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公布数据显示,中国国民储蓄率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一直居世界前列,与此相反的是中国居民的消费意愿却在减弱。2011年初,央行公布的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高达85.8%的城镇居民倾向于储蓄,只有14.2%的居民倾向于更多消费,这是1999年进行问卷调查以来的最低值。

从数据看,中国储蓄率确实很高,不过,高有高的原因,诸如贫富不均、社会保障薄弱、生活压力大等,都是老百姓推高储蓄率的因素。

而且,储蓄率虽高达52%,却并不代表老百姓手上有钱可花,看看居民消费欲望即知。

至于人均储蓄超过1万元,也只是统计学意义上的数字分析,富人储蓄余额远远超过穷人,仅看平均数字无法体现,更多人只是被平均罢了。

有钱,却舍不得花,其中必有蹊跷。要么,是不会花,心甘情愿地做葛朗台式的“守财奴”;要么,是不敢花,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大多数国民属于这种“不敢花”的情况。当前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人们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消费随之出现了“自我保障性后移”,进而导致了“全民储蓄”。

金融界简评:只有真正让老百姓共享发展成果,能够真正具备消费社会要求的最基本的制度保障,才能打开国人的心结,人们也才真正地从尴尬的守财奴角色中解放出来。

新京报:现有储蓄率统计中存在“水分”。这个“水分”是指,储蓄超常增长,受到非真实储蓄因素的影响很大。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储蓄超额增加额中,相当一部分是经营性集团消费基金,是对公存款。尤其是近年来一些机关、团体和企事业单位违规将预算外资金、各种罚没款以个人名义开立账户转为储蓄存款。也有一些金融机构的储蓄人员为完成吸储任务,将开户单位的公款用私人的名义存在储蓄账户上。[全文]

中国经济网:高储蓄率,一般是指政府储蓄、企业储蓄和居民储蓄之和。改革开放后,企业的效益有了明显改善,买方市场逐步形成,企业储蓄在国民储蓄中的比重不断提高;另一方面,近年来,国民收入过度向政府倾斜,导致政府的储蓄率又有重新走高的趋势。因此,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高国民储蓄率是由于政府和企业储蓄高所导致的。[全文]

燕赵晚报:不敢花钱的后顾之忧到底在哪里呢?用最朴素的民生回答就是:留点钱供孩子读书、买房子、看病。人们手里有点钱,基本上都为了孩子学费、买房和看病而保留。对于这一点,相信大多数“守财奴”都感同身受。从一个宏观的视野看,国人甘愿做“守财奴”的根本在于,当前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社会保障水平不够高以及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匀,导致大家没有足够的后续保障,进而导致“全民储蓄”。[全文]

 

现代金报:要想将高储蓄率降下来,却并不那么简单。目前,我国社会阶层之

间的贫富差距过大,普通老百姓手里并没有多少钱。而且,时下存款利率已经很低,再加上通胀压力大,存款实际上是处于负利率状态,依靠调降利率来逼迫存款流出,空间极小,效果也不会很大的。[全文]

华龙网: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有钱不花也肯定有其道理,我认为去,主要有三点,一是不敢花,知道挣钱不容易,所以,花起钱来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底气;还有,就是怕钱花了,万一亲属中有人得了什么大病,孩子考上个三表的大学,眼瞅着又要结婚,又要买房等等,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手里没有钱怎么能挺得过去呢?再有,以后若挣不来这么多钱怎么办?还是省着点吧。这种想法主要源于老百姓对未来生活的没有信心,更没有掌控的能力,是缺乏足够的安全感导致的,所以,他们即使有钱了,也总想留点后手。 [全文]

华声在线:现在有钱为啥不花?老外不懂中国国情,国外家里的孩子成年了,基本经济上和生活上就独立了,作为孩子的家长就不必为此而操心了!另外一般地西方发达国家养老保险的钱都花不完,老人也就不必为此操心了!而中国的国情正好相反!所以得储蓄,可以说是忧患意识太强了! [全文]

观点中国:中国的国民储蓄率一直是全世界高度关注的数字,因为它不仅关系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还密切地关系着世界经济的发展。这还是出于它们对价廉物美的中国制造,大举涌入的一种本能的恐惧和抗拒。美国就不止一次地告诫中国,要降低中国的国民储蓄率,而中国也一直承诺,将努力降低中国的国民储蓄率。说这个话,中国是诚心的,是掏心窝子的诚心话。可中国的国民储蓄率就是降不下来,不仅降不下来,还在不断上行。[全文]

上海商报:今朝有酒今朝醉式的即兴花钱,常被人看作是败家子式的非理性做派。从经济意义上讲,如今高达52%的国民储蓄率令人堪忧。[全文]

千龙网:其实,国人不是天生的蜡烛胚,不知道享受生活,只是因为手中实在没有什么多余的钱可供消费,所以专家最关键的不是怪国人不敢花钱,而是要大胆向政府陈情谏言,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让老百姓钱包鼓起来,建立什么样的制度可以让老百姓病有所靠、老有所养,子女教育也用不着花那么多钱,试问此时谁还会当让钱躺在银行里睡觉的冤大头呢?[全文]

  • 行云冰雨:都花掉是不是让我们喝西北风?
  • 暧菲尔:不留点钱真的话一个感冒都可能把你病死。
陈龙:要想拉动消费,社会福利必须好。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您怎么看国人不敢花钱?
三座大山压着,谁敢花钱   -
还是得花钱,能拉动消费   -
关键是要有钱花啊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