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财经股票大盘行情个股基金理财港股美股银行保险黄金外汇期货商业汽车房产评论论坛爱股爱基博客

返回专题首页>>

经济学家

企业家

茅于轼李稻葵许善达易宪容汤敏陈东琪曹红辉刘福垣郑新立赵晓 更多嘉宾>>
导语

2010,又一个十年的断代。回首过去,中国经济经历了多次震荡转型,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也应看到,我们的发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经济结构失衡的矛盾一直存在,经济体制也有着一定的弊端。加快转型,俨然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选择。下一个十年,作为“大转型”中期,注定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无限的挑战以及机遇。

本期导读

赵晓认为,下一个十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从外需增长,转向内需增长。而内需增长的动力和基础是城市化。外向型的企业如果想保持快速发展必须尝试着向内需这个方向靠拢。关于楼市,他认为2015年房地产不会出现大的拐点。

本期嘉宾

赵晓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赵晓,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曾任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博士,世界银行—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专家委员。著作有《通胀经济来了》等。赵晓在接受金融界采访时认为,“明年房地产整个市场比较平稳,下跌的可能性很小,可能会有一个7%到10%的这样一个增幅。”
赵晓:关键是从外需转向内需
这样一个外需增长的道路,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的尽头,因此必须专向内需。那么转向内需增长现在大家也都在谈,无论愿意不愿意,都必须转向内需。我们中国经济特别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内需增长的基础后人动力。
播放
赵晓:亿万富豪会出现在两个领域
我觉得比较可能的是两个,两个领域。一个就是服务经济,我们看到中国的制造经济正在成为过去,然后现在正当其时的叫资产经济,就房地产等等。未来将是服务经济,就是大的,特别现代服务业。
播放
赵晓:内需增长的动力是城市化

这样一个内需增长的基础或者说动力是什么呢,我们提出是全球化,是城市化。过去我们外需主导的增长是建立在全球化基础上的,没有全球化这个基础,就没有外需增长。未来的内需增长,建立在城市化基础上。

播放
赵晓:对金融界寄语
虽然说明年还是看涨,但是我前面强调的明年有通货膨胀,那么物价上涨,所以7%8%这样的房价上涨,基本上没有什么上涨。希望金融界能够围绕中国经济的转型,那么推进中国服务经济的时代到来。
播放

文字实录

  赵晓: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从外需增长转向内需增长


  主持人:赵晓您好。咱们中国经济作为下一个十年,作为一个大转型的中期,经济转型,您认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赵晓: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从外需增长,转向内需增长。那么这个我们过去30年的中国经济增长,是建立在全球化外需主导的这样一个基础上,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从2008年开始,美国出现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然后今年上半年欧洲又出现了主权债务的危机,再加上仍然处在经济衰退中的日本,所以我们看到发达市场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容忍中国经济每年增长两位数,然后里拉动全国的经济增长一位数,这样一个外需增长的道路,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的尽头,因此必须专向内需。那么转向内需增长现在大家也都在谈,也都意识到了,无论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必须转向内需增长。但是内需增长呢,到底怎么来转,那么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问题,所以我想这个未来十年,我们中国经济特别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内需增长的基础,内需增长的动力。这样一个内需增长的基础或者说动力是什么呢,那么我们提出是全球化,是城市化。那么过去我们外需主导的增长是建立在全球化基础上的,没有全球化这个基础,就没有外需增长。那么我们未来的内需增长,也是要建立在城市化这个基础上。比如说我们希望消费增长,那么消费增长我们会发谁主导着中国的消费呢?是城市人群,城市人群。所以我们要增长城市人群的比重,那么才有可能增加消费的增长。那么用消费来拉动中国经济增长。那么又有人说了,中国的服务业发展滞后,那么服务业发展滞后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化发展不足,城市化发展不足,服务业就滞后,所以这服务业的发展也是要建立在城市化的这样一个基础上,所以我们知道未来的十年的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城市化能不能提速。那么在城市化提速的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从全球化外需主导的增长,转向城市化内需主导的增长,那么这是中国经济未来最大的问题,也是最根本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说,如果中国经济从外需型转向内需的话,它突破口就是在城镇化对吗?


  赵晓:对,我们必须建立城市化这个基础,那么其他的内需增长才有可能找到一个支撑点,那么我们的,从外需增长模式转向内需增长模式才有可能。


  主持人:但是现在出口对咱们中国经济拉动的比例还是非常大的。现在咱们的很多企业也是外向型的。如果咱们城市化进程加快的话,那些外向型的企业,他们以后怎么生存呢?


