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自2000年以来,14年中,共有53名落马省部级官员涉及房地产。据不完全统计,14年来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在100人左右。这就意味着,近一半的落马省部级高官或多或少与房地产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有分析人士指出:“前十余年,交通建设领域腐败频发,交通局长频频落马。而近年来,国土局长的落马节奏显然快过了交通部门,这充分表明房地产利益链已经成了当前经济腐败案件中居高不下的一个毒瘤。”

去年以来,各地“房叔”、“房婶”、“房妹”此起彼伏,可谓房族横行天下,“房事”从不间断。相信在如今的官场当中,“房事”肯定还大有人在,只不过没有被曝光而已。

房地产领域为何成了官员们的“落马场”?这是因为在暴利的驱使下,楼市成为官商勾结、权力寻租的“温床”,一些政府官员与开发商沆瀣一气,搞权钱交易,导致房地产领域腐败大案频发。

“大楼盖起来,干部倒下去”、“建起一片楼房,倒下一批干部”、“工程完了,干部也完了”,凡此种种,都是房地产领域腐败状况的真实写照。

腐败就是房地产业的一颗毒瘤,不铲除这颗毒瘤,我国房产业便不可能真正康复。

金融界简评:官员的强势介入,进一步刺激了房价虚高,降房价需反房腐!

东方网:腐败之手,对房地产市场的危害极大。房价畸高畸涨的民忧国忧,抵不过少数地方官员与开发商合谋的私利,即使国家调控频出重手,也会遭遇架空。权力介入市场,必然扭曲市场,甚至毁掉市场。房市虚火之所以愈烧愈烈,一个重要因素是因为有官场腐败的干柴。坊间有议论:斩断房地产灰色利益链,不但能极大地遏制腐败,并最终消除房地产业的黑色成本,一定程度上降低房价—民间有真知灼见矣![全文]

红网:恩格斯说过:“在商品社会,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就会有人践踏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就会有人敢冒杀头的危险。”房产成为腐败分子青睐的对象,与房产本身的价值和升值潜力不无关系。近十年内,北京市房产价格已经翻了几番,其商业价值远远高于公职人员的正常收入水平。其次,由于监管不完善,制度不健全等原因,减少了高官对受到惩罚的预期和惧怕程度。正是这双重因素的双管齐下,导致了中国这种高官涉房案件的层出不穷。[全文]

 

 

长江时评:人人都痛恨“房腐”,都期待能有效的遏制“房腐”。十八大以来

,中央采取“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行动,彰显了反腐敢于硬碰硬的决心和意志,在一系列反腐高压态势下,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仍有一部分官员顶风作案,这就需要完善相关制度,将官员权利曝于阳光下,充分运用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体系,完善官员房产及财产申报制度,让官员财产透明化,“房腐”才无处遁形。[全文]

华龙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即使房子诱惑再大,官员也该凭自己的劳动所得,而不是非法获取。官员贪腐涉房,根本原因是官员不正确的价值取向导致,即使没有房子也会因为别的而腐败,这些官员抱着“在位不贪过期作废”、“一人当官全家受益”的不劳而获心态,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疯狂敛财。相关部门应加大对官员房产的查实力度,顺藤摸瓜,揪出官员贪腐利益链,进一步打击“老虎”、“苍蝇”…… [全文]

 

人民日报:“房腐”者所谋求的,是相对安全地以权谋私。对于腐败分子来说,坐拥房产,升值诱惑更大,法律空子易钻;通过买卖房产,受贿资金得以“洗白”。而“房腐”官员的侥幸心理,也为他们的落马铺设了一条灰色轨迹。从受贿一套房到化身“房多多”,每次得手,侥幸心理就增长一分,胆子就放大一倍。[全文]

长江网:其实,“房事”不断,也从侧面折射出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如果这一制度落到了实处,这些“房叔”的“戏法”可能早就被戳穿了,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套房。假使“官员财产申报”能够制度化、常态化,其在发现贪官和预防腐败上的效用将大大高于“非奇闻不能轰动”的网络反腐,“房事”又能够在何处发生呢? [全文]

 

 

  • 小小林:腐败和房价没有必然联系吧。
  • 菲比很生气:在中国,实际炒房者不是百姓,而是官员。

蜡笔小新:贪官的“房事”真让人难以理解。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你怎么看“房腐”?
房腐助推房价上涨,该除   -
腐败和房价没有必然联系   -
腐败处处有,见怪不怪了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