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近日,公安部门成功破获了一起特大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件。“地沟油”流向餐桌的传闻终于得到证实。

地沟油大面积流向餐桌,早已是妇孺皆知的事。吊诡的是,在执法者的视野里,却从来只是一个传说。群众的雪亮眼睛早于执法者的行动查处n年,即使是在频发食品安全事故的当今,也算是一个“奇迹”。

很多人都在谈论地沟油流向餐桌的问题,但过去从来没有被证实过。为什么?“只要不进实验室,绝对看不出来是什么油”。其实,即使进了实验室,也可能是徒劳的。曾有记者亲自带“地沟油”样品送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检验。检测结果让人大跌眼镜:送检的地沟油符合食用植物油和食用动物油的一般指标要求。

然而,“地沟油”问题的症结到底在哪里?

投机大鳄索罗斯有一个非常经典的理论:“所有人类心灵的建构,不论建构局限在我们思维深处或表现为各种学科、各种意识形态或各种体制,都是有缺陷的。”这里的“有缺陷”不是可能“可错”,而是肯定“可错”。索罗斯坦言:“可错性观念鼓励我寻找每一个情境的缺陷,然后在找到缺陷之后从中受益。”

金融界简评: 有人说,商人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但是,在这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的世界里,原来,地沟油也悄悄流进了人类的血液里。

时寒冰:一边是“地沟油”的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销售等环节很容易完成,一边是暴利的诱惑,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地沟油”焉能不泛滥?这个难题该如何破解呢?要针对缺陷下药。在国外,凡是成功解决“地沟油”问题的国家,都有一些共同点:政府积极作为,实现变废为宝。很多国家都对餐厨垃圾的处理做出明确规定,使得所有的垃圾都在监管之下。也有的国家从根源上,让靠“地沟油”牟利的人无路可走。比如,日本的“地沟油”现在都由专业的回收公司进行回收,并以较高价格卖给日本政府,政府再将这些“地沟油”提炼后用作垃圾车的燃料。由于日本政府出的价格高,“地沟油”都流到了政府那里,那些牟取私利的人不得不选择放弃。 [全文]

CCTV2《今日观察》:如果我们仅仅是出了事以后去侦破,那么是非常难的,所以我们要建立一个公共政策的体系,在这个公共政策体系里,第一个是产业政策,你怎么样去鼓励这个产业?地沟油本身它是一个产业,因为它用的好,就可以变成生物柴油等等。当然你不能做成食用油,也就是说,地沟油怎么样去检测它的有毒、有害性?它的标准是什么?国外有一个很好的经验,就是一旦出现食品安全以后,那么之前没有的标准,立即上标准,之前没有的设备,立即上设备,之前没有的法律,立即上法律。这个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全文]

新华网:“地沟油”是牵涉到千家万户的生命健康问题,人民群众对“地沟油”深恶痛绝。政府可以通过创新的社会管理方法,挖掘出民间潜力,缓解有关部门资源不足。比如,重奖举报人员等办法可以鼓励公民成为监督员,形成对于“地沟油”黑色产业链不间断的监管压力。[全文]

 

长沙晚报 很多时候,地沟油流向餐桌传闻出现后,一些地方政府就纷纷表

态,本地没有地沟油流向餐桌。不知这些地方是怎样调查的,倘若只是没有查到,就简单得出否认的结论,未免太过草率。更有专家断言:地沟油不可能变身食用油,因为除臭的成本太高,造假者挣不到钱。现实是,生产食用地沟油,只需简单地用“白土”吸附异味,且利润高达300%。地方政府否认、少数专家断言,如今被无情的事实击碎,令人不能不重视对地沟油生产和流通环节的打击。 [全文]

东方早报:当前,需要对“地沟油”进行综合治理。社会团体、新闻媒体应开展食品安全知识宣传,食品生产经营者也应推动行业诚信建设,公众也应对食品生产中使用“地沟油”的行为予以积极举报。还应创新食品安全监管工具,对“地沟油”检测,有关方面应明确相应检测标准。政府部门应及时公布与“地沟油”相关的信息;同时加强对食品市场的监督检查,将日常巡查、定期检查、不定期检查等检查手段相结合,对“地沟油”现象多发的地区和领域予以重点监管。[全文]

三湘都市报:套用马尔克斯的一部小说名,地沟油简直就是“一桩事先张扬的投毒案”。好在公安部终于破获了这样一起特大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件,妇孺皆知的地沟油终于不再只是执法者眼中的传说了。“地沟油流向餐桌的传闻得到证实”,并不只是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公众关于地沟油的申诉和质疑,非但得不到重视,反被斥为“传闻”,有关部门至少还缺少向公众的道歉。需要道歉的内容有两方面:一是不重视公众的地沟油举报,妇孺皆知而独执法者不知;二是对地沟油长期以来执法乏力。 [全文]

新京报:这些制售“地沟油”的涉案人员跨省作案、反警方侦查,也表明现在“地沟油”的“产业化”何其猖獗。在公安机关破获全国“地沟油”大案之时,我们更应该反思,为什么“地沟油”从饭店厨房到重返餐桌的整个过程出现了监管空白?从前段时间新华社暗访京津冀“地沟油”产业链,到此次破获浙鲁豫“地沟油”大案,跨区域食品监管协调的漏洞,难道是“地沟油产业”“做大、做强”的行业规律?[全文]

广州日报:具体到“地沟油”市场化操作,一方面,用公共资金补贴回收和生产企业。我们不妨算一下市县长负责制的监管成本,将这些成本作为补贴,在财政上单独列支出来,补偿给回收企业和生产企业,以规范回收企业,激励生产企业。[全文]

每日经济新闻:地沟油流向餐桌的传闻,因为这一高度产业化运营的案件得到证实,这理应成为当下食品安全的标本事件,为各级食品监管执法部门提供一种监管、打击食品安全事故的新思路。面对高发的食品安全事件,我们常说的一种观点是,在如今的陌生人社会中,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一些商业规则已然形成了一种高效率的互害体系,我吃你辣椒中的苏丹红,你孩子喝我添加了三聚氰胺的奶粉,最后大家又到他家的餐馆去消费地沟油。就是在这类脱离了规则制度约束的人性之恶中,人们从相互伤害中赚取着所谓的暴利,却最终陷于一种负经济体系中不能自拔。[全文]

  • 小丫:敢情道德的血液流失了是因为地沟油流进了!
  • 明天会更好:我国每年居然有逾200万吨地沟油返回餐桌,伤不起啊伤不起!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您怎么看待地沟油:
合理利用就是变废为宝   -
坑爹,道德也患了“癌症”   -
对不法牟利要杀一儆百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