  赵晓: 外向型的企业,就它再要像过去那样,保持一个高速的增长,那么这种可能性其实是,应该说越来越小了,所以外需主导型的企业,也要尝试着向内需这个方向靠拢。另外就很多的内需的企业,他们可能会在这个期间里边,他们的比重会升高,那么这样外需增长放慢,但是内需增长加快,这样也可以整体上维持中国经济的平衡。


  主持人:那您预言一下,中国即将发生的一个重大趋势,就在未来十年。


  赵晓:这个最大的一个趋势其实就是我说的,从全球化为基础的外需增长转向以城市化为基础的内需增长,这是未来十年的最重要的一个其实。


  主持人:那下个问题咱们是关于房地产的。现在就是有一种说法是在2015年房地产将会出现拐点论。在2015年之后房地产,特别是住宅开发,将进入一个真正的微利时代,产业化发展是主流。那您怎么认为的?


  赵晓:产业化发展成为主流了,这个有可能,这个在2015年之后,可能产业化的住宅的比重会占到一个相当的比重。但是说2015年中国房地产进入一个大拐点,我不太清楚这个大拐点是什么意思,我们在当年香港,1996年,1997年曾经出现过一个大拐点,整个房价暴跌了60%。而且在后来的10年里边都没有恢复到1997年的水平,那么他说的大拐点是不是这样的一个含义,如果是这样的含义,那么我个人不太同意他。因为我们前面讲到,未来中国经济从外需增长转向内需增长,从全球化基础上的这样一个增长,转向以城市化基础上的增长,那么我们算了一下,大概未来中国经济实际上还有一个10到15年,平均每年在9%以上的这种增长的高速。就你未来10年到15年,实际上中国可能迎来又一年的黄金增长的周期,就它的高速增长阶段没有完全的过去,同时我们预计美国经济由于它非常的困难,所以它不得不实行美元放水的这个办法来救它的经济,那么它现在是两次放水,两次放水实际上还救不了它的经济,估计它要第三次还有第四次。那么这个美元的放水会导致大量的热钱流入到中国市场,所以物价在中长期现在有可能都是一个看涨的趋势。那么如果经济高度增长,同时这个物价也保持高速的增长,那么房价很难出现一个根本性的拐点,整个房地产市场也很难出现一个根本性的拐点,所以这个说2015年我们就要出现一个大拐点,而且我假设把它理解为类似于香港1997年那样一个拐点,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太大。


  主持人:那您认为就在未来10年当中,如果房地产要有一个转型期的话,那您认为关键点是在什么?


  赵晓:我想关键点是有两个了,一个是中国整个经济增长进入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低速的一个阶段,第二就整个的物价也可以往下调,然后包括整体的宏观政策是,可能会出现一个急刹车,为了防泡沫,为了防物价上涨,那么这个非常严厉的一个收缩,那么这些都有可能导致房地产市场出现拐点,所以我们说这个,假如未来10年,10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长真的到了一个强弩之末了,同时那个时候泡沫也真正很严重,不得不出现一个紧急刹车的办法,那么这个,包括物价,物价可能也开始往下走了,那么这个时候呢,房地产的这个真正的黄金时期就过去了,大拐点可能就会出现。


  主持人:其实现在货币政策专向对房地产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那您认为货币政策,会不会使现在房地产开发商出现短期的资金短缺。


  赵晓:这个短期的资金短缺是有可能,但是我们看到另外一方面,这个房子还是卖得非常好,卖得非常快。所以这个开发商的资金应该说还没有到最困难的时期。


  主持人:那您认为最困难的时期什么时候会到?


  赵晓:最困难的时期就房子卖不出去,后面金融受损害,这是最困难时期。有可能,我想5年之内不会到来。


  主持人:那您能预测一下明年的房价吗?


