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最近,中国内地企业家身陷金融衍生品的消息不断被公之于众,中信泰富巨亏150亿元,曾荣膺内地首富的碧桂园大股东杨惠妍巨亏7.4亿元。其实,从去年开始,不少内地的客户陆续接到香港一些银行的催款通知单,要求这些客户在10日内偿还欠款。这让这些客户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因为他们在香港这些银行里的存款高达数千万港币,怎么会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就反倒变成了银行的欠款大户了?[我有话要说]
内地富翁钱多人傻 10分钟电话千万资产化为乌有
 经济学家黄明认为,绝大部分内地投资者都是被误导和欺骗的。一些人甚至认为,内地富翁钱多人傻,已成为国际投行以及香港银行的游猎乐园。但绝大多数投资者选择了沉默,这是由于富人有三怕:怕政府追究财富的原罪问题;怕追究钱是怎么挪到香港去的;怕丢脸。[全文][评论]
内地富豪香港理财遭血洗 知名地产商亏损逾百亿
 内地富豪在香港星展银行和香港荷兰银行开户投资后,非但自己的数千万身家很快灰飞烟灭,反而还倒欠下银行的一笔巨额债务,这场变故都源于银行推销的一种叫KODA投资理财项目,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产品?这种产品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全文][评论]
  扩展阅读:内地富豪香港投资遭血洗续:银行被指先骗后抢 律师称银行明抢
       投资衍生品被套始末:KODA天生就是金融毒品 如何不亏本?“吸金王”产品KODA风险揭秘
千万富翁到负翁:荷银私人银行客户理财血泪史

 从去年初开始,赖建平的生活被彻底颠覆了。过去18年,他是一位民商法律师,生活平稳宁静,伴随年龄的增长,他的财富也在迅速累积。但这一切在去年年底化为泡影。由于购买了外资银行的一种理财产品,他的2100万港元在几个月内被席卷一空,还倒欠了银行200万港元。[全文][评论]

金融界调查
 1.你觉得什么原因导致内地富人境外理财投资频遭欺诈?
 





 2.你认为如何才能保护投资者免受复杂金融衍生品或理财产品陷害?(可多选)
 




  内地富豪香港投资遭血洗
受害人郝婷:香港理财一年 8088万就变成负9446万

  2007年8月,郝婷在香港的星展银行开设了一个私人银行账户,但是短短一年时间,她的银行账户从资金总额8088万港元,变成了负9446万港元,亏损高达1.75亿港元。[全文][评论]

受害人金亮:10分钟电话 千万资产化为乌有

  2007年10月12日,一通长约10分钟的电话改变了金亮的命运。当日,汇丰银行客户经理汤太太帮金亮确定了中国铝业FA合约。到合约最后一个交易日2008年10月10日,中国铝业股价为3.29港元。使金亮以每天2000股的速度,一年里以19.5356港元的价位买入了约50万股中国铝业,资产以平均每天3万多港元的速度蒸发。[全文][评论]

受害人赖建平:4个月,2100万变成-200万

  为保住仓位,从2007年11月底到2008年3月份,四个月中,赖建平向香港荷兰银行的账户里存入了将近2100万港币,并在钱一到账后就买成股票。他寄希望于通过这样减少损失。2008年9月10日,银行将赖建平账户中价值1400余万元股票斩仓变现,最终他的2100万港币分文不剩,反欠银行两百多万港币。[全文][评论]

受害人方先生:存款蹊跷变成理财产品 两个月损失35万

  2008年7月18日,方先生认为存款付息是没有风险的,就先后办理了179510美元和111440加元定期为一个月的存款,张某承诺到期可获得181545美元和112802加元。
  2008年8月18日,方先生发现其账号里出现了303040澳元,找到张某,才知道自己当初的存款,并不是真正的存款,还是一款“双利理财”的金融衍生产品,与澳元挂钩。2008年9月16日,方先生账面资金从2008年7月16日的290万元人民币减到了255万元人民币,累计损失近35万元人民币。[全文][评论]

 

  这些富人有三怕:
  一怕政府追究财富的原罪问题;
  二怕追究钱是怎么挪到香港去的;
  三怕如果没有前面两个问题,那么就怕丢脸。”
  还有投资者称,有官太太以及知名上市公司老总也在其中,前者牵涉腐败问题,后者怕暴露引起公司股价下跌。[全文][评论]

  “金融毒品” KODA是如何炮制的?
游戏规则:投资者盈利有限,风险无限

  Accumulator,即累积购买股票挂钩票据,被谐音称之为I kill you later(以后再杀你)。其全名为Knock Out Discount Accumulator(简写为KODA)。KODA其实是一个期权结构产品,发行商锁定股价的上、下限,在一个时期内(通常为一年)以低于现时股价的水平为投资者提供股票。[全文][评论]

 

  香港和内地投资者相对欧美投资者而言,投资更为激进,因此,这样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产品更能激起他们的青睐。
  其实像Accumulator这类的金融衍生品,没有任何一起美国的个人投资者因投资衍生品而巨亏。因为美国有明确法律规定,禁止向美国公民销售这种带有对赌性质的金融衍生品。
  《骗术扑克》作者迈克尔·刘易斯曾说过,衍生品交易是一场血腥的游戏,猎物就是毫无防备的投资者。

  巨亏背后:外资行理财产品陷阱多
隐瞒合约 请君入瓮

  记者拿到此份名为“累算远期交易”的中文说明书之后发现,虽然正文内容长达17页,但是普通人只要稍微浏览至少可以掌握该产品的基本特点和风险。
  业内一位专业人士透露:“由于KODA的产品中间利润非常可观,为了快速‘请君入瓮’,很多香港的客户经理在一开始就会告知投资者只有英文文件。而事件曝光之后,通过几番周折投资者才有可能拿到中文说明。” [全文][评论]

