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过头税可以胡来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三令五申不允许收“过头税”。近日,河北等地税务官员以人民日报社论为依据断言中日就钓鱼岛会有一战,希望企业再交税支援国家。在穷尽其他征税理由后,没有比“保钓”更有说服力的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保钓”成了强征“过头税”的撒手锏。
收“过头税”都跟钓鱼岛扯在一起了,还收得如此理直气壮,实在是“拉大旗作虎皮”。

拿钓鱼岛说事不靠谱!

“过头税”是税收征管部门为完成税收任务而过度地向民间征税的做法,虽然能够实现财政创收,帮助完成税收任务,然而,毋庸置疑的是,“过头税”其实仍属违规征税,而如有征缴必要,其额度和范围也必须符合经济发展的状况。

地方税务部门却原来是藏龙卧虎的衙门,税务官却原来是这般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呀。中日钓鱼岛斗法之际,河北某些税务官员就洞察先机,开始向辖区企业征派起了保钓税收,确实让人不能不惊讶于这些税务部门“战略家”的独到眼光。

地方税务部门却原来是藏龙卧虎的衙门,税务官却原来是这般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呀。中日钓鱼岛斗法之际,河北某些税务官员就洞察先机,开始向辖区企业征派起了保钓税收,确实让人不能不惊讶于这些税务部门“战略家”的独到眼光。

但这些“战略家”也许忘了,钓鱼岛开不开战、何时开战,其实犯不着他们瞎操心;河北地方税务官们显然也忘了,钓鱼岛根本就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拿保卫钓鱼岛来征派税费,其实已经是越权、甚至是违法行为了。

当然,地球人都知道,这些税务官打出“保钓”旗号来摊牌税费,其实只是他们应对年度收税的任务量,而巧立名目的一种新花样而已。“保钓”也好,“打仗”也罢,只是他们忽悠辖区企业家们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当下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尤其是中小企业遇到了困难,举步维艰,收入下滑,甚至亏损。在这种背景下,中央一再强调努力为中小企业减免税费,推出不少举措。作为地方,理应认真贯彻中央的大政策,与这些企业同舟共济,雪中送炭。征“过头税”分明违背大政策,有竭泽而渔、杀鸡取卵之嫌,只会让困难的企业加速死亡。征“过头税”的地方部门就不想想:企业死了向谁收税呢?这不是自绝生路吗?

鹅城式收税亵渎了多少爱国情怀

英国经济学家哥尔柏说过:“税收这种技术,就是拔最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借用这个比喻,“过头税”这种竭泽而渔的征收方式就是不顾鹅叫、光顾鹅毛,其危害不言而喻。

年关逼近,税务部门任务在即,严征细管,搞突击征收,无可厚非,但“开足收税机器”,甚至拿子虚乌有的“钓鱼岛开战”来搞“情感捆绑”,不仅是巧立名目乱作为,而且亵渎纳税人的爱国情怀,如此收税弊多利少,负面效应不可小觑。

“国家要是有难,把我厂卖了也支持啊。”纳税人的话语令人心头一热。但如此“师出有名”在信息发达的今天就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不相信不行,税务所要七八万元,相当于他全年纳税额的五六倍,是他多半年的利润,“这钱交不起”。而且给出的账号竟然是办税员的银行账号,而非对公账户。这是交国税还是玩猫腻?与其说是“钓鱼岛开战”多收税,不如说是拙劣的“钓鱼收税”。明晃晃是个坑,不跳不行。

过头税”体现了税务部门的种种陋习,也体现了在经济困难时期地方财政的窘迫。不过这都是表面现象,我们还需追问,为何过头税只在经济不景气的年份发生?收入增长时的量入为出与收入下降时的量出为入交替进行,是近二十年全社会的宏观税负不断爬升的首要原因。因为政府的事权并不由其他机构决定,支出规模当然就没法被约束。于是,收入支出一盘棋,都是财政部门在自说自话。

吹错调的“税收集结号”伤的不是实体企业,更是民心。苛捐杂税榨取民脂民膏,历代王朝官逼民反的历史覆辙不可不鉴。轻徭薄赋,休养生息是国家太平、民生安定的福音。税收压力如果全部转嫁给企业和民众,则可能成为社会矛盾的催化剂。经济放缓,收入告急,应更多地放水养鱼,增收节支,而不是搞“挖地三尺”,竭泽而渔,杀鸡取卵。因而,相关部门对突击收税,应跟进监督,及时叫停一些错误做法,严肃查处税收乱作为,防止突击收税侵占民利、伤害民心。

所以,解决“过头税”问题,必须跳出税收,反思当前的财政增长指标,合理界定财政收入和GDP的比例。解决这样的问题,需要财税部门端正认识,可问题绝不仅仅出在财税部门身上。让人叹息的是,在当前,并不能看到根本解决的希望。因此,对“过头税”还是坚持“露头就打”,只是,要打的是不仅是伸向企业“有形的手”,还有背后“无形的手”。

结语:有多少税可以胡来?

经济形势不好,社会各界都在呼吁减税。应对经济下滑,不从现实出发做适当政策调整,反倒以荒唐的说辞违规征收“过头税”,表面上,恐怕是能度过一时难关保住“增长”政绩,本质上,这是玩火。

而且,以“保钓”名义征税,听起来就可笑,爱国情怀岂能是被尔等如此亵渎?

小编以为,对于税收 ,“养鸡下蛋”可行,“杀鸡取卵”实不可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