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温州,这座资本之城,以民营经济扬名海内外,温州模式一度是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楷模。

然而,今年以来,关于温州经济的负面新闻频频曝光:先是温州楼市炒作进入“最后的疯狂”,继而是温州出现实业遭遇冷落、全民参与放贷的乱象,接着是温州大量中小企业倒闭,而眼下多位温州民企老板因资金链断裂而逃贷跑路的囧事,更是将温州经济的危情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据报道,负债20亿的温州“眼镜大王”胡福林逃跑了!蓝天药房老总“跑路”了!年总产值10亿的温州东特不锈钢制造有限公司老板姜国元开溜了……据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透露,仅9月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走佬”。一个又一个老板“走佬”,警示温州民间借贷的危机,同时也拷问着温州模式下的企业发展之路。

其实,此次温州众多老板出逃事件,不仅给温州的民企发展敲响了警钟,同时也警示中国的中小企业,做大做强实业,才是企业发展的根本,学美国华尔街那套,靠“炒”房地产、煤矿、金融洐生品,最终受伤害的不仅是企业自身,还将影响到经济的发展和企业竞争力。

金融界简评: 如果说高利贷是压死很多温州民企的“最后一根稻草”,温州民企真正的困境则只能用内忧外患来形容。

【温州老板“蒸发”带来的警示】监管部门也需反思。温州企业倒闭现象并不是最近才出现,早在今年上半年,就有不少中小企业因为资金问题倒闭,老板出逃国外。如今年4月,温州的江南皮革、波特曼餐饮和三旗集团等3企业就被爆出老板出逃的消息,但监管部门认为“倒闭只是个案,是关停并转的结果”。应当说温州企业的经营困境早就显现,但在过分乐观的判断下,监管部门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也没有适时为困境中的中小企业提供所需的支持,才导致老板们纷纷“走佬”。 [全文]

井水明:谨防温州企业倒闭潮产生“骨牌效应”温州中小企业的现状,是中国中小企业生存状况的一个缩影。随着新一轮经济危机危及全球,中国经济自然难以置身事外。银根紧缩、用工成本高、原材料价格高涨、限电节能等等一系列制约因素,让中小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举步维艰,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困扰,面临的困难甚至于超过了金融危机的2008年。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喊“渴”之声声声入耳,就是没有引起当局的高度重视,融资难已成为压倒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还对几乎每天都有企业倒闭的现象视而不见,不能正视问题并且努力去解决,企业老板一个接一个地“跑路”,并出现了企业老板跳楼自杀的情况,这也就不奇怪了。[全文]

中国网:从温州已发生的20起中小企业老板“跑路”事件可以看出,中国民间金融与地下金融现象愈演愈烈,这本身就说明目前对于民间金融的限制已经远远滞后于现实经济的发展。如果政府还试图建立没有地下金融的乌托邦社会,事实上是在拖市场经济发展的后腿。[全文]

 

资深财经评论员 叶檀高利贷盛行,显示实体经济与金融管制的双重困境。解

决困境有两种思路:或者以更计划的体制、更严厉的管制、以高利贷从业者的血祭刹住高利贷之风;或进一步向市场经济推进,放松行业管制、价格管制,达到资金高效、自由流动的目标。后者才是治本之术。 [全文]

国际金融报:在全球经济链条中,以温州为代表的“中国制造”长期处于最低端,赚取的不是下游的殖利,而是上游由廉价劳动力和资源环境成本换来的红利。当外部市场因经济危机而萎缩和内部成本提升双重危机袭来时,生存就成为企业的第一要务。转型不成即意味着死亡。部分实力雄厚点的企业选择多元化炒楼炒钱炒地,实力不济的企业则选择信贷过日。[全文]

中国经济时报:信泰式的悲剧不能完全解读为盲目的战略扩张,至少还应当放在目前广受关注的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背景下考量。无论我们对于民间借贷的是是非非做何解释和结论,在国有垄断企业攻城略地大肆扩张的同时,民营中小企业的资金困境都是绕不开的话题。 [全文]

羊城晚报:“全民放贷”有政策、体制和历史的深层原因,但各地不尽相同的“狂热”、“中热”和“温热”,至少证明地方政府的取态也是关键因素。如果只看到“活跃当地经济”、形成“资金洼地”等短期利好,却没有意识到“炒钱游戏”终会成为泡沫、并让实体经济大量“失血”的中长期利空,当“爆煲”影响社会稳定时才匆忙“出手”,则为时晚矣。高利贷危局已成,如何“拆爆”考验地方政府的智慧,药石乱投不仅无法“拆爆”,反而会乱上加乱。 [全文]

证券时报:温州经济近年来发展乏力,缺乏亮点,这几年公众对于温州的印象,也就是“温州炒房团”、“温州炒煤团”和“温州高利贷”而已。在实业为主打的情况下,适度从事一些投资或投机行业,无可厚非,后者作为副业可以形成对前者的有益补充,两者共同构成多元丰富的经济形态。而在当下的温州,昔日的副业大有取代主业之势,温州的经济转型有迷失之忧。或者说,“温州模式”在“成功”地推进另外一种“转型”:从一个以实业为本、踏实致富的经济形态,转变为一个投资兴旺、浮躁逐利的经济形态。这种已然变味的经济“转型”,对于温州来说是尴尬的,因为它不是人们期待中的愿景。 [全文]

钮文新:不是温州老板错了,也不是民间金融错了,错的是中央政府的政策――一脚踩在油门上,一脚踩在刹车上,两只脚一起使劲儿,这个车能开好那才是怪事。现在出现的问题恰恰证明了我们过去的判断。[全文]

华龙网:从根本上来说这套“组合拳”不少地方可能还没打到点子上。无须讳言,长久以来形成的“民间借贷猛于虎”的错误观念,不仅让企业失去了更多融资空间,也让民间资本找不到投资出路,只能去“炒房”、“炒菜”。很明显,温州企业主“落跑”牵涉到债权人利益保护等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首先必须开放与规范民间金融市场。[全文]

  • 非常静距离:爱跑不跑,这些大佬们不务正业,搞投机倒把,炒高了房价。
  • 小喽喽:温州老板出逃,政府也该负责。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温州老板为何掀起“跑路”潮?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的爆发   -
一群投机倒把,hold不住了   -
温州模式到头了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