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近日,有媒体爆料称,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归真堂”)谋求创业板上市一事再次引起社会关注。连日来,多家民间动物保护组织表示将坚决抵制归真堂登陆资本市场。动物保护组织认为,归真堂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熊胆系列产品研发生产企业之一,如果在交易所上市,其规模就会变得更大,就会伤害到更多的黑熊。

公众谴责之所以声势浩大,关键在于熊胆生产企业的“残忍”。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作为濒临灭种的二级保护动物黑熊,在短暂的寿命周期里被不断地抽取胆汁,关在铁笼里经受将近20年摧残和折磨。

其实,早两年,归真堂曾经有计划登陆国内资本市场。但是,在国内公众的反对声浪中,归真堂收起了其上市的计划。不过,在证监会公布的今年IPO申报企业的列表中,归真堂排在第28位。这就意味着归真堂这次要来“真格”的了。

在民间动保组织和公众看来很残忍的“活熊取胆”,在中药协会负责人看来,不仅不残忍,而且熊还很舒服,“取完胆汁就去痛痛快快玩啦!”尽管我们没有亲眼目睹活熊取胆的过程,但对 “舒服”、“玩”这样的说法持怀疑态度,究竟是熊被麻醉了没有痛感,还是熊已经习惯了这种取胆方式,麻木了也就没有痛感了?

金融界简评: 活熊取胆挑战着人们的道德底线,这样的企业上市又是谁的荣耀呢?

《新民周刊》: 归真堂谋求上市之所以会引发轩然大波,关键在于它是一家从事“活熊取胆”业务的研发生产企业。虽然在当前国内的经济法律框架下,归真堂上市的确并未触及到硬性指标,但却难免遭至道德层面的鞭挞。特别要指出的是,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不仅仅在于股东利益回报,而且还要有公共示范效应的彰显。就此而言,归真堂上市之争或将是唤醒企业责任意识、推动资本市场法律环境完善的一次契机。 [全文]

中国江西网:在这种舆论与道德双重压力之下,归真堂的上会、审批、发行是否应该重新定位与思考,这样的上市公司也许压根就不应该保荐,压根就不应该排在新股发行上会审批之列。如果顶风而上会,势必物极必反,引起更大的轰动与反响,不但有勃于民意,更有损于保荐机构的声誉与形象,发改委、证监会的形象也将因他而受损。[全文]

东方网:说亚洲动物基金有阴谋并非不可以,商场如战场,社会责任、行业道德被当作攻击的利器是很常见的。可即便如此,如果一家企业在社会责任、行业道德上存在瑕疵甚至因此引发众怒,总不能连这个基本事实都不承认吧?别人的阴谋和自身的问题是两回事,不该混淆。既然“归真堂”谋求上市,也就是希望企业有更好的发展,相应的,也必然应接受社会的质疑和各种批评。无论这些意见是否有阴谋,只要企业行得正坐得直,阴谋、诬陷都会不攻自破。如果觉得一些组织的批评有问题,大可以一一否认,解释澄清,而不是一上来就大谈别人有阴谋。[全文]

时代周报:活熊取胆产业,无论如何炫耀“高科技”,无论如何鼓吹在“改良和提升”,但其基本性质是改变不了的—就是持续每天让一只活生生的熊,给归真堂这样的谋利公司,分泌、输送、贡献它的胆汁。胆熊养殖产业,无论如何注重动物福利、动物权利,无论如何规范化、科学化和人性化,但其基本生存状态仍旧是没有变化的—就是几十年如一日被关押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吃着聊以充饥的食物,喝着被人类“加工”过的水,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每天做着回归自然的美梦。[全文]

 

