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在争议中起飞的国内第一家民营航空奥凯航空现在站到了悬崖边。本月一日,公司的控股股东——上海均瑶集团近日向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管理局提出,作为奥凯航空公司的第一安全责任人,均瑶集团无法确保奥凯航空的安全责任,5日,民航局通报指出,已于12月3日批复同意奥凯航空15日暂停客运航班的申请。据近日最新消息,就在距离奥凯航空停航的最后期限还有9天之时,奥凯天津-珠海-三亚航线却首先遭遇航油断供,致使旅客不能办理登机手续被迫停航。至此,继上月鹰联航空无奈停飞两架客机之后,奥凯也终于无奈收起了他的翅膀。[您怎么看这起停航事件]
  国内第一家飞上蓝天的民营航空公司奥凯航空将暂时收起“翅膀”。从2005年奥凯的第一架飞机上天至今,国内的民营航空一直因为融资困难、管理体制不够完善等原因,拖着沉重的“翅膀”飞翔。2008年12月6日,数千名购买了奥凯航空机票的乘客无助地站在候机大厅里,因被断油,“OK”尚未来得及向公众道声“拜拜”,提前9天梦断蓝天。12月7日是国际民航日,这一天,世界航空大家庭中,却再无“OK”踪迹。[全文][评论]

奥凯鹰联濒危 均瑶航空造系遭挫

  自称要“塞航空市场的牙缝”的均瑶集团,在被称为“航空业冬天”的2008年末陡然间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股东反目,奥凯停飞;鹰联因欠费3000万元很可能被四川机场集团“扫地出门”。拥有奥凯、吉祥和鹰联三家航空公司的均瑶集团祸不单行,精心打造的“均瑶系”航空有可能“分崩离析”。 [全文][评论]
奥凯停航调查
 1.若没停飞 奥凯出路在哪?
 



 2.我国民营航空最大的问题
 



 奥凯航空的内忧与外患
内忧

背景:奥凯航空前世今生

  奥凯航空于2004年5月26获批筹建,当时注册资本为3亿元,其中奥凯交能现金出资1.89亿元,占注册资本的63%;大地桥投资出资6000万,占注册资本的20%;环宇物流出资15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当时任董事长的是刘捷音。此后,奥凯航空由于融资困难,开始寻求战略投资者的进入。2006年,均瑶集团通过持有奥凯交能71.43%股权的形式,间接成为奥凯航空的控股股东。[全文][评论] 

主因:奥凯航空内讧爆发

  新股东与原股东及管理层的矛盾,一直存在于公司中。据了解,双方的矛盾在今年不断激化,其中包括均瑶方面希望撤换原有管理层(至今还没有实现),奥凯原股东和管理层希望引进更多投资人(目前也没能实现),以及均瑶究竟应该控制多少股份等方面。从去年开始,均瑶集团还在为旗下的航空主业资产进行境外私募工作,但至今没有结果。[全文][评论] 

交锋:均瑶王均金如是说

  目前,奥凯在经营业务上干支共举、客货并营,经营业务重点不清而引发经营方针的分歧,日常经营中亏损累积增加,董事会与公司个别主要经营责任人在企业发展方向和步骤之间的分歧逐步扩大。王均金强调,调整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扭转奥凯航空客运业务长期亏损的局面。[全文][评论] 

交锋:奥凯刘捷音如此回

  一,免职并不被其他股东认可。除了均瑶集团这个股东之外,其他股东对于这一决定均不认可,而且奥凯航空的管理层对此事也不认可。二,对停航“不理解,但要执行”。现在要做的是在公司停航之前确保运行安全。三,天津民航运力会因停航而变短缺。四,大股东承诺的是“不减员、不停薪”,而没有承诺“不减薪”,这让公司员工觉得不塌实。[全文][评论]

外患

  2008年以来国内航空业可谓步履维艰。一方面,受到一系列突发事件如南方雪灾、汶川地震以及奥运期间收紧签证的冲击,国内旅客运输量出现了显著的下滑;另一方面,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导致需求严重不足、机票价格下滑以及航油价格高企等多重负面影响,使得航空业雪上加霜。[全文]

  当前民营航空业今年普遍陷入到亏损境地,行业过冬,国有三大航空集团分别获得了30-100亿元的国家注资,而民营航空则仍在承受融资困难、航权短缺以及招收飞行员困难等问题的制约,今年又遇到特有的困难,能否生存下去已经成了问题。[全文]

  如果国家对三大航空公司的注资计划真的付诸实践,对于民营航空公司来说,将处于一个更加弱势的不公平的竞争地位。[全文]

