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婚变 元芳,你怎么看
据传,王石也婚变了,这个一向对自身羽毛颇为爱惜,不时释放出一些明显经过精心修剪的、“事业家庭两不误”花絮的“真爱好男人”,如今非但在几天内传出婚变、和发妻“早已分居离婚”的新闻,且“商学院美女”也火爆亮相。
让人在感慨“再不相信爱情”之余,顺便连商学院研读带“讨教商界精英”,也不免边八卦边猜疑起动机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

根据微博整理的事件脉络,最早是在28日13时42分,实名认证网友“徽剑”发博爆料说:“传说田朴珺和万科王石要结婚了啊,田去长江商学院读过书,据说在那里认识王,王为了她而离婚,看来美女读商学院可以嫁大款。”

当天22时40分,另一微博账号“慈冰CAIJING”也以“王石婚变”为题发博称:“经本人多方核实,王石婚变一事属实。其与前妻王江穗的离婚手续已于年内办妥。财产分割一事太过私密,暂时难以求证。但依照硬汉王石的性格,‘净身出户’可能性颇大。80后女星田朴珺与王石女儿年纪相当,曾有人在美国见她与王石一起学习英语。目前二人是否成婚尚未可知。”

29日9时48分,实名认证网友“谷儒李晨”贴出一张“绝密照片”,声称照片中人即为王石与田朴珺,“今年1月7日晚,我与王石同机飞往深圳,老王与邻座女孩关系有些暧昧,女孩帮老王脱外衣,头靠着老王肩头睡觉,心想难道是老王女儿吗,问空姐,女孩是否姓王?空姐笑答,从拼音看姓田。此事我一直为老王保密着,现在没必要了,祝老王小田真爱永远”。

3名网友的爆料一个比一个更详细,截至昨日22时,单这三条爆料微博就吸引了超过4.5万人次转发和1.1万条评论。

昨日18时07分,连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也加入了爆料行列:“前几天我们在@银河SOHO聚会。@袁莉wsj(《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主编)告诉我:‘王总恋爱了,天天给这姑娘做红烧肉。’我说,肯定是谣言,现在那(哪)有姑娘天天吃红烧肉的。袁莉想了想说,这姑娘可能是北方人。今天上网一看全是王总消息。”

有意思的是,昨日,王石共发布了3条微博,两条转发,唯一一条原创微博只字不提闹得沸沸扬扬的“婚变”传闻,而是颇有闲情逸致地描述:“周末帆船训练,野鸭逐浪、白帆点点、楼群下秋叶层林尽染……波士顿如此融城市与乡野一体……训练第二天,风骤细雨,挂黄旗,杨(扬)帆仅半小时,无法驾驭返航途中,眼见一艘艘船倾覆,我也未能幸免,瞬间船翻如(入)水,爬上船侧舷,与先落水者摇摇手,嗨!帆船训练中落水如学习滑雪摔跤,平常事。”

链接:“分手费”至少4000万

王石离婚后,财产如何分割?律师分析表示,如果夫妻双方在离婚时有相关约定,则按照相关约定进行分割;如果没有约定,根据婚姻法规定,王石婚姻存续期间的年薪收入和所持有万科股份,包括一些不动产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女方享有一半的权利。

若仅以王石持万科的股票市值5603万元和近5曜芗3146.4万元的薪酬计算,王石所要支付的离婚费用将不低于4000万元。

股民:消息是否属实应有交代

对于王石及万科的“低调”,许多股民不以为然,他们表示,作为万科的高层,他的此类消息可能会对万科股价有所影响。依照国外经验,上市公司高层领导的此类变动,有义务也应当向股民及时公布。

网友“郁小虎Joe y”称:“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情真爱,但企业家搭上女明星,总不免股民对这个公司前途的些许担忧。”

“碧钰”说:“追溯以前的新闻,他前妻买卖股票的时间非常敏感,相信不是疏忽所致,王石应向董事会和股民交待。”

“圆明园路149号cxl:”称:“万科到底是个上市公司,应该给股民公示的吧。”

链接:王江穗曾购买万科股票引业界质疑

虽然王江穗很少见诸报端,但她却曾做过惊人之举。2007年7月6日,王江穗买入46900股万科A股票,到7月19日报收于23.31元。当王石老婆买自家股票的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业内和股民巨大反响,出现“违规操作”和“内幕交易”等质疑。

随后王石发表道歉博文,文章中对王江穗评价说:“我的妻子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纤弱女子,但她一直理解并且尊重我的价值观。从万科成立以来,她从来没有过问过万科的任何经营事务,除了我的薪酬收入之外,也没有从万科获得过任何好处。她没有聪明到像一些传闻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擅长‘抄底’的‘短线高手’,她连自己掌管股票账户的兴趣都没有,更谈不上懂得利用内幕消息来赚钱。但另一方面,她也不会愚鲁到为了区区几万股万科股票的收益,拿我们一生的清誉去冒险。”

上长江商学院 学家庭重组

长江商学院、人大商学院、经贸商学院,各种商学院都藏龙卧虎,这里有过马云、王中军、郭广昌、江南春等等名企老总,有上市公司ceo,有知名企业老总,有政府官员,在一些女星眼中,这里最多的就是“金龟婿”。

在王石婚变的消息被引爆后,围观者随即发出“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感慨,并指出“靠饭局上位已经OUT了,应该去上商学院”。

“之前看到一个故事,说一个老板为摆脱小三又不想出钱弥补,就将小三送去EMBA学习,果然不久小三就不理他,重新找到新东家了。今天看到王石在长江商学院EMBA找到小田。一个不是天方夜谭的故事。估计此后各大名牌EMBA的美女学生将大比例上升,找富豪兼职读书,比上电视相亲有谱多了。”

据一位已经从本地某商学院毕业的同学称,周围有过“美女学姐找富豪”的事,这种模式在圈内已是公开的秘密。如今的商学院似乎逐渐担负起婚介所的功能了,难道要钓金龟婿,就去商学院?

“靠饭局想上位的小明星就太OUT了,也不用上《非诚勿扰》和百合网相亲了,现在都是商学院了。”

“无论一个姑娘是多么的优秀、高雅、善解人意,还不如去上长江商学院。这里是中国女人资本的运作圣地。”

结语

不管王石是否“净身出户”,不管其“发妻”是否将获得“物质文明”的大丰收,但既然“结发之情”已名不副实且“过期变质”,观众们又何必抱着童话以及根据童话延伸联想出的同仁,去悲观地慨叹着“偶像幻灭”、“真爱情”的幻灭,去同情一个或几个根本不需要别人同情的“受伤者”?或许,从物质到精神,这些“受伤者”说不定都比您或我过得更滋润。

至于“商学院的秘密”或“女演员的奋斗”,这更是老掉牙的桥段。

说到底,婚变、情变云云,都是人家的私事——公众人物的私事那也是私事,八卦一下无伤大雅,把童话当文学,为幻象而伤感就大可不必:有那工夫,多为自己、为社会、为全人类努力工作,早日攒够房款首期,岂不是要实在得多?

综合新京报、中国经济网、新快报、天府早报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