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条例流产 谁是黑手
据了解,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早在2004年就启动了。作为收入分配改革中重要内容的《工资条例》曾被寄予厚望,但在2010年上报国务院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了解情况的人士表示,由于争议较多,受到垄断行业的强烈反对而“夭折”。
《工资条例》夭折,表现出某些高收入行业拒绝被纳入利益调整的平台,改革方案出台后阻力显然更大。换句话说,割肉的刀才刚刚打磨即遭到强烈抵制。

胎死腹中 垄断行业是幕后黑手

《工资条例》的夭折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近年来这部承载了太多人希望的《工资条例》已经多次被下达“病危通知书”。

收入分配改革是深化改革的重要部位,也是难啃的“硬骨头”,必然受到阻力特别是既得利益者们的反对,《工资条例》因受到垄断行业反对而“夭折”,是一个令人深思的注解。

如今《工资条例》“夭折”,垄断行业充当了幕后黑手,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间也”?其是通过反对《工资条例》,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不管别人瓦上霜。

这种不公平之心,不仁意之心不除,《工资条例》难见天日,普通劳动者难有幸福生活,社会就失去了公平公正,没有公平心难有《工资条例》惠民生。

怀胎八年 收入改革依旧雾里看花

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的动议肇始于2004年,八年来“胎动”不断,但屡屡都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工资条例》受到垄断行业反对而“夭折”,再一次说明深化改革的最大阻力来自既得利益者,包括收入分配改革在内的所有“深水区”改革须打破既得利益者的“坚冰”,遏制干扰,解决“不愿改”“不敢改”“改不动”问题,绝不能被既得利益者所绑架。具体到收入分配改革上,不仅要给垄断行业以话语权,也要给公众尤其是中低收入阶层以充分的话语权,征求吸纳百姓心声,也不能让少数专家“闭门”“拍砖”,避免收入分配的公平秤向干扰者们偏斜。

毋庸讳言,之所以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始终只是一个传说,迟迟不能出台 ,必然是利益博弈与阻挠的结果。作为收入分配改革中重要内容的《工资条例》,因为受到垄断行业的强烈反对而“夭折”,充其量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而已,远远不是既得利益阻挠改革的全部。很大程度上,收入分配改革就是利益在不同群体之间再分配的过程,弱势群体和中低收入者因此翘首企盼,可是既得利益者也必然因此使尽浑身解数阻挠,这都再正常不过。

但也有不正常的地方,那就是既得利益者有充分的机会去表达反对,可改革的另一方甚至根本不知道对方反对的东西具体都是些什么,而且也不知道反对的“对方”都是谁。如果要说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迟迟不能出台 ,本身是一个博弈与妥协的过程,那么这绝对不是一个公平的博弈,因为公众根本就不在现场,而且对于博弈的内容本身一无所知。

其实,改革过程中出现博弈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公众不知道自己和谁在较量———也就是说,不知道对手是谁,“敌人”是谁;更可怕的是,不知道对手以何种方式表达反对意见。如果公众处在明处,而对手处在暗处,显然,最终吃亏的是公众。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说了这么多年,除了各种捕风捉影的猜测报道和一次又一次“将要出台”的传说之外,我们从没见过一个相对成形的文件,更未被征求意见。改革方案在公众看到之前,就因为既得利益群体的反对而“夭折”,这不是因为反对者有力,而只反衬出公众的无力。既得利益群体固然有权反对,公众更应有权反对“既得利益群体的反对”,公平的收入分配改革,必须给公众知情和表达的权利。

结语:阳光是最好杀毒剂 别被垄断力量“绑架”

愚以为,垄断行业只是《工资条例》夭折的遮羞布,根本原因在于权贵等既得利益集团不想将口里的肥肉与民众分享。

夭折的《工资条例》,已经让我们看到垄断企业和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和威力,而为一应对的方式,就是把“收入分配”摊开来讲,要知道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和杀毒剂,倘若依然闭门造车,要么被垄断力量“绑架”,沦为花瓶制度,要么依然是遥遥无期的研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