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官方数据粗略估计,2012年政府和银行从房地产获得收入47917亿元,占房产业销售额75%,其中土地出让金占房屋销售额的40%左右,这一庞大的数字让人惊呆了!

近日,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正中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有的地方政府已准备进行“一房四吃”。此观点一出,引起各方热议。看来,地方政府为了地方的经济利益,直接成了推高房价的罪魁祸首。

都说广东人会吃,“一鸡二吃”(半只做白切,半只做豉油)。一房四吃,想不到政府更会吃!“一房四吃”:土地出让金,转让住房所得20%的个税,房地产税,遗产税。这样贪婪的吃下去,不知道还会变出多少新吃法?也就70年的租期,难道不能发发慈悲,让老百姓少出些血汗钱吗?

许正中教授说的对,地方政府处处收刮民财。办个公正,公正处收费就大大超出国家税收。事实证明,无论怎样解释城镇化,炒房卖地就是城镇化的主要成分,鹿就是鹿!房地产成了地方政府的摇钱树、唐僧肉,同时养了一大批不劳而获,不老暴富的寄生虫,有悖于劳动致富的民族传统的国家发展支柱。

金融界简评:一双双贪婪的眼睛全盯上了老百姓用一辈子血汗钱买到的只有七十年租期的房子,让人不禁联想起了那句成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原来“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中国广播网:“羊毛出在羊身上”,所有的税费最终都要转嫁到购房者身上,在这“四座大山”的重压下,不管买房的还是租房的,都会付出昂贵的代价——百姓花小钱买房,花大钱缴税费,个别地方政府通过权力,尽情上演“强夺豪取”的盛宴,与民争利。这虽然富足了地方政府,但却掏穷了老百姓啊。在“十二五规划”中,提出促“国富”转变为“民富”,不与民争利……但是,百姓的财富都被房价掏空了,收入即便翻番,幸福又在哪里呢?毕竟,百姓要有房子住,更要在房子里生活……“一房四吃”,国民生活焉能不“亚历山大”?[全文]

贵州都市报:“一房四吃”最荒诞之处在于,实践者全然不顾不同政策间天然的排斥与互替性,蛮横将其叠加一起,只为实现“更多创收”的世俗目的。须知,在正常认知中,开征房产税就是为提供替代性的收入方案,从而减少地方对土地出让金的依赖;此外,拉升住房转让个税、布局遗产税等等动作,也显然有冷却房产投资,并推动土地出让金回归合理规模的考量。无视这种种内在逻辑,此乃“一房四吃”的不堪本质。[全文]

 

法制日报:无需再重复举证,一套房中,有多少是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有多少是

开发商缴纳的这样那样的费用,有多少是国家抽走的税金,甚至有多少是地产商招待、行贿官员的灰色成本,答案都已经非常明显了:房价问题,楼市问题,房地产经济问题。其解决之策需要回到解决地方政府与民争利的问题上去,需要解决执政观念和发展观念的问题,需要政府和国家从一套房子中,少拿一点利益,少“吃”两口税费。[全文]

新华每日电讯:一些地方政府一方面要抑制房价,另一方面又想从房地产市场获得更多收入,世上哪有这样两全其美的好事? 土地出让金已经让购房者埋了一次单,接下来,持有房屋要交房产税,转让房屋要交所得税,把房子留给后代要交遗产税……一些地方政府的算盘打得很响,可问题是,老百姓真的负担不起啊!“一房四吃”揭示了房价高企的真相,这个真相并不复杂,它无疑为下一步的房价调控指明了方向。房价调控该从哪里入手,不言自明。 [全文]

 

工人日报: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指出的,许多地方政府之所以对城镇化建设极为热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关心的是卖地的钱,而这又使城镇化的规划、决策被房地产绑架。这种以圈地建房造城为特征的急风暴雨式的“城镇化运动”,会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诸多隐患及后患,影响了经济的健康发展。[全文]

21CN: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土地市场高烧不退,开发商拿地热潮汹涌,而地方政府财政增收减少——面对居高不下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土地出让已成为最主要的偿还手段。这些年来,房价调控越调越高,土地出让金真的是“功不可没”。再加上早就在征收的税费和一直在酝酿的税种,房价显然难以让普通民众乐观。 [全文]

 

  • 奔跑蜗牛:老百姓永远是被宰对象。
  • 徐玲子:地方政府是高房价罪魁祸首。

小丫:伤不起啊。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你怎么看“一房四吃”观点?
一房四吃的观点太夸张了   -
地方政府是推高房价的祸首   -
岂止四吃,不知道多少吃了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