几大民营航空状况表
 
吉祥航空
春秋航空
奥凯航空
鹰联航空
东星航空
华夏航空
掌门人
王均金(控股100%)
王正华
刘捷音(王均金控72.3%)
李继宁(王均金控30%)
兰世立
胡晓军
经营状况
盈利
盈利
亏损
亏损
不详
不详
详细
  主营国内航空客货邮运输业务、通用航空业务、航空器维修及零配件加工修理以及与主营业务有关的其它业务等。   旅行社起家,以旅行社为依托解决客源问题,自家旅行社会带来大量稳定客源。   客运亏损,货运盈利。2007年3月,奥凯航空正式与美国联邦快递合作,为其提供国内航空运输服务,其发展战略重点更多地倾向于航空货运业务。   中国第一家获得中国民用航空总局批准筹建的民营资本投资的航空运输企业。04年2月开始筹建,05年7月正式开航。公司总部设于四川成都,在北京、广州设有办事处。   旅行社起家,以旅行社为依托解决客源问题,自家旅行社会带来大量稳定客源.国内第一家获得国际航权的民营航空公司。   专做支线、票价低廉——华夏航空有限公司是号称国内第一家专门从事支线客货运输的中外合资航空公司,票价极其低廉。
几个疑点与猜测
1.均瑶对奥凯的注资问题
2.均瑶为何没有对奥凯的控制权
3.奥凯没有获得其他注资的问题
4.对于安全问的两种说法
5.均瑶整合吉祥与奥凯上市

  王均金:注资完全。不存在拖欠问题。[原文]

  刘捷音:两年来均瑶仅向奥凯注资9700万元,仅为应注资额的一半。

  奥凯内部人士:“股本金都没完全到位,有什么资格宣称控股?”,“他们根本没资格代表董事会作出决议”[原文]

  

  控股股东可以通过董事会决定公司管理层聘任或者解聘。

  那么如果均瑶绝对控股奥凯航空,为什么很久以来仍然没有取得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无法对公司管理层行使任免的权力?(甚至有报道称均瑶没有派遣人员进入奥凯管理层)如果说其他股东存在不同意见,那么奥凯内部又是如何体现均瑶“实际绝对控股”的?

 

  据了解曾经有其他投资者试图对奥凯进行注册,那么是谁阻止了注资?目的何在?

  2007年王均金带领其全资民营航空吉祥航空和奥凯的高管团队前往香港进行的首次国际路演,目的是吸引私募并最终上市。路演结束后不少私募均对手持联邦快递合作合同的奥凯表示单独注资兴趣,却遭到了均瑶集团的拒绝。[原文]

  均瑶:无法对奥凯安全承担责任,但对奥凯的营运安全放心。

  在向民航华北局的申请中,均瑶集团表示无法确保奥凯航空的安全责任。戏剧性的是,均瑶集团这位负责人同时承认,公司对奥凯航空的运营安全还是放心的,因为奥凯航空在行业内的安全系数是最高的。[原文]

  上市融资本该是一件好事,却因何成为了矛盾的焦点?

  奥凯航空一位高层透露,均瑶集团与奥凯航空其他股东不和,不能在公司的“大政方针”上取得共识,因此直接向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提交了申请。这一举措让奥凯航空管理层十分震惊。他个人认为,均瑶以整合的名义,其实是想借机“清洗”奥凯管理团队。[原文]

专家观点

邹建军:理性看待停航事件

  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在内部矛盾冲突不断,且管理难以协调一致的情况下,申请停飞,不失为明智之举,毕竟安全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对于奥凯的停飞,我们应该视为一个企业自身的发展问题。[全文]

  与美国,西南、捷蓝等廉价航空公司相比之下,中国的民营航空往往精于市场推广而疏于市场定位、成本节约,不但与国有航空公司竞相拼杀,也与同根的民营航空明争暗斗。[全文]

  奥凯停航,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国航空运输业进入冬天的标志事件之一。而通过引进均瑶集团作为公司大股东,这也注定了奥凯将面临很多其他传统航空公司不会遇到的问题。[全文]
结束语
  随着一纸停航令的下达,我国民营航空的先驱者奥凯终于不舍地告别了那片曾经寄托着他的梦想,并一直让他深爱于心的湛蓝天空。我们都能看到的是,在融资环境恶劣,竞争失去最基本公正性及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等多重压力之下,我们的民营航空人仍然坚定不移地走在那条寄予着他们希望的征途上。 作为旁观者,我们说这次事件并谈不上谁是对的,或者谁是错的。敢于投入巨资参与这个游戏,事件中的每一个参与者都是这个行业中最彻彻底底的追梦人,只不过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他们保留着各自对路径选择的看法,再或许多多少少的,都习惯了去弹拨自己心里的那块小算盘。不管怎样,为了得以生存,民营航空的下一步,或许即将进入一个非联合,即整合的时代。
专题制作:张垚 电话:(8610)58325267 请提出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