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荐人”的江湖……

签个大名80万元,保荐人收入之丰厚业内共知。他们是不折不扣的金领中的金领。因妒忌,被戏称为“贱人”,目前在中国,这个群体不超过1500人。

保荐人在证券市场中扮演着证券发行上市“第一看门人”的重要角色。一家公司要想在国内上市或者增发股票,须有“两个人”签字,缺一不可。这“两个人”一个是“保荐人”,通常由符合条件的证券公司担任;另一个是“保荐代表人”,即主要负责此项工作并在保荐报告上签字的自然人。

统计资料显示,自去年新股IPO重启以来,在此前挂牌的297家上市公司中,就有高达45家今年上半年业绩出现变脸,占比超过15%。从近日陆续披露的109家创业板公司的半年报来看,“变脸”成了今年创业板公司半年报的最大特色。“很大一部分责任在于保荐机构把关不严。”

由于保荐机构的承销费用收入与融资额度紧密挂钩,融资额越多,意味着保荐机构的承销收入就越多。保荐人与发行人合谋造假侵犯投资者的利益给投资者造成损害的事件频发,这引发了业内人士对保荐人制度能否成为治市良方的质疑。

金融界简评: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决定着一个公司能否上市;他们是证券公司眼中的摇钱树,他们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荐人”们的利益有上市股票的保障,投资人利益何去何从?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保荐人应该具有独立性,对发行人履行督导的职责,现行的模式下,保荐人只有与发行上市公司密切合作,争取使其成功上市,才能获取经济利益。只有新股高价发行,发行人才会因此 “圈”到更多的资金,保荐人才能够获取更多的承销费用。这使得保荐人与发行人双方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从而导致看门人变成监守自盗者,做出种种违法的行为。只有改变这种利益模式,恢复保荐人独立性的地位,才能恢复其看门人的角色。

皮海洲:对于主板公司来说,业绩变脸,新股上市当年营业利润比上年下滑50%以上,相关的保荐机构与保荐代表人是要为此承担保荐责任的。但在2009年对《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进行修改时,却明确规定该项条款不适用于创业板。 这样的规定是荒唐的。这也正是导致创业板公司上市后出现大面积变脸的原因所在。

华泰证券投行部原执行董事安雪梅:保荐市场化指放宽保荐代表人的签字数量限制,允许其自由保荐企业上市,同时加大保荐机构和保荐代表人的违规责任追究和提高违规成本,才能终结投行的江湖时代。

 

《新世纪》:首当其冲应被取消的应是保荐和承销业务。在当前发行审批制度

不变的前提下,任何公司只要获得证监会一纸批文,市场就会猛扑上去,像饿汉扑向面包,以数十倍数百倍的超大金额认购,何劳券商推介承销。那些由证券公司组织的路演,更像是倒果为因:因为要拿你一大笔钱,多少得做点事给你看。

京华时报:为了自身的利益,保荐人在新股路演时,几乎都变成了“大忽悠”的角色。保荐人只“荐”不“保”,凸显出现行保荐制度的弊端与缺陷。值得监管部门重视与反思。 这不仅是由目前的保荐制所决定的,也是其逐利的必然结果。

第一财经日报:保荐监管近来动作频频,严厉的监管措施,不仅是对背弃保荐责任的害群之马的应有惩罚,也是监管层在向市场释放出信号:保荐代表人只拿钱不干活或只签字不干活将得到严惩。

证券时报:保荐代表人“六宗罪”:一:频繁转会;二:执业不作为;三:专业能力差;四:IPO申报随意;五:PE腐败;六:保代资格。

曹中铭:当发行人与保荐机构的利益被捆绑在一起时,新股发行价格与发行市盈率回归合理无异于痴人说梦。新股发行所呈现出的“三高”现象,放大了参与者的风险,留给市场的却是“一地鸡毛”。

投资者报:保荐人的设置,除了协助上市申请人进行上市申请,还有一个最大的功能,就是最大程度消除上市申请人与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保障市场公平。遗憾的是,一些保荐人为了自身利益而夸大发行人的竞争优势,肆意鼓吹发行人的盈利增长能力,不仅进一步加深了市场的信息不对称程度,而且严重干扰了投资者的判断。

中国经营报:保荐代表人一直是各证券公司全力争抢的人才,拥有保荐代表人数量的多寡直接决定着证券公司投行业务的实力大小。对于在保荐代表人身上出现的各种问题,重要的是要严格执法,加大保荐代表人的违法成本。

  • 北晴天:称之为贱人不足为过。
  • nnasssa:总之投资者最后总是被忽悠的那个!
  • zywabl:看这么个说法 法律的确需要重新规范一下凭什么创业板搞特殊?!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保荐人应为创业板公司业绩变脸负责么
当然应该   -
不关他们的事   -
无所谓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