借力“私人关系”

  2007年6月下旬,一位名叫张宁的人,从香港来到北京,通过长江商学院的一位朋友介绍,约了赖建平夫妇在北京某酒楼见面、吃饭。饭桌上气氛热烈,张宁遂向他游说去香港投资,并承诺“提供优质VIP私人银行服务,保底收益20%以上”。“当场在饭桌上不到5分钟,就签了一百多页的全英文文件。”赖建平觉得既然是“董事”,那就算是银行高管级别了,信誉起码可以保证。[全文][评论]

投资顾问是股托

  曾在摩根士丹利担任了9年亚太区经济学家的谢国忠表示,“比如说你有一千万美金,我让你买一亿美金面值的Accumulator,投行那边的收入是5%,那就是500万美金,我个人收入的话,一般是其中的30%,那就是150万美金,所以这个激励机制到了一定的份儿上,他可以把朋友卖了,连朋友都可以卖了。”[全文][评论]

银行既做庄家又替客户下注

  赖先生总结了该行对其账户进行的几次交易之后表示,“就是空手套白狼,你自己坐庄、又替我们下注、还管开局、然后筹码兑现还由你自便,一切都在你操控之中,我们全然不存在,你只要将结果告诉我们。”[全文][评论]

 

  之所以被指不平等条约,就在于KODA是一款名为期权却违背期权本质的产品,通常我们所熟知的期权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花费一笔权利金而获得一个在一定期限后按约定价格买入或卖出标的物的权利,这个权利可以行使,更可以放弃。
  权利金就是投资者承担无限风险义务的事先补偿,正是由于银行在开始没有向投资者支付这笔权利金,也就是KODA产品不平等的根源所在。
  “银行向你销售这个产品的时候,它并没有到市场上真正把这只股票给买回来。而是投资者跟银行买了一个合约,这个合约实际上是一个对赌的合约,即跟签约的银行在对赌。”代理律师肖金泉在4月接受记者采访时首次提出了银行涉嫌对赌的质疑。 [全文][评论]

  外资银行理财暴露三问题
问题一、内地投资者不成熟
  在购买理财产品亏损的客户中,多数都是因为太轻率。对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相当一部分投资者水平还是在一个很低的层面上,不少人没有仔细阅读说明书,或主观上认为产品保本,再加上现在内地投资品种比较少,很多人对于一些高风险产品缺乏了解。
问题二:外资行跑马圈地太心急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银行在发行理财产品的时候,应该有一套完整的风险控制体系,而一些外资银行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后急于占领市场份额,一些存在缺陷的理财产品也被推向市场。
问题三:监管不到位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监管机构对产品的监管较为滞后直接致使外资银行铤而走险。据他了解,个别银行产品运行中已经出现投资标的不明确、信息披露不及时以及银行变相圈钱揽储等行为,个别银行已经出现道德风险。
 前车之鉴:外资通过对赌套走国内巨额资金
碧桂园
与美林对赌 杨惠妍“浮亏”7.4亿
与美林对赌 杨惠妍“浮亏”7.4亿
  曾造就中国最年轻女首富的碧桂园在年报中曝出因投资金融衍生品巨亏,而令碧桂园惨输的,是去年与国际大行美林签订的一纸股价对赌合约,作为拥有碧桂园59.12%股权的大股东杨惠妍的身价也因此而大幅缩水,计浮亏7.4亿人民币。[全文][评论]
东航对赌美林等七投行 浮亏47亿元人民币
东方航空
东航对赌美林等七投行 浮亏47亿元人民币
  东航的套保巨亏暴露于去年11月,截至11月14日的燃油套期保值浮动亏损已达6.9亿美元。
有消息称,ST东航今年1月份、2月份和3月份的套期保值实际亏损分别为2800万美元、3988万美元和5450万美元。此外,ST东航截至3月31日的航油套期保值浮动亏损仍然高达7.4亿美元(折合57.35亿港元)。[全文][评论]
中信泰富
中信泰富炒汇巨亏 荣智健身家一夜缩水33亿
中信泰富炒汇巨亏 荣智健身家一夜缩水33亿
  过去几年中,中信泰富分别与花旗银行、渣打银行、巴克莱银行、摩根士丹利资本服务、汇丰银行等13家银行共签下24款外汇累计期权合约。但是,暴跌的澳元,犹如面目狰狞的魔鬼正一步一步把中信泰富逼向万劫不复的地狱。[全文][评论]
深南电陷身高盛石油赌局
深南电
深南电陷身高盛石油赌局
  2008年3月12日,公司有关人员在未获公司授权下与高盛全资子公司杰润公司签订了两份期货合约确认书。11月结束时,纽约市场轻质原油月均价55.15美元,低于深南电与高盛全资子公司杰润(新加坡)对赌协议约定的盈亏点62美元。这意味着深南电将按照协议规定的计算公式向杰润支付274万美元的真金白银。 [全文][评论]
  编后:当中国的众多民营企业家和国营企业在海外一次又一次、一个又一个遭遇金融衍生品血洗的时候,我们应该认识到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还远远不熟悉金融衍生品,我们对金融衍生品背后巨大的风险认识还远远不够。对金融一知半解、又手握巨额资金的内地投资者,在用小钱赚大钱的利益诱惑下,很容易就被高风险的金融衍生品吞噬掉。
  此类问题 ,绝非哪一个富人可以解决,必须在国家层面逐步改进,以创建更完善的投资环境,减少资金盲目外流。“钱多人傻”不是错,是花钱买个教训。经济与生活都要继续,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改革创新才是硬道理。
策划制作: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