上海证券报:当然,归真堂上市并不违法,公司尽可以用不违法来为自己的行动

寻求开脱的理由。但不违法不等于不违反社会伦理,不违反社会道德范畴。这其中的道理是应该说清楚的,也是不容回避的。更何况,上市公司代表着社会领域里的具有高度影响力的公司,其社会责任感应该更强。在资本市场上,很多投资者因为上市公司屡屡出现唯利是图罔顾社会公义的丑闻而对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感深表怀疑。[全文]

上海金融报归真堂上不上市并不是由证监会说了算,而是由投资者说了算。对于这样一家主营业务成长性不佳,政策风险高的企业,如果机构都拒绝询价,那么归真堂的上市之旅自然也将戛然而止;如果投资者都不认可其价值,都用脚投票,那么归真堂的融资目标也自然难以实现,这无疑要比隔空“阴谋”大战来得直接得多。 [全文]

归真堂“上市”激辩是一件社会大好事:虽然活熊取胆作为一种传统中药制药方式事实上早已存在,而且其能否得到“支持”在有关行业人士眼里还涉及一些行业企业生死。不过,当社会理念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的今天,或者说白了,当社会公众认为从事活熊取胆这样的企业已经与当代社会人类与动物关系观念发生直接冲突,并明显地不利于动物保护时,那如对活熊取胆予以容忍,则最后结果也必定会对人类自身造成一定损害。 [全文]

光明网:类似证监会这样的市场监管部门,把企业的市场价值以及社会价值纳入上市审查和监管的范畴,是其应有的职责。毕竟,不论是“一板市场”还是“二板市场”,其吸纳的资金大都来自社会公众。因此,为公众把好市场的大门,阻止那些有违社会伦理道德、与社会正义的价值观背道而驰的企业入市,就应该名正言顺地成为政府主管部门光明正大的“阴谋”。阻止活熊取胆企业上市,这无异是向这类企业发出“此路不通”的明确市场信号。在当代社会,活熊取胆的“传承”,已经越过了现代人的伦理道德底线。 [全文]

新京报: “活熊取胆”对熊究竟有没有伤害?显然,不能由归真堂和中药协说了算。媒体发现,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乃中国中药协会员单位。每年都收取归真堂会员费的中药协能否扮演一个公正的第三方角色令人质疑。[全文]

广州日报:动物保护协会和网友反对“归真堂”上市并非无理取闹。这不仅违背未来动物保护的国际立法的基本趋势,对于股民而言,也面临着这样的企业随时可能被立法禁止的法律风险。因此,对于这样的企业,更好的做法最起码是不出台鼓励其发展的政策,而是应该通过各方面的努力,推动这些企业转型,并且研发出可以替代的药品。如同以前在上市融资政策方面鼓励一些创新企业,而抑制一些对环境等有危害的企业一样,“归真堂”的上市也应该执行“绿色标准”,这不是对中国传统医药的歧视,而恰恰是推动这些企业转型,推动中国传统医药与现代医药发展的必由之路。[全文]

中国网:说归真堂谋求上市抽空了底线,是因为其把小团体利益凌驾于社会利益和公共利益之上。一个理性的社会,怎能容忍公众利益和社会利益被一个公司的小团体利益绑架呢?如果真的上市成功,就意味着公众利益已经被熟视无睹,抽空了社会呵护底线存在的可能。[全文]

北京青年报:即使归真堂最终如愿上市,归真堂与动物保护组织之间也难言胜负。作为面对亿万患者的医药企业和面对千万股民的上市公司,其背负的舆论压力一日不消,其企业前景便一日不容乐观。而对于动物保护组织而言,真正的考验反而可能在归真堂上市之后——如果动物保护观念如他们所希望的那样深入人心,则公众的自觉抵制必然让归真堂上市融资的目的落空,甚至拖累企业经营陷入困境。[全文]

  • 老男孩:何其残忍!
  • 马可波罗:强烈要求颁布法律保护这些动物!
匹夫:人非熊,安知熊之痛苦!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您怎么看待活熊取胆?
坚决反对,太残忍了   -
支持活熊取胆   -
无所谓,不关注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