  赵晓:我想明年的房价应该是一个,比通货膨胀稍高的增长,明年的,应该是一个平稳,整个市场比较平稳,但是下跌的可能性很小,估计,我估计可能会有一个7%到10%的这样一个增幅。


  主持人:整体趋势还是往上涨。


  赵晓:整体趋势,前年的整体趋势估计还是往上,但是也是平稳的增长。像类似于2007年,那样的暴涨,可能性也基本上没有。


  主持人:就上涨的幅度现在已经降下来。


  赵晓:对,上涨的幅度已经降下来,所以基本上是一个平稳的增长。因为明年仍然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然后物价也是高速增长。所以明年的房价应该比物价增长更快一点。比如物价增长4%,那么房价有可能是增长6%,7%。那么如果刨掉通货膨胀,再刨掉建筑质量的提升,实际上房价就没有什么上涨。


  主持人:那您认为针对这种整体看涨的这种趋势,这种调控政策,还会不会有一种新的出台呢?


  赵晓:我前面虽然说明年还是看涨,但是我前面强调的明年有通货膨胀,那么你物价上涨,再加上房子的质量上涨,所以如果7%8%这样的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基本上没有什么上涨。那么你需要有这么样一个7%8%的涨幅,太能够维持房地产投资的这样一个景气。如果,其实如果明年的假如说房地产上涨跟物价上涨完全是一样的,那么你考虑整个建筑质量是上升的,那么房地产的这个上游的成本价格上升,可能比CPI的上涨还要更高一些,实际的房价是跌的你知道吗,那么这样是不利于整个房地产投资的稳定,也不利于整个的供给。所以7%8%这样的一个,10%以内的房地产的增幅,其实不是一个看涨,基本上是一个实际上的一个稳定。那么如果能够保持这样的一个上涨的稳定,就非常好。


  赵晓:对,上涨的幅度已经降下来,所以基本上是一个平稳的增长。因为明年仍然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然后物价也是高速增长。所以明年的房价应该比物价增长更快一点。比如物价增长4%,那么房价有可能是增长6%,7%。那么如果刨掉通货膨胀,再刨掉建筑质量的提升,实际上房价就没有什么上涨。


  主持人:那您认为在未来10年当中,亿万富豪会出现在哪个行业?


  赵晓:我觉得比较可能的是两个,两个领域。一个就是服务经济,我们看到中国的制造经济正在成为过去,然后现在正当其时的叫资产经济,就房地产等等。未来将是服务经济,就是大的,特别现代服务业,包括银行,金融,保险,这些,就将来你看的中国的市场上的这个,可能上万亿市值的这些企业,可能都是服务经济的企业。而这个制造业,制造业你即使卖100亿的销售额,你可能都没有1个亿的利润,那么你的市值可能就有几十个亿。所以未来中国将随着这种城市化内需的增长,那么服务经济应该会面临极好的机会。那么再一个领域就是政府现在大力倡导的节能环保等等,这是我们另外一种转型,就增长质量的转型,那么这个低碳等等,新能源等等,这个政府现在定了7个新型的战略行业,那么这些领域,这个企业也有机会。


  主持人:赵晓,请您对我们金融界说一下对我们新10年的寄语。


  赵晓:对,上涨的幅度已经降下来,所以基本上是一个平稳的增长。因为明年仍然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然后物价也是高速增长。所以明年的房价应该比物价增长更快一点。比如物价增长4%,那么房价有可能是增长6%,7%。那么如果刨掉通货膨胀,再刨掉建筑质量的提升,实际上房价就没有什么上涨。


  赵晓:围绕中国经济的转型,那么推进中国服务经济的时代到来。

精彩语录

外向型的企业,就它再要像过去那样,保持一个高速的增长,那么这种可能性其实是,应该说越来越小了,所以外需主导型的企业,也要尝试着向内需这个方向靠拢。另外就很多的内需的企业,他们可能会在这个期间里边,他们的比重会升高,那么这样外需增长放慢,但是内需增长加快,这样也可以整体上维持中国经济的平衡。——赵晓


如果经济高度增长,同时这个物价也保持高速的增长,那么房价很难出现一个根本性的拐点,整个房地产市场也很难出现一个根本性的拐点,所以这个说2015年我们就要出现一个大拐点,而且我假设把它理解为类似于香港1997年那样一个拐点,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太大。——赵晓


这个短期的资金短缺是有可能,但是我们看到另外一方面,这个房子还是卖得非常好,卖得非常快。所以这个开发商的资金应该说还没有到最困难的时期。——赵晓


从2008年开始,美国出现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然后今年上半年欧洲又出现了主权债务的危机,再加上仍然处在经济衰退中的日本,所以我们看到发达市场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容忍中国经济每年增长两位数,然后里拉动全国的经济增长一位数,这样一个外需增长的道路,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的尽头。——赵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