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金融观察 位置:金融界网站 > 财经频道 > 证券专题 > 金融观察 >混合所有制改革破冰 勿让功利色彩拖累
混合所有制改革破冰
编者按:

   无论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还是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提出“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都已表明“推进混合所有制”是本轮国企改革的重中之重。然而,从2013年底《决定》提出到2014年7月15日国资委首次推出6家央企改革的“四项试点”,大半年过去,国企改革的推进步伐才迈出了一点点。破冰如此艰难,处处都是难点和暗礁。混合所有制,究竟哪些问题需要厘清和解决?改革动力不足首当其冲。 [查看全文] [查看往期专题]

国企需从改革找动力

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国企改革,历经三十年,依然是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的难点和重点。
混合所有制改革破冰 勿让功利色彩拖累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本轮国企改革的重中之重

 

  作为国有制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一种有效形式和途径,混合所有制被多年的改革实践证明,能够有效促进生产力发展。然而,虽然很多国企现在已经是混合所有制,国资占比也已较低,但政府干预仍无处不在,公司治理上不达标,行政化垄断体制未真正打破,开了玻璃门,还有旋转门,准入限制未真正放开。面对混合所有制改革,一些国企存在“不让混、不愿混”的想法。

  社科院学部委员,著名经济学家汪同三做客《金融街会客

厅》就指出 “混合所有制现在遇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很多国企不是主动的认识到它对国企的重要性,而是迫不得已,因为上面说了要我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我只好做些事情来应付一下。”

  目前,中央企业和地方大型国企中,仍然会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改革国企会使国企股份化和私有化,会损害国家对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的最终控制权,从而动摇公有制这一基础。在国企改革的历史发展中,关于国资流失的话题一直较为沉重,不可否认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国企高管害怕戴上混合所有制国资流失的帽子。

  既得利益集团是改革的最大阻力。目前,国企依然保留着与政府的固有组织纽带,企业的主要生产要素仍有赖政府给予保障。这使得国企成为当今中国经济中一类特殊的“政治关联”企业。凭借这种政治性纽带,国企享有着一般非国企难以企及的超经济性竞争优势。部分国企包括央企,自认为已经成为市场竞争主体,无须推进比较彻底的改革。

  此外,目前国企经营者追求绩效和盈利的动力主要源于短期化的年度绩效激励和任期绩效激励机制,针对企业高管人员的法治化问责体系和有效的职业经理人选任机制都未真正建立起来,国企经营层仍然缺乏追求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更缺乏将企业建成“百年老店”的敬业冲动。这些因素也同样严重影响了国企改革深化和混合所有制推进的步伐。

  而对于国企内部员工,改革与否如何与自身的利益相关度不高,又如何能够激发其参与热情?特别是在一些垄断型国企,大央企,工作又稳定,工资福利又不低,甚至数倍高出体制外企业,普通员工也已成为了既得利益群体的一部分,自然对无法预知未来结果的外部改革不会有什么动力,或许内心还会担心,甚至不希望有任何变动。

  所以,如何解决国企内部的动力不足问题,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的首先要解决的环节。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表示,要建混合所有制,必须国企先动起来,民营企业看到了就放心了,不然民营企业不敢去试。

  图一: 8月份以来,国企改革加速

民企担忧:利益如何得到有效保障

博鳌亚洲论坛的“放松管制与民企机遇”讨论会上,现场调查显示,对于目前的政策和改革有近七成企业家持“不确定”和“观望”态度。

  在另一方面,民企的担忧摆在眼前。在博鳌亚洲论坛的“放松管制与民企机遇”讨论会上,现场调查显示,对于目前的政策和改革有近七成企业家持“不确定”和“观望”态度。另外,超九成的民营企业家担心,进入垄断行业后没有话语权,或开放行业利润太低。民营企业家们也不认为其参与垄断行业的最佳时机已经到来,一半多企业家选择“暂不进入,等待制度明朗” ,这凸显了他们在面对市场大蛋糕绝对诱惑时的矛盾心态。

  

