另外一个也不是说国家一说,就自动的能完成,是吧。政府也有好多事情,像这样的事情完成起来有很大的难度的。原因就是说从企业来,从地方政府来说,第一个他有什么激励机制,他得把自己的地,好不容易买过来地,好不容易征来地,就改变租房而不能收钱,还得地价,政府得大量的投资,大量赔钱,因为廉租房都是赔钱的,政府这钱从哪儿来。做的好做的坏,有什么不一样。那么这些都是需要一些新的机制设计,否则的话不是说他自然就挣,一千万,明年冒出一千万套房来。


  汤敏:未来重点发展收入分配、反贫困、重民生领域


  主持人:其实提到政府的钱从哪里来,好像这两天听到一个观点就是说,就又回到收入分配这个问题上来了。接下来的话就想请您就是,因为我们主题是问道新十年,还想问问你这个道,就是对未来十年中国的政策,做一个总结性的建议。


  汤敏:那十年的政策建议,这个题目太大,怎么讲。


  主持人:最迫切解决的吧,或者你希望。


  汤敏:刚才说的收入分配问题,是吧,收入分配问题是一个。反贫困问题是一个,民生领域的发展是一个。另外一个作为我来说,要参加第三部门的话,给公民社会的发展也是一个。这些都是未来十年里头要大发展的一些新的领域。


  汤敏寄语中国经济


  主持人:在这个访谈最后,就想请您对这个未来十年经济做一个寄语。


  汤敏:中国未来十年应该说是一个又一次的大的转型的十年。未来十年也是中国社会更和谐,或者说中国的社会变化最快的十年。未来十年也是中国企业,不仅是这种经济型的企业,包括民生型的这些企业,快速发展的十年,未来十年还是中国在国际地位不断的提升,反过来中国在国际上的挑战不断的出现的十年。


  主持人:机遇与挑战并存。


  汤敏:对。


  汤敏寄语金融界网站


  主持人:总体还是非常向好的。新年就要到了,一个题外话,请您祝福一下我们金融界网站吧。


  汤敏:我祝福金融界网站在2011年能取得更大的成就。祝福我们金融界网站在新的一年里头,能够更好的把金融界把它组织起来,团结起来,不但为我们金融界本身服务,也为全社会来服务。

精彩语录

“达到全面小康,也就我们不能把很大一群人还保持一种贫困,所以我们在未来十年里头减贫,是一个大的挑战,但是又是一个大的成绩。全面小康它不仅是从经济的,而且包括社会环境各方面的,所以也就说在这些领域里头都会有比较大的改观,或者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未来,在社会发展上,我们所面临挑战,一点不比我们在经济上挑战更小,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更大一些。”——汤敏


“收入分配的改革,不但对社会公平公正是重要的,就是从我们经济增长,纯从经济增长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汤敏


“强调收入均等,而不强调机会均等,这点实际上是一个会走入一种错误的道路。因为实际上就是我们在30年前,我们收入分配是非常均等的,但是那是均贫,而不是均富。吃大锅饭,实际上他对社会的贡献是很小的。所以我们在这次的收入分配的改革里头,我们要强调包容性增长。所谓包容增长,指的就是机会均等的增长。”——汤敏


“我们现在有哪些机会不均等,我们垄断企业跟非垄断企业机会不均等,我们国企跟民企机会不均等,我们的大企业跟小企业机会不均等,我们城市跟农村机会不均等,我们正式工和农民工机会不均等,我们有好爸爸的没有好爸爸的大学生机会不均等。”——汤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