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最该过紧日子?

有媒体近期在浙江调研时发现,随着一些地方土地财政能力逐步丧失,对企业征税、罚款就加大了力度,征收“过头税”的现象也开始出现。此外,数据显示,多地非税收入出现逆势高增长,有分析认为,这表明“乱收费”“重复收费”现象有抬头之势。

所谓“过头税”,是指为了完成税收任务而过分地向民间收取税费的做法,有时间上的过头和幅度上的过头两种。在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曾一路高歌猛进的财政收入也转入低速增长轨道,地方政府“钱袋子”开始变紧,为规范税收征缴,国税总局和财政部曾频繁表态:坚决不收“过头税”。但遗憾的是,过头税仍不时露头。

“过头税”现象的抬头,非税收入的逆势增长等,其背后必然是企业的紧日子、苦日子,而较重的税收压力,很可能扼杀企业的发展、转型能力,使得当前并不乐观的经济形式更加雪上加霜。

在经济放缓情况下,过头过量征税,则很可能出现经济与税收的恶性循环:经济下行压力大,导致税收减少,越是税收减少便越是大力征税,而日益沉重的税收必然为经济的健康良性运行埋下苦果,最后税收也将无从谈起。

金融界简评:在当前形势下,不但不能多征税,而且尤需减税,减轻企业负担,藏富于民,刺激消费,让企业舒坦的过日子,该过紧日子的恰恰是习惯了大手大脚过好日子的政府部门。

法制周报: 这种“寅吃卯粮”式收税明显是违规、违法的做法。因为,税收是一种公权力行使的行为,而公权力的行使都必须有法律的依据,而税务部门今年收明年的税收,就是一种明显没有法律依据,滥用权力的行为。 [全文]

北京商报:经济增长出现的困难,辩证地看也是一个机遇,因为只有危机才能倒逼出改革的动作,政府才有转型的压力和动力,从大包大揽型的政府转向服务型政府。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危机反而成为我们进一步发展的跳板。如果相反,在危机的时候去做一些类似征收“过头税”的事情,则有可能让我们迟迟走不出发展模式的危机。[全文]

新京报:靠征收“过头税”、罚款支撑今年的财政收入,无疑是杀鸡取卵。这个道理很浅显,可是,如何遏制地方政府征收过头税、滥罚款,却又相当困难。征过头税的是地方政府、滥罚款的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从中获益,或许一些地方政府并无动力去解决这一问题。至今,似乎很少听说过,哪个地方对“过头税”零容忍,将征收的过头税退还给了企业,处理了相关人员。然而,眼看着年底临近,很多地方的财政预算收入目标要完成,支出压力在增加,不排除更多地方会加大“过头税”的征收力度。这不但不利于中国经济的“回暖”,反而有可能雪上加霜。[全文]

 

财经网:罚款收入是地方政府“杀鸡取卵”之举,是不可持续的。今年罚款收入

之所以能有所增长,归根结底还在于经济形势不算太糟糕。明年地方融资平台还款高峰期,经济如果依然不振,土地财政收入枯竭,地方政府就算掘地三尺,估计也罚不到多少款项来,到时甚至可能出现地方政府加大税外收入征收力度。要解决地方财政问题,无非是两个,一个是宽松货币刺激地方泡沫,走土地财政老路。第二个方法,就是分税制改革。因为地方融资平台从银行融来的资金投入,大多是当地基建,此为地方财政支出范畴,最后居然基本依靠银行贷款完成,背后就是因为“财权上收、事权下放”财政的分税制体制。地方政府负担完成诸多公共职能的责任,但财政收入的大头却被中央财政拿走,地方财政捉襟见肘。[全文]

时代商报:“过头税”不过是政绩刚性“过了头”的产物,财政收入与支出“能上不能下”绑架了税收,也绑架了各级政府。所以,尽管财政部三令五申不得征收“过头税”,但依然会出现此类现象。 [全文]

海峡都市报:为何财政收入大幅增长时人们反而焦虑不安?为何人们对征收“过头税”极为反感?所有的根源都在这里。某种意义上说,一些地方征“过头税”与过分的三公消费密切相关,甚至相辅相成。 [全文]

郑州晚报:“紧日子”谁都不愿过,这是人性使然。正如同经过了30多年的经济高增长,一时也无法接受、习惯增速下滑的现实。但是,愿不愿意过“紧日子”是一回事,而在我们当前的社会治理结构下,最为要害的其实是:谁有能力自己不过“紧日子”而让别人过“紧日子”。[全文]

西部商报:财政部部长谢旭人曾强调,坚决不收过头税和防止虚增非税收入。征收过头税,最终只会导致政府财政收入和企业经营状况的两败俱伤。财政吃紧,尽可以在开源节流上下工夫,但一味将企业视作“唐僧肉”,终归不是长远之计。[全文]

四川在线:寅吃卯粮,意思是由于入不敷出,预先挪用尚未到手的收入。与过头税相同,都是预先挪用,但寅吃卯粮的前提是入不敷出,而预收过头税,则完全是不顾实际地做表面文章,是极为荒谬的短视行为,这不是比寅吃卯粮还荒谬吗?[全文]

南方都市报:过头税岂止是透支税费,它更是透支基于权力合法性所累积的公信。透支终有一个临界点,造成的影响终会为自身所承担。[全文]

  • 阿康:层出不穷的税费!
  • 哦买噶:还是学学电影,别拔鹅毛了,让子弹在飞一会儿吧!
南极企鹅:地主家没余粮啦,要征收啦!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您怎么看政府征收过头税?
赤裸裸的掠夺   -
税收制度该改改了   -
大家都得勒紧裤带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