混合所有制改革破冰民营企业家担心进入垄断行业后没有话语权

  民企的担忧来自诸多方面,因为担心国企在改革后可能“换汤不换药”,掌握不了控股权,只能是小股东的民企,害怕进入垄断行业之后其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即使控股,把企业搞好后,也随时存在被政府部门找个理由赶出去的风险。民企过去在“国进民退”中常受到此种不公正对待遇,至今让企业家们心有余悸。此外,我们不能不正视历史,在中国民企的发展与成长过程中毕竟有过一个时期,一些民企同政府存在着“紧张”关系,他们在参与国企改制中,背上侵吞国有资产的罪名,最后锒铛入狱。有了这些教训,民营企业家在参与国企改革时不得不格外谨慎,顾虑重重。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教授就曾指出,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的方向已经明确了,但是在改革体系、规则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民营企业经营者的担心也情有可原。“毕竟目前规则没有确定,一旦发生纠纷,未来没有办法预期”。而且,这些国企、央企资产未来的盈利能力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再者,垄断行业体量太大,民营资本即便能够参与进来,所占股份也非常少,不会有多大的话语权。

  社科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迎秋也表示,很多民营企业认为,混合所有制对他们来讲不是目前急于的选择,甚至还有一些敬而远之。原因在于,不在于51还是49%股权的关系,就是国有企业在这混合所有制里占10%的股权,但如果有强大的政府,这10%的股权也可以否定那90%的股权,所以他们敬而远之。

  图二: 专家为民企参与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招

勿让功利色彩拖累混合所有制改革

功利色彩突出是当前国企改革一道鸿沟。纵观大半年来央企及各地国企的混合制改革出台的各种方案,似乎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打算。
混合所有制改革破冰 勿让功利色彩拖累

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避重就轻、甩包袱”

 

  7月15日国资委公布试点企业之前,两桶油、国家电网等央企就已向市场抛出了各自的“混合”方案,相关分析认为,中石油近千亿元的西气东输管道资产出让对民资相对还有吸引力,但国家电网的改革思路就让市场有些失望,开放领域盈利前景不明。如此方案并不能打破国家电网一家独大的垄断格局,混合所有制改革有些“避重就轻”,甚至是“甩包袱”。

 社科院学部委员、经济学家张卓元就指出,“混合所有制,既

要避免一股独大,也要避免一些央企,只拿出不赚钱的业务,或者甩包袱来参加。”同为社科院学部委员,经济学家汪同三也提出同样的看法,“国企怎么应付呢?就是在一个大的企业集团里面,重要的、好的、盈利比较大的部分要留住,那些不太重要的,盈利不是很大的、有困难的部分放开,可以进行混合。”恐怕有这种想法和认识的央企和国企不在少数。这样的改革思路,更多是为了应付,不可能吸引到真正的战略投资者。就算有投资者,也不是为了搞实体,而是为了投机。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刘彬撰文指出,如果混合所有制目的仅仅在于改善国企公司治理,民间资本没有控制权,混合所有制可能更多吸引财务投资者,而非实业资本进入。

  此次国资委公布试点企业和方案之后,各地国企改革的步伐明显加快,上海、安徽、北京各地纷纷出台改革方案,大有唯恐落后,必须争先之势,一时间让人眼花缭乱。《中国证券报》报道称,“近阶段,在新一轮国企混合制改革潮中,各地又掀起了一场改革竞赛,凡是出台了国有企业改革方案的地区,无一不是将混合所有制当作灵丹妙药,提出了多种不同形式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思路,要求国有企业都要拿出具体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于是,有条件的企业在改,没有条件的企业也在改;改得下去的改,改不下去的冒着各种风险也要改。有些地方甚至“定时间、定任务、定工作量”,提出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有资本持股不设上下限”,进而提出将产权改革完成情况纳入任期考核一票否决指标中等细则,混合所有制改革出现了“为混而混”的倾向。一时间,似乎哪个地方国企混合制改革动作小些、速度慢些,就显得缺乏改革精神、思想保守了。

  显然,这种为了混而混,又让人看到了一种政绩工程的苗头。再看一些地方采取的办法,依然是计划经济一套。如在研究企业改革方案时,董事长、总经理等仍由政府直接任命,而不按公司法要求选聘、推荐和聘任。如此,就算有了其他所有制资本进入,又怎么逃脱得了政府的有形之手呢?又怎么能够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呢?

  图三: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意义

1

  出品:金融界网站公司报道组

  联系我们:jrjstock@jrj.com.cn

往期金融观察专题推荐

网站导航 | 关于金融界 | 广告服务 | 产品与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联系我们 | About Us

服务电话:010-58325188 新闻中心值班电话:010-58325377、010-58325367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010-58325227

Copyright © 2012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金融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