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不死”的民族
中国人爱吃,古语有言“民以食为天”,自古就有人在吃上下功夫,曾有故事说皇帝司马炎到女婿王济家做客,对一道蒸小猪赞叹不已,王济得意地揭开谜底,原来小猪是用人奶喂大的。中国人见面打招呼通常怎么说?——“吃了么?”
但是就是这样的民族,长期以来都面临着食品安全问题,整个食品安全状况令人担忧,让消费者神经饱受摧残。我们走进市场和超市,面对琳琅满目的各色吃食,不禁疑问,我们还能吃什么?

这些年我们吃过的的“毒”

“我们每天吃着地沟油油条,吃着苏丹红鸭蛋,喝着三聚氰氨奶,品着香精崂山茶,哈着甲醇勾兑酒,冰镇敌敌畏掺水散啤,炒盘瘦肉精猪肉炒毒韭菜,来份人造鸡蛋炒膨大西红柿,拌盘注胶牛肉,烧条避孕药鱼,醋溜盘尿素豆芽,家常石膏豆腐,辣海水晶噶喇,煮盘双氧水立虾,蒸盆针眼石甲红,酒后来份石蜡翻新陈米饭,吃个增白剂加吊白块和硫磺的白馒头或者吃个掺了卫生纸的王哥庄大馒头,饭后再抽根高价高汞烟。”

11月23日,一则《供肯德基麦当劳原料鸡被曝45天速成》的消息报道称,给肯德基、麦当劳等知名快餐品牌供货的山西粟海集团在饲料中添加药物喂养肉鸡,45天让肉鸡速成供货,饲料把周边的苍蝇都毒死了。一只肉鸡,从孵出到上餐桌,只需要45天,到底是用什么饲料喂养,有没有添加药物,“速成鸡”的质量如何,是消费者关注的焦点。

号称天下第一酒的酒鬼酒,一直以酝酿湘西千年文化,传承湘西古老秘方自居,号称“无上妙品”,其酒鬼酒系列也成功跻身高端白酒行列。但是,让人无法想象的是,酒鬼酒却存在意想不到的致命危险。11月19日,号称天下第一酒的酒鬼酒被媒体曝出塑化剂含量超标高达260%,可能会损害男性生殖能力,促使女性性早熟以及对免疫系统和消化系统造成伤害。

光明乳业总裁郭本恒在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第18次年会上表示,去年国家抽检光明乳业4553次,折算下来等于查了几十万个指标,没有一个不合格,“这么抽会抽死人啊!”那我们来看看光明牛奶在今年出现的质量问题,用事实说话。6月28日上海质监部门证实,有碱性清洁剂渗入光明优倍牛奶中,企业随后对相关批次产品进行了召回。不久,光明乳业生产的某50%减脂奶酪及125克黄油部分菌落总数超标。 9月8日,8日,上海部分地区220ml光明小口玻璃瓶装牛奶发生酸败口感现象。如此频繁的抽检,竟然还是出现这么多的问题,这又是谁的错?

其他的食品事件,小编就不再一一列举,以小见大,不能说我们所吃的食物都是有毒的,但是不可否认食品问题还是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不再做“毒不死”的人

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绝不容小视,如果得不到根本治理,恶劣的影响将是广泛而深远的,甚至会导致社会运行成本增加、家庭健康医疗负担加重、人力资源遭受损失。

教育部食品科学与营养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李里特认为,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源在于诚信的缺失。由于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所以对别人生产的食品也缺乏信任。有些人在自己的工作中会干些偷工减料的事,做生意的会干些缺斤少两的事,当他作为消费者去购买食品时,也就不能充分信任别。

“亡羊补牢,犹为未晚。”在食品安全问题上,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如果还继续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亡羊”,就可能不是在食品监管部门层次上可以解决的问题,“补牢”才是重点,如何让百姓吃上放心食品才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加强食品生产环节监管力度,把防范的“关口”前移,从食品生产源头抓起。此外,我国卫生部门还要抓紧制定完善相关制度,严惩不法商贩,做到可以“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详查各类食品生产过程,查找共性问题,列出可能的风险点,并通过认真检验,一一排查,尽早履行告知义务,尽快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予以解决,别再让其他种类的食品问题重蹈覆辙。这既是给公众的一粒定心丸,也能让监管工作处于积极主动的地位,避免因忽略一个个看似零散、孤立的小问题,而酿成系统性风险。

近年来,我国政府和企业在食品安全问题上痛下决心,成绩是明显的。比如,“毒饺子事件”发生两年后,日本民众开始重新接受、购买中国食品。日本厚生省公布的抽检数据以及日本花生协会的反馈表明,一年来,他们在中国花生的进口业务检测中未发现严重质量问题,确实感受到了出口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建设带来的成效。日本食粮新闻报道认为,“中国食品农产品的质量安全状况将得到全面提升。”

谈到这里,小编想要再提两句A股,君不见A股同样毒性浓重,然而,投资者依然前赴后继,明知有毒,视死如归。有毒的酒鬼酒只是暂时趴下了,如果A股不革新,这些有毒的股票仍会卷土重来,继续侵蚀股民的钱包。我们要的不仅是信心,最需要的还是看到实质性的收获。

结语

最后,以一个笑话作结,博君一笑,也为大家提个醒。

中国网友尊称贝尔•格里尔斯为“贝爷”,在节目中,蜥蜴、蛇、蝎子、虫子,各种原生态产物无需经过加工就可以成为他的美餐,他那什么都能吃和什么都敢吃的人生观,令全球网友折服,故而也被称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一只鳄鱼对另一只鳄鱼说:“那有个人,我去吃掉他。”

但几分钟后奔回来说:“快跑,那人是贝爷!!”

一般人:我的披萨上怎么有蚂蚁!

贝爷:我的蚂蚁上面怎么有披萨!

“我是贝尔•格里尔斯,今天我来到了广阔的中国,在探险之前,我要在路旁的小饭店补充一下能量……”

——贝爷,享年38岁

发表评论